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ISIS到底要什麼?(上)

作者:Graeme Wood 翻譯:喬華莘

伊斯蘭國並不僅僅是一群瘋子聚在一起。它是一個宗教團體,有深思熟慮的信仰,其中之一就是認為自己是末日決戰的關鍵力量。以下討論其戰略意圖,以及阻止它的方法。

什麼是伊斯蘭國?

它來自何方?目的何在?這些問題看似簡單,卻容易讓人誤入歧途,而且似乎沒幾個西方領導人知道答案。12月,《紐約時報》公佈了美國駐中東特別行動司令麥 克-中田少將的一些言論,其中承認他也是才剛剛開始思考伊斯蘭國的訴求。他說:“我們並沒有擊敗他們的意識形態,甚至都不瞭解他們的意識形態。”過去幾 年,奧巴馬總統在不同場合曾指伊斯蘭國“不是伊斯蘭”,只是基地組織的“初級預備隊”。這種說法把對該組織的混亂認識表露無遺,而且可能已經導致重大的戰略錯誤。

去年6月,他們佔領了伊拉克的摩蘇爾,目前控制的地區比英國都大。阿布-巴克爾-巴格達迪從2010年5月起一直擔任該組織的領袖,但他去年夏天以前的最 新影像資料不過是美軍佔領伊拉克時被羈押在布卡集中營中的一段模模糊糊的視頻而已。然後,到去年7月5日,他登上摩蘇爾努堣j清真寺的講壇,以首任哈媯o 的身份進行齋月佈道,影像品質一下子從模模糊糊飛躍到高清,身份也從被追捕的遊擊隊員變成全體穆斯林的領袖。此後從全世界紛至遝來的聖戰鬥士從速度和規模 上都前所未有,而且還在繼續。

我們對於伊斯蘭國的無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有道理的。它是一個隱修士的王國,去往那堛漱H很少回來。巴格達迪也僅僅面對鏡頭演講過一次。但他的演講,以及 伊斯蘭國其他無數宣傳影片和通告,都發佈在網上。伊斯蘭國的支持者堅持不懈地讓世人明白他們的所作所為。我們從中可以瞭解,這個國家原則上拒絕和平,渴望 種族屠殺,它的宗教觀點使它從根本上無法進行某些變革,即使這種變革能確保其生存;它認為自己是即將到來的世界末日的預言者,而且也是首要參與者。

伊斯蘭國又稱伊拉克及阿爾沙姆伊斯蘭國(ISIS),它遵循的是一種獨特的伊斯蘭教派,它對通往最終審判之路的信念影響著它的戰略,也可以幫助西方瞭解它 的敵人,以及預測它的行為。它的崛起與埃及穆斯林兄弟會(伊斯蘭國將穆兄會的領袖視為叛徒)的成奶ㄕP,而更像大衛-考雷什或吉姆-鐘斯之類的反烏托邦主 義再世,不過它以絕對權力統治的不是幾百個人,而是八百萬人。
我們至少在兩個方面誤解了伊斯蘭國的性質。首先,我們傾向于認為聖戰運動只有一種類型,所以把基地組織的邏輯也套用在這個已經遠超基地的組織上。我接觸過 的伊斯蘭國支持者依然尊稱奧薩馬-本-拉登為“奧薩馬酋長”,但聖戰鬥士們已經從基地組織1998-2003年的全盛時期產生了變化,釵h聖戰鬥士看不起 基地組織目前的領導層,以及他們的戰略部署。

本-拉登把自己的恐怖活動視為建立哈媯o國家的前奏,而且認為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不到這個國家。他的組織靈活性強,由分散在各地聯成網路的自治小組構成。 而伊斯蘭國要求擁有疆域維持其合法性,統治國家的是一個至上而下的結構。(它的行政機構分為行政和軍事兩部分,疆域也分為不同省份。)

