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香港,你是自由中國的第一站

曹長青




“她疾速地走在香港一條微暗的街道上。她不知道這條街道的名字和地理位置,沒有任何目的和目標,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走的飛快。早已過了半夜,只有幾間小店鋪還開着門,街上已經沒有了行人,但她沒有任何恐懼感,只有帶着緊張的興奮。她飛快的腳步似乎在追逐着她腦中飛翔的念頭:我在香港了,我自由了!

不是在做夢吧?她眨了眨眼睛,朝北方眺望。只看到山和閃爍的燈光,還有山腳下靜靜的深圳河。呵,真的是在羅湖橋的另一端了!這是她在香港的第一個夜晚。

羅湖橋!有多少次,站在橋的中國一端送別外國旅行團的她,望着千百個人,美的醜的,胖的瘦的,年輕的年老的,健康的生病的,清醒的瘋癲的,身着筆挺西裝的,拖沓着皺褶睡衣的,進來出去,隨意地、不經意地跨越着羅湖橋——那座通向外面世界的橋。外面的世界,一個不同的世界,一個自由的世界!但是她,年輕、健康、清醒,卻從沒有自由跨過那座橋、踏過那二、三十步路。這一橋之隔,是東德和西德的距離。

現在她在這裡,在羅湖橋那自由的一端!

一位哲人曾說,初嘗自由的滋味,真比作國王的感覺還好!這話多麼準確!她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氣。”

這是我妻子一部英文作品裡的一個片段,寫的是我們兩人一起第一次抵達香港那天晚上的真實經歷和感受。

今天,我們已經在自由的美國生活了26年,但卻從沒有、從不敢忘記跨過羅湖橋的那一天。那是漫長的、從奴隸到自由人的一天!

香港,對我們這兩個黑龍江人來說,曾經就像美國一樣遙遠,一樣陌生、一樣充滿神奇的魅力。她代表着自由,代表着繁榮,代表着可以活下去的生命,代表着有希望的明天。

八十年代中期我們到了深圳工作,香港近在咫尺,但對我們仍是一個無法企及的夢。好多次在蛇口的海岸邊,聽人們講起多少人從那裡游水到香港,多少人淹死在海裡——冒死也要到香港去!因為香港曾是千千萬萬中國人夢想中的天堂。

Hong Kong,這個只有六百萬人口的彈丸之地,但她的名字是那麼響亮——全世界都知道她,整個自由世界都熟悉她。大家心裡早已習慣了那個清晰而明確的概念:Hong Kong是“我們”的一部分。

記得17年前,當英國對香港的租約到期、不得不把她歸還給獨裁中國的時候,自由世界的人們,是懷着多麼忐忑不安的心。媒體報導說,那一幕回歸的交接儀式,“看哭了一半香港人”。在海外,人們起碼從電視上看到,英國總督彭定康的三個女兒,哭成了泪人。

Hong Kong,這個全世界最自由、最繁榮的小島,就像一個被富有的家庭領養、嬌寵了多年的孩子,忽然被法官判給了曾遺棄她、並且一直凶殘對待自己家孩子的惡家庭。大家都是多麼地不舍,多麼地無奈。這裡除了因法律而不得不還孩子的悲傷,還有對這個孩子自己也有點“歡天喜地”地要回去的遺憾。但不管怎樣,那個惡家長起碼承諾,對這個特殊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要有特殊待遇。

但17年過去了。香港,這個曾一直感覺被“領養”“受歧視”卻事實上一路在自由環境下成長過來的孩子,終于越來越感受到、越來越忍受不了血親卻惡毒的家長那不斷緊扣的鐵鉗。《南華早報》曾在網上做民調問:“如果有可能,香港人是否願意投票回歸成為英國海外屬土”,結果一度竟然有93%的受訪者投了贊成票,反對只有7%(2013年3月12日數據)。

當然“回歸”英國是沒有可能了。于是這個“孩子”一次又一次小規模地抗爭。但在多數情況下,外面的世界並不了解。這次她的喊聲大了,終于全世界,尤其是自由世界,都聽到了。大家都為香港的勇敢而振奮、而高興。大家都期盼着她勝利——“回歸”到她本來就所屬的“我們的”自由的大家庭!

