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張守東教授:遠志明性侵話題與基督徒倫理之我見

作者:張守東(中國政法大學)

“世人哪,你們默然不語,真合公義嗎? 施行審判,豈按正直嗎? ”(聖經•舊約•詩篇 58:1)

關于遠先生志明君涉嫌強姦和誘姦,我非常關注各方的議論,因為這是一場檢阅華人基督徒光感和鹽味的辯論。有朋友建議我把自己參與辯論的論點聯綴成文章,于是就有了這篇基本上按自己在各微群發言先后稍作拼接的短文,未及靜心仔細改寫,不當之處請包涵。

在論辯過程中,感觸最深的是我再一次思考了兩種偽善:一種是借苛責別人來顯示自己有美德,另一種是以寬恕之名阻止追究對他人犯下的罪過,以博得愛的美名。我知道華人基督徒一般沒有前一種法利賽人式偽善。至于后一種偽善盛行的原因,我覺得大概是因為我們的傳統中儒家文化對人的善存有不適當的幻想,加之许多教會片面的聖經教導,造成華人基督徒中相當多的人缺乏對罪的深刻省察和反省,尤其當自己不是受害人的時候,特別容易借著縱容和掩盖罪惡來麻醉自己遲鈍的良心進而回避對付罪惡的個人責任。

一、對周愛玲與徐志秋牧師的回應

有人指出,在柴遠二人會談中給柴姊妹作見證的周愛玲牧師其實和遠志明一樣都是由加州矽谷靈糧堂的劉彤牧師按立牧師的。(http://m.blog.sina.com.cn/s/blog_5c2214f50102va3t.html?ref=weibocard )僅憑這一點,周愛玲牧師反戈一擊作出不相信柴姊妹見證的結論(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4184ac0dbcd0102vbd6&vid=5125924345&extparam=)就是不足為憑的。周牧師本來應該回避此事。

徐志秋牧師則是最早向我傳福音的朋友之一。訪美期間他還請我去他的教會講過道。我深信他的品質和智慧,無論是世上的小學還是聖經與神學,他都很卓越。我相信他披露這個信息的勇氣和真誠。但我還是感覺志秋的證詞裡(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4185c2214f50102v9y8&vid=5125924345&extparam=)推論多了一些。在我看來,從常理來說,這個事件的焦點在于:如果當初真的如志明先生所言和志秋兄所信是兩情相悅,后來成為姊妹的人會堅持后來成為弟兄的人當初是強姦嗎,即使她飽受攻擊、傷害?當然,這個問題似乎不再有客觀的答案了。現在柴玲給出的解決方案之一是遠先生也做一個測謊。我覺得遠先生不管如何委屈,也還是至少要陪姊妹多走這一里路。

二、關于王峙軍牧師設想成立獨立調查的回應

王峙軍牧師他們提出的是在我看來最穩妥的解決方案(http://m.blog.sina.com.cn/s/blog_638a87290102v8pi.html?ref=weibocard):成立一個獨立調查組,給出一個第三方的說法。畢竟,當初只有三個牧師在場調停,對于如今已經成為公共事件的柴遠之爭,當初三位的見證太顯薄弱。很多人巴不得這件事不了了之。我覺得這種態度並不高貴。因為,現在摆在我們面前的是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的一位姊妹堅持說她當年被強姦,而強姦者現在不認賬,她擔心弟兄並未真的悔改,難道我們能對姊妹說:閉嘴,別把我們基督教的名聲毀了,別耽誤弟兄為主作見證?

我理解好心的基督徒輿論領袖肩負著阻止教會被人暗算的護教職責。他們的良心和勇氣是我學習的榜樣。但是,按照陰謀論,聖經把大衛的姦淫和謀殺都一五一十寫出來,豈不是給魔鬼攻擊神的子民提供了永久的靶子,盖也盖不住?難道上帝考慮不周,應該把聖經裡那些罪一一刪去,剩下白茫茫一片聖徒真干淨?

僅憑兩三個人幾個小時的談話就把一個指控強姦的姊妹暗示為腦袋有毛病而將她置于不義之地,對她在基督徒圈子裡的上訴和上訪置之不理真的合乎公義嗎?以為自己幾個人相信了幾個牧師的結論就可以讓這事打住,難道真的想不到“真相在上帝”的說法只會使遠先生余生一直在廣大基督徒中永遠洗刷不掉強姦嫌疑這團若隱若現、時隱時現伴其一生的疑雲?

