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王丹“腦瘤症”再次發作

曹長青

王丹2014年夏天的“疑患腦瘤”事件就是要利用他的六四光環,一是吸引媒體聚光燈往他身上照,二是要求台灣社會特殊關照他,而且要求得理直氣壯。在用謊言把台灣社會瞎折騰一頓之后,王丹回到台灣,腦瘤就連影兒都不見了。

去年(2014)底,王丹又通過臉書發消息,說台灣清華大學可能不續聘他了,並明指有人對他參加太陽花學運不滿,等于把自己的續聘問題弄成政治問題,又像“腦瘤事件”一樣,要炒作這件事,要煽動群眾為他吶喊,給學校和有關部門造成來自社會大眾的壓力。這無法不促人想到,襲胸多是慣犯,強暴多是慣犯,原來“要炒作、要關注、要拿特權”也可以成為慣犯。

事實上,在王丹把他和清大的合約問題捅給大眾之前,清大並沒有做出決定。12月31日《蘋果日報》報道,“清大校長賀陳弘表示,目前王丹與學校的聘約還沒到期,因此沒有續不續聘的問題,也沒有透過任何方式告知王丹不續聘。”

這裡明顯是王丹自己聽到點風聲,先下手為強,指望以煽動輿論來壓清大,讓他們改變那個尚只有意向,但並未定局的決定。王丹的捅給大眾結果適得其反,有過上次烏龍腦瘤的劣跡之后,王丹再次的“狼來了”沒能引起社會大眾多少同情和關注,反而迫使學校盡快做出決定。于是年初清華大學正式通告王丹不再續約。王丹立刻又發消息報告,讓它再次成為一個事件,要引起同情和關注。

本來,大學和老師簽約,都屬于個人和學校內部處理的問題,根本不應拿到社會上來討論。全世界哪有一間大學的教授聘用問題是拿到社會上討論的?哪一家的大學雇用教師是靠大眾輿論導向來決定的?王丹以為他是在競選政治職位嗎?任人皆知,學校應該根據王丹的學術成績來決定是否聘用他,而絕不是聽外行的普通大眾的意見。王丹故意、刻意把他的去留問題透露給大眾,實在是非常可惡之舉。

眾所周知,王丹是因為六四光環而進的哈佛,也因六四光環在台灣得到教職,二十多年過去,他已經習慣了使用這個光環,習慣地相信這個光環可以給他帶來的利益,所以他要把這個光環使用到極致。既然他本來就不是靠學術成就進的清大,所以現在當然不知道要拿出什麼學術成就,才能讓台灣的大學繼續聘用,于是只能靠再次發動群眾。

對清華大學來說,對王丹這種人,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王丹對校方的先發制人之舉,恰恰給了清華大學一個機會,順水推舟,送人送客松一口氣。

王丹不僅“要風頭、要關注、要特權”是慣犯,撒謊更是慣犯。他的“12歲就因為組黨而被公安部審訊”是撒謊,“以全校最高分考進北京大學”是撒謊,二十萬美元去向大謊套小謊,疑患腦瘤事件中一串謊,“六四天下圍城”撒謊,“為香港占中者爭諾獎”撒謊,自己寫“王丹,我們繼續與你同行”,讓收了中共領館一鋪子香煙的胡平等人簽署以壯膽壯勢也是撒謊。

這個不把那剩余價值已經很可憐的六四光環磨到全部黯然失色誓不罷休的作秀王子最近又隨口撒謊,比如,面對人們對他那句“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吧?!”的批評,他義正詞嚴地指控別人歪曲他的意思,說“我的完整表述是‘好色不是問題,但是襲胸不可以’。”

事實是,他的“襲胸不可以”是在“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吧?!”遭到一片反駁聲之后才弄出的一句回應,既不是他當時的原意,更不是當時的原話。為了掩盖這個事實,王丹把12月中旬到12月31日之間的臉書全部刪掉,就跟去年夏天在“腦瘤事件”引來一堆批評之后,王丹把那期間的帖子全部刪掉的做法一模一樣。

但是,還有比在今天這個網絡時代如此塗抹歷史更愚蠢的嗎?在谷歌搜索打上“王丹 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不僅他當時的網站完整記錄都在那裡,更有幾萬條當時的新聞報道(包括當時他的網站照相),他的原話一目了然: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2546486268027&id=105759983026

明明是他自己塗改歷史、用謊言扭曲事實,卻把那些“罪狀”安到別人身上;用塗抹歷史的做法,企圖抹掉那期間人們對他的批評。如此效仿共產黨做法的人,去教授歷史的話,會教出什麼樣的學生呢?

上述這些做法豈止是沒有學術成績,明明是撒謊成性嗎?這讓我想起,早在2001年的時候,對那本明顯是把新聞報道當作中央文件販賣的造假的《天安門文件》,王丹就說,“真偽不是最重要的”。這種不把真偽當回事兒的人會怎麼教歷史呢?

