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曾節明評香港佔中落幕 批胡平如川劇變臉


暴力“清場”預示着無條件非暴力抗爭的落幕
——評香港“佔中”運動的失與得

曾節明

從9月26日開始,到12月11日被七千香港警察暴力鎮壓(美其名曰“清場”),堅持了76天之久的香港“佔中”民主運動悲壯謝幕。

真正的民主人士,必須實事求是地承認:此次香港“佔中”運動失敗了。因為“佔中”民眾已被驅散,而“佔中”的訴求,沒有一絲一毫的實現。

徐水良卻睜眼無察以上事實,咋咋呼呼地說:佔中取得了偉大勝利!“香港抗爭的第一階段很完美。”這顯然是在指鹿為馬,“佔中”者本人:黃之鋒的絕望絕食、周永康的臨別泪水……都已經證偽了他“很完美”的判斷。

眾所周知,唯有秉持實事求是的態度,才有可能汲取教訓,在下次運動中取得成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用拼音代替。下同);徐水良這種指鹿為馬、阿Q精神勝利法的“樂觀”鼓吹,等同于釋放麻醉劑,客觀上是在阻礙民運者汲取教訓。

無鑒于以上倒錯,徐水良反而牛氣衝天,把承認“佔中”失敗的人,統統打成“中共特線”,高喊:反對失敗主義!

也恰恰在這個時候(偶然乎?必然乎?)之前勁頭十足高八度攻擊“佔中”違法、鼓吹“佔中”首場的胡平,突然變換臉孔出來高唱:“鞏固佔中成果,防止失敗主義” 。

此種川劇變臉戲般的表演,直看得人瞠目結舌;旁觀者不禁要問:指責“佔中”“違法”,在任何訴求未實現的情況下,一直鼓吹“佔中”收場的,不是你胡平嗎?你胡平本身就是失敗主義,還要別人防止什麼“失敗主義”!?

現在已經很明顯,胡平是故意耍賴,徐水良則是以偏概全。

什麼是失敗主義?就是認為某項事務不可能成gong、必定失敗的主張。那麼承認此次“佔中”失敗,就是一開始就認為“佔中”不可能成gong嗎?這顯然荒唐透頂。

客觀地說,“佔中”運動本來是有獲勝的契機的,因為:

其一,香港的特殊地位,決定了中共習近平當局,不敢效法鄧小平鎮壓“六四”的手法,來鎮壓此次“佔中”運動,也就是說:決不敢動用軍隊鎮壓、決不敢開槍鎮壓,而唯有依靠香港警察來鎮壓;而全香港只有約兩萬五千名警察,如果“佔中”的規模足夠大(如有十萬人以上的規模),香港根本無力鎮壓“佔中”;

其二,香港“佔中”運動爭取的既非港獨、也非顛覆特首政府、而是港民普選立法會議員、提名特首人選的權利(不知胡平為何硬說這是“高訴求”,而又睜眼瞎說梁振英寸步不讓、僅假惺惺地摆個“對話”姿態就是“好”,就該“收”!?)此種訴求雖威脅到港奸梁振英一伙的既得利益,但並未直接威脅到中南海政權對中國大陸的專制統治,因此中共北京當局有讓步的空間。

由此可斷,如果“佔中”的壓力足夠大,迫使中南海后退妥協是完全可能的。

那麼為何在有勝機的情況下,此次“佔中”運動最終失敗了呢?其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佔中”的規模不夠。“佔中”的規模,只是在九月下旬佔中初起、並逼退警方橡皮子彈、催泪彈彈壓之后,達到數萬人的規模,這也是“佔中”人數的最高峰,此后就逐漸走低,被最終驅散前只有數千人。如果在本月十一日香港警方最后圍剿的時刻,“佔中”能有數萬人的規模,七千香港警察是根本不足以“清場”的。

“佔中”規模不夠,當然與香港民眾素質上的局限性有關:多數港民過于看重經濟利益和眼前的生活便利,看不到民主權利事關香港前途重大意義,看不到此次“佔中”的民主與專制正邪決戰性質,因此對于妨礙他們眼前生活秩序和出行便利的“佔中”運動,持漠不關心甚至反感的態度。或许是因為生活較富足的原因,港民整體上對“佔中”的支持,甚至遠遜于1989年大陸民眾對學運的支持:如果港民有十分之一當年大陸民眾堵軍車的那種熱血,梁振英港奸政府必早已垮台!

