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柴玲寫給教會關于遠志明的第四封信

作者:柴玲

親愛的主內兄弟姐妹,長老,牧師們,

主內平安!

我在這裡給您們第四封公開信,在耶穌中深深地謝謝您們夜以繼日要求神顯露真相的禱告。神已經在動工,他正在繼續顯露真相:

幾個小時前,我收到從法國萬潤南先生寄來的證詞。1989年事件之后,萬潤南先生是當時的民主聯合陣線籌備組的秘書負責人。這是他的親自見證:

柴玲:1989年七、八月間,许多流亡者暫時聚居在巴黎南郊一個叫瑪西(Massy)的難民營。期間,有一位從上海來的舞蹈演員朱XX,曾經指控遠志明對其性侵犯。當時我忙于民陣的籌備工作,就委托蘇曉康去調查、了解、處理這件事情。蘇曉康把這件事情大而化之、不了了之了。朱因此很失望,不再和大家來往了。記得有一家香港刊物曾經披露過這件事情,但沒有點名。

萬潤南
2015年1月27日

為了保護這位女士的隱私(在美國對性強暴的受害者的隱私是有法律要保護的,只有受害者本人可以決定公布全部時間。)我不把全名披露發表。

我立刻給蘇曉康打電話,看他是否願意一起公布他知道的在萬潤南先生把指控交給他處理后發生的情況。蘇曉康說,他現在還不願意。那我只好把我如何從蘇曉康那裡聽到他說的情況介紹給您們,好讓大家有個全面的了解。這個過程,是從2012年12月到今天2015年1月28日:

2012年12月,當我開始對被遠志明性強暴的事被神醫治時,我從統計中看到強姦犯如不被制止,會是慣犯。我那時也被錯誤的經文引導以為遠志明是長老,需要兩到三個證人一起來才可以舉證的(其實不是適合這個情況的經文,遠志明雖然被尊稱是名牧,但他不是被教會選出的管理教會的長老
http://www.blueletterbible.org/lang/lexicon/lexicon.cfm?Strongs=G4245&t=KJV)。

所以我就在禱告的帶領下找到遠志明的好朋友,蘇曉康。我想,曉康當時跟遠志明住在一起,他們很熟,可能會提供一下情況。所以我就給他通了電話。沒想到,在電話中,當我訊問他是否知道還有別的人指控遠志明強姦時,蘇曉康立刻對我翻臉了,他聲音頓時提得很高,說,“你問這個干嗎?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干嘛要攻擊人家遠志明牧師?”看他這樣的態度,我只好說,“我知道有位姐妹是被遠志明強暴過的,需要知道是否還有別的婦女有同樣的指控。”蘇曉康立即暴跳如雷,說再也不要給我打電話提這件事。我很吃驚,問他,“很奇怪,為什麼你要這樣對待我?”曉康很生氣地跟我摔斷了電話。我沒搞清楚,又鼓起勇氣打回去,曉康說,再也不要給我打電話提這件事,並威脅我說他要立即告訴遠志明我在調查這件事。我說,可以,你去告訴遠志明,沒問題。蘇曉康說,我會讓遠志明直接給你打電話。我說,沒問題。(但是遠志明始終沒有給我回電話。)