當然,王丹如果不是自己撒謊成性,不把真假、欺騙當回事,就不可能挺中國文壇那個世紀大騙韓寒。在中國那個極度變態的社會,韓寒事件被稱為:“文盲當作家、流氓成導師、騙子變公知”。但王丹最近卻在《自由時報》撰文給韓寒背書,欣賞韓寒的“成就”(這是促我寫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從2012年春節到現在,已經三年了,中國學者、網民、作家等等,對韓寒的質疑文章、網帖、視頻等,大概起碼上萬篇(請見《倒寒網》http://www.daohan.org)。任何一個稍微在意真假的人,都絕不可能再捧韓寒。王丹對韓寒被揭造假這件事清清楚楚(他自己文章表明。當然,如果不知道他就更沒資格在文壇混),但為什麼在那麼多人拿出鐵證地揭露了那個欺世盜名的巨騙韓寒之后,王丹仍挺他呢?很可能就因為,他自己撒謊成性,就對騙子行徑不在乎;他自己也編造,就對騙子有本能的保護欲;自己也騙,就和騙子心有靈犀。

除此之外,在中國那個怪胎社會,官方媒體一直護韓寒,所以韓寒迄今沒有徹底倒,還有他的一大批粉絲,所以最看重粉絲、人氣的王丹,哪敢得罪韓粉。王丹的捧韓、挺韓以及我下面要寫的那些行為還證明,他是一個典型“二手貨”。

二手貨(second-hander)是美國哲學家/小說家安蘭德創造的一個表達,指沒有自己的頭腦、主見,看哪邊有人氣、有人緣就站哪邊說話的人;這種人關注的不是自己的真正建樹,而是怎麼才能得到最大的虛榮和利益。

作秀追風的人多是二手貨的最佳樣板,哪邊紅火往哪邊倒。大家都知道王丹初抵台灣就得到剛上台的陳水扁支援中國民主運動的20萬美元,雖然他私下密會馬英九,公開則做出親綠狀。但從2000年到2014太陽花學運的十四年間,他不僅絕口不提支持台灣人民的選擇權——哪敢得罪13億,更專門發聲明反台獨。

很多台灣人因王丹在太陽花學運中現身,所以無論他有什麼錯都堅持挺他。那就請看一下王丹是在什麼情形下“現身”太陽花學運的(照抄《亞洲周刊》采訪王丹吾爾開希后的報道):

【(學生占領立法院那晚)吾爾開希和王丹在酒館裡喝酒,手機上不斷傳來前方的消息。“這還有什麼好說的,趕緊去啊。”吾爾開希興奮起來,他對王丹說:“我們兩人應該連手去。”但他反復勸,王丹都不肯去。他索性自己坐出租車狂奔四十分鐘,從新竹趕到了台北。時值凌晨兩點,學生們還未睡。他並不認識陳為廷等人,但學生們認識他,請他上台發言。

五分鐘的演講裡,吾爾開希像是回到了當年的廣場上。他很激動,聲嘶力竭地喊出每一句話,而歡呼聲不斷響起。“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是光榮的。”他最后說。這句話,像是在評價當年的自己。

演講視頻很快在互聯網上傳播開來。他馬上打給王丹問:“看到反應了嘛?”“看到了,反應很激烈。”“那你還不過來?”

“他第一時間沒來,是因為性格不同。我對時機的敏感度更高。”吾爾開希對亞洲周刊說。“我想在最早的時間去,表達我們天安門學生的支持,提醒社會大眾如何看待這些學生。”

王丹在凌晨四點鐘到達,他與吾爾開希並肩站在一起。這一幕並不陌生,是天安門運動中的經典畫面。而這一次,兩位昔日的學生領袖,在一場新的學生運動中,再次並肩站在了鏡頭前面。】

在得知吾爾開希大受歡迎、互聯網上“反應很激烈”之后,之前怎麼勸都不去的王丹,和吾爾開希肩並肩站在一起了。

太陽花凱旋后,王丹觀點似有變化,但這樣寫道,“一位中國大陸翻牆出來的同學問我:你支持林飛帆,但是林飛帆支持台獨,所以你支持台獨對不對?我回答:不是林飛帆喜歡的我就一定喜歡,他那件軍綠色大衣,我就覺得還好。”一如既往的狡猾。

但到年底台灣九合一選舉綠營大獲全勝時,不僅國民黨對親中、親統都躲之不及,連中國民運圈(國內國外都算上)也似乎一個口徑都反統了,甚至連支持台獨也好像不是個問題了,于是王丹忽然發現了這樣一個偉大真理:“最近50年以來,最振聾發聵,對人類社會發展最有深遠意義的一句話,就是哈維爾說的:人權高于主權”;而且也立馬明確表示,要“支持台灣人民選擇權”了。進步得真快呵!

王丹說他的觀點發生了變化,“以現在的主張為准。”發生了變化?在綠營大獲全勝的幾天之內,就迫不及待地正式宣布自己政治主張的大轉彎,也太不夠掩飾了點吧?

還有更神速的。去年11月底綠營大贏之后,台灣社會呼籲釋放陳水扁的聲音開始大了,連藍營都有很多人開罵馬英九沒人性了。記得當時一個朋友跟我談起王丹要支持台獨了,我開玩笑說,下一步王丹大概要去監獄看阿扁了,現在看阿扁最“安全”,不僅不會被話垢,還會贏來掌聲。朋友回答,人家早就去看過了!