其次,我們被好心但不誠實的宣傳誤導了,這種宣傳否認伊斯蘭國的中世紀宗教性質。曾在1997年首次採訪本-拉登的彼得-伯爾根,在其名為《聖戰合股公 司》的第一本著作中有意無意地把本-拉登當做現代世俗社會的成員。本-拉登把恐怖活動公司化,並對外發放野i。他要求特定的政治讓步,比如美國軍隊撤出沙 特阿拉伯。他的士兵在全世界自信地遊蕩。默罕默德-阿塔在其生命的最後一天還在沃爾瑪購物,在必勝客晚嚏C

幾乎所有伊斯蘭國的決策都遵循它自己聲稱的,被廣泛公佈在其宣傳板、車牌和硬幣上的“先知方式”。

人們總是不由自主地產生這種印象--聖戰鬥士都是現代人,有現代政治觀念,只不過穿著中世紀宗教的外衣--然後把這種印象套在伊斯蘭國身上。實際上,除非 從虔誠地、千方百計地把世界文明拖回7世紀的法律氛圍並最終引發末日決戰的角度理解,否則這個組織的大部分行為看起來都是荒謬的。

能明確說明這一點的是伊斯蘭國的官員和支持者自己。他們對“現代”嗤之以鼻。在言論中他們堅持他們不會,也不能,對先知穆罕默德及其早期追隨者們寫在伊斯 蘭教中的執政戒律有任何偏離。他們經常提到的條文和典故對非穆斯林來說十分奇怪或者老套,但都與早期伊斯蘭教的傳統和經文有關。

舉例來說,9月份,伊斯蘭國的首席發言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納尼酋長號召法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的穆斯林找到不通道者,並把他們“用石頭砸碎腦袋”、毒 死、用車撞死、或者“毀壞他們的莊稼”。在西方人聽來,這些猶如聖經中的古老懲罰方式,比如石刑和毀壞莊稼,與更現代的汽車謀殺並列在一起,十分奇怪。 (阿德納尼還把國務卿約翰-克媞椄陛夾S切包皮的老頭”,好像他僅僅通過形象比喻就能嚇唬人一樣。)

但阿德納尼並不是在胡言亂語。他的言論帶有神學和法律的含義。他提及的毀壞莊稼直接來自穆罕默德不要傷及井水和莊稼的命令 -- 除非伊斯蘭部隊處於防守態勢,也就是說,穆斯林在卡費勒,也就是不通道者的土地上,此時應該毫不留情,毒殺一切。

實際狀況是,伊斯蘭國是伊斯蘭,是地地道道的伊斯蘭。是的,它吸引了一些瘋子,也吸引了一些機會主義者,他們大都來自中東和歐洲未受波及的地區。但它最忠實的追隨者所宣揚的教義,源自對伊斯蘭最直接甚至是最深刻的解讀。

實際上伊斯蘭國制定的所有主要決策和法律,都遵循它自己聲稱的,被廣泛公佈在其宣傳板、車牌、文具和硬幣上的“先知方式”,即事無巨細,都遵循先知穆罕默 德的教誨,或者其實際行為。穆斯林可以不接受伊斯蘭國,事實上絕大多數穆斯林也的確不接受,但假裝說這不是宗教性的、千年至福性的團體,不需要瞭解其神學 特性並與之鬥爭,已經使美國低估了該組織,制定出的對付該組織的策略也十分愚蠢。我們必須瞭解伊斯蘭國的知識傳承,才能夠削弱它,並讓它因為自己的極端狂 熱而自我毀滅。