香港人,有着海峽兩岸的人都無法企及的優勢,不僅因曾是英屬而帶來的特殊地位和國際社會一份特別的關愛,導致北京獨裁者也絕不敢過分妄為;更重要的是,香港的年輕一代,是沒受過飢餓、沒經過被洗腦、被恐嚇的、最單純、最無畏的一代。他們沒有像中國內地人或台灣人那種被打着、罵着、戰戰兢兢成長的歷史;沒有那種一想到政權就發抖的、被專制傷殘了的奴隸心態。香港的年輕人餓就喊餓,要自由就大聲喊出來。他們單純、沒有心計,也不會隨便就被“大人們”嚇回去!

中東茉莉花革命的成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下同。),就因為他們那裡的成人是孩子!那些成年人不老成、沒有計謀、不懂策略、不會算計。他們擁有的,是孩子的單純,是年輕人的夢想、年輕人的激情、年輕人的勇敢。

在開羅廣場,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發表電視講話,表示任期到后不再連選,但拒絕立刻下台。對這個在不少中國人眼裡已經是相當妥協的講話,埃及的抗議者們絕不接受。他們拿出跟獨裁者死磕到底的勁頭說,“他固執,我們比他更固執!”整個埃及都沒有什麼“成熟”的大人出來呼吁,運動已經有成果,該撤退了,也沒有人喊什麼“和平理性非暴力”。廣場上回蕩的只是痛恨專制、跟獨裁者不共戴天的憤怒情緒。

他們是成年的孩子,他們成gong了!

而中國的民主運動要讓真正的孩子的肩膀來扛,已經是成年人的恥辱。而且在89民運中,有相當一些成年人不是清晰、明確、單純地、義無反顧地支持學生,而是精明算計、左協右調、在學生和政府之間權衡什麼最大公約數,結果迎來的是最悲慘的結果。

北京天安門運動注定失敗的另一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運動之前,沒有真正成熟的成年人把自由民主的理念傳播到位,沒有把“獨裁制度必須結束”這個原則、這個理念、這個口號喊出來,喊到深入人心。

所以,天安門運動從來就沒有一個清晰明確的目標。當時提出的反腐敗口號,是一個空洞到既無形、更無影的東西。事實已經清楚表明,獨裁制度不倒,反腐只能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

大家都知道,埃及爆發了兩次革命:第一次,目標清晰地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第二次,目標清晰地要求穆爾西下台。兩次都目標清晰明確,兩次都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兩次他們都成gong了!

東歐革命、中東茉莉花革命,都是那些沒有策略,沒有計謀,更沒有退場機制的孩子般的成年人完成的。他們沒有像下像棋那樣,研究算計三步五步之后再挪動一步。他們只是一路朝着自己清晰的目標——獨裁者下台,看着勝利的曙光,抱着必勝的信念。這就足夠了!

而我們看今天的香港雨傘革命,本來孩子們做得非常精彩——目標清晰明確:要真普選,要真正的港人治港。而且他們做得和平、理性、秩序、文明。但即使這樣,還總是有些“老人”們出來給孩子們下指導棋,今天“見好要收”,明天“要有退場機制”。

事實上,當你開始邁向追求夢想的那一步,就絕不可停頓下來。你停下來,但獨裁者套在你脖子上的繩索卻絕不會松下來,反而會勒得更緊。2017的普選近在眼前。那將是香港的第一次普選,當然迫在眉睫需要從現在就開始着手候選人。候選人亮相、競爭的時間越長,民眾比較、選擇的機會才越多。在北京一定要欽點候選人的前提下,香港人現在不爭取、不清晰明確地達到要求真普選(香港人自己推出候選人)的目標,還有時間等嗎?讓學生們現在退?退到25年前的天安門廣場嗎?

目前這場“雨傘革命”已經贏得了世界注目和全球華人的支持,在根本沒有達到目標的情況下憑什麼退場?現在退場不是讓雨傘革命成了一個自己泄了氣的皮球嗎?天下哪有這種荒謬的不打自敗的做法?而且如果這次“無疾而終”,怎麼還能激起下次的熱情?下次是何時?2017把香港再送給共產黨一次嗎?

什麼人在一個新生兒剛誕生的時候,就張羅着給他準備棺材、修建墓地?什麼人在一場革命剛開始的時候,就喊着要準備失敗,要做好撤退準備?什麼人在戰士們衝鋒陷陣的時候給他敲喪鐘、奏哀樂?

在一個新生兒誕生的時候,人們應該讓他看到的,是生命,是青春,是激情,是充滿希望的、自由的明天,是一定能夠實現的夢想!

