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金正日讓日本人發抖

曹長青

23歲的奧土祐木子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才鼓足勇氣告訴她的家人,她有了男朋友。她告訴哥哥說,第二天要去海邊和男友約會。她說這話的時候是1978年8月的一個晚上,在她日本的家裡。

然後第二天晚上她沒有回來,人們在海灘邊上找到了她的汽車,但沒有這對戀人的蹤影。兩個青年人突然失蹤了。有人猜測他們溺水了;也有人懷疑被黑社會綁架或幹掉了。

從那以後,四分之一世紀過去了,奧土祐木子的父母已都70多歲了,父親已躺在醫院,母親在過去這24年來,天天在家裡的供台燒香瞻籅G等,期待感動上倉,讓她的女兒回來。24年,八千多個日夜的思念,母親的心被撕碎了。

今年9月15日,這位母親突然接到兒子的電話,讓她無論如何晚上不要打開電視,也不要聽廣播。因為那晚電視播出日本首相小泉訪問平壤,金正日正式承認,他們把包括奧土祐木子在內的13名日本人綁架到了北韓,其中8人已死亡,還有5名倖存者。做兒子的擔心苦等了20多年的母親受不了這個消息的打擊。

在七、八十年代,據日本方面的估計,有50到60名日本國民像奧土祐木子一樣,被北朝鮮特工從日本的國土綁架到了北韓。還有日本在歐洲的留學生,在奧地利旅遊時“失蹤”,現在名字也在北韓的“名單”上。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各種各樣,有52歲的旅館更夫,有20多歲的公司女秘書(在送女兒去托兒所回來的路上失蹤了),最小的是13歲的橫田惠,她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不見了”。

上述那位母親最後得到的消息令她悲喜交加,她的女兒及其男友在五名倖存者的名單上,而且這對戀人在平壤結了婚,現已有三個孩子。另兩名倖存者和奧土祐木子一樣,也是一對青年戀人,也是在海邊約會的時候被綁架到北韓後在那裡結婚(有了兩個孩子)。另一個倖存者曾我,和從南韓叛逃到那裡的美國士兵結了婚,現有一女一子。

這些被綁架者的故事成了日本媒體上的最大新聞,美國的英文報紙也大幅報道。讀這些日本人的故事,令人非常傷感。因為作為一個經歷過共產主義制度的中國人,對這些被綁架到共產北韓的日本人的遭遇以及他們的生活,真是感同身受。

這五名倖存者在北韓那樣封閉、貧窮、野蠻的世界是怎樣煎熬過20多年?他們是怎樣渡過的突然失去家人、國家,一下子掉入黑洞般的歲月?而且那八個被北韓宣佈已死亡的日本人,是怎麼死的?那個當年才13歲的橫田惠,被綁架到北韓之後,作為一個剛上中學的女孩子,她會怎樣地想念父母,怎樣地恐懼,怎樣地無望?北韓當局說,這個女孩子在29歲(經過16年的折磨後)那年在平壤的一家精神病院裡懸樑自盡了,留下一個女兒(她在那裡和朝鮮人成家)。

那些突然被劫持到北韓的日本青年,和原來已在共產國家的人不同,他們是在一個民主、和平、並相當富裕的日本成長起來,他們根本沒有像其他中國人、北朝鮮人那樣,從小就在那個“悲慘世界”裡磨練。他們根本不可能有適應的能力。被綁架的人中60%以上都死了(他們中絕大部份死時才三、四十歲),就足夠說明那個環境對他們來說是多麼艱難。也有報道分析說,其中很多是因為“不合作”而被北韓當局處決了。

經過日本的全力爭取,再加上小泉政府承諾向北韓提供總數為100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去年軍費開支的一半)的經濟援助,金正日政權才同意讓這五個倖存的被綁架者回到日本探親兩個星期。

在東京成田機場,當那些年邁的父母們擁抱分別了四分之一世紀的兒女時,他們在略籇M哽喑中急迫地詢問他們是怎麼被綁架的。但這些倖存者全是一個口徑﹕“以後再說”。

但這些終於和父母家人團聚的倖存者,誰也沒有詳細談他們被綁架的經過,也拒絕談他們在北韓的遭遇。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孩子都被“扣”在了北韓(三家共有7個孩子),不讓和他們同行。如果他們在日本談什麼,那麼他們可能就無法再回到北韓,再進入新一輪悲劇,開始和他們自己的孩子分別。而他們的孩子將來在北韓有什麼樣的遭遇,又是無法預料。

