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西方年輕人為何加入“伊斯蘭國”(ISIS)

曹長青



對侵入伊拉克的ISIS(伊斯蘭國)的最新評估,他們有兩萬人,其中約二千人來自法、英、德、美等西方國家。這些在西方土生土長、享受西方生活和自由信息的年輕人,為什麼會去參加砍人頭的ISIS,狂迷伊斯蘭教?這裡起碼有六個原因:

第一,極端意識形態的誘惑。

伊斯蘭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自然會在各地有信奉者,包括西方國家。而ISIS恰恰是這個宗教的極端者,要在中東建立“伊斯蘭宗教國”。它的最大賣點,是強調精神性(對抗物質享受)、純粹性(對抗人類的世俗性)、平等性(對抗資本主義的貧富差別)、壟斷性(要在全球實現伊斯蘭)等。另外它的極端性(包括殘暴),也對享受膩了西方(和平、寧靜)的狂熱穆斯林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

任何一種以反資本主義、強調平等、熱衷群體主義的意識形態,都有它特殊的誘惑力。這跟共產主義的吸引力是類似的。當年就有不少西方年輕人,跑到共產蘇聯和中國,參加他們視為理想的共產革命。

例如現在的紐約市長白思豪,當年就跑到蘇聯朝拜他為之著迷的、認為是平等美好的共產主義。他的婚禮蜜月還特意選擇在共產古巴。他至今仍持同樣的意識形態。這點我曾在“共產分子當上紐約市長”一文中詳述。

另外像加拿大《環球郵報》的華裔記者黃明珍(Jan Wong),當年才19歲,就(得到周恩來特批)跑到中國參加尾聲的文化大革命。一個在西方出生長大的第三代華裔孩子,和中國的學生們一起去上山下鄉,吃盡了苦頭,就因為她對毛的革命著迷。在付出了青春的代價、目睹六四屠殺后,她回到加拿大后寫了本《神州怨》(Red China Blues),記述自己當年的荒唐。

有西方評論家說,ISIS是“打著宗教招牌的政治邪惡”。但它對一些狂熱的平等主義者,尤其是年輕人,具有相當的迷惑和欺騙的力量。

第二,失敗者的聖地。

從現已披露出的ISIS的西方支持者情況來看,他們在西方國家多是那種無所事事、一無所成的loser(失敗者)。他們缺乏專業技能,甚至中學都沒畢業,游手好閑。那種不被社會重視的“邊緣人”心態,使他們滋長一種反社會、反資本主義的情緒,從而很容易被某種異端邪說吸引。ISIS高調要跟西方對決,尤其是它的血腥,給這些西方“失敗者”提供了一種希望,讓他們感到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可以通過殘忍(像砍人頭)來發泄他們長期的不滿不忿不平之意。

人們對“得意忘形”總是很容易看到,但卻經常忽略另一種更可怕的現象,那就是“失意無形”——因失意而失去理性、理智,失去自我,有些甚至完全進入一種精神症狀中。而那些失意者、失敗者一旦聚集,群體發泄,就是一種可怕的毀滅性力量。

第三,左派媒體掩盖真相。

在左派主導的西方媒體上,人們看到ISIS砍人頭的報導,但卻缺乏對伊斯蘭原教旨的批評和深入分析。左派熱衷“政治正確”,他們不會像(已故)意大利知名記者法拉奇那樣直言不諱地指出,極端伊斯蘭只是冰山一角,有1400年歷史的整體伊斯蘭教才是根本問題。法拉奇曾激憤地說,伊斯蘭教是不把人當人,女人不值駱駝錢的宗教。所以,因缺乏對伊斯蘭的深入真實報導、批判,導致這種宗教的落后愚蠻方面,沒有被西方民眾,尤其年輕人知曉,他們從一開始就失去警惕。

第四,清真寺的宗教洗腦。

西方民主國家強調宗教自由,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甚至明文規定,國會不可立法限制宗教。這當然是完全正確的,但卻並不是沒有代價的——它給了(沒有像基督教那樣經過改革的)伊斯蘭在西方發展的機會。清真寺在英美等西方國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加——

據2007年的數字,當時英國有清真寺1700個,法國有1600個,德國有2200個。而現在(2015年),英國的清真寺增至1834個,德國增至2400個,法國增至2500個!等于過去八年,法國平均每年增加112個清真寺!從而使法國成為整個歐洲清真寺最多的國家!

