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凌俐:強暴多發生在熟人之間——駁為遠志明的辯護

作者:凌俐(美國)

在曹長青網站看到一篇為遠志明涉嫌強姦柴玲而辯護的文章:“對柴玲指控遠志明的質疑”,作者:劉淇昆(加拿大溫哥華)。請見: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3579

作為一個女性,我對劉先生整篇文章的所有觀點都絕對不能認同。

該文說,“一般而言,男人強姦婦女只限于強姦陌生人,這樣才能逃避罪責,逃脫法律嚴厲的懲罰(無論中外,對強姦罪的刑罰都是很重的)。敢于強姦一個熟識的女人,一個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份的女人,除非這個男人擁有極大的權勢,或者握有女人致命的短處,使女人不敢(全力)反抗。”

但是,女性的生活經驗告訴我,他這種說法肯定不對。我本人和不少女朋友都有過被熟悉的男性朋友性攻擊的經歷,其中就有人被強暴,都是被熟人!但她們都沒有報案。那些相識的男人們就是利用女人這種軟弱來滿足他們自己的獸欲。由于這只是一點點個人範圍內了解的狀況,不知道在整體女性中是否有代表性,所以上網搜尋了一下,得到下列這些統計數據:

美國最大的“反性暴力”網站:三分之二的強姦是受害者認識的人做的。73%的性攻擊是熟人做的。

加州大學聖塔莫妮卡校園強暴處理中心統計:80%的強暴受害人是被她們熟悉的人攻擊。

歐盟2009年在歐洲大陸的調查結果是:67%的受害者認識強暴者。

1987年在美國25所學校的7000人調查中,四分之一曾是強暴或企圖強暴的受害者,其中84%的受害者認識她們的攻擊者。

最新的一個學者在大學做的調查報告說,90%的強暴發生在熟人之間。

以上數據鏈接附在本文尾。另外在新浪網也有博文引用其他的美國數據證明,強姦主要是一種熟人犯罪:

“2000年美國NCVS(全國犯罪被害調查)的數據顯示,71%的性侵犯是由被害女子認識的男子實施的,其中47%是朋友/熟人,22%是伴侶,2%是其它親戚,只有28%是陌生人。據我國司法部調查,62.9%的強姦發生在認識的人之間。從地點上說,發生在被害人家中或單位的強姦占36.4%,發生在犯罪人家中的占25.3%,發生在室外的僅占14.1%。強姦主要發生在室內,這也證明了強姦主要是一種熟人犯罪。”

以上數據足以證明劉文的“男人強姦婦女只限于強姦陌生人”是他自己臆想的,根本不是事實。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那麼武斷地為遠志明辯護,對女人來說,一絲一毫的說服力都沒有。大概只有男人相信他。而且他那種侮辱柴玲的口氣很低俗。

劉文還指出,如果不下藥、不捆綁、不動刀威脅,強姦是很難做到的。但事實上,那些男人能得逞,就因為女人是熟人,她們沒有像對陌生人、對街上的流氓那樣奮力反抗,也不敢喊叫讓鄰居知道,就像上面的引文所說,熟人之間的強姦多是發生在被害人家中,她們怎麼敢讓左鄰右舍都知道!而且絕大多數的這類強姦根本就沒有報案,就因為是被熟人強暴的!她們實在不想把熟人送進監獄,大多數善良的女人們,自己受了委屈,受了傷害,連損害一點那些男人們的聲譽也不想,就自己忍了。

但對于自己認定的強姦,事后想來是很憤怒的。柴玲那句話,“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于再在我的記憶裡認為你是一個人,”是一種非常非常真實的心態,沒有過女人那種真切的感受,是不會寫出這個細節的,是想不到這一層的。哪怕只憑這一句話,我就相信柴玲說的是真話。

柴玲當時剛逃亡出來,又剛離婚,軟弱是可以想像的。她說當時沒報案是不想毀壞民運名人的聲譽,這就屬于一般女人不想毀了熟人的聲譽、前途的一種。從女人的角度來看,是百分之百可以懂得、理解的。誰不知道強姦是重罪要坐牢?但被天才老爹卡斯比強姦的二十幾個女人都沒報案。現在出來二十幾個指控的,背后肯定不止四十個!加拿大2006年的調查數據是,性攻擊慣犯占88.3%。【編者注:截至到1月11日,出來指控卡斯比的女性已達30人】