我被蘇曉康這樣粗魯地對待,讓我沒有準備的心裡震驚地碰碰直跳。我趕緊在耶穌面前饒恕蘇曉康,並要神祝福他,才慢慢定下神來。只好就這樣慢慢忍耐,等候神。

這個忍耐等候的過程是很痛苦困擾的。尤其是在2013年2月再次受到劉彤牧師對我對遠志明要求調查的拒絕粗魯的對待之后,在一路回程的飛機上我是哭著回來的。

2013年3月周愛玲牧師決定自己去問一下遠志明。我當時在一個島上跟孩子們度春假。她說遠志明立即給她回電話。當我問到遠是怎麼回答的,周愛玲牧師說,遠的話是:“我們之間的事是發生過。”只是遠不同意是強姦的說法,還說是柴玲到遠的住所找他的...我當時感覺到渾身都在發抖,不知是當時還是后來跟周愛玲牧師說:“我根本都不知道他住在哪裡,我又不會開車,我開車是在1991年學會的。這事發生在1990年8月底,9月初,我怎麼可能去他住所找他?”我一方面生氣遠志明撒謊,另一方面我似乎感到我的牧師都被騙得不相信我了。在雨中,我跳上一個劃船板,沒有方向地拼命劃,心裡很亂。迫切問耶穌:“為什麼這樣?為什麼?主耶穌你在哪裡?您為什麼不幫助我?”冥冥之中我聽到一句經文:“我是真理,道路,生命。”而且這個經文在不斷的重復。我心想,“主耶穌,我知道您是救恩的真理,我也信您為主了,但是這段經文跟我現在的情況有什麼關系哪?”幾天后,冥冥中,我明白了,似乎是主耶穌在說,“我不光是永生的真理,我也是一切的真理。我知道一切的真相。我知道這件事的真相。”當我想到主知道一切真相,得了很大安慰。即使人不相信我,只要上帝知道真相,那就足夠了。

我好感動!謝謝主耶穌。有位幫助受害者30多年的律師說,“很多受害者其實並不是要什麼補償,尤其不是要什麼經濟上的補償,她們被傷害后,就是希望有人可以聽聽她們的訴說,並且希望人們能夠相信她們。”主耶穌的話語給了我二十幾年來沒得到的安慰。

但我又犯愁,“耶穌啊,您的真相怎麼可以過到世界上來哪?”

三月份我們回去,我的先生和我跟周愛玲牧師夫婦見面中,當我們被這個“他說,她說”的障礙擋住時,我先生突然說,“可以測謊啊!”。我當時靈裡一震,立刻覺得這是從天上來的方式。似乎是耶穌是要通過我的先生來給策略的。但是后來,我又被種種“耐心等候神,神會比你自己做得更好...”和所謂的不同的屬靈權柄的的話語給攔阻。

2013年成了個很困難很困惑的一年。遠志明的抵賴,撒謊,劉彤牧師對我的反應,其他牧者不同程度上的不理不睬,還有因女童之聲事工方面來的攻擊,讓我實在痛苦,甚至幾乎失去對神的信仰。不時苦到經常有再要自殺的念頭等——那個苦是很可怕的,也许您們是沒有經歷過的。我因遠志明犯罪、不認罪、成為名牧,始終不能信主。雖然我的生活事業被外人看到很幸福成gong,但是內心中沒有盼望,我被帶到了死亡的邊緣,每天開車去上班不知道晚上能否願意再開回到家裡。有時看到一棵樹也會有要撞上去的念頭。過一天不知道第二天的盼望,不知道未來會怎樣。

但找了這麼多年的希望,終于看到一個真誠的基督徒的見證,在2009年12月信主,才找到耶穌這裡來。但是后來遇到的幾位代表耶穌教會的牧者們沒有使用公義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我那時經歷的絕望是更可怕的。沒有上帝的人可以在上帝那裡找到希望,但是當找到上帝的人在被迫放棄上帝的時候,那個絕望是沒有就絕對在沒有希望了。那時讓我懷疑神究竟是否是真的,他的話語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話那為什麼周圍看不到完全體貼他行公義,施憐憫的心,跟他謙卑同行的的人等。但是,如果我不信耶穌,我們又能跟隨什麼那?(真是進入了那些耶穌使徒們的困境----youalonehavethemessageofsalvation)我以前的苦苦求索尋找讓我知道其它的都不是真理。

神讓我看到約伯在逆境中對神的順服,看到耶利米書17的話,5耶和華這樣說:“倚靠世人,恃憑肉體為自己的力量,心裡偏離耶和華的,這人該受咒詛...7但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他所信賴的,這人是有福的。”神讓我打破對名牧、對資深牧者,對一切人和人帶領的不完美的教會的依靠。只相信神,依靠神!相信神會恢復一切的公義。那是2013十月。這樣,神一點點地把我從死亡的邊緣帶回來,神才一步一步的做起死回生的轉變和修復。

在看不到未來的迷茫中,神給了我話語:11因我自己知道我為你們所定的計劃,是使你們得平安,而不是遭受災禍的計劃;要賜給你們美好的前程和盼望。’這是耶和華的宣告。(耶利米書29:11)