香港人身上同樣有著華人重經濟實惠、輕憲政民主(“不關心政治”是其慣常表現形式)的通病,應該承認這是一種悲哀的現實。

但是,作為一方民運人士,是不應該苛求當地民眾的素質的,而應該首先承認自己發動群眾的工作做得很不夠、或者很不成gong;

第二,“佔中”領導人策略大錯。

首先是沒有及時升級“佔中”,擴大抗爭規模:九月二十七日梁振英一伙悍然動用上千警力,以催泪彈和橡皮子彈瘋狂鎮壓和平“佔中”民眾,結果激起香港民間強烈反彈、引發國際輿論大嘩,彼時“佔中”受到香港各界踴跃支持,“佔中”規模飆升至數萬人規模,“佔中”領導人沒有乘勢而進,“乘熱打鐵”,發起“佔領”政府機關、警署、法院……等大規模行動;

十一月,“佔中”者打退當局第二次“清場”,士氣回升,“佔中”領導方也沒有乘勝追擊,發起全港罷工、罷課、罷教、絕食、靜坐等“激烈”行動,再次坐失時機;

徐水良平日裡高喊“全民起義”、嘴上也不斷強調自己支持“佔中”、但卻拼命反對擴大抗爭、升級“佔中”,把加強抗爭的主張一概打成“盲動冒險主義”、“政法系陰謀”;徐水良耍貧嘴說:中共不可能讓步,因此主張擴大抗爭以實現“佔中”訴求的人,是在散播中共改良幻想……雲雲;意即:你們不要擴大抗爭,反正中共不可能讓步的,要爭取民主,只能革命啦!

問題是不擴大抗爭,“革命”會從天上掉下來不成!?不向偽當局施壓,不逼退偽當局,如何撕開革命的口子?如何創造革命的條件?徐水良睜眼不察的是:羅馬尼亞革命、捷克革命、利比亞革命……许多革命都是街頭抗爭開始的、而並非一開始就舉出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式的旗幟。

待到“佔中”走低、當局黑手操控“法國人”等“熱血青年”打砸立法院制造“清場”口實、抹黑“佔中”運動、形勢十分危急的時刻,學聯黃之鋒悲憤發起絕食運動,作最后一搏,卻得不到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的支持,以致絕食運動得不到足夠的支持。

许多民運異議人士以中共草菅人命為由,否定黃之鋒絕食行動的意義。實際上在那種情況下,黃之鋒的絕食行動是很有效的:學生們絕食,迅速激起了香港各界的同情,學生的父母憤而“造反”、越來越多的教師走上街頭、梁振英港奸集團中下層也是人心浮動……這也是梁振英迫不及待地發狠在十一號發起“清場”總攻的重要原因;

其次是以“泛民”為代表的香港民主派沒有堅定的抗爭意志,關鍵時刻竟然向港奸當局“自首”:

“泛民”領導人——“佔中三子”朱耀明、戴耀廷和陳健民一直不敢發動民眾、發起罷工罷市、絕食、靜坐等行動擴大抗爭,暴露畏首畏尾的心態;十二月三日,“佔中三子”竟到香港警察總署自首;“自首”,等于是承認自己“有罪”,承認自己“有罪”,等于是否定了自己領導的“佔中”——至少是部分地否定了“佔中”的正當性,這說白了就是“繳槍投降”。此就像一支部隊,主將都拋棄部隊投降了,這對“佔中”的打擊可想而知有多大!“佔中”運動為何在最后階段再也無法積聚逼退警方的人氣和士氣,“佔中三子”的自首難辭其咎!

“佔中三子”自以為此種自我擔責,可以保護學生免受“秋后算賬”,這不過是一廂情願的迂腐,孰不知這種形同叛賣的自我矮化,是對學生人格和自尊心的深刻傷害!

“自首”更不可能感化梁振英當局,它除了助長梁振英一伙的驕狂氣外,沒有任何用處!

第三,“佔中”領導者組織者過于強調和平抗爭。在和平抗爭遭到警方暴力鎮壓時,民眾有暴力自衛的天然權利,但光憑雨傘是擋不住警方的警棍、催泪彈的,“佔中”者們應該準備更有效的非槍類武器,如長竹竿、鐵棍、彈弓等等,只有粉碎警方的清場,才有時間發動民眾。

在承認“佔中”失敗的同時,必須看到,“佔中”運動並非完敗,因為它令中共當局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比起代價,中共香港“維穩”的收獲,完全可以以“得不償失”來形容:

一則,隨著對“佔中”的暴力清場,“一國兩制”模式徹底破產。說它破產,一是因為鎮壓“佔中”后,為了防止街頭運動卷土重來,梁振英一伙在習不良中央的支持下,必然加緊吞噬香港殘存的自由,香港憲政與法治——言論、結社、集會等自由和司法獨立必大幅倒退,香港鍍金鳥籠化——新加坡化已成定局;二是因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已成反例,對台灣的統戰作用掃地以盡;

