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蔡昇達 :評劉彤牧師袒護遠志明的言論

作者:蔡昇達

蔡昇達網站上的作者簡介:生于台灣,為第一代基督徒。維真神學院(Regent College, Vancouver)道學碩士。曾在中國和泰國做過宣教士。現為自由傳道。研究興趣為:創世紀、詮釋學、原文解經。現居台灣,已婚,育有一子。部落格 (blog)網址:andrewtsai.wordpress.com

劉彤牧師論柴玲宣稱被遠志明性侵的事件
http://www.rolcc.net/rolcc/mediasync/prayer_meetings/20150114.mp3

(上面網址)這是劉彤牧師在2015年1月14日禱告會的分享。他提到柴玲和遠志明之間的事情,但聽過之后,我認為這些講論有很大的毛病。以下的分析目的不在于維護兩造的某一邊,而純粹是提出劉彤牧師的言論,跟聖經的教導有哪些牴觸。無論柴玲有錯,或是遠志明有錯,基本上不會影響我以下的論述。至于為什麼要把劉彤這段講論提出來探討,是因為我在華人教會看過太多類似的言論。我覺得至少可以作為參考,讓讀者知道,我們可能習以為常的思路,不一定真的符合聖經。而且劉彤也算是知名的牧師,在教會中也算是半個公眾人物。他的言論影響還是蠻大的。

第一,劉彤認為,把這件醜事(無論是不是事實)公開,就造成了教會之間的撕裂,阻礙了教會的合一。劉彤甚至說這是撒但在攻擊教會。劉彤的意思似乎是說,只要是對教會合一有負面影響的事情,都不是好事情,都是讓魔鬼計謀得逞的壞事,所以無論遠志明是否有性侵柴玲(劉彤宣稱他不去判斷),公開就不是一件好事 情。但若我們仔細思想的話,這個思路是有問題的。馬丁路德當時公開譴責天主教教廷的種種醜陋行徑,后來造成了新教與天主教的分家(儘管這不是馬丁路德的原 意)。身為新教徒,我們會認為這個「分裂」是不好的嗎?聖經豈不是教導,我們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份嗎(提前五22)?保羅譴責哥林多教會容许那個收了繼母的人繼續留在教會,並且吩咐他們要把這人趕出去,豈不是也在製造分裂嗎?常理推斷,若真的把這人趕出去,一定也有一批人會跟著一起出去。可見,公開某 (些)人的罪行,並跟他(們)保持距離,本身不一定是錯的,反而可能是追求聖潔的表現。

當然,現在不是說遠志明就一定犯罪。目前為止,我們還不知道,劉彤自己也說他不去作出定奪,但既然還不知道,就不能排除他真的有性侵的可能性,不是嗎?倘若真的有性侵的情事,那揭發出來,提醒別人(尤其是婦女)要注意,跟他保持距離,這怎能算是讓教會四分五裂呢?說是「清理門戶」還比較正確。

也许旁人沒辦法判斷到底是否有性侵,但宣稱自己身為受害者的柴玲,若她真的遭受性侵,而當事人否認,豈不是更加應該公諸于世,讓人對這個說謊的牧師有所防範嗎?沒錯。 旁觀者可能沒辦法決斷,但受害者應該是有這樣的權利去公開的。我們不該為了某種扭曲的「河蟹」思想,認為,既然柴玲沒辦法提出客觀的證據,她就應該閉嘴, 以免影響教會合一。事實上,柴玲也不是沒有提證,她自願接受測謊,也通過了。雖然測謊不是百分百準確,但至少這說明,柴玲有誠意,有嘗試提供讓人能相信的間接證據。我們只有在一個情況下能要求柴玲閉嘴,就是已經確認她說的是謊言,她也無可辯駁。既然現在還沒確認,那劉彤認為不應該公開,很可能就是劉彤已經心理作出判斷了,才會這樣說。若是如此,那劉彤就是一口兩舌。明明說不去定奪,但作出的評論,卻是假定柴玲說謊的評論。

第二,劉彤認為,要抵擋這個「仇敵的工作」,最好的方式就是持續地禱告,堵住破口,讓教會得以繼續建造下去。當然,沒有人會否認,禱告是一個很重要的行 動。但「禱告」似乎已經變成華人教會面對许多事情的「標準答案」。重點不在于要不要禱告,而是除了禱告之外,還需不需要作些什麼事情。神藉著耶利米的口, 審判以色列人,其中一個罪名就是他們不為人伸冤(耶五28)。耶穌也說過一個比喻,有一個不義的官,本來不理會寡婦向他求伸冤的舉動,后來因為這寡婦不斷 的來求,所以最后就幫她伸冤(路十八3∼5)。結果劉彤不幫她伸冤就算了,還稱這件事情是魔鬼的攻擊。這樣來說,劉彤是否比這不義的官,還要糟糕呢?

這不禁讓人懷疑,劉彤強調要禱告,事實上只是在合理化他不去處理這件事情的藉口罷了。其實劉彤出面處理,不見得就是對柴玲有利。如果劉彤處理的結果,發現柴玲說謊,那也算是給遠還了一個公道。但劉彤選擇不介入,反而是讓遠少一個澄清自己無罪的管道。若劉彤真的那麼在意教會的合一,豈不更加應當盡力查出事情的真 相,並公開結果,還給清白的人清白,給有罪的人譴責嗎?若一直不去介入,任由兩造各說各話,那才是讓這件事情沒完沒了。