有人會說再怎麼著也弄不清真相。那是有可能的。但不給他們兩位充分的程序正義的嘗試就草草收場,憑借單方面的輿論壓力永遠讓柴姊妹背上陷害遠先生的黑鍋又是哪門子的憐憫和愛?誰可以站在神的立場上說這件事一定弄不清真相、必須就此草草收場?“真相在上帝”的說法和王峙軍等牧師呼吁成立獨立調查組的主張之間為什麼必須聽信前者?我們不能無視這樣的后果:如果教會不按程序和原則給出有更多合適人士參與的更具公信力的調查,百度百科剛剛被人增加的這條信息就會一直伴隨遠先生而沒有被修改的機會:“媒體報道流亡美國“民運人士”柴玲自曝曾被牧師強暴,並點名直指遠志明。” (http://baike.baidu.com/view/613557.htm?fr=aladdin) 有基督徒一定會說自己相信遠志明。但我要說:一定有更多的人更相信柴姊妹。每次遠先生再去開布道會,一定會每次都有信的和不信的說:就是那個強姦犯遠志明嗎?

至于如何處理教會內的爭議,可參考王志勇的文章(http://www.holymountaincn.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908)

三、獨立調查發表后的回應

從獨立調查發表后這幾天的議論中聽得出質疑王峙軍報告(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4186992ad5b0102vcnt&vid=5125924345&extparam=)的人基本上沒認真讀,因為質疑者不願意相信更不願意承認有這回事,從質疑聲中聽得出似乎只有當著他們的面發生強姦或誘姦他們才承認。質疑者也幾乎不提在德國和法國的受害人的證詞,因為他們無法解釋。這份報告只是羅列了證人證言,並沒有說這就是定論。他們一定要說這就是單方面給出的定論,為的是說王峙軍牧師他們先入為主、別有企圖。質疑者把遠和其他當事人的沉默視為謠言受害人的忍辱負重,卻不肯要求遠某等人出來抗辯,似乎遠某這樣的人只要以基督徒的名義獲得了影響力,就不再需要為強姦誘姦的罪名抗辯。質疑者似乎特別陶醉于自己“饒恕”的美德,那是因為他們只害怕他們認可的人有污點,而不在乎受害人的痛苦和感受。神的公義不是質疑者考慮的話題。我從這些質疑者那裡讀出了這樣的華人基督教文化:誰以基督徒的名義積聚了人脈,誰就可以躲在這些人脈編織的“饒恕”背后不受哪怕是強姦的指控;誰指控誰就是不饒恕,誰替指控者提供控訴的平台,誰就是嫉妒和苦毒的魔鬼。我想,這正是遠先生直到2013年即“信主”二十多年后還嫻熟地故伎重演的原因吧。

王志勇說的“被強姦和侵害的受害人”也只是從她們已經舉證的意義上說的,並無定論的意思,只是包括王志勇在內的牧師一再要求遠先生回應,遠先生至今回避,才使得事件沒有定論。按法律術語,目前遠先生只是“嫌疑人”。但嫌疑人不肯答辯,固然讓有的人覺得無罪而不屑置辯,但也難免讓別人覺得等于默認。“一人向隅而泣,則舉座為之不歡”。想到在白人教會垂泪的柴姊妹臉上被"屬靈"同胞吐了那麼多唾沫,我心有戚戚焉。或许牧者和信徒中也有不少人同感。

最近不少人不督促遠先生對新的舉證作出回應,而是熱心于追究王峙軍牧師為什麼那麼“積極”參與此事調查。這好比路人對歹徒視而不見,卻躲在路旁質疑英雄救美人必是別有用心。人到這個地步,再對他們說什麼似乎成了多余的話。

有人甚至說“這18個牧師(王峙軍等——引者注),就是18塊石頭,18個凶手。”那是因為這麼說的人自己手裡拿著砸向這些牧師和柴姊妹等舉報者的石頭。

還有人動不動就拿末日審判嚇唬那些因為有人舉證姦淫而要求嫌疑人回應甚至悔改的人。我相信王峙軍牧師他們從未忘記末日審判,而且恰恰也正是因為有末日審判,所以王牧師他們才替遠先生捏著一把汗,希望他積極回應,免得到主耶穌的白色寶座面前無法交代。

總之,為遠辯護的人先是懷疑柴姊妹的動機和精神狀況,后來又避開另兩位姊妹的指控,轉而質疑王峙軍的動機,就是始終把遠先生當成受害人,生怕他不再顯得偉大光榮正確。就這樣,在華人的處境中,強姦和誘姦的嫌疑人和舉報者完成了“誰是受害人”的戲劇性轉換。結果,罪和非罪也完成了概念的顛倒。是非黑白已經被解構成了這樣的命令:如果你說你經歷了強姦和誘姦,你就必須沉默,否則你就是不饒恕,或者精神有問題;如果你想為自稱受到性侵的人提供說話的機會,你就是別有用心,你最好當成什麼都沒聽見。

柴姊妹和王牧師他們拒絕服從這樣的命令。我也是。

2015年2月26日晚

編者注:謝謝讀者推薦轉來這篇文章。據中國政法大學中歐法學院網上的資訊,張守東副教授與人合著有《法制現代化與憲政》和《法律理論與社會的良性運作》等專著,並譯有哈耶克《法律、立法與自由》等多部專著。

2015-02-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