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34名女子指控基督教領袖性侵為何被掩盖多年?

作者:《境界》記者 趙杰

2014年3月6日,美國基督教網站“恩典復興”(Recovering Grace,下稱RG)發出了一篇文章《今天是我們的禱告日》,呼吁所有讀者、朋友一起參與一項重要禱告事工。代禱對像是在全美久負盛名的培基教育協會 (IBLP)及其創始人、總裁高維理(Bill Gothard)。他基于聖經真理開創的培基和品格塑造課程,影響了世界各地無數家庭的數百萬人。

同一天,年屆80歲的高維理發布了一份離職聲明,其中稱自己“最大的錯誤是冒犯了神”,希望從已經犯的錯誤中幡然悔悟。此前數月間,RG網站陸續有女士發文指控高維理對自己進行性騷擾,前后高達34人。

這位基督教界的巨人在晚年時因性騷擾指控轟然倒下,令人嘆惋。高維理在道歉聲明中稱自己在服事中失去了起初的愛心,“我從服事所取得的成就中找到價值和別 人的肯定,這些取代了上帝和他的愛,充滿了我虛空的生命。我在深深的悲傷中悔改。”盡管如此,多家美國主內和主外媒體,對其所在機構關于性騷擾指控的調查 結果,發出涉嫌袒護、避重就輕的質疑。

而一家專門幫助那些受高維理影響而人生受到打擊人士的網站,自2011年就圍繞高維理自80年代起就遭各項財務、用人、管理問題指控的歷史進行了深入報道,其所在機構更是腐敗醜聞不斷,被稱為“一個令人震驚的乖順的城堡”,而高維理是“自己城堡的王”。

時值一年后的今天,《境界》特別梳理高維理反差極大的兩面人生,以及為何其醜聞被掩盖如此多年?以作反思借鑒。

“笨孩子”終于名滿天下

高維理出生于1934年11月2日,自有清晰記憶開始近十年間,人生色調都不那麼明亮。因整個小學階段,他年年留級,是個眾所周知的“笨孩子”。直到進入中學,他無論如何努力拼命,平均成績也不過丙等。

但這個“笨孩子”在家裡一直受到認可和鼓勵。這個基督化家庭的“頭”——高維理的父親威廉姆•高薩德是早年许多研討會的演講人,並且在不同組織身居高位,其中包括國際基甸會、萬國兒童布道團和芝加哥太平洋花園布道團等。他的母親卡門•克裡斯緹娜•高薩德,是一位溫柔的墨西哥裔美國人。

數十年后,當他成為名滿天下的基督教領袖、演說家和作家,聲名一度盖過自己父親時,一直堅稱自己“受父母的影響很大”。

中學時代,高維理被上帝按下了“轉折鍵”。有一年,他加入一個輔導團契,開始每天勤背《聖經》,而且晝夜默想神的話。慢慢地,周圍人發現他擁有超于常人的記憶力。很快,他的學業成績從丙等躍升至甲等。

這樣不可思議的變化使他不斷有機會向全校師生廣傳福音,並見證神的真實性和在他身上的奇妙作為。與此同時,高維理親眼目睹许多同學因為所做各種錯誤決定而跌倒、慘敗,甚至必須付出沉重代價,對此,他心中甚為關切,也開始籍著電台廣播、退修會,以及每周在家中舉行的查經班和其他各種活動,來教導同學朋友,與大家一起學習《聖經》中的各項原則,並堅持把其中的真理活用在日常生活中。

從此,“笨孩子”一發不可收拾。27歲那年,高維理受教會差派擴展他所從事的青年工作,服事對像涵盖了芝加哥市內的幫派分子、在校青年、教會青年團契等。並于四年后應邀在大學母校惠頓學院開設“青少年基本衝突”課程,所有受教之人都獲益匪淺,紛紛奔走相告。

不久,這門大學課程演變成為講座,高維理創辦青少年基本衝突研究所並擔任總裁和理事會成員。1974年至1976年間,每場講座的參加人數都高達2.7萬。1989年,該講座更名為基要生活原則講座,每年在美國及世界各地舉辦兩百場以上,參加過的學員超過670萬人次。

