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小草:遠志明對柴玲指控的沉默是極不負責任的

作者:小草

自柴玲在曹長青網站上發表給教會的公開信,指控24年前被遠強暴,已經有約2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其間柴玲的教會和華人教會的幾位牧者聯名給遠和其神州傳播機構就此事件發函,但至今遠志明都不給予回應,只是以沉默來應對,遠志明一味的保持沉默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先不論事情的真相如何,也不論遠志明是不是被誣告,對教會和數位牧者的來函和呼吁不理不睬,這已喪失了最基本的禮貌。即使是屬世的機構,如果人家鄭重其事地來公函的話,怎麼地也得給人家個答復,哪能如此無視別人的來函和呼吁呢?更何況是教會和數位牧者的來函,怎麼能連最基本的禮節性的回復都沒有呢?所以,遠志明的沉默是對這些給他去信的數位華人牧者和柴的教會的極大的不尊重,是極不負責任的作為,是違反了常理和常規的。

如果真相是如柴玲所指控的那樣,是遠志明強暴了她,那麼遠至今不承認,也不對柴道歉,那是對柴的又一次傷害。由于遠的沉默,網絡上不乏各種對事情真相的猜測,也就免不了有些人對柴的指控存疑,甚至猜測她這番指控的動機,並對她進行人身攻擊。一個被遠志明性侵的受害者不能獲得別人的同情和安慰,反而還受到外界的各種非議,這對受害者來說,真是太殘酷了。

面對柴玲的這種處境,作為當事人的遠志明,不站出來承認自己的過錯,擔起自己當負的責罰,以便讓柴從傷痛中走出來,而是放任受害者再次受到他人的誣蔑和攻擊,這不僅是極不負責任的作為,而是很缺德的作法。

世上有些罪犯,在被抓到后,不僅坦誠自己的過犯,承擔該受的懲處,有的還會對受害人或受害人的家人公開道歉,說聲對不起。而遠志明竟然連公開說聲道歉和對不起都做不到,甚至于還抵賴,以致受害人還要遭受更多的痛苦,所以說,遠這樣作是極為缺德和讓人所不齒的。

如果真相並非是柴玲所指控的強暴,而只是兩情相悅的話,那麼遠志明的沉默,也是對公眾和對他自己家人的不負責任。如果不是強暴,那麼柴就是在撒謊和誣告,而她是通過教會和牧者出來處理這件事的,現在她的教會是與柴站在一起,相信她所說的。那麼遠作為一個華人教會的“名牧”怎麼能放任柴對教會、對教會的牧者、對公眾撒謊呢?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教會的人聽信于柴的謊言而不站出來說出事情的真相呢?而且看到自稱是基督徒的柴公然撒謊,也該站出來譴責並勸其悔改,因為“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箴12:22)所以,遠的沉默表現出來的就是他對教會、對牧者、和對公眾的益處是極為不在乎的,這與他平時站在千萬人前高談闊論要如何愛人如己的情形是多麼的不相一致。

而且,如果真相並不是強暴,那麼遠不站出來澄清的話,就會讓他的妻子和女兒也得跟他一起背負罪名——他的妻子就成了強暴嫌犯的妻子,他的女兒就成了強暴嫌犯的女兒。那麼遠志明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讓自己的妻女為自己背上這種不實的罪名,這豈不是極不負責任和不應該嗎?而且,他的妻女會願意背負這個臭名嗎?

當然,如果遠志明現在就是破罐破摔了,也沒打算再復出的話,那麼他是可能一直這麼沉默下去。而這倒說明了,他這20幾年的風光是據于他的惡行沒被公眾所知,一旦被公眾知道后,他就只得躲避起來了。而一個真正認罪悔改、被耶穌基督從罪中救拔出來的人,是不會再被自己得救前的罪所擊倒的。因為經上說,“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羅8:34-35)所以,那些深信自己的罪已被神赦免了的人,是能夠勇敢和坦然地面對自己往日的罪過,而不需要躲躲藏藏,更不會落荒而逃。除非罪還沒被解決,還背在自己的身上,那麼就可能被往日的罪所壓垮。

遠志明要是從此就被自己往日的罪所纏住而不再復出的話,那麼這也頗能說明他並沒認真地對付過自己往日的罪過,而只是把罪過隱藏起來,不敢讓人知道而已。20幾年來,在遠志明風光的外表下掩盖著見不得人、見不得光的黑暗和污穢,他展現在公眾面前的是不符事實和真相的面目,這無非等于是在欺騙大眾,是道地的假冒為善。如果他還有點理智和良知的話,他也當為自己騙取了華人教會對他這麼長時間的信任而道歉。

2015-02-20

【讀者推薦。——原載作者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545737461】

2015-02-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