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嚴家偉:鐵流要救黨 卻像賈府焦大被塞一嘴馬糞

作者:嚴家偉

羊年伊始的正月初七,即2015年的2月25號,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原“右派”人士、前《成都晚報》記者黃澤榮(即鐵流)先生有期徒刑二年半,緩刑四年,並處罰款三萬元。其同案之黃靜小姐判一年徒刑,緩刑一年,並處罰款五千元。大陸“官媒”對此集體“失語”一言不發。這與對“薛蠻子”、“秦火火”、“拆二立四”等案件大肆宣揚,津津樂道之狀判若宵壤。然而海外自由傳媒及大陸民間知識人群卻反應強烈,甚至引發不小震動。

本來此案比之當局以往對凡涉及政治問題的案件都是從重、嚴懲的“傳統”來看,也幾乎可算是“從寬、從輕”了。而青羊區法院當局在鐵流當庭表示認罪之后宣布:由于黃澤榮認罪態度好,深刻反省悔過,並保證今后不再犯,不再過問政治。因而予以“寬大處理”雲雲。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既然認定人家是“非法經營”這類普通刑事經濟問題,怎麼又把人家保證“今后不再過問政治”,拿來作為認罪態度好和寬大處理的根據呢?這不是欲盖彌彰麼?

對于我們這些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中幸存的老人來說,近七、八年來雖然不斷有人發出要求徹底平反,要求當局道歉、賠償的呼聲。由此也引出了大量對當年遭受毛澤東先生“陽謀”殘害,遭受“勞教”、管制,乃至牢獄之災的各種記實的文字與言論。這些肯定不是當局喜歡聽到的“正能量”聲音。但由于我們這些“五七老人”都是平和理性地摆事實講道理,也沒有人上街游行、示威。所以在胡、溫執政的年代裡,在“和諧社會”的口號下,對我們這些老人還是比較寬容的。最多就是弄你去“喝”一下“茶”,或派人到你門口來“站”個“崗”以示警告。還從來沒有因言論、文字便把“五七老人”抓了起來的先例。而鐵流先生以八十二歲的高齡,卻被開了這麼個最壞的“先例”。不得不令人感到震驚。社會應該是不斷進步,更加文明,更加寬容,更加尊重人權與法治。而不是相反,更不應倒退。中國往往有“人亡政息”一說,胡溫當政十年,本文雖不敢妄評其gong過得失,但“和諧社會”的提法還是值得肯定。不能因“人一走,茶也涼”連這點寬容也不要了。

正如前文提到的,鐵流先生此案實際上是個政治案件,而用經濟的罪名加以處理。所以官方在心裡認定他在“反黨”是肯定的。海外一些媒體與個人也認為鐵流是在與中共“對著干”,稱之為“最敢言的作家”因而才被整肅。其實這是一個大大的誤會。鐵流根本沒想“反黨”,而且想“救黨”。直到近年也還一再標榜和宣稱他是被中共解放的“翻身奴隸”,是中共培養的“新中國的工農記者”。且一再號召五七老人們去憶“小平同志”的“改革開放之甜”(原文如此)。因而他只是對毛澤東個人很反感,對共產黨則是崇敬有加。甚至不認為共產黨是獨裁專制,認為一切都是毛澤東個人搞壞了的。黨是好的。他常掛在嘴邊和文章中的一句話就是:毛澤東是一切萬惡之源。並對辛子陵的將毛澤東與中共加以“切割”之論大加贊賞。這到極像毛澤東評《水滸》批宋江說的是“只反貪官不反皇帝”,鐵流是只反毛皇不反黨。

因此正如石天河(周天哲教授)在《北京之春》今年2月號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鐵流的觀點有些古怪。例如,他說,他主張“批毛”,但又要“擁鄧”,並稱絕不反對共產黨(后來更改為:堅定不移地支持胡溫黨中央——筆者注)。結果官方討厭他,民主知識份子也瞧不起他。

筆者與鐵流先生相識、相交數十年。此君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還只是個一般的“右派份子”。眾所周知,四川文藝界著名的“大右派”是“兩條河”(流沙河(余勛坦)與石天河(周天哲))。那時的黃澤榮筆名“曉楓”只是一家晚報的一名工農記者(相當于而今的一個實習生)並無多大知名度。而鐵流之所以名噪一時,是在2006年以后,他與北京及各地一些在1957年被劃為“右派”的朋友(含筆者在內)在“反右運動”五十周年紀念的日子,聯名向中共發起要求當局道歉、賠償的活動。由于我們這些人,那時基本上都處于經濟並不寬裕、甚至生計窘迫的地步。要舉辦個活動,錢,不是萬能,但萬萬不能沒有錢。諸如聚個會,租個場地之類的費用都感到力不從心。而鐵流由于上世紀九十年代搞廣告生意發了財。且他當時確實也肯慷慨解囊,物質資金上大多由他承擔,因此一時成了眾望所歸的發起人。當時“右派”老人們的維權雖是個人自發的維權行動,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組織。但如果沒有鐵流在物質上的大力贊襄,是搞不起來的。而這時的鐵流也還是比較謙虛謹慎,給大家的印像還不錯。

鐵流之所以把自己搞成一個自相矛盾的人,是在2008年以后。最初他受謝韜老人之托,由謝老出面承擔名義,鐵流在幕后負責實際操作,辦起了一個僅在“右派” 朋友和一些學者中傳阅的民刊《往事微痕》。從這個刊名上就可看出,是想盡量低調不引起當局的注意。那意思無非是說:我們不過就是回憶和談點過去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故曰“微痕”。但由于謝韜老人的威望和名氣,更加全國各地右派老人的靻D贈稿,大量捐款,集腋成裘。北京和各地的右派老人都自告奮勇為該刊作義工。所以《往事微痕》作為記錄中國大陸的政治迫害史實,是一項很有意義的文字工程。鐵流先生gong不可沒,但不是他一人之gong,也不能說是他自費辦的。而與此同時,還有以重慶五七老人為主辦的《巴山夜雨》,北京的《五七心聲》都是同類的民刊,其水准亦絕不遜于《往事微痕》。

