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凌俐:遠牧師,徐牧師,周牧師,柴玲,誰在撒謊?

作者:凌俐

從去年11月感恩節前柴玲在她的女童之聲網站公布給教會的第一封信,點出遠志明強暴她,到現在第四封信,已經兩個多月了,遠志明先生到現在也沒出來回應一個字。哪個人被指控強姦這麼嚴重的罪名而不出來抗議?只有一個原因,柴玲說的是事實,他沒有辦法了。尤其是他拒絕去做測謊,這不等于給出了答案嗎?

柴玲的公開信裡說,遠志明就這件事有自己的版本,但既然柴玲已經把這件事情公開了,為什麼遠志明卻不把自己的版本拿出來?我想他是不敢讓更多的人看到他那個版本,因為只跟小範圍的二、三個牧師講一下,是可以撒謊的,可是如果公開出來,就會有很多人,很多那個時期了解遠志明的人知道,這裡說的不對,那裡不是那麼回事。

雖然那期間熟悉遠志明的男人裡面,像蘇曉康那種沒正氣的人可能是大多數,知道遠志明幹壞事也護著他,但總還有其他人知道吧,萬潤南先生不是站出來了嗎?很讓人敬佩的。如果不是有這麼一個像男人樣的人站出來,我差點以為中國男人差不多都是遠志明蘇曉康那類的,還有一個好像跟柴玲有刻骨仇恨的加拿大的劉先生,他那些歪理都沒法跟他辯了,剛看到三妹的文章,她也是被那種男人的不講理氣夠嗆。

看了遠志明請去作證的徐志秋牧師的證詞,覺得他並沒有資格,因為他跟遠志明有私人關系,遠志明太太女兒還住過他家,他對母女倆人印像很好。這就有人情世故在裡面。就算他是公正的吧,那下面這句話也有嚴重問題。

徐牧師說:“我認為柴玲單方面公布自己的版本,對于遠志明牧師並不公平”。

但是你們三個牧師,徐、周、還有劉彤,統統不回答柴玲認真寫的你們見面所談內容的備忘錄,而且劉彤牧師回答柴玲指控遠志明強暴一事說,再也不要跟我提這件事。遠志明的神州傳播協會也不管,說那是遠信主以前、參與神州傳播協會之前的事。如果遠志明信主之前、當牧師之前殺過人你們也用這個理由不管嗎?你們連給柴玲一個回音都沒有,壓根不拿柴玲當回事。你們要柴玲怎麼辦?難道不是你們逼迫柴玲公開寫出來的嗎?柴玲做的太正確了!你們這都是些什麼牧師?什麼教會?柴玲還是那麼一個大名人呢!不可想像,如果柴玲是一個無名小卒的話,你們這些號稱基督徒的人,還是牧師們,不得把她欺負到去自殺嗎!耶穌不是要你們愛敵人嗎?我聽遠志明傳教贊美耶穌,即使對那些殺害他的人,他都寬恕,他都去愛。那作為比柴玲早20年追隨耶穌的人,即使柴玲冤枉了你,還沒殺你吧,可別說愛柴玲,你們明明是都在一起欺負柴玲!就你們這種行徑,不知把多少慕道友趕走了。

徐牧師文中還說,遠志明“坦誠披露過自己婚姻中曾經有過的張力,承認自己的過錯,並勇敢悔改,改善婚姻關系,以至有今天這樣美滿的家庭。”

什麼叫“婚姻中曾經有過的張力”啊?在柴玲指控他強暴之前,遠志明“坦誠披露”過自己的婚外情嗎?我只聽他講過發脾氣、砸東西。徐牧師可能聽的多,請指教一下:

遠志明的布道裡,懺悔過他在巴黎對朱姓舞蹈演員的性侵犯嗎?

遠志明的布道裡,懺悔過他跟朋友的太太同居嗎?

遠志明的布道裡,懺悔過他曾跟一個女名人(柴玲)的“婚外性關系”嗎?這裡說婚外性關系,是因為遠志明自己不承認是強暴。

遠志明的布道裡,懺悔過他不帶太太,而想要帶在北京時的女情人逃亡嗎?這是最近在柴玲指控他強姦之后他才說的。

這是已經公布出來的。誰都知道,有一個被公布出來的,起碼有幾倍沒有被公開的。

遠志明跟周牧師說,他做過比強姦更壞的事,是什麼呢?三妹文章問,什麼比強姦更壞?是殺人放火?我看只有把情婦殺了才比強姦更嚴重吧。

徐牧師引用的這句聖經的話,“因為掩盖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他應該把這話去告訴給遠志明。

那個周愛玲牧師感覺比徐牧師更差勁。她連這幾個人的名字都不提,而是用拼音字頭,什麼YZM,CL。連最基本的尊重人都不懂。上帝是這麼教她的嗎?柴玲找這個女人去給她見證,是柴玲自己的錯。聽朋友說,周愛玲牧師是劉彤牧師按立的,要是這樣的話,她怎麼可能得罪每個月都跟遠志明一起吃飯的劉彤呢?

