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張凱律師演講:在非法面前,基督徒不應該保持沉默

作者:張凱(北京)

一、介紹

謝謝給我機會在這樣的會上有一個演講,我發現今天做講座的多數是牧師,我不是牧師,我是律師,我是一個曾經希望做牧師的律師。但上帝很奇妙,帶領我成為一個可以幫助很多牧師的律師。很多報道稱我為維權律師,但我更喜歡別人叫我基督徒律師,因為“基督”,才是我們無論何時何地的生命中心。

我非常清晰上帝對我的呼召和帶領。如果說基督徒走的是一條世界的窄路,那麼在當下中國,維權律師也是律師中的一條窄路。

這是一條雖然充滿風險,但同時伴隨著激情和浪漫主義色彩的道路,在這條路上,上帝讓我們雖然經歷風浪但感受平靜,經歷危難卻收獲喜悅。

二、溫州事件

我的分享應該是放在今天晚上的,但因為晚上我要出差去溫州,所以提前到了下午。很多人已經知道我為什麼去溫州,很多教會已經開始在為明天的事情禱告。

明天這個時候,在溫州平陽縣法院要審理溫州平陽黃益梓案件,這起案件與教會,與今天的主題都有直接關系。這起案件,無論什麼樣的結果,相信都會影響深遠。這種影響不單單在于一場不公義的審判對于政府公信力的負面影響,同時,它還在于,今天的中國教會,已經不得不去必須正視中國的政治問題、法治問題、社會公義問題。這些問題,你不關注他們,他們也會關注你。你不理他,但他隨時會理你。教會的政治觀,將會成為后面數年中國教會必須接受的挑戰。中國教會雖然一直逃避,但今天必須去面對這樣的政治課題。

眾所周知,去年二月份開始,浙江溫州開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運動,一場強拆教會教堂和十字架的運動,這場運動中,大約四百個教堂上的十字架,拆除或者被拆除。

這場運動是以法制的名義,通過非法的方式實現的。去年八月份我從美國回國,很快應邀到了溫州,目睹並親自經歷了這一場運動。整個過程,我看到了公權力的蠻橫,也看到了基督徒的軟弱,但更看到了如雲彩般的美好見證。

三、黃益梓事件

黃益梓牧師,作為當地一位非常有影響力的牧師,被指控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黃益梓牧師在政府拆除平陽縣水頭鎮救恩堂教會的十字架過程中,表現的不是那麼“順服”,在網絡上呼吁。這樣的一個事件,留給教會的,不單單是法律問題,而是神學問題,是信仰問題,是生命的問題。因為教會必須要給出一個回應,基督徒應該如何面對這樣的事情。教會的回應,不單單是應該我們禱告吧。還應該有我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有時候,需要有一個清晰的態度說:這是我們的立場。

我相信:這樣的事情,在未來至少十年的時間裡,將會更多,而不是更少。

當然,面對政治命題,教會可以沒有明確政治主張,但教會不應該在公義、道德、法治、自由、這些人類永恆的、曠日持久的話題上缺席。

我認為教會應該在以下三點做好準備:

四、教會應當是公義觀念的主要輸出地

未來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中國將面臨著社會轉型,就像所有面臨社會轉型的國家一樣,中國社會將面臨各種的危機,政治生活更加緊張、經濟狀況可能更加危險、環境進一步惡化、掌權者與民眾的衝突更加激烈、社會道德進一步倒退、政教關系也會更加的緊張。同時,當下中國社會,是一個高度墮落的社會。教會面臨的挑戰也會更大,這種挑戰不單單來自政府的逼迫,還來自教會自身對這些命題的回應。
幾乎中國所有的問題,最后都可以歸結為公義的問題。社會轉型,終究是應該以公義為目標而建構的政治制度。法治改革之核心也是要朝向公義。很多教會講愛卻不講公義,但實際沒有公義就沒有愛。

但是,如果沒有信仰作為基礎,公義就會變成謀求私利的牌坊。喬治華盛頓說:“理智和經驗告訴我們,沒有宗教的原則,國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中國社會缺乏公義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對真理的認知。沒有真理就沒有公義,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基督徒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沒有基督信仰的基礎,就無法確立真正的公義,只會這個黨的正義,另一個黨的正義,這個人的正義,另一個人的正義最后都是自以為義。

從西方文明的經驗可以看到,也只有教會可以為社會文明的諸多價值提供智力資源和動力要素。

美國的獨立宣言裡寫著:“每個人都從造物主那裡獲得了自由、平等、追求幸福的權利。”這樣的宣告為平等權確立了基礎。如果按照進化論的邏輯是無法推導出人與人的平等權的。類似的例子很多,甚至法律裡的諸多原則,都是來自基督信仰。
可以說:沒有基督教的文明,就沒有現代政治的文明。同樣,沒有基督教,就無法形成公義觀念

