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訪談】:取悅權勢、取笑弱勢的春晚——中國觀眾為何吐槽?

希望之聲電台節目主持人:靜汝

據報道,2015年羊年春晚收視率再創新低。很多網民認為今年春晚政治意味更濃,甚至批評為“四個半小時的新聞聯播”。為什麼中國觀眾要吐槽(不滿)?這種中共體制下特有的“舉國”晚會,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應不應該繼續?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靜汝就此採訪了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

主持人: 曹老師,您好!有報道指,春晚被觀眾吐槽是近年的常態,今年更加嚴重。您怎麼看?

曹長青:這裡起碼有幾個原因:第一,一台節目無法做到所有人滿意,而且是億萬觀眾,有不滿才是正常的。

第二個原因更重要:一個國家在一個最重要的節假日期間,由國家電視台主辦一台節目,全中國億萬觀眾同時在節日看一台官方節目,每年如此,每年壟斷,這在全世界都是罕見的,連北朝鮮都沒有,共產古巴都沒有,強人普京統治的俄羅斯也沒有。這種國家壟斷,沒有真正的競爭,當然不可能有優秀的節目,當然觀眾就會吐槽、不滿。

這種情形在美國就完全沒有可能,連那個被世界矚目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也是民間的電影協會主辦的。那個典禮過程中有很多娛樂節目,但也由于越來越政治化,節目質量差,收視率在過去六年來每年都下降,今年下降了16%。這是正常的,整個國家的人同時都看一台節目,喜歡一台節目,那不成了機器人了嗎?全中國大年三十晚上只看一台節目,這其實是接受國家壟斷媒體的后遺症。現在各省都有電視台,可以各省自己做節目,跟中央台競爭嘛。只要競爭,好節目就會出來,賽過中央台並不難,只是絕大多數人有被壟斷慣性,缺乏嘗試自己做的勇氣。

現在這種越來越多人吐槽的現象很好,遲早會刺激新的節目,新的挑戰出來。

主持人:今年春晚收視率創新低。很多人說因為今年春晚的政治化非常濃,你怎麼認為?

曹長青:春晚近年的一大特點,可用八個字概括:取悅權勢,取笑弱勢。你提到“今年春晚政治化很濃”,就是取悅權勢、諂媚權力者,宣傳當局意識形態的一個表現。我剛才說,連美國的奧斯卡都因為越來越政治化而創收視率新低。

美國奧斯卡的政治化是左傾,讓老百姓反感。中國的春晚則是取悅當權者,讓老百姓反感。其實春晚不僅是取悅當局,而是直接受中宣部的審查安排。據報道,春晚之前,中宣部長到現場審查,砍掉好些個節目,認為政治不合格。香港的評論說,愣是將一台春晚變成了一台歌gong頌德的政治儀式。網上觀眾留言:“這是我看過的最長政治宣教片,超長版的新聞聯播!以后會放棄看春晚!”“感覺看完被洗腦了!”

中共當局把春晚政治化,做得很露骨。有報道披露,中宣部內部通知,要求媒體加大宣傳力度、督促黨員官員“自覺收看”,把它當作一場“全民政治教育”。大年三十晚上,讓億萬中國人在全家團聚應該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接受“政治教育”,中宣部們實在是讓中國人倒胃口,簡直是制造有毒晚宴,毒化中國人。所以中國春晚的政治化,是這種春晚結構,更準確說是政治制度的問題。沒有獨立的電視台,沒有新聞自由,就不可能脫離政治宣傳。

主持人:你剛才提到春晚不僅取悅權勢,還取笑弱勢。這是指節目中的歧視問題嗎?

曹長青:是的。過去多年的春晚,都在取悅權勢的同時,還有很多節目有取笑弱勢者、取笑講方言者的內容等,以前尤其是趙本山們的小品,不僅嘲弄弱勢群體,拿身體有缺陷的人開玩笑,嘲諷女性,挖苦底層人等等,還教人學壞。今年春晚有人統計出,多達44處內容有歧視,包括用“剩女”這種詞歧視大齡未婚女性等。

中國的春晚只敢嘲笑最缺乏能力的人,最弱勢的人,嘲笑弱者;就是不敢嘲笑權勢者。在美國正相反,電視節目基本都是取笑權勢,取悅弱勢。在美國娛樂節目全都是拿嘲諷總統、政治家們取樂,哪有歌頌偉大領袖的。媒體,無論是嚴肅節目,還是娛樂節目,它的主要職能就應該是修理權勢人物。中國只要制度不改變,無論其新聞還是娛樂,都只能是宣傳,而既不能是第四權,也不能是真正的娛樂。

主持人:有人說近年春晚不再有趙本山那種低俗表演是個進步,你怎麼看?

曹長青:春晚被人總結有“三下降”:收視率下降,觀眾認同率下降,國家晚會的嚴肅性下降。今年的收視率創下新低,說明中國大眾用遙控器做出選擇,在淘汰春晚。雖然這幾年趙本山不見了,但他那種痞氣和俗氣,在春晚照樣存在。它不是幽默,沒有美感,而是耍貧嘴,炫耀俗氣,甚至爛俗、低俗的大雜燴。低俗、宣傳,加政治化,再加上現代科技的艷麗燈光等混合到一起,這就是中國的春晚。

主持人:面對網民的批評聲浪,連《環球時報》《中國青年報》等都出來為春晚辯護。你怎麼看官方媒體的辯護?

曹長青:官方媒體捍衛春晚,本質是捍衛中國的新聞體制。因為沒有那種國家壟斷的制度,就不會有春晚的存在,連《環球時報》《中國青年報》這種國家媒體,都會被淘汰。所以他們捍衛春晚,是在捍衛自己。中央電視台捍衛春晚,更是在捍衛自己,捍衛自己的經濟和政治利益。據報道,一台春晚的開銷是一千萬元人民幣,但廣告收入是六個億,統統是國家壟斷,簡直是一本萬利。投資一千萬,賺進六個億,是1比60,利潤60倍。折合美金,等于投資200萬,進賬一億美元。天底下還能找出第二個這樣巨額利潤的晚會節目,而且年年如此的賺錢買賣嗎?官媒們當然要捍衛春晚了,他們是捍衛自己的錢包和收入。

另一個,誰能上春晚,等于誰就能在全國一夜成名,所以很多人削尖腦袋往春晚舞台上鑽。這背后的金錢交換,女色交易等潛規則等,媒體早有報道。所以春晚上的節目反腐敗,是可笑的,是自我諷刺。因為春晚這台節目存在本身,就是腐敗的一個產物,一個象征。中央電視台要是真心想反腐敗,首先應該取消春晚,但這怎麼可能?

主持人:可是有人說中國觀眾一邊吐槽春晚,一邊還是收看,怎麼解釋這個現像?

曹長青:明摆着的,沒有別的選擇呵。全國就這麼一台節目,年年如此,中國老百姓也是無奈。如果各省的地方台能組織一台自己的“春晚”,跟央視的打擂台,觀眾就多一個選擇,也逼迫央視春晚改進提高。但如果真那樣,也许中宣部會下令,不许各地辦自己的春晚,以此來保持央視的壟斷地位,這樣當局就更好控制,更容易把它政治化。歸根到底還是體制問題。如果中國人有真正的選擇自由,不要說“春晚”,連共產黨都會被淘汰。所以爭取自由,不僅是爭取政治自由,也是爭取娛樂自由。

2015年2月26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收聽: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609112

2015-02-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