在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主耶穌說,“33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一切都必加給你們。”(馬太福音6:33)

憑著神的這兩句話,我又回到事工和教會中,繼續推動神國的工作。一個月后,神在2013年11月把一胎化政策變成有條件的二胎化政策。一百萬的家庭申請了二胎准生證,最近,60到70萬二胎孩子出生,等于說短短一年時間,一個像波士頓城一樣多的人口出生。感謝愛中國的上帝和耶穌!(插一句題外話:中國正處于一個關鍵時刻,更換出生率低到1.4到1.5,重生率低過1.3的國家是沒法回來的,中國人需要立即按神的教導,生養眾多,要不然人口的老化會把整個社會推向一去不返的衰落)

2014年4月15日我受聖靈感動要再繼續說饒恕的力量,我的公開信在網上發布。

2014年5月左右,張伯笠牧師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柴玲啊,你的(2014年4月18日的)公開信裡提到在普林斯頓被強暴后,外面砸鍋了。他們都在外面說,這個強姦的牧師不是我就是遠志明...”

我立即說:“對不起,我沒想到公眾會注意到這句話,我只想說明饒恕的力量,我沒想到會連累你。不是你。你有沒有傷害別人我不知道。但是你的確沒有傷害我!”

張伯笠牧師說:“我知道。昨天(蘇)曉康給我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說他相信你,柴玲。因為巴黎也有一位婦女指控遠志明性強暴她,是曉康負責處理的...”

那個時刻,我幾乎從地板上跳了起來。我心裡好感謝耶穌,感謝神!也看到神似乎在教導我,盡管我在不同的牧師姐妹的教導中耐心等候神,原來神是要我以公開事情的方式才會有祝福有突破,就像2013年波士頓的馬拉松爆炸案,全城都被封閉起來,還是找不到施暴者。警方決定把嫌疑犯公布到電視上,半個小時之內,就在公眾的幫助下(其中一名嫌犯)就被捉拿歸案了!我信中的一句話,在公眾的幫助下,就解決了一個一年半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神的行動是如此神速。

在興奮中,我繼續問神,該怎麼回答外界的詢問。感到要通過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來解決這個事情。2014年6月1日,我忍著痛苦再回到當時被強暴的場景中,給遠志明發出了要求按馬太福音進行的第一份電郵。(內容在我的第一封信中)在2014年6月14日,我發了個我們見面的在三個方面有交流的前提:

•如果你現在還有性侵犯的事情,你不但要立即停止,而且要面對受害者立即認罪悔改。

•對于你在普林斯頓,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你成為了她們信基督的障礙。請立即道歉請求她們的饒恕,為基督正名。

•我希望你對我的性侵犯和后來的兩次欺騙行為(第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對我說的謊話和威脅;第二次是2013年3月對愛玲牧師說的謊話)書面道歉。”

遠志明在2014年6月18日的回音是:“......我願意為我有意無意、意識到還是沒有意識到、帶給你的一切傷害,徹底在神面前認罪,在你面前道歉......”當時雲牧師跟遠志明通話后也說,“沒有事了,女兒,去和解吧,遠志明牧師在我面前都承認了。他準備要徹底認罪的。要靠著主彼此和解...”雖然我在靈裡感覺到很受壓抑,但是也試圖相信神是可以改變任何人,如果這個人願意改變的話。我就在重感冒,不斷咳嗦中去會面了。

沒想到,遠志明對我的強暴,他非但沒有道歉,反而又編出了一套新的謊言。我很震驚,也深感再被羞辱。心裡也在說,雲牧師,你被遠志明騙了,你的話把我給害苦了。我也被遠志明的電郵給騙了。

(2015年1月27日雲牧師在電郵中澄清說,“...至于遠牧師我們在電話中(他都承認了),這句話是指他準備要向對不起您的地方徹底認罪的。(我在電話中也從來沒有去問遠牧師當時是怎麼強姦你的。)但在電話中遠牧師的態度和語氣向雲牧師表示出,他會去親自見您交通,並要向對不起您的地方徹底認罪的。在這裡雲牧師要向您說對不起。是雲牧師向您的表達不夠清楚,請您原諒。”柴玲謝謝雲牧師,知錯就改。雲牧師並說,他沒有說過我如何要到網上亂寫的話。借這個機會澄清一下)

