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小草:當年柴女士可能引誘遠志明通姦麼?

作者:小草

現在所曝出來的情況是,柴說遠是強暴她,而遠卻不承認是強暴,而是兩情相悅(徐志秋和周愛玲的記錄),所以他說之后還有男女關系(柴的記錄),但徐志秋和周愛玲的記錄卻說之后就沒再發生關系。那麼現在最主要的分歧就是在于是強暴,還是兩情相悅,甚至于是柴引誘遠(徐志秋和周愛玲的記錄)?

如果當年是柴引誘遠,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關系,那麼問題是,柴有什麼必要引誘遠?那時柴比遠有名氣的多,而遠其實只是個無名小卒,在他們那個“民運”圈裡還是個被人所輕視的人。那時柴的身邊不乏在才貌和名氣上都比遠更出色的人物,而且那時遠也不是常出現和陪伴在柴身邊的人物,這從柴后來寫的回憶錄裡可見(我粗粗地看過柴的回憶錄,沒有看到遠有出現在她的書中)。柴出來時是個還沒走出校園的23歲的學生,而遠當時已34歲,是在社會上混過好幾年的人。所以他們的背景是很不一樣的。更重要的是,當時遠是有妻女的人,24年前,在中國的知識分子界裡,背叛配偶的事件是比較稀少的。所以,如果柴要引誘遠,那除非對他相當的了解,認為他是個會背叛老婆和家庭的男人,而這就需要他們曾經有過相當密切的關系,比如是知己好友這類的,但至今沒有任何的跡像說明他們曾經很密切過。引誘遠這樣一位淪落天涯、一無所有的有婦之夫,對于名星一般的柴來說,不僅不能得到什麼,搞不好還會讓她自己的名聲受損。所以,從當時各方面的情形來看,柴是不大可能主動投懷送抱讓遠占有她的肉體。

其次,從柴、徐、周發表出來的記錄看,遠應柴的要求特地從加州飛到柴所在的城市去與柴會談。那是2014年的6月份,而柴在2014年的4月份就已對這起事件下了是強暴的定論,雖然那時沒有指名是遠,但很容易就可以知道是在說遠。如果柴說遠強暴她是不符合事實的,是屬于誣陷的話,遠還有什麼必要聽從柴的要求專門跑去跟她道歉呢?在徐和周的記錄裡,他們一再強調遠屢次很誠懇地向柴道歉。按常理來看,誰會去給一個誣告自己的人誠懇道歉呢?對于誣告,要麼理都不理,要麼就是反駁,要麼干脆告上法庭去,哪會反而去給誣告自己的人屢次道歉呢?道啥歉?道她誣陷你的歉?還誠懇,簡直就是笑話!

所以,從現有的這些資料來看,說柴引誘遠通姦,是找不到合理的解釋和支持的。那麼,遠強暴柴是否說得通呢?據一些當時“民運”圈裡的人說,遠在那圈裡是被認為很不堪和鄙夷的。遠自己說,當年柴是“大家捧的名星”,而他自己“沒有那麼大的名氣”(周的記錄)。既然是大家捧著柴,那麼遠也不例外吧。所以,柴對遠也就可能具有某種吸引力。在這樣的情形下,遠完全就有可能會找借口去單獨接近柴(比如,柴說遠拿色情片來給她看),想以強暴或誘惑或欺騙的方式來征服這位大家眼裡的名星,這對于一些被人所輕視或變態的男人來說,或许是種仇恨,嫉妒,和男性驕傲的表現和發泄吧。

最后,從去年4月份柴公開說被遠強暴這件事,她是在網上公開發表信件的,如果她是在誣告遠的話,她的這些公開的文字都可能成為她將來被反告的證據,這點她是很清楚的,所以,她敢于這麼公開出來指控,其誣蔑的可能性很小,因她沒什麼必要去冒這種被告誣陷罪的風險,否則一旦被遠反告的話,她的后果也會很嚴重的。但是,都大半年過去了,遠至今都還沒對此事出來公開說任何話,而只是在與柴的會談裡,說了些話,且是由別人傳出來。遠這樣的反應是很不正常的,如果他對此就是想沉默以對的話,那麼他從一開始都沒必要去見柴,就隨柴去說,或直接把柴告上法庭去。但他卻跑去見柴,這就讓人覺得他起初是很想私下去哄哄柴,盡可能地把事情應付過去。只是最終沒達成他的希望,以致情形發展到讓他無能面對和處理的狀態。

當外人認為柴和遠各說各話時,柴敢于去做測謊,而遠卻拒絕去做。雖然測謊不一定是100% 准確,但在同樣都不知道自己測謊的結果的情形下,柴就敢去做,而遠卻不願去做,從這點來看,遠顯得很心虛和沒底氣。柴敢于主動把這件事曝給她自己的丈夫,教會,甚至于公開在網上,而遠至今都是處于很被動和盡量想應付過去的樣子。所以,柴更像是站在起訴位置上的強暴案的受害者,而遠的表現倒讓他自己顯得是落在被告的罪犯的位置上。

——更多小草的文章請見其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2214f50102v9w8.html
或作者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45737461

2015-02-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