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牆雞蛋,到底站哪邊?

曹長青




在巴以衝突中,以色列常被指責說,衝突中加沙喪生的人數更多,以色列“不成比例回擊”,是以強欺弱;以色列佔領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是侵略者。

怎樣看待巴以衝突問題,不僅涉及邏輯常識,更涉及道德取向。

人類從未停止過戰爭。巴以衝突,當然也是一場戰爭。評論戰爭的標準,不是哪方強,哪方弱,而應是正義與非正義。強不等于錯,弱更不等于對。但這個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強弱”的說法誤導,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那個“高牆雞蛋”的歪理:“無論高牆多麼正確、雞蛋多麼錯誤,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一邊。”

村上春樹典型地代表了左派虛偽的作秀:顯摆自己“政治正確”——站在弱勢一邊,說冠冕堂皇的話,而不顧真實,不管對錯。其結果往往是助紂為虐。

“高牆雞蛋論”錯在哪裡

人們說照顧弱勢群體,是指對社會中相對處于弱勢的少數族群、尤其是老弱病殘。但如涉及犯罪和戰爭衝突,就絕不能再用“強弱”的標準,而應該用對錯、正義與非正義作為衡量原則。

例如警察追擊搶匪時,警車性能是一流的,警方配有精良武器,需要時還有直升機配合等。相比之下,犯罪分子的裝備相形見絀。那麼在強大警方面前,你能說那個處于弱勢地位的犯罪分子就可憐、值得同情嗎?強大的警方如同高牆,那個犯罪分子簡直像不堪一擊的雞蛋,你難道要像村上春樹那樣“不管高牆多麼的正當,我總是會站在雞蛋一邊”嗎?

再比如,美國軍隊擊斃恐怖主義頭子本拉登時,更是強弱分明。美國派出的是特種部隊,受過特殊訓練的精兵強將,更不要說武器設備一流。而本拉登和他的妻子佣人們基本沒有什麼武裝。面對強大的美國特種部隊,更是雞蛋對高牆。在這種一目了然的“強弱”之間,在高牆與雞蛋之間,你難道還站在處于弱勢地位的“拉登雞蛋”一邊嗎?

至于巴勒斯坦喪生人數多,以色列被指責為“不成比例地回擊”,更是不分對錯、不分是非的錯誤觀念。我曾在“以色列進攻加沙應該譴責嗎?”一文中講過,在第二次大戰后期,英國對德國的轟炸,美國對日本的轟炸等,都造成大規模平民死亡。更不要說,美國甚至對日本扔了原子彈,瞬間造成10多萬喪生。但人類歷史記載和評斷的是,德國日本這些平民的死亡,不是英國美國故意造成的,而是戰爭的代價,而這場戰爭是德國日本法西斯挑起的,他們才應該對本國平民的死亡負責。同理,哈馬斯才是導致巴勒斯坦平民死亡的真正罪魁。

“正義與非正義”是根本

所以區分正義戰爭與非正義戰爭才是根本。誰先挑起戰爭,誰先殺害他人,誰就是非正義者。以色列進攻加沙,因為哈馬斯把那裡變成恐怖襲擊以色列的基地,從那裡曠日持久地向以色列居民區發射火箭彈,並挖了幾百條地道,進入以色列襲擊殺害平民。哈馬斯跟希特勒們一樣,是首先挑起戰爭的罪魁,所以才遭到以色列的反擊。哈馬斯還是全球恐怖主義運動的一部分。以色列打擊哈馬斯,不僅是保衛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也是對全球反恐的重大貢獻。

所以中東衝突的關鍵,不是以色列以強欺弱,而是他們要生存,一次次打敗(阻止)侵略者。由于以色列國力先進,組織有效,更同仇敵愾,頑強戰鬥,所以每次都把阿拉伯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今天的巴以衝突,哈馬斯更不是以色列對手,所以更顯示出以色列的強大。

西方左派和阿拉伯世界等專制國家的媒體,總是把巴以衝突的責任歸罪于以色列,強調以色列佔領巴勒斯坦土地等。但這種領土糾紛的起源,恰恰是阿拉伯國家首先聯手發動戰爭,要把以色列(這個聯合國正式承認的國家)從中東抹掉。