那些“沒見好就喊收”的老人們,要把他們自己失敗的包袱扔在香港孩子們追求自由的征途上。他們失敗慣了,他們心有余悸,他們想起那個政權就忍不住發怵,所以才唱衰雨傘革命、預告香港也會失敗。那些人不僅已經成為歷史,更成為香港走向勝利的阻礙、障礙。

讓那些成天算計利害得失的“老人們”去打老祖宗的算盤吧。香港的孩子們是高舉着蘋果手機傳播勝利信息的新一代。

香港的孩子們,你們是生機勃勃的今天,更是一定勝利的明天。今天,你們應該聽的是振奮的樂曲,是激昂的號角;而絕不是喪鐘,更不是哀樂!

你們爺爺的失敗、叔叔伯伯的失敗,絕不等于你們也失敗。他們流血了,他們倒下了,最關鍵的是,他們從根兒上就沒有認清那是一個多麼殘忍的政權,所以從出發點到目的,都沒有“你必死,我必活”的信念。始終對狼抱着希望的人,絕無法躲過被狼吃掉的命運。

今天不是佔中/佔港者應該思考退場機制,而是北京的共產黨政權!

“讓共產黨退場!”才應該是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和所有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國人需要大聲喊出的口號。這是早就應該喊出的、要不斷喊出的、直到喊倒、撼倒共產黨的口號!

25年前就有人高聲喊出這個口號,但被那些“足智多謀”的人們給呵斥掉了。中國人還要再等幾個25年?“讓共產黨退場!”應該從今天喊出來,從現在喊出來,理直氣壯地喊出來!

這裡沒有誰呼吁誰去上街、去革命、去流血。自由的渴望在每個人心中。追求自由,無論在哪朝哪代,無論在世界哪個角落,都是那些視自由如生命的人自覺自願的行為。

沒有人期待流血,也不會流血。哪怕在25年前,在有絕對權威的第一代領導人的時代,在中國經濟尚未跟世界接軌的年代,在沒有手機、沒有網絡把信息瞬間傳遍天下的時代,屠殺,都是獨裁者難以承受之重。鄧小平們對自己的行為從來都不敢理直氣壯。在屠殺的第二天,就開始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用墨寫的謊言,去塗抹滴血的真實。直到現在,他們都在用全力捂盖着屠殺的歷史。

今天,人人都有手機,人人都是現場實況轉播的記者,習近平敢殺人嗎?即使他有毛澤東/鄧小平的狠,下面的將軍們有那份忠、有那個膽嗎?敢負殺人的責任嗎?今天,習近平開個“北京文藝座談會”,已經被數不清的網民痛斥、嘲諷、耍弄。他從來就沒有、現在更沒有毛/鄧那份權威。在獨裁者權威大幅下降的現狀下,人民和(包括軍人在內的)各級官員的覺醒程度卻在大幅上升。哪裡都不是鐵板一塊。習近平敢殺人的話,那就很可能是齊奧塞斯庫的命運。大家要清晰地記住,習近平不是鄧小平。哪怕鄧小平今天復活,也絕不敢再殺!不要被人用25年前的血來嚇住今天的你!

在25年前,在威嚴的鄧小平一直緊握軍政大權的情況下,都有38軍軍長徐勤先的抗命,拒絕調兵到北京。他說:“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他用行動、用坐牢的代價實踐了英雄的豪言壯語。

寫到這裡我想到,以后每年的六四,我們應該記得向這位不肯調兵殺人民的將軍致敬。那是一位跟獨裁者直接抗命的英雄!那個抗命是了不起的壯舉!回頭想來,如果當年每一個軍長都是徐勤先,就絕不會有一場大屠殺。

我們不僅要記住徐勤先這個英雄,給他送去我們發自心底的感激,讓這位被當局懲罰和冷落的英雄感覺到來自民間的溫暖,而且,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應該大聲地、持續不斷地向所有的軍人喊話:“當獨裁者和人民對立的時候,手上絕不要沾人民的血!”埃及的塞西將軍,因為站在了人民一邊,人民用選票獎勵他一個總統大位。

我毫不懷疑,在下一次中國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時候,不僅會有更多的軍人抗命,而且會有軍事將領站到人民的一邊。在東歐共產專制崩潰的時候,哪裡的軍隊殺學生、殺人民來着?!