二則,當局暴力香港佔中,令一直以來媚共通共自我矮化全身心“打拼經濟”的馬英九當局威信掃地,國民黨民望跌至遷台以來歷史最底點,“九合一”選舉大敗幾乎輸光老本,國民黨謝幕而民進黨上台已成定局,有鑒于香港如此不堪情形,以及群情洶湧的反統“去中國化”民意,民進黨不可能延續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兩岸關系大幅倒退勢所必然,且已經發生;而台灣的“九合一”選舉(以選票拋棄馬英九國民黨的民主權利)讓港民羨慕不已,又反過來刺激“港獨”以暨未來更大規模的民主運動。

習近平就如當年的滿洲貴族一般看不起粵人,習近平的盲目自信、對港民“紅二代”式的傲慢,令胡面癱苦心收買台灣的十年“統戰”之gong毀于一旦,極大助長“台獨”,且逼出一個“港獨”來,代價誠可謂不菲。

三則,“佔中”運動七十五天的空前抗爭,令中南海死水再起波瀾且波簾鶷均A派系爭鬥顯然加劇:12月3日,大陸媒體突然反常地登出江澤民于11月17日前呼后擁參觀中國國家博物館的舊聞,並配有大幅照片,還說江澤民“在大型油畫《世紀大典》之前深切回憶起香港回歸的盛況”……這就完全違背了習近平對江澤民等退休老人活動“不准報道”的規定。

這就反映出香港問題上中南海的派系分歧。

中南海的內鬥不可小視,因為它必然是促成中共垮台的關鍵因素之一;而中共高層內鬥,唯有在“佔中”類大規模民眾抗爭爆發時,才有激化以至變局的可能。現今中共高層沒有清官,也沒有趙紫陽式的人物,中共貪官固然不是好東西,但人有求生的本能,現今面臨習近平錦衣衛“反腐”清黨謀建新獨裁的逼迫下,中共高層貪官完全有不擇手段反戈一擊的可能,完全不能排除他們中有人會打“軍隊國家化”、“憲政民主”這張牌,對政敵進行反制,甚至發動政變……。

當然,中共貪官不大可能真心實意創建民主體制,但他們將來的異動有利于中共一黨專制的垮塌是肯定的。 紅色朝廷內,抓了周永康,還有袁世凱。而“佔中”運動,只會助長中共黨內的袁世凱,加速紅朝的覆滅。

四則,此次香港“佔中”運動,如同一面高清的照妖鏡,照出了一批人的真實鬼臉:尤其是某位平日裡精心偽裝成“民運”、“獨評”人士的資深人物,自“佔中”登場之日,就與中共黨媒高度一致,如川劇般地變換臉孔:先是鼓吹“見好就收”;繼而指責“佔中”違法,鼓吹取消對政府施壓,溫良恭儉讓地“合法”抗爭;再而指責“佔中”者當收不收,痛失“好局”;“佔中”被鎮壓后,又大罵支持“佔中”者雲: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局雲雲……現在突然一百八十度拐彎,以堅定民運者的面具出現,道貌岸然地說: “鞏固佔中成果,防止失敗主義”,仿佛昨天他攻擊、否定、取消佔中的言論從來不存在一般。

而每當有人看不過眼,抖出他的自相矛盾、雙重標準、顛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語……等等錯亂的事實時,理屈詞窮之下,此公總是強調:你沒有讀我的原文!

怪哉!難道他的原文是用密碼寫的?這麼多人讀不懂來着;難道別人都是目盲而只有他目明,這麼多人看不見他的原文?

對于此公的真實嘴臉,總有客觀理性的人辯護說:證據……證據呢?

但別人又不是刑偵機關,再說那麼容易讓你看見“證據”,他還能吃這碗飯?有道是: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對于這個問題,有一句美國諺語說得好:“如果一個東西走起來像Y子,叫起來像Y子,那麼它就是一只Y子。”

此次“佔中”運動,迫使偽裝極深的某公破天荒地赤膊上陣,本身就是一大成果。經歷此次“佔中”,人們極大地認清了以某公為代表的這批人,更多人開始懷疑他們,今后那怕他們再裝得客觀、公允、理性、反共……也沒有多大用處了!

暴力“清場”預示着無條件非暴力抗爭,在香港的落幕。“佔中”運動失敗后,香港暫時滑落更深的黑暗中,但當下一次民主運動再起時,則一定是喜劇,也一定沒有這麼溫良恭儉讓。

2014年12月13日下午寫于冰寒紐約州

關于作者的詳細情況,請見流亡加拿大的中國異議人士郭國汀律師當年在《希望之聲電台》就此做的專題評論“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http://soundofhope.org/node/140349

2014-12-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