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訪談:中國取代美國是夢想還是夢囈?

採訪:希望之聲節目主持人靜汝



據《美國之音》中文網報導,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近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的研討會上介紹了他的《百年馬拉松:中國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秘密策略》新書,引起了美國媒體和關心美中關系人士的關注。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靜汝就“中國真的能取代美國麼”這一問題采訪了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

主持人:《美國之音》的這篇文章指,長期以來,许多美國人和媒體以為中國的目標只是經濟發展,這種看法可能是錯誤的,您怎麼看?

曹長青:所謂中國的目標,更準確地說,是中共的目標。大家都知道,毛時代是熱衷政治運動(整肅),鄧小平掌權后,才結束“階級鬥爭為綱”,把發展經濟作為“中心”。但鄧說得很明白,這是為了不要步蘇聯后塵(即共產黨垮台)。所以中共發展經濟是為了保住其權力,而不是出于人民的福祉。西方學者說,這是“用經濟發展來換取民眾的沉默”。所以,中共表面是發展經濟,背后是為了保黨;另外通過經濟發展提升國力,以所謂的強國崛起來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並把是共產黨帶來的國家強大這個假說深入到人心中。總之,維護中共的統治,才是他們的最高目標。如果中共真的把經濟發展作為唯一或最高目標的話,首先要實行民主制度,因為民主制度是對經濟健康發展的最好保障。

主持人:文章還提到,美國的知名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在書中談到,中國的策略是首先獲取西方技術,發展經濟,最終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這種說法對嗎?

曹長青:中共的區域戰略目標是在亞太地區降低並最終取代美國的影響力,成為亞太地區的主導者。至于“最終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超級大國”,這不僅是中共的夢想,也是不少連中國和中共都分不清的愚昧中國人的期待。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這只是一個白日夢,沒有實現的可能。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並相當了解中國的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曾說,共產中國可以出口電視機,但無法出口電視節目。她說得非常準確,即中國可以隨著經濟全球化,出口更多的鞋、玩具、衣服,電腦、電視機,以及將來出口汽車等等,但是中國無法出口“思想”,因為共產黨完全沒有提升人類的思想。

今天人們談到西方文明,多是提到“英美”。就是因為這兩個國家向世界、向人類提供了正向的思想。英國人在中國還被蒙古人統治的時候,也就是元朝的時候,就有了《大憲章》,提出君主立憲,通過國會制約國王的權力。甚至在《大憲章》中就提出人民擁有槍支的權利。后來英國偉大的思想家洛克提出人有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可以說為整個人類奠定了“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的人權觀,這也是今天全世界民主國家都實行的憲政民主的根基。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憲法,可以說是全盤照搬了洛克的三大權利理論。而美國的強大,就是建立在兩句話(兩個最重要的概念)上: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

但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完全沒有這樣的概念。而且做得相反,恰恰是剝奪和踐踏個人權利,無限擴大政府和統治者的權力。這樣的中國怎麼可能取代美國,取代英國,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成為超級強國呢?那樣認為的中國人,讓人想到清朝那些幫著慈禧老太太狂喊“刀槍不入”的義和團們。

主持人:白邦瑞還提到,美國低估了中國政壇上鷹派的影響力。您認為呢?

曹長青:美國不是低估中國政壇鷹派影響力的問題,而是長期以來對中共邪惡本質認識不清,綏靖妥協的問題。而這點則和“白邦瑞們”這些所謂的“中國通”有直接關系。

被稱為中國問題“專家中的專家”的前哈佛教授費正清,是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的鼻祖,后來主掌美國國務院中國問題的所謂專家們,多是費正清的弟子。費正清在中共六四開槍殺學生的時候,還說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他當時說中國問題是深淵,越來越看不清楚。他去世前不久,當眾給哈佛校長遞交了他的最后一本研究中國的著作,可校長打開一看,沒有字,全是白紙。費正清很有自嘲的幽默,他認為自己一生研究中國,最后是交了“白卷”。