中國的軍人也是人,他們中25年前就有過徐勤先!今天和今后當然更會有和人民站在一起的軍事將領。哪個軍人不想建gong立業?當獨裁者和人民對立的時候,站在了人民一邊,保護了人民,就無疑是偉大的歷史gong勛!我從來都不信中國沒英雄!

我們有過英雄的將領徐勤先,我們有過英雄的平民李旺陽,我們的英雄絕不會斷了香火!香港,不是開始接過來了麼?那些年輕的孩子們,哪一個不是令人欣賞、令人敬佩、令人充滿期待的新一代英雄!

香港,由于她的特殊地位,中共更不敢調兵鎮壓。而香港的警察,剛用催泪彈、辣椒水往孩子們身上潑,看看就遭到了多麼大的反彈。所以,香港人要挺住,要從佔中到佔港,不僅要堅持讓世界聽到你們越來越高分貝的聲音,而且不達目標,絕不要罷休!

人民越勇敢,獨裁統治者才越沒膽!

中國內地的朋友們,給香港的雨傘革命一份支持吧。你們一定記得,1989年的時候,香港人民對天安門民主運動給予了最鼎力的精神和物質支持。在過去25年來,每年六四,香港一直都是全球最隆重紀念天安門死難者的地方。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不僅溫暖着那些六四未亡人的心,也燃燒着自由世界對中國的希望。

兩年多前,是勇敢的香港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先生冒着危險採訪報導了李旺陽的故事,讓我們知道、並為擁有這樣一個中國英雄而驕傲,更讓我們為那個政權公然謀殺了這個英雄而怒不可遏!林先生同樣是一個了不起的英雄。

哪怕僅僅是為了感謝香港人民曾經給過我們的幫助,感謝他們一次再次地替被虐殺的李旺陽怒吼,感謝他們年復一年地替專制城牆裡面的人們記着六四,起碼,在APEC北京開高峰會期間(11月5-11日),為了讓世界更了解香港人民的爭普選之戰,在北京,在中國,撐起一次雨傘,傳一張雨傘的照片,轉發一篇支持香港雨傘革命的文章吧。更何況,香港的奮戰,就是為中國的新一輪民主之戰打前站;香港的成gong,就是為中國的自由之路鋪墊最堅實的地基。香港和內地,已經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挺香港,就是挺自己!

那些到香港經商、旅游的中國內地朋友們,去看望一眼佔中/佔港的學生們吧,陪他們舉一次雨傘吧。有一天,你可以問心無kui,在香港人民為爭取自由而奮鬥的時刻,我來過,和他們並肩過幾個小時,幾分鐘;在香港往自由跋涉的征途上,我來過,留下過一個腳印,拍下過一張值得驕傲的照片。

呵,台灣朋友們,我的许许多多的台灣朋友們。想起你們,悠然升起一股親切、溫暖之情。在你們正享受着選舉的權利、正緊鑼密鼓地準備為台灣更加自由、美好的明天投下神聖的一票的時刻,請別忘記,香港人民正在為爭取你們今天擁有的這份權利而奮戰,尤其是,那些像太陽花學運的孩子們在奮戰。相信你們也在盡自己的所能,給香港的雨傘革命送去一份心意。毫無疑問,香港如果被扼殺,共產黨下一步的鐵鉗就是掐向台灣。

海外的中國朋友們,如果你訪問香港,如果你路過香港,去給佔中/佔港的孩子們鼓一次掌、加一把勁吧。相信你和我一樣,無論多麼熱愛美國、英國、法國,熱愛世界每一個自由的角落,但是,中國是我們出生的地方,中國是我們成長的地方,那裡永遠地留下了我們的青春,我們的愛情,我們的汗水,我們的泪水……,那裡永遠地埋葬着我們摯愛的、卻沒能最后道別的親人。那裡,“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

不會忘記,更因為在那片被血和泪浸透的土地上,仍有我們難以忘懷的夢在繚繞。那不是一個愛國夢,而是一個愛自由的夢,這個夢裡怎麼可能沒有一個自由中國夢!而香港的成gong,就是實現那個夢的第一步。

所以,全球任何一個角落的、真正熱愛自由的華人們,讓我們一起,用我們的吶喊、用我們高舉的雨傘,來助香港一臂之力。讓共產黨退場!讓“雨傘革命”成為中國人爭取民主自由的一個勝仗。讓共產黨退場!讓香港,這個曾經是自由世界驕子的美麗之港,成為自由中國的第一站!

2014年11月6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4-11-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