關于第二個方面,“對于你在普林斯頓,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我當時直接問遠志明,是否還有其她的像我一樣的受害者,他邊搖頭邊說,“沒有,沒有。”

我當時要打電話問蘇曉康,但是我當時的電話沒電了。遠志明一個勁地搖頭,說“不用打,不用打。”兩位證人牧師也沒有堅持,當時的電話就沒打成。

在會談后的第六天(2014年6月30日),經過禱告,為了繼續查明真相,我鼓起勇氣再度給蘇曉康打了電話。為什麼需要鼓起勇氣哪,是這樣的:

但是當我把蘇曉康的電話給我當時的牧師她沒調查時,我不得不自己再跟曉康通話。不知道這次他會怎樣對待我,我迫切禱告要神保護我后,才通話。

這次蘇曉康先生總算沒有跟我吼,沒有摔電話。他還是不情願幫助我的樣子,並很生氣,說公眾也在猜強姦犯是不是他。我立刻道歉,說:“真對不起。我沒想到人們會猜忌你。我絕對沒有要傷害您的意思。”曉康停了一下說:“這麼快就道歉。”我說,“是。做基督徒的,知道錯了就得立即道歉改正。至少我是這麼做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對公眾需要有交代,為了不再使更多人背黑鍋。我一日不能公開強姦犯的姓名,一日就對不起那些無辜被猜忌受委屈的人。

蘇曉康電話交談的結果,簡單的寫在2014年7月13日的備忘錄中。更詳細的記憶寫在下面。蘇曉康說:

“當時(1989年)我跟遠志明來到巴黎不久,我們都暫時住在難民營裡。有一位婦女,她好像不是跟民運有關,也住在難民營裡。她看我們是單身,很願意幫助照顧我們。我跟遠志明買了兩條牛仔褲,有些長,遠志明拿去找這位女士來幫我們裁短一點。我當時在外面跑有事。回到巴黎后聽萬潤南說這位婦女告遠志明強姦了她。老萬說,我跟遠志明很熟,我們是在一起搞連續劇的,說要我來處理。我就去了,好像是個記者招待會式的,一大堆記者都在那裡等著我,都想問這個事情。我說,“這個女人比遠志明大一把年紀,遠志明怎麼會對她感興趣哪?大家就“哄”地都笑了。然后就都散了,再什麼也沒發生,就這麼,就這麼處理了。”

當我跟萬潤南先生說起曉康的話時,萬潤南先生說,“哦,不,那位女士是個舞蹈演員,是很可以的,看上是個很有經歷的女人。當時這個事被捅到媒體上,很多人都知道了。”

另外有位法國的老基督徒先生說,“聽說這位朱女士的生活並不幸福。她的丈夫從中國來了,后來又離婚了。聽說她有三個孩子,因為沒能力撫養,她不得不把兩個孩子送出去給法國人寄養。我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我聽了心裡好難過。任何一位受過性強暴和沒得公義的人都會在婚姻家庭中繼續每天付著沉重的代價。這是個無形的沉重的枷鎖。啊,可憐的姐妹。無論你在哪,我們迫切為你禱告。願愛我們的耶穌找到你,撫恤你的傷口,醫治你和孩子們,直到你找到真正永生的幸福和平安!

萬潤南先生說寫證明的原因是,“支持正義的,支持受欺負的,支持弱者,做一個人來說,是最起碼的。”

作為一個受害者,在過去的三年中試圖從教會那裡得到公義,卻經歷了這麼多的不公義和誹謗,現在聽到不是基督徒的萬潤南先生這樣公義的話,讓我心裡充滿深深的感激和尊敬,也充滿感慨。萬潤南先生是第一位為弱者出來做見證的。我們要紀念他的正義和勇敢。願天父深深的祝福他和家人,按神的许诺讓“6愛慕公義如飢如渴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請千千萬萬位為我們這事禱告的兄弟姐妹們在神前為萬先生的身體健康,永生平安代禱祝福!