五、教會應該是避難所

我的一個很好的朋友,只是因為他的一次政治上的表態,他的教會牧師就找他談話,要他離開教會,因為這樣會連累教會。我不太相信這是主耶穌的教會,或者說:我不太相信這是符合主耶穌教導的教會。很多異議人士面臨的逼迫不僅僅是來自現有政權,甚至還來自教會。這是一件痛心的事情。教會可以沒有自己的政治主張,但是,教會不能拒絕那些政治的受難者。我有很多的朋友,他們是這個國家的異議人士,為了爭取自由、民主的制度,他們願意承擔坐牢的代價,同時,他們被現有政權拒絕,排斥,甚至打壓。他們甚至一起吃飯、住賓館都受到限制,他們的婚姻也受到挑戰。但是,哪怕全世界都不接受他們,教會不可以因為他們的政治主張而不接受他們。本質上,我們的主耶穌就是一個異議人士。就是無法被當時政權所接納的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就是這個世界的“異議人士”。約翰福音裡說:“他們不屬這世界,正如我不屬這世界一樣”。基督徒就是這個這個世界的異議人士。真正的基督教會也一定是這個無神論政府的“異議群體”。如果你深的黨中央的喜愛,那倒要反省一下到底是不是耶穌的教會。

並且,現有政權也確實把基督徒當做異議人士。2012年《人民日報》提出新的黑五類,其中就包括家庭教會。家庭教會是這樣,三自教會實際也是這樣,這次溫州的拆十字架事件,就是針對三自教會的。

教會難道可以只接受那些可以給自己帶來福祉的人,卻不接收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的人嗎?不可以,如果是那樣,那不是教會,那是俱樂部。教會需要有勇氣說:我們願意和你一同承擔苦難,因為你的苦難就是我們的苦難。我相信:未來的日子,這種異議者會越來越多,他們受到的打壓也可能越來越嚴重。但是,教會要對他們打開門。教會要成為所有苦難的避難所。

六、基督徒應該成為推動社會公義的人

我去過很多教會,幫助過很多牧師,我真實的發現,教會對社會公義缺乏熱心,當然這與我們特定的歷史環境有關,中國的教會在殘酷的政治打壓下殘喘存在,常常自顧不暇,似乎沒有太多能力顧及社會的公義。但是,基督徒是上帝揀選出來的人,應該是這個社會中美好價值的持守者,應該是這個世界的鹽和光。在非法面前,基督徒不應該保持沉默。

很久以來,教會受到迫害,對于是否通過法律解決有很多分歧。有人認為這樣不屬靈,有人認為這樣是在搞政治,有人說打官司也贏不了。

但是,我們看到社會文明越高的國家,往往同時也是教堂越多的國家,我甚至認為:一個地方基督徒的信仰程度可以決定這個地方的法治、自由的程度。事實上,一個教會受到逼迫,如果一味的忍受,保持沉默。換來結果往往是更大的逼迫,換來結果往往是下一次公安機關更加惡劣的對待。我們都清楚,人是有罪的。掌握權力的警察,如果他們的罪第一次沒有被揭露和承擔代價,就會很快有第二次,而且一次次越來越嚴重,第一次可能只是罵一句,你沒有及時的行使權利,下次就可能打人。公權力行惡都是被慣出來的。所以我常說:基督徒維權,事實上是幫助警察,幫助政府,幫助黨中央更好的治理這個國家。幫助公權力在非常小的罪上懸崖勒馬。

美國等國家之所以有三權分立制度,就是因為他們深知人的罪性,要遏制人的罪性。教會不應該在逼迫面前保持沉默。我從2005年開始幫助教會維權,今年正好十年,大大小小的案件經歷無數。我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只要你認真對待自己的權利、自由,你就會贏得尊重。你甚至會贏得這個無神論政府的尊重。輕視自己的權利不僅僅是權利本身,還包括附著在其上的一系列價值:自由、尊嚴、秩序、法治、等等。

我們的很多案件,當地政府不理解基督徒,我們起訴他們,之后在法庭上宣講我們的信仰。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甚至有些法官、警察私下裡找我或找當地教會,希望更多的了解我們的信仰。聖經裡說: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可見,基督徒的責備、警戒、勸勉權柄,甚至可以在法庭上行使。

有一位法學家叫椰林,他有一句名言說:法律的目標是和平,實現和平的手段是鬥爭。這句話是在我大學時候看到的,如今讀起這句話依然覺得熱血沸騰。在一次次與公權力博弈的過程中,教會會更加成熟,真正的有所擔當,同時,這個國家的公權力也會運行也會越來越成熟和良性。

最后,希望大家為我們團隊禱告。我們深深知道: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上帝重看我們這些軟弱的、不堪的人,成就上帝的美意。

謝謝!

2015-03-24

——讀者推薦。原載《對華援助協會》;原題:基督信仰與社會公義
http://www.chinaaid.net/2015/03/blog-post_83.html

百度百科上介紹:張凱,男,2003年從事律師行業,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凱推特(https://twitter.com/lawyerkai)上寫著:基督徒,律師,北京。忘記背后,努力面前,維權律師。

2015-03-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