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剛:在我的判決中,主要是使用王丹的供詞

作者:劉剛

我從1989年6月25日前后被關進秦城監獄。王丹大概是于1989年7月初被關進秦城監獄。

我在1989年7月1日到5日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的204樓的6號牢房。那時我被戴鐐戴背銬,原本是單獨關押,后來又派來一個北京二外的一個名叫王興安的大學生,主要就是監視我,順便侍候我吃飯。

我后來被調到該樓的2號牢房。隨后,大概是在7月5日開始,王丹就被關進6號牢房。

從1989年7月到1991年2月,在這長達一年半時間裡,我和王丹同被關押秦城監獄,同關一座牢樓,我們二人每時每刻都是近在百尺之內,我們竟沒有一分一秒的相見時刻。

盡管如此,我們之間還是有辦法通過書信交流的。

1991年2月12日,我同陳子明、王軍濤一道被以陰謀顛覆政府的罪名被宣判。王丹等其他人都在此之前被宣判過了。那時我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的另一座樓的78號,我是在三樓,是被單獨關押,王丹則是被關押在同一座樓的的68號,好像是同張前進同號。這時,春節將近,我們這些人又都已經被判刑,秦城監獄對我們的看管就適當放松些,比如,允许我們各個號之間交換一些書籍。于是,我便利用這個機會同王丹進行書信往來。

我手中有一本方勵之寫的書,書名是《宇宙的創生》。這是一本關于天體物理的普及讀物,我便讓哨兵將這本書在秦城監獄的各個囚房傳鴃C我知道王丹那些人都看不懂這本書,我讓哨兵給王丹傳話,說有什麼物理問題可以向我提問。這就是我同王丹的通話渠道之一:哨兵傳話。

通過哨兵傳話,那是無法確認這話是否能如實傳達到。那些哨兵通常是不會給我們傳話的,但是,書還是能夠傳到的。于是,我們便在書中夾帶書信。我的方法是將寫好的字條藏在書中,比如夾在100頁到101頁之間,再用米湯將這兩頁粘起來成為一頁。哨兵檢查時,只是逐頁翻看一下,如果沒有便條,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書寫字句,就會放行。

我的這個夾帶字條的方法很快就被哨兵發現了,但我們已經發現了另外的傳遞信息的方法。比如針孔法,就是用針在書的一頁上扎孔,根據孔的排布,編出ABC的密碼。再后來就使用在書中直接書寫書評,將我們的書信藏在書評中。

通常,我這裡傳出的書都檢查得比較嚴,我傳出的書中只要有手寫字,一律不准外借。但從王丹那裡傳來的書,通常都會寫滿書評和心得。比如,王丹那裡給我傳來一本歷史書,王丹在那本書的空白處寫滿了評論和心得,寫得密密麻麻,王丹在書中寫下的文字,比原書中的印刷文字都要多。

王丹的這些書傳給我,我都是將王丹的手寫文字一字不漏地反反復復嬝炕A正著讀,倒著讀,跳著讀,等等,各種組法,就是為了發現其中可能通過密碼傳遞的信息。

我也在書中留下我寫的文字,我的文字那就是我要傳達給王丹的書信和指令。當然,我的指令是隱藏在王丹的文字當中了,王丹能夠讀到我的指令,那些哨兵和管教警察則很難發現我的指令了。

我先是給王丹傳去我制定的監獄反審訊反改造策略,那就是“不坦白,不交待,不反思,不簽字,不畫押”,“不怕電棍電炮,不怕嚴管小號,不怕戴鐐戴銬,不怕坐牢戴帽,……”(有五不怕,我現在也記不起來了),等等。

我責令王丹推翻他寫出的13萬供詞。

王丹給我的回話是:“13萬字都是大陸貨,大多是照抄人民日報。”

在我的判決中,主要是使用王丹的供詞。王丹的供詞之一是“劉剛說在戒嚴之后要繼續組織游行示威,進行反擊”。

之二是:“劉剛在成立高自聯那天去王丹宿舍找王丹,手裡拿著寫好的高自聯章程。”

還有许多,包括我帶領王丹逃亡路上的一些事情。

就以上兩點,我在法庭上曾要求王丹出庭作證。當然法庭不准任何人出庭作證。我當即反駁,針對王丹的第一個證詞,我反駁道:“這個證詞是斷章取義,掐頭去尾。我的原話是【組織學生于5月30日撤出廣場,有人擔心撤出廣場會受到秋后算賬。我繼而提出一旦有人被抓,我們將以各種方式進行營救】。我要求法庭將王丹的這個證詞改成【劉剛組織學生撤出廣場】,並以此來證明我有重大立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抱歉)表現”。但是,檢察官竟然反駁說,“我們的任務是找出證據證明你有罪,不是來給你請gong的。”

關于王丹的第二個證詞,我當即向法庭說,這個證詞是無中生有,因為在高自聯成立之前,我本人就不曾見到什麼高自聯章程,怎麼可能拿什麼章程給王丹看。我要求法庭出示物證,證明我給王丹看過高自聯章程。

這都是過去的事了。我給王丹的書信中,要求王丹推翻這一切供詞。我還列出王軍濤陳子明等人的名字,要求王丹推翻所有針對他們的供詞。

王丹的回話是:“關于軍明,都是被動提及。”

“已經判刑了,翻供也沒用。”

“如果屬實,沒必要翻供。如果不實,無法以我說的去定罪。”

等等。

我一再告訴王丹翻供的意義在于挽回王丹的聲譽,更在于我們掀起翻供浪潮,在外界傳播,揭露中共的審判是非法審判。

我還特意准備了我為王丹起草的翻供供詞,標題為“對反思的反思”,傳給王丹,讓王丹簽名后交給各個機構,並廣泛向外界傳播。王丹就是不同意翻供。

我特意還將我寫過的一些翻供材料傳給王丹,包括下面鏈接給出的幾份。

秦城監獄軼事(6):關于方勵之造謠誣陷鄧小平的證詞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6.html

秦城監獄軼事(7):劉剛關于王丹無罪有gong的證詞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6_16.html

秦城監獄軼事(8):我在監獄寫過的兩篇反思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8.html

我的這些書信都傳給王丹了,王丹就是拒絕我的指令和建議,拒絕翻供。我隨后不久,也就是在1991年2月底,我離開了秦城監獄,被送到吉林長春監獄,又轉到沈陽大北監獄,最后被送到凌源第二勞改隊。我同王丹在監獄中的書信往來就此終止。

2014年10月24日

原題:說說我同王丹在秦城監獄是如何傳遞書信的

原文網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24.html

2014-11-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