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親北京學者預言中共崩潰

曹長青




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刊出專稿:中共即將崩潰的五大理由。作者是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David Shambaugh教授。這位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沈大偉”的美國學者,是當今美國非常知名、資深的中國問題專家。

美國專家預言中共將垮台,並不罕見,像章家敦(Gordon Chang)多年前就曾著書《中國即將崩潰》,認為中共專制朝不保夕。但章是知名的保守派,常在美國電視上評論(批評)中共政權。

沈大偉就不同了,他跟章不同陣營,被視為親北京派,在美國被叫做“紅軍” (Red Team,像傅利民、奧克森伯格、包道格、藍普敦、史文、麥利凱等都屬于此陣營);而像章家敦那樣強調中共崛起威脅世界、力挺台灣的學者,被稱為“藍軍”(Blue Team),包括保守派智庫的學者,《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的編輯,還有反共議員等(美國國務院很少藍軍)。

現在,由親北京的“紅軍”成員出面撰文斬釘截鐵地說,中共政權將崩潰,還詳述五條理由(根據),並在美國發行量最大的《華爾街日報》刊出,隨后很多媒體轉載報導,就比較罕見了。

美國的親北京學者不僅多,且很有勢力,相當影響美國的對中國政策。早在四十年代,在國共兩黨內戰之際,就有美國國務院官員(作為美軍觀察員被派駐延安)謝偉思(John Service),親共到幾乎成為毛澤東的傳聲筒。他在延安時跟毛澤東談話50多次,完全被毛洗腦。他寫給美國政府的報告幾乎都是替毛講話,貶低當時的國民政府和領袖蔣介石。

謝偉思等左派外交官、寫了歌頌紅軍的《西行漫記》的埃德加.斯諾等左傾記者,再加上認為共產黨代表新的進步文化、后來成為美國研究中國問題權威鼻祖的費正清等學者,就形成了美國很強大的親北京(紅色政權)的聲音。

后來的美國國務院的中國專家,多都是費正清的弟子。沈大偉也屬這個派別。而且他的學術“出身”更左,他是美國著名的親北京學者邁克.奧克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的弟子。

卡特總統是美國有史以來最愚蠢、無能的總統,不僅他的大政府高稅收的國內政策造成美國經濟困境,更因為他的對外綏靖政策完全失敗。這裡既有卡特本人對共產邪惡等無知,還跟他的國家安全顧問的左傾有關。當時的國家安全顧問是布熱津斯基(主要負責對蘇聯政策),中國事務助理就是奧克森伯格(他跟布熱津斯基聯手負責跟毛的中國建交,拋棄中華民國)。

奧克森伯格左到這種程度,曾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說,美國應學習中共監獄改造罪犯的經驗樣板。中國發生六四屠殺,全球一片制裁聲,奧克森伯格卻獨排眾議呼吁“不要孤立中國”(實質是不要孤立中共屠夫)。1997年他還促成卡特前總統到北京訪問(讓他看到所謂的中國進步),結果卡特回來后就在《紐約日報》發表“將中國魔鬼化是錯誤的”一文。

1992年我在夏威夷“東西方中心”做訪問研究時,正好是奧克森伯格從卡特政府卸任后在那裡當總裁,更近距離知道不少他的左傾故事。當年《紐約時報》唯一的保守派專欄作家羅森紹(A.M. Rosenthal)曾相當抨擊奧克森伯格對北京的綏靖和漿糊頭腦。

據統計,奧克森伯格作為導師總共指導了中國研究領域內的70多位博士生和150多位碩士生。他的左傾,可能濡染了很多學生,沈大偉就是其中之一。奧克森伯格到卡特政府做幕僚時,也把得意門生沈大偉帶到了國務院,后又進入國家安全委員會,可見師徒兩人關系之密切,觀點之一致。

費正清、奧克森伯格等那一代所謂“中國通”(其實是“中國不通”)之后,基本就是沈大偉這一代的天下。沈大偉又很勤奮,至今已發表了研究中國問題的19本專著。絕大多數作品,對中國正面評價居多;尤其早期寫的兩本中共領袖的傳記性作品,更是明顯贊頌,一本是寫趙紫陽(當然是趙當總理得勢時)。一本是關于鄧小平。