一、虔誠

去年11月,伊斯蘭國公佈了一段廣告視頻,把自己的源頭追溯到本-拉登。它還把伊拉克基地組織2003到2006年的兇殘領袖阿布-穆薩-阿爾-紮卡維作 為自己排在拉登之後的前輩,然後更近些的是另外兩個遊擊戰領袖,然後就是巴格達迪,現任哈媯o。值得注意的是,視頻並沒有提到本-拉登的繼承人,不苟言笑 的埃及眼科大夫,基地組織現任領袖艾曼-紮瓦希堙C紮瓦希堥疇撕鴾畬皝F迪效忠,聖戰鬥士們也對他日漸疏遠。他被孤立並不只是因為缺乏人格魅力,比如在一 些視頻片段中他顯得有些斜眼而且煩躁。但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的分裂由來已久,而且可以從某個角度說明後者為何嗜血如狂。

與紮瓦希堣@同被孤立的還有一名叫阿布-穆罕默德-阿爾-馬克迪斯的55歲的約旦神學家。一般相信他是基地組織的理論奠基人,也是一般美國讀者不大熟悉的 關鍵聖戰鬥士。在絕大多數教義上馬克迪斯和伊斯蘭國並沒有分歧。雙方都屬於一個叫薩拉非的遜尼教派的聖戰分支。所謂薩拉非,源自阿拉伯語“阿爾-薩拉夫- 阿爾-薩利赫”,即“虔誠的先驅們”。這些先驅指的是先知本人以及他最早的追隨者。薩拉非教派尊崇並效仿他們作為一切行為的模範,包括戰爭、服裝、家庭生 活,甚至牙齒健康。

伊斯蘭國期待著“羅馬”大軍的到來,並在敘利亞的大比丘擊敗他們,這將開啟最後的末日決戰。

馬克迪斯是紮卡維的導師。紮卡維是帶著導師的教誨奔赴伊拉克戰鬥前線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紮卡維變得比導師更加狂熱,最終遭到導師的指責。問題關鍵在於紮 卡維過於嗜血如狂--作為原則問題,他對其他穆斯林過於仇恨,甚至要將他們逐出伊斯蘭教並殺死他們。在伊斯蘭中,實行塔克菲爾,即將人逐出伊斯蘭教,從教 義上來說是邪惡的。先知曾說:“如果一個人對他的兄弟說:‘你是不通道者’,二者必傷其一。”如果指稱者錯了,那他就會因妄斷而成為叛教者。叛教的懲罰是 死刑。儘管如此,紮卡維還是毫無必要地將可以指稱穆斯林為不通道者的行為範圍擴大了。

馬克迪斯寫信給這位以前的學生,告誡他要謹慎行事,並且“不要不分青紅皂白地實行塔克菲爾”,也不要“宣稱他人因為罪過就成為叛教者。”叛教者和罪人的差別也酗騆微妙,但這是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的根本分歧所在。

否認古蘭經的神聖性和穆罕默德是先知毫無疑問是叛教行為。但紮卡維以及由他衍生的伊斯蘭國認為還有釵h其他行為可以將一個穆斯林逐出伊斯蘭。這些行為在某 些情況下包括,販賣酒類和毒品、穿著西式服裝、不蓄須、在選舉中投票(即使是投給穆斯林候選人)、對叛教者寬鬆。伊拉克人口的大多數屬於什葉派,而什葉派 也符合這個標準,因為伊斯蘭國認為什葉派篡改經書,而篡改古蘭經就是否認其原始的完美性。(伊斯蘭國宣稱一些通行的什葉派教規,比如崇拜伊瑪目陵墓和在公 眾場合自我鞭笞,在古蘭經中都沒有記載,也不是先知的行為。)這意味著大約200萬的什葉派教徒都應該被處死。同樣應該被處死的還有所有穆斯林國家的元 首,因為他們要麼曾競逐職位,要麼曾施行那些非由真主訂立的法律,等於是把人為制定的法律淩駕于沙利亞法之上。

