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卡斯特羅和他的《百年孤獨》

曹長青

曾赤色了半個地球的共產主義,已到了末日,全世界現只剩下四個共產國家﹕中共,越南,北韓,古巴。目前中共和越南都在走同樣的路﹕政治高壓,經濟開放,用經濟利益買人們的沉默,誘惑知識份子成為政府的寵物,像張藝謀那樣,以歌頌君王維護統治者的天下。北韓,則被金正日窒息得像死了一樣。而古巴則是另一種圖畫﹕政治繼續高壓,經濟正在崩潰。那個永遠大鬍子、穿軍服的獨裁者卡斯特羅,仍然依賴他44年來慣用的兩手統治﹕宣傳欺騙;暴力鎮壓——

四個月前,卡斯特羅政府突然逮捕了75名異議人士,幾乎把這個島國的全部知名不同政見知識份子關進了監獄。兩個星期後,這些異議人士都遭到重判,最高的刑期是28年。

7月26日,卡斯特羅主持了共產革命50週年紀念大會,像以往一樣,開動所有政府控制的報紙、電視、電台等宣傳機器,繼續高唱共產主義必勝的老調。

這一天,《紐約時報》發表了“古巴人權委員會”秘書長伯格納斯(Gustavo Arcos Bergnes)的文章“那個犯人成了監獄長”,這位在50年前和卡斯特羅一起發動革命的老戰友在文中回憶說,當時他們約一百人起義,攻佔了兵營,但暴動很快失敗,他和當時27歲的卡斯特羅等被關進監獄,判了15年。但服刑了21個月後,被特赦。

這位後來曾擔任古巴駐比利時大使、曾兩次被卡斯特羅投入監獄、渡過十年鐵窗生涯的老人在文中感嘆說,1959年,卡斯特羅再次革命奪取了權力,從獄犯,變成了監獄長,把古巴變成了一座大監牢,持不同政見者則被投入監獄。當年他和卡斯特羅是因暴力革命而入獄,但現在被卡斯特羅投入監獄的人,手裡的武器只是筆、紙、電腦和錄音機,他們中有作家、詩人、律師、教授等。當年卡斯特羅被允許請律師,有三個月的時間準備應付審判;而現在被抓的異議者,在兩個星期後就被判決;每三個月才允許家人探視一次,還被戴上手銬,甚至腳鐐。

這位異議人士在文中說,當年古巴的軍事獨裁者對他和卡斯特羅等當作政治犯對待,沒有關到刑事犯監獄,而是放在一個寬敞的醫院裡,並可自己燒飯,其中兩名女革命者,還被優待和獄長同桌吃飯。而現在被抓的75名政治犯,則和刑事犯人關在一起,其中兩位詩人和最凶殘的殺人犯關在一室。監獄條件惡劣至極,犯人有時竟被迫飲用棚頂滴出的廁所水。被關押僅四個月內,就有很多人生了病,不少人體重減了30到40磅,但獄方禁止家人送藥。

從1959年卡斯特羅奪權之後,這位獨裁者連續44年當“偉大領袖”,從無選舉(在此期間美國有過10位總統。全球除了卡斯特羅,另一個領袖年頭最長的是阿拉法特,從1969年當巴解主席,至今當了34年,也是從無真正的選舉)。今年72歲的卡斯特羅的弟弟,則是當今古巴的國防部長。北韓是父子倆,古巴則是哥倆兒,掌握槍桿子和筆桿子,統治整個國家。

卡斯特羅這次大規模逮捕重判異議人士,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抗議。7月20日《洛杉磯時報》報道說,連一向偏袒共產古巴的歐盟和羅馬教皇,這次也實在無法忍受了,出來批評哈瓦那。歐盟15國無異議通過議案,停止和古巴的高層互訪以及文化活動。總部在巴黎的“世界無疆界記者組織”正在開展游說活動,勸阻歐洲人不要到古巴度假(過去兩年中每年有180萬人到古巴度假,其中一半來自歐洲;美國去年有近18萬人到古巴,其中只有10%是美國人,其他都是古巴移民回去探親)。

在全球共產主義大勢已去的現狀下,一個距離美國只有90海哩的小小島國的獨裁者卡斯特羅之所以敢這樣囂張,很大程度是拉美國家的民族主義者、西方世界的左派知識份子,歐盟、羅馬教皇,以及像前美國總統卡特這樣的權勢者,在為他撐腰,或明或暗地支持這個暴君。在蘇聯帝國解體,古巴最大的經濟和軍事保護國崩潰之後,羅馬教皇卻跑到哈瓦那,以教宗的聲望和形象來支撐卡斯特羅政權的合法性;去年卡特又跑到古巴(美國首位前總統訪古),在卡斯特羅組織的群眾集會上,歌頌古巴有免費教育和醫療保險,同時譴責美國沒有廢除死刑。一反一正,歌頌專制,詆毀美國。另外在拉美國家,則有委內瑞拉的左派總統查韋茲,剛當選不久的巴西左派總統魯拉(Lula),以及智利現在當政的、馬克思主義信徒阿連德的追隨者們,都是卡斯特羅的座上賓和盟友。