但費正清的弟子們卻沒有這種道德勇氣。像白邦瑞最新出版了分析中國的新書《百年馬拉松:中國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秘密策略》,他為此寫了篇介紹文字,其中還一口一個“毛主席” “周總理”,叫得很肉麻。我們無法想像,一個猶太學者研究納粹德國的書,會把希特勒稱為“希總理”,把戈培爾稱為“戈部長”。白邦瑞還在書裡說他怎樣懷念毛主席、周總理,誇讚鄧小平、江澤民等,甚至還炫耀,七十年代他怎樣跟美國國防部的同事幫助解放軍強大,把美國的魚雷、炸彈、炮兵技術等給了中共。他說中共應該給他獎賞,“我應該得一個一噸重的大獎章”。這樣的中國通在美國一群一群的,你說他們怎麼能明白共產中國?競相諂媚、爭取中共的茅台紅地毯還來不久呢。在這種情況下,你就別提什麼小布什、奧巴馬這些政客了。

西方有些人總是誇大或渲染中國的鴿派鷹派什麼的,其實共產黨基本都是一派,是既得利益派,誓死保住黨的利益派。而西方那些總是去分析什麼鷹派鴿派的,基本是不懂中共派。這是西方的中國通和政客們的整體性問題。所以他們對中共的行為和戰略意圖,常是低估或錯誤判斷。

主持人:就您所了解的,從科學技術、包括軍事方面等,中國和美國相差多少?政治體制對一個國家的強大起著什麼樣的作用?

曹長青:2003年的時候,前美軍太平洋部隊司令布萊爾(Dennis Blair)曾評估說,中共軍力比美國整整落后了一代,至少有30年;中共軍隊的作戰能力現在最多相當于美軍越戰時的水平。

過去十幾年,隨著電腦網絡、新科技的發展,以及中國經濟能力的提升等,使中國跟美國的科技和軍事差距在縮小,這是自然的。但要想從根本上超過美國,在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時代,絕無可能。因為科技也好,軍事也好,最根本的是要有自由的思想,才會有想像力、創造力。中國現有的教育系統主要還是培養奴才或匠才,不會產生天才。幾天前中國的教育部長袁貴仁還聲嘶力竭地喊說,“不得使用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都什麼年頭了,他還說這種恐龍時代的話,連橫向的外部世界的思想都不许傳播,更不许借鑒,所以,中國的教育是窒息思想和想像力、創造力的。

另外,發展軍力,是為了打贏戰爭。而要想打贏戰爭,科技還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戰爭的正義性。美國領銜的西方世界之所以能打贏一戰、二戰和冷戰,現在也一定會戰勝恐怖主義,就在于他們打的戰爭,是為人類爭取自由的戰爭,是正義的戰爭。中國現在都是一個沒有思想自由的奴隸國家,談何正義?任何一個獨裁國家,最終都無法抵御自由世界的力量。所以,無論中共怎麼發展軍力,除了更多地花費老百姓的錢,給世界帶來潛在危害,沒有任何正向意義。

今天顯見的事實是,沒有民主制度,沒有人的尊嚴和權利的保障,一個國家不可能有真正的經濟強大和民富國強。世界七大工業國家(G7)全部是民主國家。據聯合國公布的《2014年人類發展報告》,排在全球前20名的國家,除了香港和新加坡這種特殊的、只是一個大城市的地方之外,也全部是民主國家。中國排在第91位。

你光是炫耀國家有多少外匯存底沒有用,關鍵是老百姓的人均收入是不是高。連台灣都人均收入二萬美元(是中國的四倍),更不要說美國是四萬七,瑞士、盧森堡、挪威等都超過七萬美元。中國人的人均GDP收入才是美國人的22%,在全球193個聯合國成員國中,2014年還排在第84位,跟哥倫比亞、塞爾維亞、古巴、尼加拉瓜什麼的排在一起,而精神文明方面就跟世界差得更遠更遠了。說這樣的國家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強國,基本還在夢囈狀態。

所以中國的根本問題,不是怎麼取代美國,而是首先想怎麼取代共產黨,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中國只有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自由的國家,才有可能真正成為一個保障人權、受到世界尊敬的國家。

2015年2月5日

——原載“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2015-02-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