根據塔克菲爾原則,伊斯蘭國必須淨化世界,要殺一大批人。由於缺乏來自其統治區的客觀報導,外界無法瞭解這種屠殺的規模,但該地區社交媒體的帖子顯示處決 的個案此起彼伏,而且每過幾個星期,就有大規模處決的案例。穆斯林“叛教者”是最常見的受害者。但似乎不反抗新政府的基督徒倒能避過處決。巴格達迪允野L 們苟活,只要他們繳納一種稱為吉茲亞的特別稅,以表示自己的順從。古蘭經無可辯駁地允陶o種做法。

歐洲大地的宗教戰爭已經過去了幾個世紀。從那以後,人類也不再因為晦澀難懂的神學爭論而大規模死亡。也野翱O因為如此,西方人才對伊斯蘭國那些神學和教規 方面的消息表示無法理解和不可相信。釵h人無法相信這個團體會像他們宣稱得那麼虔誠,也不相信他們會像他們的行動和宣言那樣,觀念如此落後,篤信末日決 戰。這些疑問都是可以理解的。過去,指責穆斯林盲目遵循經書的西方人都遭遇到學界的質疑,其中比較有名的是已故的愛德華-賽義德。他指出說穆斯林“古老” 通常是詆毀污蔑他們的另一種方式。這些學者敦促大家關注產生這些意識形態的環境,比如行政惡劣、社會道德沒落、在那片土地上僅僅追逐石油而漠視生命。

不考慮這些因素,任何對伊斯蘭國崛起的解釋都是不完整的。但僅僅關注這些而忽略意識形態又陷入另一種西方式的偏見,即:既然宗教對華盛頓和柏林無關緊要, 那麼對拉卡和摩蘇爾肯定也是同樣的無關緊要。當一個蒙面的行刑者喊著“阿拉胡阿克巴”斬首一個叛教者時,他的動機可能是出於宗教。釵h主流穆斯林組織都在 努力說明伊斯蘭國實際上並非伊斯蘭。知道絕大多數穆斯林都不希望晚間的娛樂節目從好萊塢大片換成公開處決錄影當然是挺讓人感到安慰的,但正如普林斯頓學 者,研究伊斯蘭國神學的專家伯納德-海克爾告訴我的,那些說伊斯蘭國不是伊斯蘭的穆斯林都是典型地“感到不自在,而且希望政治正確,對待自己的宗教採取似 是而非的態度。”這忽略了“他們的宗教在歷史和教法上的要求。”釵h對伊斯蘭國宗教屬性的否認,他說,都是源於“不同信仰間基督教別廢話的傳統”。

關於伊斯蘭國意識形態,我請教過的每個學者都把我引見給海克爾。他有黎巴嫩血統,小時候在黎巴嫩和美國都生活過,從他那誘人的山羊鬍子間發出的話語,還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外國口音。

海克爾認為,伊斯蘭國各階層都融入了宗教的活力,隨處可見對古蘭經的引用。“甚至步兵都經常爆出幾句,”他說。“他們一邊在鏡頭前竄熄捸A一邊機械地重複 基本的教義,無時無刻不這麼做。”他認為那種伊斯蘭國已經扭曲了伊斯蘭經文的說法是荒謬的,只有刻意的忽略才能讓這種說法站得住腳。“人們希望為伊斯蘭開 脫,”他說。“就是那個‘伊斯蘭是和平宗教’的咒語,好像還真有‘伊斯蘭’這麼回事兒似的!其實伊斯蘭就是穆斯林的所作所為,以及他們對經文的演繹。”那 些經文是所有遜尼派穆斯林共有的,並不是專屬於伊斯蘭國。“而這些傢伙和其他人具備同樣的合法性。”

所有穆斯林都知道穆罕默德早年的征戰並不都是乾乾淨淨,古蘭經及聖訓中流傳下來的戰時律例是為動亂暴戾年代度身定做的。根據海克爾的推斷,伊斯蘭國的鬥士 們才是真正倒退到了早期的伊斯蘭時代,而且是在忠實地再現戰時的狀況。這堶悼]括一些現代穆斯林已不再視作屬於神聖經文的做法。海克爾說:“那些變態(的 聖戰鬥士)並不是特地從中世紀的傳統中挑選了奴隸制、釘十字架、斬首,”伊斯蘭國的鬥士們“身陷中世紀傳統之中,並把它整個帶進了現代社會。”