在美國,據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后期的數字,當時有清真寺約1200個,現則增至3186個,等于二十年間增幅160%。美國的清真寺多在加州和紐約,這兩地總共有1032個。即使在摩門教大本營的猶他州,現也已有15座清真寺。在美國清真寺最少的是夏威夷(3座)、阿拉斯加(2座)、佛蒙特州(1座)。

不少清真寺被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把持,他們關上門,給年輕人灌輸反西方、反資本主義(物質享受)、反世俗化的原教旨伊斯蘭主義。那些頭腦如同一張白紙、剛剛涉世的年輕人,就在這種灌輸中,潛移默化地成為“伊斯蘭國戰士”。

第五,家教的失敗。

由于強調多元文化、性自由,導致西方有大量單親家庭。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據統計,每四個黑人女性中,就有三個是單親母親。單親媽媽帶幾個孩子,不僅有經濟壓力,更精力不足,當然很難給孩子足夠的家教(絕大多數單親母親本身就嚴重缺乏教育)。那種家庭的孩子,更可能成為社會邊緣人、失敗者。另外,西方有些家庭過于放任孩子,強調讓孩子“自由”發展,結果一旦接觸伊斯蘭、走進清真寺,就可能迷上“伊斯蘭國”。

第六,福利制度的慣養。

單親家庭的日益增多,跟西方國家的高福利制度有直接關係。因為無論她生出多少孩子,國家全都管了,政府提供充裕的福利。在美國,一個單親母親養三個孩子,政府提供的各種福利,超過一個電腦公司的中等職員的收入。所以美國曾有一個女人用人工受孕,一次生八胞胎的驚人之舉。之前她用同樣方法生了六個。她一個人怎麼能養活十四個孩子?因為有政府福利。而政府並不產生錢,是用高稅收強行從勤奮工作的人那裡搶奪來的(不交稅要坐牢)。在熱衷社會主義的奧巴馬總統領導下,美國現在領福利的人,已高達五千萬(佔美國人口的六分之一)。美國各級政府現在僅僅是一年的社會福利支出就超過6000億美元(美國2014年度軍費才是六千億)。

那些游手好閑、無所事事的年輕人所以不急迫找工作、養活自己,因為政府的福利把他們養起來了。這樣他們就有時間、有閑心,去清真寺,去熱衷伊斯蘭等。

像美國波士頓去年發生的馬拉松爆炸案,被查明的兩名恐怖分子,弟弟在上學,已是成人的哥哥(及他全家)都一直在領取福利生活;他們平常去練拳擊等,根本不用工作。等于政府用搶奪勤勞者的錢,養活這些恐怖分子。

用穆斯林人口佔領歐洲

上述種種現像,在歐洲國家更加嚴重。因為那裡的社會主義更興旺,福利金和清真寺等更多。所以“產生”的ISIS的支持者也遠超過美國。

據情報部門數字,ISIS中,有法國700人,英國500人。美國沒有統計數字,但聯邦調查局長說,受到監控的有十多人。如果超過英國法國,早就會有報導(而美國人口是英法兩國總和的兩倍半)。

出現這種情況,還跟中東阿拉伯人湧入西方社會有直接關係。美國相對較少。據統計,在美國的阿拉伯人,70%成為基督徒,只有23%信奉伊斯蘭(成為穆斯林)。

另外,美國的穆斯林人數也不多,約有200萬,佔美國總人口0.7%;是美國華裔(400萬)的一半而已。這200萬美國穆斯林中,25%是黑人,72%來自印度、巴基斯坦、馬來西亞等國家。土生土長的白人穆斯林,在美國是非常少的。

穆斯林在全球人口已佔22%。在歐洲,穆斯林已有5600萬,接近一個英國的人口。尤其是在法國,穆斯林的增長速度最快,已佔法國6400萬人口的11%。預計25年之后,法國一半人口會是穆斯林。

在英國,最近英格蘭西北部小鎮克利瑟羅的一座(廢棄)基督教堂被改作了清真寺,成為轟動新聞,這個極富象征意義的事件,再次折射出伊斯蘭在英國迅猛發展的勢頭。所以有伊斯蘭主義者宣稱,我們不用入侵歐洲,用穆斯林人口就可以佔領他們了。

要想解決穆斯林人口中走向極端主義、甚至恐怖主義的狀況,最根本上,不是禁止這個宗教,而是鏟除中東的獨裁政權。只要沒有政教合一的專制制度,沒有政權的支持,恐怖主義的孕育土壤就難以產生,極端分子的生存空間也驟然縮小。與此同時,穆斯林內部的改革聲浪會大增,最終促使伊斯蘭改革。

——原載《看》雜志2014年12月號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5-1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