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李斯樂: “中國不通”,終于通

作者:李斯樂

近幾十年來,“中國崛起論”和“中國崩潰論”(本質是中共崛起和崩潰論)二重奏此伏彼起,不絕于耳,但總難形成合唱。這兩論的歌唱者,分別被貼上“親華”和“反華”(實質是“親共”和“反共”)的標簽。說實話,我早就覺得所謂中國通是個笑話,即使哈佛的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也不例外,他寫的《鄧小平傳》浮淺之極,讓我想起80年代中后期看的一本匈牙利人寫的鄧小平傳,基本就是“歌德”手法。顯然是出于中國市場銷售的原因(這類不嚴肅的書在西方沒多少市場),甚至不排除是收人好處,替人粉飾。還有《江澤民,他改變了中國》作者、銀行家庫恩(Robert kuhn),典型的“軟文”,完全可以稱為“馬屁精”了。

基辛格也算一個“中國通”,20多年前被嚴重洗腦,對這位更喜歡自我標榜為博士的政治家推崇備至,認為是難得的大戰略家,現在卻是我最惡心的一個政客,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美國人愛憎分明的好品質,完全是個惟利是圖的奸商。

這樣的“中國通”,我也接觸過,客觀上講是“中國不通”。他們大多摆脫不了利益關系(吃中國飯的),研究經費多來自中國,並以去中國被奉為上賓而自鳴得意;如果反共,像林培瑞等人,名氣再大也等于自絕于中國大門,簽證都拿不到。

在我看來,西方所有“中國通”加起來,有時也比不過那些真正洞悉共產中共黑牆內幕的中國異議學者。最了解中國的,還是中國人,尤其是脫離了體制的中國人。

出于善意推測,“中國不通”的形成可能還跟西方人的思維方式有關,西方人直線思維,相對簡單,很容易被善于作偽的中國文化所蠱惑(當年去延安的那幫美國人斯諾、謝偉斯等人尤其突出)。他們根本不清楚,這世界上有兩套邏輯,一套是“中國邏輯”,一套是“非中國邏輯”。

然而,近一兩年來卻罕見地聽到了“中國崩潰論”的大合唱。資深“親華派”學者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一反常態,連續在美國主流媒體發文或接受訪談,唱衰中國。盡管有人認為他卷入了中共高層內鬥,為了給掉落水中的江曾一根稻草,按捺不住,跳出來反習王,卻無法掩飾一點:這位中國不通,終于通;或換句話說,終于敢說幾句真話。

樂見“中國不通”,終于通。這對中國問題研究,西方對中共的政策,西方人對華觀感,都會產生積極意義。

2015年3月21日

2015-03-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