未能分清ISIS和基地組織的根本區別已經導致了危險的決策

古蘭經釘十字架是允章鴷黕腔鶞獐臚H施行的少數幾種懲罰之一。在古蘭經第九章懺悔中,明確允章黻繴徒徵稅,並教導穆斯林討伐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直到他們順從地繳納吉茲亞稅,並真心臣服。”被所有穆斯林奉為榜樣的先知,踐行了這些規則,而且也曾蓄奴。

伊斯蘭國的領袖們把效仿穆罕默德嚴格作為自己的職責,並恢復了一些沉寂了數百年的傳統。“令人震驚的不只是他們對經文的執著,更是他們嬝疙g文的認真態度,”海克爾說,“這是一種普通穆斯林所不具備的不折不扣、近乎病態的認真態度。”

伊斯蘭國興起之前,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中,最忠實地遵從先知的是18世紀阿拉伯地區的瓦哈比教派。他們征服了今天沙烏地阿拉伯的大部地區,他們的嚴格教規今天 還以一種稍微寬鬆的沙利亞法在當地實行著。海克爾認為這兩者之間也有重大區別,雖然:“瓦哈比教派並不濫用暴力。”他們周圍也是穆斯林,他們征服的區域本 來也已伊斯蘭化,沒必要下重手。“ISIS卻生活在更早的年代。”早期的穆斯林是被非穆斯林包圍的,而伊斯蘭國,由於其塔克菲爾傾向,認為自己處於同樣的 境地。

即使基地組織想恢復奴隸制,它也從來沒這麼說過。幹嘛要說呢?悄悄地蓄奴也閉O一種戰略思考,起碼考慮到了公眾情緒。當伊斯蘭國開始公開蓄奴時,它的一些 支持者都退縮了。儘管如此,哈媯o國還是毫無楫髡a繼續擁抱奴隸制,並施行釘十字架的刑罰。發言人阿德納尼在一次例行的發佈會上對西方叫囂道:“我們將征 服你們的羅馬,打斷你們的十字架,把你們的女人充為奴隸。如果我們見不到那天,我們的子孫將見到那天,他們會把你們的子孫在市場上賣作奴隸。”

十月份的伊斯蘭國雜誌《大比丘》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立即恢復奴隸制》,其中提出的問題是,雅茲迪人(一支古老的庫爾德教派,曾借用一些伊斯蘭的元素, 在伊拉克北部遭受伊斯蘭國的攻擊)是犯了錯的穆斯林,因而應該被處死,還是僅僅是異教徒,因而應該合理地被充作奴隸。伊斯蘭國政府下令成立一個學者組成的 研究小組來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他們是異教徒,這篇未署名的文章寫道:

雅茲迪女人和孩子(應該)根據沙利亞法分配給參加辛賈爾(伊拉克北部)行動的伊斯蘭國戰士……把卡費勒(不通道者)的家庭充奴,納他們的女人為妾,都是沙 利亞法中明確規定的。任何人如果否認或者懷疑這一點,就是否認和懷疑古蘭經文以及聖訓的教誨……因此就是伊斯蘭的叛教者。

二、領土

據估算,數以萬計的外國穆斯林已經移民伊斯蘭國。來源地包括法國、英國、比利時、德國、荷蘭、澳大利亞、印尼、美國,還有很多其他地方。他們是來戰鬥,釵h人還抱著必死的決心。

倫敦國王學院教授彼得-紐曼告訴我,網路成為傳播宣傳和確保新人信仰的基本手段。網路招募也讓困在家中的保守穆斯林婦女能夠接觸到招募者,變得激進,並得以去往敘利亞,這拓寬了聖戰組織的人員構成。伊斯蘭國希望同時吸引男女兩性,建立一個完整的社會。