啊?真的?這麼快?怎麼可能。我其實只是開玩笑,沒相信他真會去,以為此君是順我的笑談。上網去查,真的!真得服了。

從陳水扁下台不久即被抓迄今六年多,這期間王丹都在台灣長期居住,但他不僅從未去看望過被馬英九政治清算的阿扁,而且是刻意切割、避開(他因拿那20萬美元而導致的連接)。

但在綠營大獲全勝后的半個月之內(兩個星期!),王丹就把“人權高于主權”“支持台灣人民選擇權”“陳水扁的人權問題”這些他十多年來一再被追問的重大政治問題一股腦全解決了,全弄通了,全想明白了!怪不得那麼多人要政治權力呢!權力一到手,立馬就有人擁護呵!

王丹不僅第一次去看了阿扁,甚至第一次稱阿扁為“陳前總統”了!牆頭草的摆動是如此的迅速,令我這看慣了牆頭草、幾乎對牆頭草熟視無睹的人都楞了一下。這是真正的思想轉變嗎?太明顯的牆頭草的搖頭了吧。

當牆頭草順應大多數人的意志點頭的時候,多數人是仰望著叫好的,因為“草”是在牆頭上大家都看得見嘛。不過你把那棵草放到秤上的話,它可是一點也壓不起砣的。如果這次是藍營大獲全勝的話,王丹還會在半個月之內就做出上述之舉嗎?

這次他為了在台灣謀教職,像發“征婚廣告”式地公開張揚。于是六四余光還在幫忙,王丹向大眾報告:“昨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對方開口說‘王丹兄你好,我是賴清德。’嚇我一跳,賴神本人耶!居然有我手機號碼。”

瞧瞧掉價到何等程度(當然,牆頭草有多重?),台南市長一個電話,把他受寵若驚到大叫“賴神”的地步,下回什麼小英之類來通電話,不更當女神供了嗎?哪間大學的教授諂媚到把政壇弄潮兒稱神的地步?二手貨們犯賤的時候,竟然是如此無羞恥感的。

王丹因缺乏自信,所以一下子就把賴清德給公開賣了,引起台灣媒體一片嘩然。賴清德此舉,明顯“關說”,實為令人吃驚的不明智。怎麼應該是一個市長替大學邀請教授?市長有權替大學邀請教授嗎?他說“王丹支持陳為廷不影響他的社會觀感”,但他自己這麼清楚地給王丹關說,卻毫無疑問會影響他自己的社會觀感,甚至會影響他將來的參選總統,因為他似乎對這麼明顯的關說之舉沒什麼感覺,如果他有更高位的話……

且不說關于王丹的問題、王丹的爭議,早已弄得沸沸揚揚,即使王丹很完美,作為有政治抱負的賴清德市長,可不可以替他關說?可不可以不自律手中的權力?

同時,賴清德這麼做是在幫王丹,還是事實上可能給王丹拆台?在還沒有大學正式邀請的情況下,市長先出面打電話,哪個真心想邀請王丹的校長、系主任不擔心被罵——請王丹是為了討好市長,或者請王丹是迫于市長壓力。據《自由時報》報導,他已向長榮大學校長李泳龍建議聘任王丹。這不等於下命令了麼?賴清德先生好像不是歷史專業的專家吧,他認定歷史系教授的資格是什麼呢?

既然王丹把本來應該是他跟學校私下商議的事情拿出來給公眾討論,等于是就他的教職問題讓公眾投票。那麼我們就把該說的事兒都拿出來讓公眾討論一下吧:

一個每天花四、五個小時在臉書上(他自己對媒體說)、除了發幾句毫無建樹的青春期感嘆,就是寫小貓小狗拉屎撒尿的人(豈止只是未成年,根本就是學齡前),他在做什麼學術研究?你們誰看見他的學術成就是什麼(不知賴清德哪裡得來王丹是哈佛高材生的信息)?

那個騙子韓寒,在被無數人揭露痛斥之后,再不敢發政論了(僅此一點就足以坐實騙局),但為了保持人氣繼續賺錢,就成天在微博兜售他的小女兒。王丹挺韓寒、學韓寒,但沒女兒可賣,就賣他的小狗。但你們誰知道、誰聽說過,全世界哪個“人到中年”的大學教授兒童化到王丹地步?哪個教授有膽一邊把那種兒童塗鴉“秀”給公眾看,一邊往大學課堂站?

王丹豈止是塗鴉一些兒童的胡言亂語,他還貼一些不三不四的照片。諸如他啃雞腿、小狗在他大腿之間等等。可能很多人會認為那都是些無傷大雅的照片,或頂多認為貼那些東西是有點三八/二百五,但是,有人在幾個月前給我提供了一篇有關王丹的英文文章,並告知,有一個外人不懂的世界——成年男人裝小孩,逗小狗小貓,為的是吸引小孩,那是“戀童癖”表現的一種。這篇英文披露出王丹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有興趣的讀者請看我的下一篇文章:王丹涉嫌“兒童色情”FBI存檔。

2015年1月21日于美國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5-0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