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李進進挺王丹長文:五問曹長青

作者:李進進

曹長青按語:

王丹在他臉書上發表了“李進進挺王丹長文:五問曹長青”的文章。我的網頁予以全文轉載。

王丹如有一點點膽量和氣量,應在他臉書上也登出我的文章,讓讀者自己判斷是非。但他不敢,就像習近平不敢讓中國的媒體發批評他的文字一樣。什麼人對批評嚇成那樣呢?

《“五錯俱全”的王丹》
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439

《談胡平王軍濤們挺王丹的死不認錯》
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474

李進進挺王丹長文:五問曹長青

最近曹長青發表了《“五錯俱全”的王丹》一文,指責王丹一錯“賣友求饒”,二錯“貪腐庸俗”,三錯“習慣撒謊”, 四錯“人格分裂”, 五錯“虛榮作秀”。

曹的洋洋萬言文章看起來鏗鏘有力,其實還是文革式文字遺風,邏輯混亂,批鬥和指責勝于理性的分析。曹長青文章的標題只不過是將文革中對政敵經常使用的“五毒俱全”婉轉一點的改為“五錯俱全”。 嚴格地說這是人身攻擊。從下面的分析,我們還可以看到,曹長青的文章在事實上站不住腳,在邏輯上更是混亂。曹長青是高舉道德的旗子,以政治的正確性來衡量和批鬥一個四面受敵的王丹。

一問曹長青:你文章的用意何在 ?

我們首先要問問曹長青先生,世界上,或者說中國人中,再小一點來說,在中國人的民運圈子裡,比王丹的錯誤或比王丹惡的人多得多,你為什麼獨批王丹?

你可能會說他是公眾人物,所以可以隨意批評。對公眾人物的批評或攻擊,我想無非是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公報私仇,假以公眾利益發泄自己對某個公眾人物的不滿。我相信你和王丹沒有個人恩怨。你的文章不是為了報私仇;

第二,朋黨之爭,為了黨派利益或政治分贓,不惜一切的攻擊自己的政治對手。我想,你不是王丹的同黨,也沒有黨派或政治分贓之爭;

第三,為了愛護公眾人物,批評之,使其做得的更好。好像你的文章給人的感覺不是出于愛護,而是要將王丹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腳;

第四,為了公眾利益,站在道德的高度,對公眾人物嬉笑捧打。這第四種批評者,不是為了出風頭,就是政治上的糊塗X。你是不是屬于這一類批評者?

對于這第四類的批評,我們還必須分清娛樂體育圈的公眾人物和政治性的公眾人物。娛樂體育圈的公眾人物是明星,勝利者,或某一個行業的公認的佼佼者。他們可能有私敵,但是沒有政治敵人。但是在政治角鬥場上,任何一個公眾人物幾乎都有公開的或暗藏的敵人。對政治人物的批評,無不涉及到被批評者的對手。所以,如果不是來自政治人物的政敵,一個中立的批評者在批評這樣一個政治人物時,無不要進行平衡和拿捏。否者,作者就淪為被批評者政敵的工具。 既然是為了公眾利益考慮來批評政治上的公眾人物,作者本身就得考慮到文章的社會效果。曹長青先生考慮到了這個政治后果沒有呢?

王丹政治上最大的敵人是中共,或者反過來說中共把王丹當作敵人。由于中共控制了輿論工具, 我們都知道,曹長青批評中共的文章,中共會過濾掉,不會在十三億中國人中傳播。而曹批評中共敵人的文章,中共會利用之,或者讓其轉載,或者摘其所要,任意發揮。這對于王丹來說公平嗎?曹長青考慮過他攻擊王丹的社會效果嗎?

曹長青會想,我們現在批評王丹,是為了防止由“五錯”之人的王丹在中國未來的政治舞台貽害民眾。如果王丹有那個未來,即中國有了言論自由和他可以競選國家領導人,那麼就到那個未來的時候再來批評他,因為那個時候,政治對王丹來說相對公平。何況王丹也许沒有那個未來,或者他放棄那個未來。要“扒F”也得等到政治公平的時候去做啊。曹長青現在攻擊的王丹的文章,就是幫助了共產黨。

曹長青也许會說,我批評王丹,是為了幫助中國異議分子,或民運圈子,使其更加純潔和工作更有效益。其實,曹長青這麼想本身就把自己放到那個圈子裡去了,或至少是那個圈子的同路人或同情者。一個政治上的同路人和同情者如此攻擊一個同路人,不是糊塗又是什麼呢?

曹長青還會說,我只管道義,嫉惡如仇,批評王丹就是為了主持公道。可是,你的公道是什麼?誰掌握真理?其實,道中還有道,小道不如大道。老子曰,“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

所以,曹長青攻擊王丹的文章對中國的政治,對他所追求的道義,對于那些異議分子有什麼幫助? 文章的目的到底何在?

二問曹長青:沒做過牢的人,攻擊坐牢人的軟弱合適嗎?

