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悼念另類台灣人鄭正煜社長

曹長青

明天(1月25日)台灣南社將在高雄舉行前社長鄭正煜先生的追思會。鄭先生在和肝癌搏鬥了十多年之后,于去年國際人權日(12月10日)那天去世。在他去世之前二個月,藉到台灣參加《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五十週年紀念之際,我和妻子跟政論家金恆煒夫婦,以及綠色逗陣的王美秀(應為王字旁加秀字。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抱歉)理事長等,一起去看望了鄭社長。他當時在家裡,已無法站立,躺在沙發上,說話很艱難,但仍對台灣的前途、中國的民主等,熱切地發表了看法。那場面還歷歷在目,令人既感傷,更感慨。

我跟鄭社長交往並不多,但他是我敬佩的那種“另類台灣人”。所謂“另類”,就是不像很多人那麼“鄉愿”。鄉愿,就是昧于是非、討好他人、沒有立場;《論語》斥鄉愿為“德之賊也”。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道德勇氣、隨波逐流、西瓜偎大邊。人類無數的困境和災難,都是多數人鄉愿的惡果。正如愛恩斯坦所說,“沉默的好人就是邪惡的同謀”。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敢出聲,或懶得出聲,是華人社會的邪氣總有很大氣場的重要原因。

我對鄭正煜先生的欽佩有如下這幾點,其中最主要的一方面,就是他那種敢于逆邪氣而上的精神。

第一,對中國民主化的呼籲和推動。

大家都知道,鄭正煜是一個很台獨、很強調台灣本土、台灣學、台語教育的台灣人。一般人的成見是,這種人一定會是反中國的,或至少對中國的事務冷漠、不關心。但鄭先生恰恰同時又是整個台灣最支持中國民主化,最為中國異議人士受迫害而公開發聲、強力聲援的人之一。他的“獨”,不是強調什麼血緣地緣甚至DNA,而是人民的選擇權利,就和他強調台灣人民有權利學台語文化是一樣的。當時他喘息艱難地跟我們說,他的母親、兒媳都是外省人,在他們家,沒有族群省級之分(之爭)。他說中國異議人士、前北京大學副教授焦國標訪問台灣時,他們就談得很融洽,共同的強調人民權利的理念,把他們連結成一起。

早在2007年,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被秘密逮捕、下落不明之際,鄭正煜曾與朋友在《自由時報》發表文章“搶救高智晟”。指出“至今我們所接觸的法輪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下同)學員,都是遵守法規並且具有較高道德修為的現代世界公民。然而法輪gong學員在中國卻以違法惡徒遭受大規模的迫害、刑求、虐殺。” “我們要鄭重請求與中國政權有所聯繫的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馬英九,如果正視人權,就有義務、有責任立即為高智晟的安危、自由與法律權益,對中國的當權者做公開性的表示。”

台灣政府(藍綠同樣)不給被迫害的中國民運/異議人士政治庇護,是導致很多中國異議人士對台灣政府不滿的一個原因。據我所知,很少人像鄭正煜那樣,發表題為《力挺中國的民主運動》的文章,旗幟鮮明地聲援中國被迫害的異議人士,呼籲台灣立法,給予中國民運人士政治庇護。強調「中國民運人士充滿血泪的際遇,我國政府與民間不可不有合理的‘人道’! ““如何催化中國民主、理性的力量,變成中國、台灣與世界的一個共同課題。”這點讓我很感動。

鄭正煜的這方面文章,被多家海外中國民運刊物轉載,受到讚譽。一個老台獨這樣熱心支持中國民運,給人啟迪和鼓舞的力量。

我們去看望他時,躺在沙發上的鄭先生,幾乎每說幾句話,親人就要用吸管給他餵水。當時大家感到不捨,但他仍堅持要說。我記憶中,他談話的多半內容都和中國的民主化有關,甚至說如果身體恢復一些,要組織召開記者會,看怎樣聲援中國的民主運動。一個絕症纏身、康復無望的人,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后事,而是支持中國的民主。那虛弱的聲音中,讓人感到一股強大的人格力量!