但在近年,這位被譽為“中國研究權威”的沈大偉對中國的看法卻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發生變化,或者說是“成熟”了,能透過中共宣傳的表面而看到紅色長城的內在真實。

沈大偉的這個變化可從其撰述看出,尤其是在習近平掌權之后更加明顯。2012年初,在習被確定為胡錦濤接班人、來美國訪問前夕,沈大偉就撰文“十問中國的預備領導人”,掌權后會不會走向政治改革、市場經濟、對新聞松綁、對西藏新疆實行人性化政策,不再煽動民族主義、反美等。

可能正因為沈大偉對中國新領導人有相當期待,所以習近平上台后的倒行逆施,刺激他更看清中國(與習近平)。

在2013年,沈大偉連續發表文章,對北京政府相當批評。該年三月,他在《紐約時報》撰文“中國名聲在全球範圍內惡化”,引據皮尤研究中心及BBC的民意調查,指出過去歐洲公眾對中國的評價是全球最負面的,但如今美國和亞洲對中國的負面評價趕上了歐洲。甚至在中東和非洲,中國的聲望也出現惡化。

該年8月,在北京官方媒體熱衷鼓吹什麼“中國模式”走向世界時,沈大偉卻發表“一個美國人眼中的‘中國模式’”,指出在政治上,“中國的制度是不可對外移植的,因為它是蘇維埃式體制的混合體”;在經濟方面,中國的體制也是個混合體,雖然私營經濟比重升至40%左右,但國家仍主導著經濟生活。

該年他出版了新書《中國走向世界:部分影響力》(China Goes Global: The Partial Power),指出北京砸巨款做國際宣傳,但沒獲什麼所謂“軟實力”效果。外部看到的中國,仍是官員腐敗權鬥,社會貧富懸殊,環境污染嚴重,富人紛紛轉款移民。而且“中國在國際上的綜合表現,檢視起來其實也很差勁”。沈大偉的這本專著被英國《經濟學人》雜志評為“年度最佳著作”之一。

2014年,沈大偉的文章更多對習近平中國的批評:在六四事件25周年之際,沈大偉在美國《國家利益》網站發表了“中國是紙老虎還是獅子王”的文章,從外交、軍事、文化、經濟、國內因素等五個方面剖析中國,指出所謂中國將主宰21世紀的說法“是錯誤的”。因為中國雖然“很多指標在數量上令人印象深刻,但質量上並非如此。缺少高質量的實力,讓中國缺乏實際影響力。”

沈大偉的上述結論很像當年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的說法:中國可以出口電視機,但無法出口電視節目。因為專制中國沒有能夠影響世界的思想,怎麼可能主宰世界?他的結論是:“中國充其量只是一個不完全的全球性大國。”“中國不是獅子王,而可能只是紙老虎。”

今年2月底,沈大偉在美國民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發表講話:“中國存在國際定位危機”。指出中國目前對“自己究竟是誰,想要什麼”並不明確,存在相當程度的身份定位危機。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后,中國拋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戰略。 從“周邊外交”到“新亞洲安全觀”等,一步步在挑戰二戰后美國領導的國際政治、經濟和安全體系。“‘敷衍’或‘凍結’美國”。

今年3月初,沈大偉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這篇被很多媒體轉載的“中國將崩潰”(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的專文。不少媒體根據內容把它意譯為:“共產黨即將分崩離析的五大理由”。沈大偉分析說,習近平極力阻止自己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執意集大權于一身,結果反而讓共產黨一步步邁向分崩離析。

沈大偉承認,過去有些“中國通”預言中共將垮台,結果落空,影響了他們的學術聲譽。但這次,他卻確信(預言)中國共產黨的“終局”(endgame)已經開始。他不知道結局會是如何,但有可能相當混亂與暴力,亦不排除習近平會在政治鬥爭或軍事政變中下台。這些都是中共“這個外強中干的政黨所不能承受的”。

當親北京的“紅軍”學者,師從奧克森伯格那樣左傾(甚至親共)的,現都反戈一擊,直言批評北京,甚至大膽預言中共將崩潰,看來共產黨的氣數真的快到了。

2015年3月12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