去年11月,我到澳大利亞拜訪了穆薩-賽蘭托尼奧,他30歲,被紐曼和其他學者稱為兩位最重要的“新思想權威”之一,引導外國人加入伊斯蘭國。他曾在開羅的伊卡拉電視臺佈道三年,但因電視臺反對他一再呼籲建立哈媯o國而離開。目前他通過臉書和推特傳教。

賽蘭托尼奧身形魁梧,為人和善,還帶點書生氣。他告訴我看到斬首視頻也嚇得臉色刷白。雖然伊斯蘭國要求支持者接受,他依然憎恨暴力。(他也公開聲稱反對自 殺炸彈,因為真主禁止自殺,這一點在聖戰鬥士間有爭議;他在其他幾個問題上也與伊斯蘭國意見不一。)他一臉蓬亂的絡腮鬍子,就像是個《魔戒》的超齡粉絲。 在外人看來,他似乎是活在中世紀幻想小說的劇情中,只是身上有血有肉。

去年六月,賽蘭托尼奧和夫人試圖移民國外--他不說目的地(“去敘利亞是違法的,”他小心說道。)--但途中在菲律賓被截獲,並因逾期居留被遣返澳大利 亞。在澳大利亞,企圖加入或者去往伊斯蘭國是刑事罪行,賽蘭托尼奧的護照被沒收。他目前滯留在墨爾本,成了當地警界的熟客。如果發現賽蘭托尼奧協助任何人 去往伊斯蘭國,他將被捕入獄。到目前為止他還是自由的--從技術上來說,他還是個與伊斯蘭國無關的理論家,雖然他有關伊斯蘭國教義事務的言論已經被其他聖 戰者視作可靠無疑。

我們約在富茨克雷吃午飯,這是墨爾本郊區一個人口密集,文化多元的社區,也是導遊書刊《孤獨星球》的發祥地。賽蘭托尼奧在這堛齯j,有一半愛爾蘭血統,一 半卡拉布堥(義大利南部城市)血統。這堛熊韝W可以看到非洲擬],越南小店,還有薩拉非派的阿拉伯年輕人來來往往,他們的特徵是留著短短的鬍鬚,長襯 衫,褲腳只到腿肚子。

賽蘭托尼奧向我描述了6月29日巴格達迪宣佈成為哈媯o時他的喜悅之情,以及兩河流域對他和朋友的那種突如其來的,如磁石般的吸引力。“當時我在(菲律賓的)酒店堙A看著電視直播,”他告訴我,“我一陣驚喜,就好像,我還呆在這破房間媟F嘛啊?”

最後一個哈媯o國是奧斯曼帝國,它在16世紀到達頂峰,然後慢慢衰敗,直到1924年土耳其共和國的締造者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土克讓其壽終正寢。但和 釵h伊斯蘭國的支持者一樣,賽蘭托尼奧並不認可那個哈媯o國的合法性,因為它並未實行包含石刑、奴隸制和斬肢的伊斯蘭法,而且它的哈媯o也不是先知所屬的 古萊氏族的後裔。

巴格達迪在摩蘇爾佈道中用很大篇幅闡述這個哈媯o國的重要性。他說哈媯o國已經名存實亡了大約一千年,復興哈媯o國是大家共同的義務。他和追隨者們“加緊 宣佈成立哈媯o國,並確立了領袖”。“這是穆斯林的責任--這種責任已經失傳了好幾個世紀……丟失這個傳統是穆斯林的罪過,我們必須努力重建它。”與他之 前的本-拉登一樣,巴格達迪言辭華麗,經常引經據典,還使用古典韻律。與本-拉登不同,也與奧斯曼帝國的那些假哈媯o不同,巴格達迪是古萊氏。

