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蔡昇達:柴玲指控遠志明牧師性侵,盼望遠志明公開面對不逃避

作者:蔡昇達(台灣 傳道人)

年關將近,華人教會的圈子還真的很不寧靜,除了在平安夜,新店行道會爆發毆打同志和直同志的事件,教會卻一概否認並揚言提告以外,前民運份子柴玲最近也公開她過去被遠志明牧師性侵和尋求和解的經歷(請見下文的轉載——略,請見本網上的柴玲寫給教會的信)性侵事件是發生在二十多年前,遠志明還沒有受洗之時,但最近兩年,柴玲信了耶穌,所以想要跟遠志明有一個和解(reconciliation),能聽到他道歉,也希望他若有性侵別的女性,能夠負上該負的責任。柴玲使用馬太福音十八章的原則,先私底下跟遠志明溝通。後來發現溝通無效,於是請求教會協助,結果幫助協調的幾位牧師和長老,後來有部分人想要息事寧人。柴玲特別提到生命河靈糧堂的劉彤牧師,企圖阻止其他長老幫助柴玲。柴玲沒有辦法,只好將整件事情公開在網路上,請求主內弟兄姊妹的幫助。

有些讀者的第一個反應,可能是責備柴玲把這個陳年往事抖出來,破壞這個大牧師的名譽,也傷害了華人教會。但是若我們查看聖經,可以發現,聖經從來都不避諱談論屬靈偉人的過失。亞伯拉罕說謊使妻子陷入被性侵的危險、大衛犯姦淫又謀殺、耶穌門徒的魯鈍、彼得三次不認主等等。聖經中的人物,唯一沒有犯過罪的,就只有主耶穌。若聖經都不避諱記錄下神所重用的僕人們所犯的罪惡,我們又何必遮遮掩掩呢?如果把人的罪行公開,就是傷害教會,我們是否要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待聖經的紀錄呢?是不是也應該把聖經好好「修訂」一番,把一些難看的段落,屬靈領袖的醜聞,都刪除掉,把教會都漂白地乾乾淨淨,這樣就比較好傳福音?
再者,根據柴玲的記述,她並不是遠志明唯一犯下性侵的受害者。如果公開遠志明的罪行,能使別的婦女警惕,而避免掉更多的悲劇發生,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

有些人會說,都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事實的真相已經無法還原,只剩下柴玲的一張嘴。也许證物都已經沒了,也许沒辦法真的在法庭上給遠志明定罪,但柴玲至少還很有誠意地去測謊,也通過了。這讓她指控的可信度,大大提升。可惜的是,根據柴玲所說,遠志明拒絕測謊。如果遠志明認為柴玲在毀謗他,他大可以接受測謊,甚至提告,以示自己的清白。然而,他現在卻是選擇逃避。

遠志明在這幾天,依然有在更新他的臉書動態。有幾個人(包括我)都有前去發言關切,希望他能主動公開說明。可惜的是,遠志明不但沒有回應,還把部分留言刪除,並封鎖發言的人,我也一併被封鎖。(註一)我認為這是一個不明智的應對方式,沒有牧師該有的風範。若讀者願意的話,也可以去他的臉書動態留言詢問。同時我也呼籲各個華人教會,在遠志明公開面對這件事情之前,不要與他有合作關系,也不要奉獻給他的機構。我認為這個請求應該不算過分。若柴玲的指控為真,我們當然不希望在人的罪行上有份,也不希望請一個犯了性侵罪行又否認不悔改的人,一起在神的聖工上合作。

如果有人要質疑我,說這不關我的事情,我幹嘛要攪和進來,那這等人需要知道,遠志明很可能就是希望大家都抱持著這種「自掃門前雪」的態度,所以希望透過沈默,來度過這個難關。過幾個月,等到風頭一過,他又可以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傳他的「福音」。再說,我也不能完全算是外人,因為我也是教會的一份子,是一位念完神學院的傳道人。而教會本來就只有一個,就是基督的身體。無論是我屬的教會,還是沒有來往的教會,若發生基督的肢體受到虧損的事情,而似乎沒有辦法或沒人願意出面解決,被我知道,那我認為我發個聲,呼籲教會要行公義、好憐憫,並不算是多管閒事。當然,我不是說我要來作陪審團。我認為給遠志明按牧的幾個牧師,或是遠志明的母會,或是柴玲的母會,才是比較適合直接介入的人。旁人能做什麼?以目前來說,就是盡量廣傳這則消息,並且寫信給遠志明,或到他的FB留言,直到他願意面對為止。若他一直不肯面對,那如上面提到的,我就建議教會和信徒,與他切斷合作的關系,也不要奉獻給他的事工。

註一:新店行道會的主任牧師,張茂松,也做一樣的事情,不允许自己的FB粉絲團出現質疑他的聲音。若有出現,無論用詞怎樣委婉,怎樣懇切,他都一律刪除加封鎖。

2014/12/31

——原載《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蔡昇達網站上的作者介紹:生於台灣,為第一代基督徒。維真神學院(Regent College, Vancouver)道學碩士。曾在中國和泰國做過宣教士。現為自由傳道。研究興趣為:創世紀、詮釋學、原文解經。現居台灣,已婚,育有一子。部落格(blog)網址:andrewtsai.wordpress.com

2015-01-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