北韓當局批准的兩星期“探親”期限到了,父母親屬們不同意他們就這樣回去,小泉政府也宣佈,同意他們的親人們的意見,不讓他們馬上返回北朝鮮;說他們在北韓被折磨、洗腦的時間太長了,需要多一點時間來恢復記憶,熟悉日本現在的生活,和他們的父母親人多呆一段時間。

這五位倖存者幾乎就像“外星人”,他們回到日本的時候,胸脯上戴著金正日的像章,並把自己視為“朝鮮人”。現代的日本對於他們如同隔世,他們不認識CD,不知道什麼叫DVD;沒見過手提電話,更不清楚什麼叫電腦網絡。在他們被綁架到北韓之後的這二十多年間,日本已換過14個首相。但他們在東京機場見到自己久別的父母時,仍保持著日本人特有的謙恭和禮節,鞠躬對父母說,“對不起,讓你們擔憂了。”

對於這五名倖存者不能按期回到平壤,金正日竟大怒,指責日本食言,並對“日朝關係正常化”進程叫停。一個政府派“特工”到別的國家的土地上綁架人家的國民,用來做自己的情報人員的語言訓練工具,是多麼野蠻的行為!而且現在既然金正日已承認這是他父親金日成時代的“錯誤”,並為此道了歉,那麼最基本的邏輯是應該讓這些日本人連同他們的孩子一起回到自己的國家。但共產黨人的殘忍和流氓簡直無法理喻,他們不僅限期讓這些被他們綁架的日本人回到北韓,還要拿這些受害者的孩子做“人質”,恐嚇他們的父母在日本不要“亂說亂動”。

這五名倖存者中,除了兩對夫婦之外,更難的是那個丈夫和孩子仍都在平壤的曾我。她的丈夫由於是叛逃到北韓的美國士兵,即使將來北韓允野L們夫婦和孩子回到日本,她的丈夫也不敢離開北韓,因為擔心美國追究他的“叛國罪”。日方向美國提出赦免他的請求(如果他和妻子回到日本的話),但美國沒有答應。

這是怎樣的一出人間悲劇,妻子要回到自己的母國和父母親人團聚,而孩子被扣在北韓,丈夫又由於這樣的原因無法離開平壤。真像小說情節一樣令人感嘆、感傷。這一切都是誰造成的?

但對這樣一個霸道、凶殘、視生命為草芥的北韓專制政權,無論是日本(世界經濟大國,亞洲軍事強國)、美國(世界唯一超級強國)、還是南韓(經濟和軍事實力都遠超過北韓),全部都用綏靖主義的方式對待它﹕哄它,勸它,恭維它,援助它。尤其是南韓的金大中政府,還賄賂了金正日四億美元,使北韓同意金大中去平壤進行“破冰之旅”,由此使金大中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南韓反對黨已表示,如果在12月19日的總統大選中獲勝的話,將立案調查金大中賄賂金正日4億美元一案)。而被北韓綁架的南韓人,據估計多達500到1,000人,但金大中政府從來都不敢向北韓提這件事,對被綁架者家屬的呼求置之不理。

被綁架的日本“人質”事件,等於給所有日本人上了一課,讓那些從沒經過共產主義的人,知道一下什麼叫共產黨,什麼叫邪惡。日本現在從政府到民眾一面倒地支持這五個日本人留在日本;日本政府已經決定,任何當年被綁架的人選擇永久居住日本,政府將提供五年的經濟資助。從現在到他們做出決定時為止,按月提供住宿、交通、飲食、醫療等費用。他們已經被日本政府拋棄了一次,這次不能再拋棄了。

日本民間更是成立了各種組織,聲援這些日本人和他們被滯留在北韓的親人,同時調查那些死亡的被綁架者的實情。這五名日本人的親屬、朋友們更是用最大的愛心幫助這些受害者重新熟悉自己的家園,熟悉日本的社會環境,熟悉電腦等現代科技。其中一位曾喜歡打棒球,他以前的全體同學都來陪他打球。日本人簡直不知道應該做點什麼才能補償一下這些受害者們。

但願日本人民在感覺那些遇難的日本人生命之沉重、這些倖存的日本人青春之寶貴的同時,能夠想一下,南京大屠殺中遇難的那些中國百姓,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喪生的2,100萬中國軍民。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正是在這樣認知上,我們譴責所有的邪惡,維護人類共同的價值。

2002年11月18日於紐約

2002-11-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