第二,敢于公開發聲批評妥協派。

相當有一些台灣人,只要是綠營的人,或者是台灣人,不管他做怎樣離譜、甚至錯誤的事情,都三緘其口,不願公開批評,甚至一定要護著。這就是鄉愿的一種表現。但鄭正煜不一樣,他看到錯誤,看到矯情,看到鄉愿,就敢公開發聲批評,他是少數不怕得罪權貴的人之一。

例如在前民進黨主席謝長廷跑到中國去拜祖哭泣時,鄭正煜就連續發表了兩篇文章指出,對中國官方假哭以輸誠的謝長廷,早就跟中共對台統戰頭目成為“哥們”,被人稱兄道弟,成了“老共的長廷兄”。他並具體回憶1993年跟謝長廷一起到中國那次,這位后來做了高雄市長和民進黨主席的人,卻在共產黨人面前唯唯諾諾,從不敢提台灣的主權。而且謝長廷擔任高雄市長后,還提出什麼“憲法一中、一國兩市”等,甚至“派遣密使進入中國”。這些,都讓剛直正派的鄭正煜看不下去,他公開撰文批評。上次去看望他時,他還說,等身體好一些,還要再寫有關謝長廷的文字。

在台派知識分子中,像鄭正煜這樣敢于公開對朝拜北京、跟共產黨統戰學者稱兄道弟的民進黨高層人物指名道姓批評的,實為不多見。這正是鄭正煜不鄉愿、堅持是非的品德和氣質。

第三,敢于為受政治迫害的陳水扁喊冤。

陳水扁剛卸任總統不到幾小時,就被國民黨政府起訴。輿論審判、未審先判,押人取供等,一時間,幾乎藍綠全都給第一位台灣人總統定了罪。那個時候,誰敢站出來替陳水扁說句公道話,不是被指偏袒貪腐,就是被誣拿了陳水扁的錢。更有不少真拿了陳水扁的錢(競選經費等)的民進黨人士避之不及,甚至公開跟陳水扁切割。

在那種高壓氣氛下,鄭正煜又是獨樹一幟,公開高調地站出來為陳水扁說話,雖然他從來沒有競選過公職、沒有獲得過陳水扁的經費支持。他秉持良知,更有清醒的頭腦,早早就認知到,扁案不是司法案,而是政治案、清算案。國民黨是報復那個拿走了總統府八年的台灣人,陳水扁成了國民黨反攻倒算的“祭品”。

鄭正煜不是沒有壓力,他曾寫道,曾有非常支持他的老師,還有老友,因此跟他“絕交”,甚至公開說,沒想到他“竟是這種人”,意思是跟貪腐站到一起。

但鄭正煜毫無所動,堅信自己的判斷。他不僅公開撰文聲援陳水扁的司法人權,還積極參與救援活動。據說整個台灣,除了陳水扁的家人之外,鄭正煜可能是到監獄看望陳水扁次數最多的人。他不僅不避諱,甚至高調聲援,展示一個獨立知識分子的道德良知,和敢于對抗(被錯誤信息誤導的)芸芸眾生的勇氣!

也是積極聲援陳水扁司法人權的前北社社長陳昭姿女士說,“鄭正煜是少數在過去6年多來對于救扁一事始終奮力不懈的老戰友。” “或许鄭社長會很感嘆,沒能親眼看到陳總統離開監獄吧。”

但那樣關注台灣的鄭社長,他的靈魂是不會休息的,在另一個世界,一定仍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台灣的一舉一動,一定在為陳水扁前總統能夠離開監獄而慶幸高興,他更為台灣人民的下一次選舉勝利,為台灣語言教育目標的最終實現,而祈福。

鄭社長走了,但他那種不鄉愿的精神永存。那就是堅持理念,不懈實踐,不怯懦,不向錯誤的多數妥協,至死做一個勇敢的台灣人。鄭正煜這樣的台灣人越多,台灣邁向正常社會的步伐才可能越快!

2015年1月24日于美國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5-01-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