雖然劉彤實際上不是說只要禱告就好,他的確說,要一邊工作,一邊禱告。但他所謂的「工作」,不是指主持公義的工作,而是服事教會。這讓人感覺,劉彤意思是,主持公義、查明真相,就不是服事教會,而可能是在促使教會分裂。這當然不合乎聖經。在舊約,不公不義,是神對以色列領袖經常發出的譴責。在新約,保羅也說過,信徒若彼此相爭,要讓教會作出審判(林前六1∼5)。劉彤說,性侵的指控,已經過了二十多年,客觀證據已經沒了,若兩造都堅持己見,就不會有結果。但身為教會領袖,尤其是按立遠志明做牧師的長輩,怎能因為這樣就退縮?其實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例如遠志明說二十多年前,他跟柴玲還有幾個朋友常常出來見面,甚至還幫忙柴玲搬家。這都是可以去查證的證詞。柴玲說蘇曉康曾經跟她說過有別的女性控告遠志明性侵。劉彤也可以(請人)去詢問蘇曉康是否真有這 回事。也许這些查證的工作會花費许多時間,使他心有餘而力不足。也许他自己沒有這個感動要扛起這個責任,但無論如何,總不能因為自己不願意插手,就反過來指責柴玲把這個事件公布出來。

第三,劉彤認為遠志明已經對柴玲作出「誠意的道歉」,所以柴玲理當停止追殺遠志明。但這樣的說法令人匪夷所思。劉彤自己都知道,遠志明不認為自己有性侵的 意圖,所以道歉不是為「強暴」道歉。根據徐志秋的說法,遠志明事實上還影射是柴玲勾引他,他們才會發生性行為。我們能夠想像,若一個女子真的被性侵,而性侵犯卻說這是合意性行為,甚至暗指是這女子勾引他,這女子能接受這種「道歉」嗎?她不接受,我們能怪她嗎?在這點上,甚至不用搬出聖經的經文,我們用常理推斷,都知道要求柴玲接受這樣的道歉,是強人所難。若柴玲真的接受,豈不是自打嘴巴,間接承認並沒有性侵這回事?再者,如果真是合意性行為,遠志明也根本無需道歉。若真要道歉,也應該是跟柴玲當時的丈夫(現已跟柴玲離婚)道歉吧?

最后,借用劉彤的說法,我認為「仇敵的圈套」不是讓性侵疑雲爆發,而是讓性侵疑雲爆發后,讓牧者選擇不去面對,不去主持公義,甚至一邊說不做出判斷,一邊 講出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的話,使人對教會處理事情的方式灰心,進而對神灰心。我認為,這才是這次事件中,仇敵真正的意圖。如果性侵疑雲爆發后,牧者能正 面應對,不逃避,把事情盡力查個水落石出,即使最后沒有結論,也讓人知道牧者已經盡力。這樣才不會讓人對教會失望。

希望我這篇文章,能引發教會領袖思考,若自己日后遇到類似的狀況,應該要怎樣處理,才是真的不讓仇敵的詭計得逞,反而讓神的名得到高舉,公義得以彰顯。

補充:

2015年1月24日,劉彤在小組長會議中,對柴玲和遠志明事件,有更多爆料。他解釋說,其實有些對柴玲不利的旁證,例如柴玲在被性侵后,還去拜訪遠志明夫妻,還送他們禮物。這不像是性侵受害者會做的事情。

對這個爆料,我有兩點疑問。

第一,若劉彤所言屬實,那他不就更應該積極介入,並對外公開這個證據(例如手鐲的照片),還給遠志明一個清白嗎?怎麼會是任由大家繼續猜測和選邊站?這樣置身度外,是一個教會領袖該有的樣子嗎?

第二,劉彤已經在1月14 日說他不介入,並說最重要的是禱告,怎麼在之后,卻又在小組長的面前講論事件的細節?那他自己不就成為分裂教會的始作俑者?她指責柴玲公開事件,是給教會傷害,那他自己對小組長談論事件的細節呢?就是建造教會?還是他以為小組長不會把話傳開?若他不想要帶給教會不良的影響,應該是私底下勸柴玲,說他已經握 有這樣的旁證,希望柴玲能夠因此鬆手,免得最后是自己難堪,也順便聽看柴玲有什麼反駁。而不是逕自在沒有跟柴玲確認的情況下,就公開這個所謂的「旁證」。 柴玲至少在公開控告遠志明之前,還有嘗試私底下跟遠志明聯繫,想要私下就得到他的道歉。劉彤對柴玲有這樣做嗎?

更新:

柴玲在她寫的第四封公開信中,嚴詞駁斥劉彤所說,她在所謂被性侵之後,還有送遠志明夫婦禮物的行為。

2015-01-29

原題:劉彤牧師論柴玲宣稱被遠志明性侵的事件

原載: https://andrewtsai.wordpress.com/2015/01/28/liu_commenting_on_sexual_assault/

原網址上的讀者跟貼:

Alice Lau 說:

2015/01/29 at 5:29 上午

Thank you Andrew for the article. Very good analysis!!! Thank you
alliterating and putting it in perspective. I wish I won’t become so
blind.
BR,
Alice

回覆

神的子民 說:

2015/02/12 at 8:59 上午

真理終究會站在正義的ㄧ邊,今天很多教會的牧者已經像是偶像明星,在光環下變質,自認為是閃爍的名牧,沒有聖經的遵行,只有人罪惡的惡行比異端還惡,坡着羊皮的狼誰又能去懲罰,這些得了光環的基督教明星牧師被盲目的粉絲捧著,讓他們成了人的原形罪人,洗不清的是罪,禱告認罪悔改有口無心,就像一個騙子藉基督之名幹偷雞摸狗的勾當,信徒又怎能評論,因為他們也是人,而且是滿口謊言講道的牧師,神允许稗子存在是要保護麥子,今天就是牧者也不能不承認有太多稗子做牧師,破壞基督的真理,讓更多人跌倒,成爲基督教的神棍。

2015-02-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