身為保守派基督徒,高維理在自己的講座中鼓勵學員熟記《聖經》,並倡導在家教育體制,要求抵制債務、尊重權威、保守著裝等,還教導一些擴展原則,與身份、家 庭、教育、健康、音樂和財務等內容有關。他提醒在外工作的女性“正在將自己置于另外一個男人的權柄之下,並且因此衝突會增加”。

到處廣受歡迎的高維理聲名鵲起,數十年間,培基教育機構已延伸遍及全美各州和20多個國家。他所輔導的事工,已擁有64個分支機構、16個培訓中心及一個擁有數萬名學生的國際進深培訓機構。

“如果我母親都不信任我,誰還會相信我呢?”

2013年底,剛過完自己79歲生日的高維理,開始經歷一生中最大的危機。

那段時期,RG網站上突然冒出來一些內容為指控“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帖子,矛頭不約而同地指向高維理,此后數月,這樣的指控跟帖不斷,累計人數高達34個。

其實,這些指控都受到2012年一名女士的影響,當時這名女士向RG首次投訴自己早年曾受高維理性騷擾。原來以為自己是特例的人,發現原來有许多同樣遭遇的人。

隱去了自己中間名“夏洛蒂”的格雷琴•斯韋林根在該網站上寫道,1992年,高維理請她去位于奧克•布魯克的IBLP總部工作,當時她16歲。工作期間,高維理常常與自己碰腳調情(footsie),並喜歡握住她的手。其中有一次,高維理從機場協調了一次兩人共同乘機的服務。“那是第一次他將自己的手放在我兩腿間,全程如此。”她寫道。

同樣曾于16歲在IBLP總部工作過的瑞秋•弗羅斯特也撰文稱,高維理在進行咨詢期間會與一些婦女互動,“用一些非常常見的行為模式來創設情感紐帶和肢體肯定,其中包括碰腳調情、腿部按摩、撫摸頭發,以及不斷對身體外形進行評價。”

另外一位在IBLP總部工作過的女士茱莉亞•特雷爾說,當她1998年在那裡工作時,高維理曾對自己進行過性騷擾。但事后RG要對此事報道時,她又有些不置可否。

一位在RG網站幕后的女士拒絕署名,因為她不希望傷害自己身為牧師丈夫的名聲。她說有34名女士告訴該網站,她們曾經受過性侵犯;有四名女性指控性騷擾。她說她所指的后者是自己所遭遇事件還在訴訟時效範圍內的人。

現年38歲的斯韋林根說,她曾將此事告訴母親。母親說她在撒謊,侮辱上帝的使者,因此她認為自己無能為力。“當猥褻行為發生時,周圍沒有一個人,”她在一次接受采訪時說。“我從來沒有勇氣去說只言片語,我想如果我母親都不信任我,那麼誰還會相信我呢?你不應該將在機構總部反對某人的假見證帶回家。”

不過,她說,自從寫了自己的故事后,她和媽媽已經恢復關系。她並表示,寫下此文一周前,她將自己的故事報給了辛斯維爾警察局,一名發言人說至今並未展開調查。這樣做“和報復無關,也不是要起訴他或將他送上法庭,”她說,“只是事關我的療傷,並且給其他人提供聲音。”

斯 韋林根解釋自己沒有提起訴訟的原因是訴訟期已過。按照美國相關州法律,性犯罪的刑事訴訟時效為5年,對于較輕的越軌行為(Misdemeanor),訴訟時效為2年。至于未滿18歲的未成年人,訴訟時效從其成年或報案之日兩個條件中較先發生者為准。性犯罪的民事訴訟時效根據情節不同有差別,對于有意識的性侮辱罪,訴訟時效為1年;對于實施犯罪者所在單位(教會等)的時效則為3年。由此,這些指控高維理犯罪的女士們,多數已錯過了訴訟時效。

媒體質疑所在機構的調查涉嫌袒護?