看到周愛玲這句話,“但我們提醒YZM:‘依照CL的個性,若不照著她說的去做,她不會擅罷甘休的!等到她在網上亂寫,你的名聲,神的名及教會都會大大受損的!” 我差不多要跟柴玲一樣生氣了。這個打著牧師旗號的人,只想遠志明的名聲,教會的名譽,就是不替受害人想一點點。

她憑什麼說柴玲亂寫呢?遠志明的版本怎麼就不是亂寫呢?柴玲第四封信對這點的回答很清楚,大家看看有沒有道理。柴玲說:“說這些話是對我個人的人格攻擊!也相當誤導人。請問,說我會在網上亂寫,我的動機是什麼?只因別人‘不照我的意思做’,我就公開地到網上‘亂寫’?不要忘記,我有丈夫、有孩子、有家人、有教會、有同工,有員工。如果我單單為了讓別人照我的話去做就亂寫,我難道不怕傷害我的家人嗎?我丈夫、我家人、我教會的長老和同工,他們會允许我亂寫嗎?此外,在美國這個法治的國家,亂發表言論攻擊別人是要擔當法律責任的,難道我不怕被人控告毀謗嗎?我會這麼無知嗎?”

周愛玲牧師說“柴玲亂寫”這句話是帶有多麼大偏見的指控?這哪裡像個應該做公正見證牧師在說話?簡直是個沒文化的街道委員會女主任。這一句話就證明了她從一開始就沒有公義心,根本就不是一個公正的見證人。

周愛玲還說柴玲拿不出證據說遠志明在普林斯頓期間跟朋友的妻子同居。這件事不是遠志明本人當著他們幾個人的面都承認了嗎?周還要柴玲拿出證據,這個人是不是有點智商問題呀?

柴玲認為被強暴,要遠志明道歉,遠不承認強姦,不為強姦道歉,還說沒罪的替有罪的承擔,這不僅不是道歉,而是倒打一耙!可是那個周愛玲還硬逼著他倆擁抱,這麼強人所難的戲也要讓柴玲做,簡直是可恨。柴玲就是太軟弱了。她到了去年六月還那麼軟弱,可想而知二十多年前當然不會對遠志明狠下心來去告警察。

很多人指責柴玲為什麼二十多年前不報案,這樣指責柴玲的人你們去網上查一查資料,熟人之間的強暴高達80%!而且,在全部的強暴案中,90%選擇不報案!就看柴玲這次迫不得已公開這事,受到多大的攻擊,我們就可以明白,為什麼那些受害者不報案。柴玲都能受這麼大的攻擊,無名小女人們,不被她的丈夫、男友給吞了,也得被周圍熟人的唾沫給淹死。

但是,我也得說,柴玲找周愛玲這種人見證,是她自己眼瞎。還有那個什麼雲牧師,他的品行、操守受到很多人非議,也有不少人說他是騙子。既然有這種說法,那至少要了解一下,找個沒有爭議的牧師去見證吧。所以,在他們四個人會面見證這件事上越描越糊塗,柴玲自己也有責任。現在遠志明不出來說話,這裡有幾個矛盾,到底誰在說謊?

徐、周的見證都符合柴玲自己的說法,只有一次性行為,是在柴玲住處。

但柴玲說,遠志明那天的版本是,柴玲去了遠志明的住處,事情是發生在遠志明住所;而且遠志明版本說,他們后來還繼續有男女關系(也就是性關系),以表示他第一次不是強姦。正因為遠志明是那樣一個版本,讓柴玲很憤怒,所以她的公開信強調,她根本連車都沒有,也不會開車,也不知道遠志明住哪裡,怎麼可能去遠志明家。問題是,遠志明那天到底怎麼說的?他的版本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偏向遠志明的徐牧師、周牧師也證明,遠志明說,是發生在柴玲住處,柴玲穿睡衣開門,有意勾引遠志明。

難道遠志明版本的故事是柴玲編出來的嗎?如果是她編的,為什麼要編?而且她為什麼還很憤怒、很憤怒地跟那個版本辯論?而且,柴玲如果撒謊,她怎麼敢把自己編的遠志明版本給三位牧師,包括遠志明本人,寄過去?她要撒謊,怎麼聽到丈夫說可以測謊,很高興有這種東西,而且馬上去測,通過了,她沒撒謊。

遠志明都不敢去。這說明不僅是遠志明有可能撒謊的問題,徐和周都可能有撒謊。所以他們三個人都需要去測謊。

遠志明先生如果認為他不需要向教會、向大眾有個交代,那我就不明白了,他以后怎麼再去布道呢?牧師其實和政治家一樣,是必須面對大眾的,你不僅有教會這個組織,有信徒需要相信你,還要用自己的樣板讓慕道友變成基督徒。柴玲不是就因為遠志明的不管是強姦還是通姦就19年沒有信教嗎。現在被指控強姦這麼嚴重的問題都不回答一個字,怎麼再去傳教呢?遠志明這樣的不面對,是對神的大不敬吧?

