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專訪曹長青:馬英九縱容“愛國同心會”撒野 馬鶴凌是同心會創會會長

《看中國》記者艾琳

(《看中國》記者艾琳報導)“愛國同心會”長期在台北101大樓前,高舉中共五星旗幟,散佈共產黨思想,不僅言語粗俗、甚至暴力攻擊法輪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用拼音代替。下同)學員及過往路人,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形象。

12月25日,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就職典禮期間,明確對信義警察分局長表示,如果法輪gong學員再被打,就換掉其職務。

那麼,台北市信義分局為何長期以來不取締公然暴力傷人的“愛國同心會”?“愛國同心會”背后又有哪些內幕?就此,前《深圳青年報》副總編輯、專欄作家、時政評論家曹長青先生,接受了《看中國》記者艾琳專訪,對此事進行分析解讀。

記者:“愛國同心會”打着“兩岸統一”的口號,但卻在台灣公然打人鬧事,您對此有何看法?

曹長青:台灣開放黨禁報禁已二十多年,現已是一個開放的社會。近年來即使毛粉絲在台北為獨裁者毛澤東祝壽,也沒遭干預(更無逮捕法辦)。“愛國同心會”的出現,就是利用了這種言論自由。他們是一群典型的被利用的地痞流氓。這些人用暴力威脅干預他人言論自由,或者直接使用暴力,目的就是給和平的台灣社會搗亂。一個很低級的流氓團體。他們打着統一的旗號,太給統派丟臉了,統派不管他們,實在是蠢透了。共產黨從最早在中國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就知道利用這類地痞。

記者:聽說您早前也被“愛國同心會”攻擊,事情的原由是怎樣呢?

曹長青:那是2003年,我到台灣參加一個會議,在發言中強調支持台灣人民的選擇權利,結果當晚愛國同心會的幾名成員就到我住宿的台北圓山飯店,對我動粗,辱罵嚎叫,剝奪我的人身自由。我在台北法院起訴了他們。案子開庭時,再次跟他們照面,他們就不兇了,而是熊了,個個喊窮叫苦,甚至有的還故意坐着輪椅來,說他們年齡大了,身體不好,家裡老娘怎樣需要照顧等,懇請法官從輕發落,不要多罰款。

我那個案子刑事案和民事案都勝訴。民事案他們被判賠償幾萬台幣,刑事案他們被判拘役20天。但台灣有個不好的法律,可用錢抵償,叫做“易科罰款”。結果他們只用很少的錢就換來不蹲20天監獄。

但那些人出了法庭之后,就坐上很新的面包車。他們那麼哭窮,卻有錢買宣傳車。很容易設想他們的經費是有人支持的,否則那幾個連職業都沒有的人,靠什麼一直支撐這些宣傳和活動費用。他們跟那些被雇傭的黑社會、打手一樣,專做那種地痞流氓幹的事。

之前我到台大演講,他們舉牌抗議圍攻;我到高雄演講,他們也跟到那裡尋釁。但自從那次被判被罰之后,我多次去台灣,他們再也沒敢對我怎麼樣了。所以對那些小痞子,必須用法律制裁。

記者:“愛國同心會”到底是什麼組織?

曹長青:在兩蔣時代,這種所謂“愛國”組織,多是政府外圍團體,愛的是中華民國,以對抗對岸的共產中國。愛國同心會的好幾個成員都是當年從中國大陸逃到香港、又進入台灣的。但在台灣解除黨禁報禁,尤其民進黨執政之后,這些所謂的“愛國”組織的性質已經發生了變化,他們高舉的不再是中華民國的國旗,而是對岸的中共五星旗了。這個旗幟的變化,就說明他們是個什麼性質的組織。

記者:手舉五星紅旗在101大樓前宣傳共產黨思想,難道中共不怕在路人或外國遊客面前丟醜嗎?

曹長青:中共哪裡想過“丟醜”,他們本身的極端醜陋,使他們根本沒有感覺丑的能力。北京的“統戰們”會很高興的,因為畢竟在台北,有人替他們說話,起碼那個高舉的五星旗,大概就能讓國台辦得到上級的獎賞呢,因為他們組織人力造成台灣社會騷亂有gong。

除了中共因素,這裡還有國民黨的原因。“愛國同心會”成員在101大樓,這個全台最高建築物,也是國際遊客眾多的重要觀光景點,公開辱罵法輪gong學員,甚至動粗毆打,馬英九政府為什麼不制止,不制裁?

