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淇昆:對柴玲寫給教會第三封信的兩點質疑

作者:劉淇昆(加拿大)

徐志秋牧師和周愛玲牧師對柴玲、遠志明去年6月24日在波士頓會面的見證,筆者認為是客觀、公正、態度真誠的,但是遭到柴女士激烈的抨擊;兩位牧師的見證(其中一位還是柴女士自己邀請的)被形容為“無形的兩大棒子”。讀過柴女士的公開信,不僅未被她說服,筆者反而看到一些明顯的自相矛盾、不合情理之處。筆者不揣冒昧,提出兩點質疑,就教于廣大讀者。

關于波士頓會見柴玲遲到的問題。如果柴玲對遠志明的指控是真的,此次會見對柴女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遠先生從美國西海岸專程前來,可是在約定的時間、地點,不見柴女士的蹤影。周愛玲牧師作證說:“我們等到已過了聚會預定的時間,CL姐妹仍然沒有出現,也沒有來電話,后來我就打電話給她,她說她昨晚沒睡好,不舒服,可否改時間會面,我說不可以﹍﹍我要她趕快過來參加會議”。

對未按時赴約、需調解(見證)人的催請,柴女士的解釋是:“那天我生病了”。病從何來呢?柴女士在信中說:“作為一個受害者,在經過24年后頭一次要去面對向我施暴的人,對我的身體精神心靈都是極大的壓迫。我病倒了”。這是她在公開信的第二部分“對周愛玲牧師所敘述事情的回應”的第1點中講的。

可是,在對周牧師回應的第4點,柴女士又宣稱:“遠來會談之前給我電郵,說要來徹底道歉。所以我去的時候是認定了彼此要和解的心態去的”。這不是自打嘴巴、自拆謊言嗎?在同一封信中,柴女士一會兒說,會見向她施暴的遠志明對她“身體精神心靈”的壓迫之大,大到使她病倒了;一會兒又告訴我們,因為遠志明給她電郵,說要來徹底道歉,她去的時候是認定了彼此要和解的心態去的。請問,倒底哪一個說法是真的,還是兩者都是欺騙?

在柴、遠會見中,遠志明在兩位證人面前描述了他和柴玲在普林斯頓結交,以及在柴玲臥室發生性關系的經過,強調性行為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柴玲“並沒有對遠志明性愛的描述部分提出異議或抗議”。這是一個忍辱含冤24年、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現在在向全世界高聲控訴被強奸的婦女應有的態度嗎?這個漏洞太大了,柴女士于是在信中設法彌補。柴女士告訴我們,她的沉默是因為“我當時正思想著,那遠志明是記錯人了?還是在故意撒謊?此外,我對遠志明提出一個不同的版本,非常震驚和憤怒,這是我當時沒有一一提出異議和抗議的原因”。這真是越描越黑!

遠志明敘述和柴玲的交往,說得清清楚楚:“當時在普林斯頓,C(柴玲)因80年代末事件,很有名,是大家捧著的明星”,怎麼會記錯人了?遠志明在兩位證人面前,不但說明性行為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而且指出是柴女士主動挑逗他。這僅僅是“一個不同的版本”嗎?如果真是被強奸,面對如此的厚顏無恥、倒打一耙,柴玲豈會一言不發、一辭不辯?柴女士曾是名聞全球的學運領袖,能在天安門廣場𠮟早毓部A能在幾十萬人面前雄辯滔滔,怎麼此時會啞口無言呢?以柴女士的性情和經歷,在“震驚和憤怒”之下,在名譽攸關的緊要關頭,她決不會沉默不語,任人誣蔑。她的沉默失語,在旁觀者看來是心虛理虧的表現。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2015年1月23日

2015-01-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