西方的左派知識份子中,更有很多是卡斯特羅的好友和堅定支持者,這是一份長長的名單,除了當年的薩特、西蒙.波娃們,還有法國前總統密特朗夫人,以及數不清的法國文化人;在美國,有好萊塢的左瘋導演史東(他不久前拍的歌頌卡斯特羅的短片,美國電視台不敢播放,怕激怒美國民眾)和那些激進的左派演員們,還有女作家和評論家、一直譴責美國打擊伊拉克的桑塔格等。在這次美國軍事倒薩之前,簽名反戰的一萬四千名美國作家、詩人中,很多都是卡斯特羅的崇拜者。

在拉美國家作家中,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百年孤獨》的作者馬爾克斯,阿根廷的小說家戈塔扎(Julio Gortazar),墨西哥小說家菲恩德斯(Carlos Fuentes)等都是卡斯特羅的長期支持者。還有葡萄牙的作家、1998年的諾貝爾獎得主薩拉馬戈也是卡斯特羅的好友。

卡斯特羅的作家朋友中,馬爾克斯名氣最大,和他的友誼最牢不可破。馬爾克斯可謂那些左派知識份子們的代表。他中學時就信仰馬克思主義,追求社會平等,尤其是均貧富,因而把卡斯特羅的共產主義試驗,視為他們理想的實現。另外一個原因是,由於卡斯特羅一向仇視美國,所以成為這些同樣反美、反資本主義的左派知識份子的精神伙伴。

這次卡斯特羅一下子抓了75名異議知識份子,連桑塔格、薩拉馬戈、菲恩德斯等,都無法再看下去了,站出來公開批評卡斯特羅。而馬爾克斯仍是保持沉默,氣得桑塔格公開撰文,指責馬爾克斯等作家見死不救,以沉默來維護卡斯特羅的殘暴。馬爾克斯則在報上回應說,他反對死刑,並辯解說,在過去20年中,有許多異議人士、作家等,通過他的說情,從卡斯特羅的監獄中被釋放出來。但他就是不肯公開批評卡斯特羅政權。他一直以自己的聲望給卡斯特羅道義支持,使這個邪惡政權獲得更多合法性;卡斯特羅可能在他的說情下放了一個人,但然後又抓了100個。馬爾克斯沾沾自喜他救了一個,但卻無視那100個,和那個可以隨時抓100個的政權的殘暴。這典型地表現了左派知識份子的虛偽,以至無恥。在2000年古巴男孩事件時,馬爾克斯還在《紐約時報》撰文,為卡斯特羅辯護,譴責美國,要求把那個隨母親逃來美國的古巴男孩送回給卡斯特羅政府。

雖然卡斯特羅有這麼多“國際友人”,但共產主義畢竟大勢已去,而且古巴經濟崩潰,民怨沸騰。哈佛大學國際事務教授多明格茲(Jorge Dominguez)在7月26日《紐約時報》撰文說,從1985年到2000年這過去15年中,古巴的人均收入不僅沒有絲毫增長,反而減少了四分之一。911事件之後,古巴島國的旅館,三分之一的房間關閉了,因為沒有遊客。最近剛採訪了哈瓦那的BBC記者布蘭福德在報道中說,古巴仍實行國家控制的所謂平等經濟,出租車只收美元,但必須全部交公,每賺一百美元政府給19比索(相當一美元)。醫生、教師的月薪才是25美元。不久前,古巴知名異議領袖、1987年就創立“基督教解放運動”組織的沃斯瓦多.帕雅(Oswaldo Paya)收集了一萬一千多簽名,要求全民公決,自由選舉。去年12月,歐盟給帕雅頒發了“薩哈羅夫自由思想獎”,今年初,捷克總統哈維爾提名帕雅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馬爾克斯等左派們已救不了卡斯特羅,《華爾街日報》今天發表題為“五十年的專制”的社論說,“令人鼓舞的是,過去五十年全世界各地都已展示,共產專制早晚一定會垮台。”穿軍服的卡斯特羅只能使出最後的招數,赤裸裸地使用軍隊和暴力,因為謊言的外殼已經破碎。但僅靠暴力維持的政權,像中共一樣,不可能長久,而且他還沒有中共經濟開放的誘餌。所以剛慶祝完革命五十年的卡斯特羅更顯得是孤家寡人,真正進入《百年孤獨》。

2003年7月28日於紐約(載《觀察》)

2003-07-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