我跟先生禱告后決定把萬先生的證詞盡快發出來。我們希望達到以下的四個目的:

•制止遠或其他的強姦犯再傷害人:從我們最近知道的信息,強姦犯不被制止,會有90%的可能重犯,我們不願意因為任何再耽誤,來導致另一位無辜者受侵害。

•掀起營救幫助受害者的運動:我們也希望您們從我的分享中知道,受害者是怎樣每天都生活在死亡邊緣的,不管是信主的還是沒信主的。每一分種的耽誤使她們看不到希望,會使她們因為實在沒有希望走不動了而尋短見的。中國每天有500個婦女因為這樣類似的傷害而自殺。最近北京的牧師來信說,兩位高中女學生被強暴后又被攻擊,她們絕望自殺了。兄弟姐妹們,睜開眼晴吧,這樣的悲劇是在天天繼續發生的。鼓勵受害者公布傷痛,一句溫柔公義的話語,會起到生與死的區別。

•Be a hero!做個像萬潤南先生一樣拯救生命的英雄!如果您們有見證,不要擔心是否證據不足,是否能有任何幫助,等等,神要使用您的資料和見證來救更多的受害者。請您們繼續跟我們舉報:info@allgirlsallowed.org;

•Be a church! 做個按神的教導做事,讓世人尊敬並刮目相看的教會。像耶和華對自己做牧者的要求一樣,來完成耶穌給我們的工作:“15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親自使牠們躺臥。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16迷失的,我必尋找;被趕散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包扎;患病的,我必養壯...我也必按著公正牧養牠們。”(以西結書34:16)“受傷的,你們沒有包紮”這句話對我特別有感動。教會裡可能有74%的姐妹受過性強暴,86%的有過墮胎,30%—90%的有過或還有家暴,等等,牧者教會兄弟姐妹們的責任是什麼那?神對牧者的要求是什麼哪?

最后,我要說明,至今為止,我們還沒有收到任何從遠志明,或者神州董事和遠的按牧團的正式回應。

最近聽到有人說劉彤牧師在教會小組長會上說,遠志明在我去見劉彤牧師時曾來過波士頓見我,這是沒有的;我在2012年給劉彤牧師寫了一封12頁的信要求他調查這事,劉彤牧師在2013年2月我去他的教會分享事工時嚴辭拒絕調查;說我要遠志明去國會道歉,這是無稽之談,怎麼可能;還說我曾給遠志明和太太禮物,這也是絕對沒有的。我記得在1991年秋,我在普林斯頓訪問另外一對夫婦時,他們非要我跟他們一起去看望遠志明剛從中國來的太太。我說我不要去。他們就非說,“為什麼不去?“並用眼睛直盯著我。我不願意說出被遠志明強暴的原因,只好跟他們一起去了。他們可能是給遠志明夫婦禮物了,(什麼禮物我不知道)他們也有可能為了客氣把我的名字加上,但是我是絕對沒有送任何禮物的。相反,在2014年6月24日跟遠志明見面時,遠志明在臨走時留下了他和太太送的護膚霜給我。兩位牧師證人都看到。如果用劉彤牧師送禮物就斷定是有罪的話,那劉彤牧師這次該斷定誰是理虧有罪的哪?

現在既然知道耶穌的真理真相,那耶穌的道路方式是什麼哪?經文裡指示的很清楚:約翰一書3:9“9凡是從神生的,就不(繼續)犯罪,因為神的生命在他裡面;他也不能(繼續)犯罪,因為他是從神生的。”

提摩太前書5:20:“20常常犯罪的,你要當眾責備他們,使其餘的人也有所懼怕。”

我們敢于跟隨耶穌說的,做耶穌要我們做的嗎?

發稿于2015年1月30日

柴玲追記:

上述這第四封信發給蘇曉康之後,2015年1月31日, 收到蘇曉康的電郵。部分節選如下:

當時我對記者們陳述的兩點意見:

第一、某某說遠志明性侵她,只是單方面指控,遠本人目前外出,不在巴黎,我們無從核實;但如果警察局現在就出面偵查處理這件事,進入刑事調查,我們民陣立刻就會表態。

第二、某某女士和遠志明,兩人都不是未成年人,而且那位女士比遠年紀還大幾歲,所以強姦的事實不容易認定。

這時候,那些記者才“哄”的笑起來。

2015-01-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