面對性侵指控,高維理及其所在機構保持沉默長達近兩年之久,美國宗教新聞服務社分別兩次致電IBLP,都未獲得任何回應。

從2012年出現第一個性騷擾指控后,直到2014年2月27日,已有34名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女性湧現,IBLP董事會才發表聲明,稱因有多人對高維理提出“性騷擾”指控,因此暫停他的一切職務和工作。

一星期后,高維理發出個人聲明,表示自己之所以現在才發聲明,“是為了應董事會的要求,就是等到開始初期審查時再發布。”

在高維理本人看來,自己的所有行為並無“性意圖”(sexual intent),也並非不道德。“我的一些行為,比如與年輕女士握手、擁抱,或撫摸她們的腳和頭發超越了應警醒的邊界,是錯誤的。”他在聲明中說。不過,他同時也認為,這些行為代表著“雙重標准”(double-standard)。“由于對我的指控,我的確希望強調一點,就是我從未吻過一個女孩,也從未以不道德或帶有性意圖的方式觸碰過任何一個女孩。”

2014年6月17日,IBLP再次發布聲明,概括說明了由“外部法律顧問”進行了徹底調查。其中,他們指出,盡管沒有發現犯罪事實,但高維理在行為上有“不正當方式”,因此“不允许在IBLP擔任任何咨詢、領導或董事會職位”。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用“世界嘩然”來描述這一切。有匿名在家教育者們質疑“外部法律顧問”身份,因為IBLP與這家名為大衛•吉布斯律所之間關系不一般。

據《芝加哥太陽時報》2014年3月的報道,俄亥俄州的吉布斯律師事務所將會對高維理進行審查。據報道,審查是“應其客戶基督教法律協會要求進行的,而該協 會是受IBLP董事會委托啟動外部審查。”不過,吉布斯律師事務所和基督教法律協會都是由大衛C.吉布斯Jr.創辦的,他是IBLP年度家庭會議的定期演講人。

該報報道稱,RG指責IBLP董事會的聲明“回避了性騷擾指控,也未表達任何對那些發聲女士們的關心之詞”。

與高維理進行過較長時間對話的RG網站上顯示,高維理強調:“性騷擾要有很大程度的故意,但是我的意圖裡從未想要騷擾她們。”

隨后,《基督郵報》與IBLP的一位代表進行了非正式交流,證實了該機構臨時總裁提姆•萊文達斯基被唯一授權討論此案,但他目前無法回答關于IBLP與大衛•吉布斯的關系如何影響對高維理的審查。

輿論認為高維理的回應模棱兩可,環顧左右而言他,並且其聲明與IBLP的聲明有矛盾之處。不過,也有人留言認為一些媒體過于吹毛求疵,大多數媒體都刻意強調 “高維理至今未婚”,並將這句話單列在報道中的顯眼位置,而高維理本人在聲明中稱自己是為了跟隨主耶穌的呼召建立IBLP,才“失去了自己的初愛”。

至于“性騷擾”,這一罪名在美國法律上的正式應用始于1988年,其確切的法律定義可概括為:不受歡迎的性接近、性好處的要求;其他具有性內容的言辭或身體動作,比如不受歡迎的帶有性色彩的言行、不情願的觸摸、令人反感和冒犯的言行。這類行為不必源于性目的,不必有直接的意思表示。而性騷擾行為人在主觀上應 當有過錯,受害者在主觀上則須不歡迎對方的行為。另外,性騷擾的損害后果通常也是入罪量刑的重要標准。

對于這一對主觀要件要求較多的罪名,在現實實施中往往難以拿捏。尤其在本案中所涉及的行為:碰腳、握手、擁抱、撫摸頭發和腳,諸如此類,更難取證和入罪。所以,引發的爭議更多。

但是,之所以在高維理身上掀起如此軒然大波,在于他的基督教著名領袖身份,同樣在于他所教授的保守課程內容。更重要的在于,人們評判他的依據不是美國聯邦法律或州法律,而是他從小開始背誦的《聖經》,其中對于罪(sin)的要求與法律上的罪(crime)相去甚遠。