曹長青說王丹在1989年被捕后因為檢舉別人有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抱歉)只坐了四年牢,其實,曹長青忘記了或故意不提王丹在1993年2月第一次刑滿釋放后兩年再次入獄,1996年被以“陰謀顛覆政府罪”被中國政府判刑11年。如果王丹真的如同曹長青所說的那樣軟弱,他還會繼續堅持政治鬥爭?他不怕再次坐牢?曹長青應該想想這點。

王丹在第一次坐牢時也许有檢舉他人或坦白過,但是這與他的刑期沒有直接關系。中共判刑從來都是”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在中國被審訊和做過牢的人都知道這個刑事政策。曹長青沒有體會過,所以可以理解他那樣猜測。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他也是1989年那個“政治風波”后逃出來的人,寫了很多政治評論。他知道,中共在那個時候,如同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中共非常心虛。王丹的刑期多少,完全是那個時代政治的結果,與本人的表現沒有關系。25年過后,曹長青怎麼忘了這些情況?

曹長青對監獄裡審訊到底知道多少? 文章中的那些引語只是只言片語,我們並不知道審訊的全部內容。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能夠“一葉知秋”。在中國被審問過的人或預審員才知道中國審訊的厲害。那審訊的時間之長,沒有做過牢的人無法想像。審訊人是掌握一定材料的。被審訊的人在猜測。預審員會用各種心理暗示,威脅,或欺詐的方法來獲得供詞。被審訊的人處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也沒有美國那樣的米蘭達規則,允许被告保持沉默。被審訊的人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都是有講究的。我們沒有讀過審訊的全部記錄,所以,不能靠只言片語來判斷一個人在審訊中的變現。

可是誰有資格去判斷或裁判一個在在中共預審員面前的變現呢?一個沒有做過牢的人不可能體會到坐牢的味道,特別是不能體會到坐在中國這個具有酷刑傳統的監牢的味道。曹長青沒有做過牢。1989年6月鎮壓后他跑的快,沒有被抓住。在自由的美國,曹長青有什麼資格去對坐牢的人,特別是像王丹這樣兩次坐牢的人挑剔呢?曹長青說,他不是不寬容他們,只是說他出來后沒有“反省”? 曹長青到底要什麼樣的反省?你這不是明明白白當一個道德的裁判官嗎?

三問曹長青:王丹的貪腐有多少

曹長青對王丹一開始就因為他開什麼CORONA房車,戴瑞士DES ARIOS手表,唱歌去好樂迪,喝咖啡去PEETS或STARBUCKS,進行批評,說他庸俗。其實,庸俗和貪腐怎麼能夠放到一起來說呢。我倒是看到大陸那邊的宣傳機器總是這樣來貶損人。可是生活在一個理性國度,曹長青如何用這種似是而非,混淆視聽的言語來攻擊人呢。再說了,在美國,開Corona 的車是窮人,在STARBUCKS喝咖啡只不過工薪階層的事兒。哪有什麼貪腐和庸俗之談。

腐敗只是針對一個政府組織或機構的領導人用權力或其他不當手段獲取公共資金的行為。一個人如果花費自己合法的收入,談不上什麼貪腐。曹長青說王丹拿了多少、多少錢。可是,沒有會計的審計,我們無法知道他是否可以合法地使用那些錢?假定王丹拿了那麼多錢(我們不知他道拿了了多少,誰給的,為什麼給錢),又假定,王丹可以自由地使用那些錢,那麼王丹的貪腐在哪裡?

四問曹長青:什麼是“習慣性撒謊”?

曹長青指控王丹是“習慣性撒謊”。從他文章舉出的一些例子本身來看,讀者很難認定王丹撒謊了。曹長青在王丹的“腦瘤”的問題上,說什麼王丹有綠卡,可以隨意進入美國,說他故意鬧騰說台灣不讓他入境。曹長青在這裡將自由和合法離開美國與能否合法進入台灣混為一談。我看不出來這裡有什麼撒謊。王丹確實暈倒過,懷疑自己有可能有腦瘤,這算不上撒謊。更談不上習慣性撒謊。

曹長青引用蘇曉康的話來說王丹撒謊。曹長青說,蘇曉康引用王丹的話說,王丹“以全校最高分考進北京大學”。這件事,在美國法律證據學上被稱為雙重“聽說”。第一,我們不知道王丹當年是否說過,以及如何說的,第二,我們不知道蘇曉康在何種情況下說的這句話。第三,我們不知道王丹是否以全校最高分考進北大。最不符合邏輯的是,曹長青只是質疑王丹是否是“以全校最高分考進北京大學”這個事實。質疑一個人,沒有任何證據,不能妄下結論說別人撒謊。

曹長青沒有給習慣性撒謊下個定義。隨意說別人撒謊在法律上是誹謗。

五問曹長青:什麼是“人格分裂”?

說一個人“人格分裂”是一句多麼嚴重的話啊。這是罵人。“人格分裂”是一種嚴重精神疾病,並不常見。只有精神科醫生可以做出診斷。曹長青不是精神科醫生,怎麼可以隨意這樣判斷一個過去的同道人?

“人格分裂”在人們日常生活中,是一種對他人進行污蔑或攻擊的語言。換句話說,這是一句罵人的話。曹長青怎麼用這麼重的話來評價王丹?也许曹長青想說,王丹做事自相矛盾,前后不一致,或表裡不一。但那都沒有達到人格分裂的程度。人做事幾乎都有這樣或那樣不一致的地方。即便有不一致的地方,那也是要看情形而定。比如,曹長青指控王丹,說他見了陳水扁,又偷偷見陳水扁的政敵馬英九。這在政治圈裡來說,是常事,談不上人格分裂。即便是兩面三刀的人,我們也不能說他“人格分裂”啊。

曹長青, 曹長青,曹長青,曹長青,曹長青,你離開理性太遠了。

2014-10-31

——轉自《王丹臉書》

2014-11-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