1948年以色列建國第二天就遭到周邊五個阿拉伯國家(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黎巴嫩,以及巴勒斯坦游擊隊)的聯手入侵,要把這個新生國家消滅在襁褓之中。后來1967年的“六日戰爭”,也是阿拉伯國家要聯手入侵,以色列面對群敵,所以才先發制人。1973年十月戰爭,是埃及和敘利亞聯手進攻以色列。這些戰爭都是以色列獲勝,並乘勝佔領了埃及的西奈半島、敘利亞的戈蘭高地,約旦的約旦河西岸,以及當時在埃及控制下的加沙地帶等。

“土地換和平”的成敗

但以色列並沒把這些“土地”永遠並入自己版圖,而是提出“用土地換和平”,即你們承認以色列的存在(讓我們在這個地區生存),我們就退還土地。這是非常理性的方案,獲得多數以色列人的支持。《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曾以研究中東問題的專著《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獲得普利策評論獎。他在該書中引述的民調是:在以色列,主張無條件立即退還土地的佔5%,主張永久佔領的佔20%,主張有條件退回土地的佔75%。這個條件就是阿拉伯人不威脅以色列的安全,承認以色列的存在。

后來埃及承認以色列,以色列就交還了西奈半島。約旦跟進,也拿回約旦河西岸。對戈蘭高地,拉賓當總理時(1995年)就提出以軍撤出換取敘利亞承認以色列。當時以色列國會還以54比30票通過決議,支持從戈蘭高地撤軍,用土地換和平。但敘利亞就是不肯承認以色列(當然,阿薩德政權對自己的人民都用毒氣殺害)。

巴勒斯坦的阿薩德們更加愚蠻。在阿拉法特專權獨裁(並支持恐怖主義)的年代,無論以色列怎樣讓步,都無法換來和平。后來以色列強硬派領袖沙龍當總理后,單方面從加沙撤軍,把這塊土地完全交給了巴勒斯坦人。結果是,土地沒有換來和平,阿拉法特的烈士旅(這名字就夠恐怖的)和哈馬斯們,把加沙變成了恐怖襲擊以色列的基地(發射火箭炮,挖了幾百條地道)。

約旦國王:道路從這次開始

以色列佔領加沙時,該地局勢基本穩定,經濟也復蘇,以色列安全很多。沙龍的妥協讓步,使以色列更受威脅。因此沙龍備受批評,左右派都有怨氣。以至沙龍(因腦溢血而昏迷多年后)今年初(2014)要去世之際,右翼猶太教拉比拒絕為他的健康祈禱,很多鷹派人士不參加他的葬禮,表達對他單方從加沙撤軍政策的強烈不滿。

今天更清楚地看出,當對方(巴勒斯坦)沒有和平意願、不承認以色列生存的權利,以色列單方面撤軍的“土地換和平”方案是不明智的,因為它換來的不是和平,而是挑釁、侵略和對以色列人民安全的嚴重威脅。

在這次巴以衝突(以色列進攻加沙)中,埃及是調停者,提出停火等方案。就是因為埃及不僅早就承認了以色列(1977年),而且剛當選總統不久的塞西將軍,對穆斯林兄弟會等伊斯蘭勢力持強力打擊的政策,主張世俗化,反對政教合一。

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就是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在《紐約時報》發表的“道路從這次開始”提出的:中東要想有永久和平,阿拉伯國家必須承認以色列的存在,讓它融入這個地區。同時巴勒斯坦獨立建國,讓巴勒斯人民活得有尊嚴和希望。

巴以衝突,是典型的一個“高牆雞蛋,到底應該站哪一邊?”的例子。強弱不是標準,多數少數也不是標準。正義的價值才是。那什麼是正義非正義的標準?非常簡單:那個首先要剝奪別人生存權利的永遠是錯的!無論他是強是弱、是多是寡。

被西方左派主導的國際輿論,在多數情況下,只是一味地表現“政治正確”——要麼弱者就永遠是對的,要麼大多數就永遠是對的。那種“高牆雞蛋論”就是典型的不問是非,攪亂世界的邏輯。

——原載台灣《看》雜志2014年10月號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4-11-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