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曾用名不行:對周愛玲牧師所寫的遠志明和柴玲見面記錄的質疑

作者:曾用名不行

讀過周牧師這篇“記錄”的人,相信只要憑著一顆公正的心,不難看出這個記錄裡遮遮掩掩的偏袒言辭。但相比較之下,周愛玲牧師也许只是存在一些偏見而已,和那個基督徒名牧徐博士還不同,徐博士的虛偽和卑鄙洋溢在他的那篇為遠志明所做的無恥辯護書中。對周牧師記錄的幾點質疑如下:

1.“我實在不能明白爲什麼Y如C所說強暴她之后,要說這些話!此外,若是兩情相悅,更不可能在性關系后說這些話!”所謂記錄,就是要如實記錄調節聽證過程中的真實情況或者敘述,任何個人的猜測和臆想及其懷疑都是多余,都是不負責任的。相信周牧師明白這個事件的利害關系,事關當事人的冤情,事關教會的公義和聖潔。這些格外加入的“評論”出現在“記錄”或者“備忘錄”中似乎不妥。

2. “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性行為。后來一直有來往,但不再有性關系。”按照徐博士的記錄,遠牧師的陳述是“接近兩情相悅”,這個至關重要的“接近”在這篇記錄裡沒有出現,是周牧師當時沒聽見,還是有意回避,淡化?

3. “Y則稱在信主以前,干過许多壞事,比C現在指控強暴的更惡的事都干過,在主面前,赤露敞開,沒有什麼罪不能認的”。在我看來,對女性的強暴,不僅僅在司法面前是重罪,在神的家裡,更是重罪。比強暴更惡的事遠牧師都干過,不知道周牧師有沒有興趣了解一下那更惡的事是什麼,不知道遠牧師有沒有勇氣,把那個更惡的事說出來?

4. “我們希望她顧及Y的隱私權。”這個“記錄”還有徐志秋的那個“真相”都是在沒有征得當事人雙方的認可自行公開發布的。試問我們兩位神的僕人,兩位牧師,你們真的在乎弟兄姐妹的隱私嗎?

5. 我們也只能依照當時所聽見的證詞及觀察他們當時的反應,按常理(Common Sense),邏輯(Logic)及他們平時說話/行事的一致性(Credit ability)來作出判斷。周牧師在這裡似乎有意利用柴玲姐妹的“壞”名聲來誘導讀者得出柴的指證不可信的結論。柴玲姐妹也是一個有丈夫,有父母親戚,更是有三個孩子的母親,而且也是受洗歸了主。我知道很多基督徒都認定柴是誣告,她這樣大張旗鼓的來公開誣告,符合COMMON SENSE嗎?

6. “雖然他們二人對于此事各執一詞,但是至終他們都同意承認犯了淫亂的罪,得罪神,得罪對方及自己的配偶。”這是最讓人不能理解的地方。柴本來是指證遠牧師強姦,周牧師憑什麼記錄成了兩個人都同意犯了淫亂的罪?柴玲要是同意了這個結論,她還找你們見證什麼?根據前文,柴玲“堅稱Y強暴了她,並要求Y向她認罪”,這說明柴玲沒有承認是兩情相悅,那麼柴玲會承認犯了淫亂的罪?周牧師似乎又一次忘記了common sense而出現重大記錄失誤。有意還是無意?

7. 我也告訴Y說,雖然他不承認強暴C,但是C感覺受了強暴,是否可以為了她當時的感覺來向她道歉,好叫這件事情到此為止?這是讓我最痛恨的一句說辭,我們的教會裡多少善良的弟兄姐妹有著同樣的觀點?“感受”一詞和徐博士的“記憶錯亂”有異曲同工之妙!不試圖弄清事實,不試圖求主賜智慧討得公正,卻鼓勵遠牧師敷衍了事,息事寧人!敢問周牧師是否真正在為主做工?

8. “但我們提醒Y:“依照C的個性,若不照著她說的去做,她不會擅罷甘休的!等到她在網上亂寫,你的名聲,神的名及教會都會大大受損的!” 這裡我不得不對周牧師的人品有所質疑。要知道,柴玲姐妹是因為對你的極大信任才選擇你作為見證和調解人的。你卻在一開始就對柴抱有這麼大的成見,如果你是個負責任的牧師,對弟兄姐妹有愛心的牧師,如果你已經早就斷定柴玲姐妹會“在網上亂寫”,你要麼選擇不介入,要麼一開始就出來指責柴玲,要麼選擇放棄已有的偏見,你怎麼可以一方面承托著姐妹的信任,卻私下裡對有著嚴重強姦嫌疑的遠牧師“出謀劃策”,告訴他不能輕易認罪呢?在此,我對柴的輕信深感同情。

主啊,求你借著這個事件,剝開那些妄稱主名的虛偽者的外衣,無論他們有著什麼樣的頭銜,頭頂罩著什麼樣的華麗光環,讓罪惡真正暴露在陽光之下,還神的家以公義和聖潔!

2015年1月24日

2015-01-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