從最近當選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話中得知,是因為台北市議會有國民黨議員向101大樓轄區的警察局長施壓,不许他們制裁愛國同心會。

愛國同心會的成員曾在公共場所突然飛腿踢傷了陳水扁前總統,之前還曾襲擊台灣駐日代表许世楷。但這個暴力實施者,不僅沒有被法辦,還受到中共媒體的讚美(稱他是英雄),甚者被馬政府請到了“總統就職大典”尊為貴賓。荒唐到何等地步!馬英九又囂張到何等地步。

這就明摆着,是誰在支持愛國同心會。所以,這些惡棍的出現和一直存在,明摆着是得到國共兩黨的支持。后期因為台灣民眾普遍厭惡他們,國民黨已開始保持距離,至少在表面上。

對那個襲擊陳水扁、许世楷的暴徒,馬政府不法辦,台灣民眾自己動手。他在街頭突然被人用棒球棍打斷了腿,住了很多天醫院。出來后他再不敢囂張,甚至消失了,說怕再被打。看來,只有用流氓聽得懂的語言,才能制約邪惡。

愛國同心會有公開的網站,他們在首頁顯著位置,列出他們叫囂要殺的所謂台獨分子名單。這份長長的名單不僅列入了幾百名民進黨議員、社團領袖、綠營理論家和學者教授等,還把我和其他一些支持台灣人民選擇權利的專欄作家也都列入。說等他們跟對岸統一后,要把這些“台獨分子”統統殺掉,而且還說要把台獨分子的家族(妻子兒女等)也統統剷除。

這樣明目張胆的宣傳要殺人,如在美國出現,立即會被報案,美國聯邦局會逮捕這些人,因為在美國公開說要殺了某人,屬于犯罪。但在台灣,他們就敢這樣囂張,就是因為背后有國民黨的支持,更有對岸共產黨的撐腰。

我看到這份“殺人名單”后,在台灣《自由時報》專欄文章中痛斥,並直指馬政府縱容的責任。專欄刊出次日,這份“殺人名單”就從愛國同心會網站消失了。可見他們還是怕公開,怕輿論的。但后來看到馬政府沒追究,還把他們的人請去當“貴賓”,那份殺人名單就又恢復登在其網站了。

從以上情況可看到,只要台灣真正實行法治,通過法律制裁,那些愛國同心會的惡棍們就根本不敢囂張。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長當天,就警告負責101轄區的警察局長說,如果再有法輪gong學員被打,我就撤換你這個局長。

從柯文哲講話至今,愛國同心會的人沒再敢在101和台北任何地方對法輪gong學員撒野。這說明什麼?很簡單,只要有制裁,他們就不敢胡作非為。以前敢,就是因為沒人管。

記者:12月22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政協副主席令計劃落馬,這個愛國同心會和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是否與統戰部之間有什麼關系?

曹長青:從台灣“愛國同心會”的情況可推斷,香港的“青年關愛協會”等統派組織,也是同等性質。它們都可能是中共統戰部門遙控、指揮的外圍組織。性質就如同我上面所說的,是希特勒的衝鋒隊(褐衫隊)那種角色。而要真正解決,只有铲除了希特勒的大邪惡,才能釜底抽薪,不再有這些小邪門。所以,保住台灣的民主,推動中國的民主(變化),才是根本。

——原載《看中國》網站2014-12-29;原题:縱容毆人撒野 誰罩愛國同心會?

曹長青註:為什麼馬英九縱容“愛國同心會”這樣的流氓團伙?據網友提供的信息,並核查發現,“愛國同心會”和“中華四海同心會”是一會兩體,它是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當年創辦的,所以馬鶴凌被“愛國同心會”的人尊為“老會長”(創會會長)!這個有很多“干女兒”、最后又死在干女兒家裡的馬鶴凌,被人罵為老流氓(干女兒的丈夫曾出面控告馬鶴凌);而在政治上,馬鶴齡的遺產是:他創辦了一個流氓團伙的組織。這樣的馬鶴齡能教育出什麼好子女?馬英九的政治流氓本性,是有遺傳和家庭出處的!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4-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