還有,那個寫過《河殤》贊美西方海洋文明的蘇曉康,原來以為他會文明一些,可看他在巴黎得知遠志明被控強暴朱姓女舞蹈演員時,開記者會都只是護著遠志明,一丁一點都不替受害人著想,哪有什麼文明概念。那是二十多年前,也算可以原諒。但那麼多年過去后還跟柴玲暴跳如雷、摔電話,原來跟遠志明一個樣。

柴玲第四封信說,蘇曉康很生氣,說公眾也在猜強姦犯是不是他。我看也是,明知道巴黎的事情,當年就一點都不幫那個受害的朱女士,甚至嘲諷人家老,今天就怒斥柴玲,摔人電話,還要到遠志明那兒去告狀。這都什麼人呵?至少是精神強姦犯吧。跟一個不是他老婆而是外人的女人摔電話,還是柴玲這麼大名鼎鼎的人,要柴玲是個無名小卒的小女人,他還不把人家吞了。還宣言什麼藍色海洋文明呢,我看他的做法像個沒文化的中國城黑社會的人。

柴玲第四封公開信結尾有一段蘇曉康看過該信的補充,跟柴玲2014年7月13日的備忘錄有差距。

柴玲的記錄是:

蘇曉康說:當時(1989年)我跟遠志明來到巴黎不久,我們都暫時住在難民營裡。有一位婦女,她好像不是跟民運有關,也住在難民營裡。她看我們是單身,很願意幫助照顧我們。我跟遠志明買了兩條牛仔褲,有些長,遠志明拿去找這位女士來幫我們裁短一點。我當時在外面跑有事。回到巴黎后聽萬潤南說這位婦女告遠志明強姦了她。老萬說,我跟遠志明很熟,我們是在一起搞連續劇的,說要我來處理。我就去了,好像是個記者招待會式的,一大堆記者都在那裡等著我,都想問這個事情。我說,“這個女人比遠志明大一把年紀,遠志明怎麼會對她感興趣哪?大家就“哄”地都笑了。然后就都散了,再什麼也沒發生,就這麼,就這麼處理了。”

柴玲第四封信的結尾處:

柴玲追記:上述這第四封信發給蘇曉康之后,2015年1月31日, 收到蘇曉康的電郵。蘇曉康在電郵中說(部分節選):“當時我對記者們陳述的兩點意見:第一、某某說遠志明性侵她,只是單方面指控,遠本人目前外出,不在巴黎,我們無從核實;但如果警察局現在就出面偵查處理這件事,進入刑事調查,我們民陣立刻就會表態。第二、某某女士和遠志明,兩人都不是未成年人,而且那位女士比遠年紀還大幾歲,所以強姦的事實不容易認定。這時候,那些記者才‘哄’的笑起來。”

我讀這段話,感覺不對頭。如果蘇曉康真是像他上面所說那樣回答記者的話,記者們有“哄笑”的可能嗎?有那種心情嗎?在面對有人被指控強暴的時候,一個代表組織出面的人認真回答的話,誰可能哄笑?柴玲記錄的那個版本的說法,還有點哄笑的可能。

所以我認為蘇曉康現在這些話不是撒謊,也是狡辯。說遠志明當時不在巴黎,不能核實,他永遠都沒回巴黎嗎?萬潤南先生不是說他們都是住在同一個難民營的嗎。遠志明以后永遠都沒回難民營嗎?回來后蘇曉康核實了嗎?處理了嗎?如果當時處理了,后來可能就不會有柴玲的事。

誰都知道,男人跟女人發生性關系,除了生理欲望,還有戰勝欲。對方要是名女人,他就更想占有她,哪怕她是醜八怪。更何況,柴玲一點都不醜,二十多年前更是挺可人的小女人樣,否則天安門廣場上幾十萬上百萬的最看重相貌的中國男人們就憑她長相不佳,也不會拜倒在她腳下,讓她當總指揮。

我看那些中國男人在罵柴玲,就替柴玲慶幸,幸虧她嫁了個西方男人。不然她不僅可能再次不幸,我們也不可能知道遠志明的惡行,因為她的中國丈夫打死也不會讓她說出去。剛看到三妹的文章,說她的女友嫁法國男人的幸福。這種例子多了,周圍嫁美國男人的女人,大多數比嫁中國男人的幸福。

所以中國男人們,你們先好好反省自己吧!還有,那些跟著野蠻的中國男人罵柴玲的愚蠢的中國女人們,你們也许只配被遠志明這種男人踐踏!

2015年2月3日

2015-02-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