從柴玲給教會的信可以看出,她本來根本就沒想公開這事。現在說出來,就是因為遠志明不認錯,不道歉,而且說謊,把她氣壞了。而且多年以后,她跟遠志明通電話,遠的第一句話不是道歉,竟然是威脅:你有沒有把這事跟別人說?說了對你沒好處。難怪柴玲說她感覺像吞了蒼蠅一樣。

網上看到這樣一段話,說得很是個理兒,抄在這裡:“女性被強暴后,通常因為痛苦和屈辱不敢聲張。柴玲時隔這麼多年出來講出這件事情,相當不容易。她肯定清楚以遠志明在華人教會中扮演的精神領袖地位,華人教會會千方百計幫助遠志明的掩盖真相的。但她還是站出來,就憑借這份勇氣,我給她鼓掌。柴玲沒有必要通過撒謊攻擊遠志明,遠是她昔日戰友,她和他之間並沒有利益衝突。”

柴玲今天勇敢地站出來,挑戰一個有教會勢力的名男人,結果引來一大堆其他中國男人的污蔑、侮辱、踐踏。這種現像在西方哪裡能見到?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那麼多低級、下流、無恥的中國男人,難道他們是要告訴所有的中國女人,都應該像柴玲那樣去嫁外國人嗎?為什麼有那麼多中國男人,非要那麼下流,非要燃起讓女人痛恨他們的感覺呢?

那位質疑柴玲指控遠志明強暴的劉性男人還用贊美的口氣說,“那些原先同情她、願意幫助她的牧師都一個個舍她而去。”可這正是最讓人痛恨的一點。牧師們不是應該同情弱者和被欺辱者嗎?那些勢利的人們,不就是看著遠志明那邊人多勢力大嗎。或者,成天布道的遠志明更能說會道,更會編故事,讓那些人相信了他的版本。我看遠志明講道裡面就有瞎編的故事,根本不像真的。好多牧師都瞎編故事,張伯笠的逃亡故事起碼我看著是假透氣了,得了晚期肝癌不死,遠志明太太也得了肝癌,被遠志明一禱告就好了。

直到柴玲公開寫出來遠志明曾強姦她之前,遠志明的布道講了很多婚姻愛情,但從來就沒提到他有過“婚外戀、一夜情”,只說過一些很虛的、很沒內容的空話,什麼“我很壞,我有罪,我對太太不好”,給人感覺他就是脾氣不好、砸東西之類的。他的布道淨是抬高自我,貶低太太,他自己除了脾氣不好,渾身上下都是優點,太太可是差不多女人的缺點全部都有。但我看了遠志明太太的見證,感覺她比遠志明真實多了,好多了。可遠志明要男人永遠做頭,要女人永遠服從,打著上帝的名義教導說,無論男人對錯都要服從,還大大地贊美、吹捧希拉裡原諒克林頓的不忠,說她仍然捧克林頓做頭。他看重的是要別人原諒,而不是悔罪的部分。作為牧師講道,他不是批評克林頓的亂七八糟,反而是大大地贊美希拉裡的包庇,這說明他不認為克林頓有多大錯,也解釋了他自己為什麼至今不認錯。

還有遠志明那些無論男人對錯女人都要服從的歪理在聖經裡找不到,在美國牧師那裡也沒聽過。感覺遠志明其實就是心虛。柴玲提到蘇曉康知道遠志明還涉嫌其他的強暴事件,所以我更認為柴玲說的是真話,因為強姦多是慣犯,不然遠志明為什麼不敢去測謊?那位質疑柴玲的劉先生,憑什麼不相信做過測謊的柴玲,反而相信不肯做測謊的遠志明?道理在哪裡?

本文引用數據來自下列網站:

https://rainn.org/get-information/statistics/sexual-assault-offenders

http://www.911rape.org/campus-rape/what-students-need-to-know/stranger-rape-vs-acquaintance-rape

http://en.wikipedia.org/wiki/Acquaintance_rape

http://stopviolence.com/domviol/acquaintance_rape.htm

http://blogs.wsj.com/numbers/how-likely-are-sex-offenders-to-repeat-their-crimes-258/

這些數據本身就足以駁倒那位質疑柴玲的劉先生。另外,只要搜索“Acquaintance Rape”就可以找到一大堆數據證明強暴主要發生在認識的人之間,而且絕大多數都沒有報案!

2015年1月美國

2015-01-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