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解牛:非基督徒對遠志明與柴玲之間“強暴糾紛”的看法!

作者:解牛

柴玲遠志明的糾紛公諸大眾以來,看了很多評論,感覺沒幾篇中肯的。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數華人思維能力的欠缺。

我的一個小群裡,有“右派”朋友首先質疑這是中國政府打壓基督教的最新舉措,進而質疑柴玲被中國政府收買充當打手了。這陰謀論的水准,跟神經兮兮的左派沒相差多少。

另有熱忱的基督教徒,竭力質疑柴玲撒謊,罵柴墮胎四次道德敗壞,吵到最后就成了:柴玲這種墮落的女人,被強姦也不能怪別人。乖乖,這不就是李天一律師的邏輯嗎?把李天一的受害人說成是妓女,然后辯護說強姦妓女算不得什麼。

我為什麼稱這事件是柴玲遠志明“糾紛”,而不是柴玲遠志明“案件”呢?因為這不是司法案件了。事件過了司法追溯期了,柴玲沒有去警察局報案,沒有打算將遠志明繩之以法。所以,用司法的標準來評判這件事沒有意義。

柴玲所訴求的,從好的方面講:1)為教會清理門戶,揭穿偽善的牧師;2)警醒其他女性,小心遠這匹“披著牧羊袍”的狼。從壞的說去,就是是要遠身敗名裂。不管怎麼說,只要柴玲的故事沒有太多添油加醋,她的訴求都有正當性。不管任何人怎麼揣度她的動機,只要她沒誣控,動機是另一碼事。

這種事情,當時沒有第三人在場。沒有第三人在場的事情,是否一定都會變成“她說…他說…”的羅生門?恐怕未必。柴想了一個辦法,她做了測謊試驗,用測謊試驗來證明她的故事的真實性。測謊試驗沒有百分百準確,但也有相當可靠度,否則不會成為司法取證的手段。而遠志明就不敢接受測謊試驗。這遠的可信度就差了一大截。

即使沒有測謊,以我聽故事的人來判斷,我也傾向柴的可信度。首先,柴的故事本身,細節具體,不是一個粗糙的故事,也沒有破綻百出自相矛盾之處;更重要的是,柴的故事,符合人性,而遠的故事,不符合人性。

為什麼這麼說呢?柴和遠都承認發生了性關系。依照遠的說法,當時是兩情相悅;既然是兩情相悅,一夜情,那麼之后即使恩斷義絕,也沒有仇恨的必要。仇恨總要有個因子,是柴要求小三上位不成?是柴向遠借錢被拒? …… 遠的故事沒有解釋柴對他的仇恨來源,不符合人性的規律,所以遠的故事可信度很低。

而依照柴的故事,一切都是順理成章。因為柴是被強姦,所以柴仇恨遠。因為遠作為牧師,在此事上依舊撒謊不道歉,所以柴一定要捅出來。因為3%的男人干了90%的強姦案,因為每個強姦犯往往都犯了不止一次強姦案,因為這個強姦犯至今隱瞞罪行,所以受害人要公諸于眾才能有效杜絕其再犯。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才說?因為她現在是基督徒了,信仰給了她這勇氣。

有人說,柴這麼干不是影響自己聲譽、影響夫妻感情?呵呵,這只是文明程度相當欠缺的一些中國人的想法。在這件事上,柴是受害人,不是加害人。人家老公十分支持她的義舉。寫到這裡,想想柴玲離婚嫁個美國人真對了,否則一定被華人老公給氣死。反正,經由這事,我對柴刮目相看。雖然我不信教,但我鄙視虛虛偽偽的教徒,鄙視馬馬虎虎的信仰。看起來柴玲是信得比較認真執著的,可能受她老公的影響。

如果遠牧師要人相信他的故事,如今很難。因為他沒辦法解釋柴玲對他的仇恨。說柴玲是敲詐勒索?呵呵,柴老板如今比遠牧師富有得多。柴是出名狂?當年的“民主女神”早就名揚天下了。再剩下的解釋,只好說柴是“神經病”了。這個實在不好隨便說,如果柴老板轉身再抖出一張精神鑒定正常的報告來,怎麼辦?

遠牧師當然可以繼續現在的不理不應的策略。問題是遠干啥的不好,要干牧師呢?沒有人格的號召力,誰聽牧師的講道?你可以不理不應,但人家對你就不信。有基督徒說這是過去的過犯,如今舊事已過,悔改重生了。可是,遠牧師當基督徒20多年了,為什麼以前不為這事悔改呢?20多年裡他聲情並茂勸人悔改是怎麼回事?自己不悔改還勸人悔改?

遠牧師現在出來沉重悔改?恐怕晚了。現在公開悔改,即使虔誠真心,別人怎麼相信? “遠被逼沒法子了,才不得不厚著臉皮悔改過關,反正又不用服刑”。假如現在還在司法追溯期內,這事反而好辦一點。遠主動到警局自首,受一兩年的刑期,顯示真心悔改。以后以自己的沉痛教訓做反面教材,繼續傳福音,還勉強可能。麻煩呀麻煩,現在監獄不收他了。

所以,遠這個牧師,這輩子恐怕都被廢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就此也勸勸基督徒朋友,維護遠要講道理。上帝不缺人才,他要興起誰就興起誰,不要以為沒了遠, 福音就傳不了了。如果現在柴和遠都講道,有朋友非要拉我去的話,我寧可聽柴玲的。

许多人談論此事都沒有從受害者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也根本不理解受害者的心理。他們不知道受害者很多情況下對迫害者都不是仇恨的問題,而是被恐懼壓倒了一切。许多拿女方是否貞潔來作話題,諸不知強暴根本不僅僅是甚至主要不是一個淫亂罪,而是仇恨和凶殺罪。女方貞潔與否,從法律上看是一個不相關的法庭不討論的問題,而在仇恨和凶殺罪的層面上說,也是一個不相關的變量。男人不是由于性欲去強姦,而是由于惡意去強姦。

中國人的文化基因裡正義感並不特別強。中國人不習慣去理解受害者的心理,也不覺得有這種必要,也不懂什麼是精神創傷。中國人卻往往無意中傾向于把自己代入害人者的位置,然后再以道德高標(在教會裡則是屬靈)面目行和稀泥之實,甚至是為害人者開脫之實。這套東西在洋人那裡不大吃得開,但在中國人圈子裡,特別吃得開。可以稱為“以屬靈面目出現的犬儒主義”。

January 24, 2015

2015-01-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