按照前者,高維理所實施的行為已經構成了罪。這也正是高維理在聲明中“雙重標准”之所在,因此,他一邊認錯,一邊不接受性騷擾的定罪指控,並說自己的行為有違“信任”(trust),“我最大的錯誤是冒犯了神”。

“自己城堡的王”

在高維理共有9個段落的聲明中,卻只有短短的一段涉及“性騷擾”指控,其他內容主要聚焦于“失去了起初的愛心”。其中還提到,“然而,多年來,许多人以各種方式對我進行攻擊,理由是我缺乏純粹的愛。”

之所以這樣寫,高維理應該不會忘記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的對他的各種指控。1970年代中后期,高維理的事業如日中天,開始在伊利諾斯州的奧克布魯克大量投資購買土地和不動產。至1980年,他主導的機構擁有大量土地卻現金寥寥。圍繞他的指控不斷冒出來,其中涉及財務、用人、講座內容等。

“高維理檔案”(The Gothard Files)是一家專門幫助那些受高維理影響而人生受到打擊人士的網站,自2011年成立以來,這家網站圍繞高維理進行了深入報道。在這些報道中,讀者看到的是一個專橫跋扈、上下其手的領袖,而IBLP更是腐敗醜聞不斷。

面對衝突,這位當時正值青壯年的領袖會毫不猶豫地給身邊的異見員工甩錢,讓他們哭著鼻子走人了事;也會對身邊人說:“如果你不告訴他們(調查委員會),就沒有人知道。”

以至于1980年5月14日,董事會成員舒爾茨博士受托向董事會“大聲宣讀了一封信”,其中提出“比爾(高維理)是我們的麻煩,他是我們的根本問題……由于 比爾未將聖經原則應用自己所教育的公共領域,不僅僅是今年5月,甚至過去五年間,大量反對比爾的員工離開……四年前,许多人試圖與比爾及其父親交流,但是這些提醒一概遭到忽視。”

由此,“高維理檔案”稱比爾為“自己城堡的王”,並稱當時的IBLP為“一個令人震驚的乖順的城堡”,其中乖順指的是在這個高維理一手打造的城堡內,沒有一個人可以能夠反抗這位總裁的意見和行為。在讀完上述信件后不久,舒爾茨也被迫遞交了辭呈。

不過,《今日基督教》則報道稱,高維理年輕時“經受住了道德和財務爭議,教學事工也經受住了考察”。他在1980年時被迫辭職,但又旋即利用手段趕出董事會反對的人員,恢復職務。

“意識到我的驕傲和對罪的不敏感已經影響到许多人,我感到悲痛,”這是高維理在回憶自己人生時的總結,為此他求主耶穌揭開潛在原因,“而他正在這樣做”。

高維理引用《聖經》啟示錄2:2-5認為,自己在服事中失去了起初的愛心,“我從服事所取得的成就中找到價值和別人的肯定,這些取代了上帝和他的愛,充滿了我虛空的生命。我在深深的悲傷中悔改。”

同時,“我將所辦協會及其目標凌駕于人和他們的需要,標准開始變得比關系更重要……隨著我聽到人們描述個人的經歷越多,我就越感到悲傷和痛苦。”

他承認自己“沒有活出我所教導的那些內容”。因此,他立志要籍著神的恩典和憐憫從自己的失敗中學習去做和睦的工作,就像耶穌所命令的:“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來獻禮物。”(馬太福音5:23-24)

最后,他提出希望和解。“截止目前,我還有機會與一些個人和解,對此我不勝感恩,而我的目標是盡可能接觸更多的人,全心全意聆聽他們的心聲,竭盡所能地帶來符合聖經的和解。”

(本文主要參考了RG網站、《今日基督教》、高維理檔案等相關英文報道和文章)

2015年3月6日

【讀者推薦。——原載《境界》電子雜志(@境界TERRITORY)。網絡上介紹說:《境界》是中國第一份關注新聞熱點、文化思潮、職場家庭、個人成長的信仰類原創電子雜志。】

2015-03-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