賽蘭托尼奧告訴我,哈媯o國不僅是個政治實體,也是通向救贖的媒介。伊斯蘭國的宣傳經常報導穆斯林世界各種聖戰組織對其表示巴亞阿(效忠)的消息。賽蘭托 尼奧引述先知的話說,不效忠就死,就是死在賈希爾(無知)之中,因此就是一種“不通道的死法”。考慮一下,穆斯林(這點基督徒也一樣)心目中真主會如何處 理那些不知道自己真正宗教信仰就死去的人的靈魂。它們既不會得到明顯的救贖,也不一定會被定罪。同樣的,賽蘭托尼奧說,那些信奉全能的真主並頂禮膜拜的穆 斯林,如果死前連個正統的哈媯o都沒有效忠過,而且沒履行過效忠的責任,那麼他的一生就不是完整的伊斯蘭。我指出如果這麼說,那麼歷史上絕大多數穆斯林, 還有那些死於1924年至2014年之間的所有穆斯林,都是不通道的死法。賽蘭托尼奧沉重地點點頭:“我只能說,”哈媯o國“已經重建伊斯蘭。”

我問他自己的巴亞阿,他立即糾正我:“我沒說要宣誓效忠。”他提醒我,澳大利亞法律規定向伊斯蘭國表示巴亞阿是非法的。“但我同意(巴格達迪)符合要求,”他繼續道,“我就給你眨下眼,你可以隨意解讀。”

成為哈媯o必須符合遜尼教法中規定的條件--必須是古萊氏族的成年穆斯林男子,為人誠實正直,身心健康,還要具備雅姆爾,即權威。這最後一點,賽蘭托尼奧 說,是最難的,需要哈媯o擁有領土,並在其上施行伊斯蘭法。賽蘭托尼奧說,巴格達迪的伊斯蘭國在6月29日前很早就具備了這一點,而且一做到這一點,集團 內的一個來自西方的高層,賽蘭托尼奧稱其為“大概是領袖吧”,就開始談論宣佈立國的宗教責任。他和其他人向掌權的人不斷建言,說再推遲是有罪的。

來自伊斯蘭國的社交媒體帖子表明死刑處決幾乎不斷發生。

賽蘭托尼奧說已經形成了一個派別,如果巴格達迪的團體再推遲立國,就對他宣戰。他們致信ISIS中各種實權人物,表達對未能設立哈媯o的不滿,但發言人阿 德納尼平息了他們。阿德納尼告訴他們一個秘密:在公開宣佈之前很久,哈媯o國就已經成立了。他們有合法的哈媯o,而且當時也只有一個候選人。“如果他合 法,”賽蘭托尼奧說,“你們就必須對他宣誓巴亞阿。”

巴格達迪的7月佈道之後,聖戰鬥士們得到了新的力量,開始每日不斷地流入敘利亞。曾在12月走訪過伊斯蘭國的德國作家兼政治家尤根-托登霍夫報導,僅僅兩 天內就有一百名鬥士抵達土耳其邊境的一個招募站。他和其他報導都表明,外國人的加盟源源不斷,他們準備放棄家堛漱@切,到地球上最惡劣的地方,為天堂堛 一席之地。

與賽蘭托尼奧午屨e一個星期,我在倫敦見了三位已被查禁的伊斯蘭團體阿爾-穆哈吉隆(遷者)成員:安傑姆-喬達瑞、阿布-巴拉阿,和阿蔔都勒-穆希德。他 們都表達了遷往伊斯蘭國的願望,而且他們很多夥伴都已經去了,但官方收繳了他們的護照。和賽蘭托尼奧一樣,他們認為哈媯o國是地球上唯一正當的政府,當然 他們誰也不會公開表示效忠。他們與我見面的首要目的是要向我說明伊斯蘭國的意義,它的政策反映著真主的法律。