而隨著這類民刊在民主知識份子和五七老人中引起較大的反響,同時也就引起了當局的注意,打壓也隨之而來。但在胡溫年代對知識份子還是比較寬容,僅在警告、監視一類層面上。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鐵流卻自作聰明想出了一個他認為可行的應對、化解的“策略”。除了高調宣稱要“堅定不移地支持胡溫新政”外,更在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公開發表文章“譴責”89愛國學生不妥協“一個勁地往刀上碰”才逼得當局開槍。並親切稱呼“小平同志”即便下令開了槍“仍然是歷史偉人”。如此怪論,真令人跌破眼鏡。同時鐵流又毫不掩飾地說,八九學運發生時,他在公司裡向其員工宣布,誰去天安門廣場就開除誰。以示一貫與政府高度保持一致。但即使這樣作了,也並未換來當局的好感。接下來,鐵流看見重慶的薄熙來氣勢如日中天,很有可能登上“大位”。于是他一面高調“批毛”一面又大贊薄氏倡導的歌頌“紅太陽”的“唱紅”運動為“時代絕唱的豐碑”,贊薄氏是“中國的希望之星”。這就不僅是石天河先生說的“古怪”,而是人格的“異化”了。后來鐵流更公開主張在中國應讓八千萬共產黨員先民主起來,先擁有選舉權,才能帶動中國的民主。這是主張民主,還是主張特權?諸如此類的怪論最后弄得左派、右派均不認同。當初為《往事微痕》當義工的老人們都一個個棄他而去。

十八大“習總”上台以后,鐵流一下又變成了習的“粉絲”。而且到了崇拜得五體投地的程度。鐵流甚至在其微博上稱:“習近平必將成為中國的一代明君”。並稱堅決擁護習總高度集權,另一位救黨派老先生甚至提出“一個一言九鼎的權勢者”,是中國社會民主轉型的必要條件。正如石天河先生指出的那樣:鐵流“一下子又變成了個‘鐵杆擁習’的近衛軍戰士。有時候一發現習近平的某一篇講話,在中央報刊上發表時,好像有被刪改的地方。他就十分敏感的認為,這是有人‘反習’。不然,習近平的講話,報刊編輯哪個敢去刪改呢?因而就猜想這一定是負責意識形態領導的某人刪的。” 石天河先生這段話真是一針見血說到了點子上。而且不僅如此,鐵流先生還更從小道消息、海外網站上道聽途說,例如高層在內鬥中將把某某“拿下”等等。這類“消息”有時也“靈驗”過,成了“遙遙領先的預言”(如周永康、令計劃等)。但有時則只是一些想當然的分析和揣測而已。而且政治鬥爭千變萬化,透出“信息”時,也许有些靠譜,但后來情況一變,則又“世事如棋局局新”了。鐵流作為一個普通百姓,根本掌握不到高層的任何情況。卻“撿著雞毛當令箭”,于是去向中央某高官“發難”,要當“擁習”的“近衛軍戰士”而請“清君側”。這不但有點吉訶德先生式的滑稽,最后也必然醞成荒唐的悲劇。

由此可見,鐵流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反黨”,而只是一個“救黨派”的狂熱幻想者。胡溫當政時他幻想“胡總”是“團派精英”必將成為胡耀邦的傳人。薄熙來如日中天之際又幻想薄氏是中共的大救星。這次要為習總“清君側” 同樣是如此。恕我直言,這些救黨派諸君,嚴格說他們根本不懂、也不贊同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觀。根本不理解、也不具備公民意識。滿腦子是臣民意識的盼明君、盼清官的幻想。認為只要有個明君,有幾個清官,一黨獨裁也可給中國帶來“太平盛世”、“長治久安”。這對培養公民意識,創建公民社會。促進社會的和平民主轉型毫無裨益,而是南其轅而北其轍。

看過《紅樓夢》的人一定還記得那位焦大同志。他罵賈府的某些領導人“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不但用語“激進”,說他“尋釁滋事”也差不多了。然而焦大“靈魂深處”並不反賈府,而是擁護賈母、賈政這些最高領導人的。決沒想要改變賈府的體制。但不幸的是,即便“跪著造反”也不允许。他最后被塞了一嘴馬糞,弄到鄉下農莊上接受“管制”去了。中國救黨派諸君,似乎有不少與焦大同志相似之處。這次鐵流先生被“禁言”、“禁腳”(據說四年緩刑期中不但不得發表文章,更不得離開戶籍地成都)也比馬糞塞嘴好不了多少。而在此前救黨派的領軍人物辛子陵大校,也被“繩”之以黨紀、黨規了。由此可見我們這個偉大的黨,是根本不许你們來“救”的。人家充滿了“三自信”,自我感覺大大的好。何用你救黨派諸君來自作多情。你們老老實實遵守“七不講”就行了,否則別怪“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對爾等不客氣。

鐵流先生“因言獲罪”的悲劇,如果不是他老兄人生旅程的句號,也應是給所有救黨派諸公正在演奏的幻想曲劃上了一個大大的休止符!告訴諸位:此路不通!不要再白日做夢了!

2015年3月4日完稿

——原載《民主中國》網刊;原題:鐵流的悲劇與“救黨派”幻想的終結

2015-03-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