48歲的喬達瑞是這個團體以前的領袖。他經常在CNN露面,是台方能夠找到的,屈指可數的幾個能為伊斯蘭國激烈辯護的人物之一,而且常常說到被切斷麥克 風。他在英國的形象是個令人討厭的牛皮大王,但他和他的弟子們都堅定地信賴伊斯蘭國,而且在教義問題上,與伊斯蘭國同聲同氣。喬達瑞等人是推特上有關伊斯 蘭國民消息的名人,阿布-巴拉阿維護著一個油管頻道,解答有關沙利亞法的問題。

從9月開始,當局因懷疑這三個人支援恐怖主義而對他們進行調查。由於這種調查,他們不得不分開見我:他們之間的任何交往都會違反假釋條件。但跟他們交談就 好像在和戴著不同面具的同一個人說話。喬達瑞在倫敦東郊伊爾福德的一家糖果店堜M我見面。他穿得很精神,披著鮮藍色的外套,幾乎垂到腳踝。他一邊和我說 話,一邊吸著紅牛。

喬達瑞告訴我:“哈媯o國成立之前,也85%的沙利亞法律都已經在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在基拉法(即哈媯o國,基拉法是阿拉伯語哈媯o國的發音)之前, 它們都被擱置了,現在我們有了。”舉例來說,沒有哈媯o國,個人抓了小偷的現行,也不一定要斬下他的手。但哈媯o建國後,沙利亞法及其他大量的法理都復蘇 了。從理論上說,所有穆斯林都有義務遷往哈媯o施行這些法律的地區。喬達瑞的得意門生,從印度教皈依的阿布-魯梅薩山,就是帶著一家五口躲過了警方的堵截, 在11月從倫敦到了敘利亞。就在我和喬達瑞見面的那天,阿布-魯梅薩山在推特上貼了張照片,他一手舉著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另一手抱著初生的兒子。主題標 簽:#基拉法世代。

哈媯o必須施行沙利亞法,任何偏離都會導致效忠者私下提醒其錯誤,而且在極端情況下,如果他拒不改正,可以將他逐出教門並取而代之。(巴格達迪在其佈道中 說:“我被迫承擔大業,被迫履行這份責任,這份責任極為沉重。”)作為回報,哈媯o要求服從--那些執迷不悟支持非穆斯林政府的,經警告教育仍不悔改,就 是叛教者。

喬達瑞說沙利亞法被誤解了,因為它未能在像沙烏地阿拉伯這樣的國家得到全面實施,雖然他們也斬首殺人犯,也砍下小偷的手。“問題在於,”他解釋說,“沙特阿 拉伯這種地方只實行懲罰,而不提供沙利亞法規定的社會和經濟平等,這是不全面的。他們只是在引起對沙利亞法的仇恨。”全面的沙利亞法,他說,應該包括給所 有人免費住房、食物和服裝,當然人們也可以通過工作獲得這一切。

32歲的阿蔔都勒-穆希德進一步闡述了這些觀點。我和他在一家當地擬]會面,他一副聖戰者打扮,鬍子拉碴,戴著頂阿富汗小帽,錢包掛在衣服外面,連著一條 看起來像肩帶的東西。一坐下來,他就迫不及待地談起福利制度。伊斯蘭國對道德罪行的懲處也閉O中世紀的(酗酒和淫亂處以鞭刑,通姦是石刑),但它的社會福 利制度卻是,至少在某些方面,已經發展到能夠讓MSNBC評論員滿意的程度。衛生保健,他說,就是免費的。(“英國不也是嗎?”我問。“不見得,”他說, “有些不包,比如視力。”)提供這些社會福利,他說,並不是伊斯蘭國自己選擇的政策,而是真主法律要求的義務。

【未完】

英文原文:What ISIS Really Wants
By Graeme Wood
The Atlantic
March 2015
http://www.theatlantic.com/features/archive/2015/02/what-isis-really-wants/384980/



--原載:《喬華莘Blog》,2015-02-1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ce04390102voj6.html?tj=1

2015-03-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