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習近平原來是金正恩

曹長青


在過去這幾年來,中國人以譏笑北朝鮮、嘲弄金正恩為樂,大家都為中國“進步了”而有點得意。當然,誰不願看到中國進步呢。于是,紅牆內外,又有相當一批人,尤其是反共的人,像當年歡呼“胡溫新政”一樣,為“習李新政”叫好,第N次啟航寄望“好皇帝”的夢想。

金日成的毛時代,西方也有一半人做共產主義美夢,不必提它了。金正日時代,西方對他只是鐵著臉皺眉頭。到了金正恩時代,西方人也和中國人一樣,拿他逗樂了。孫子返祖到爺爺的時空,當然像猴子一樣好玩。至于那裡的人民嘛,唉——,所有看猴的人都感嘆,可憐呵,被封在籠子裡的傻子們。

中國當然成色不一樣了。步中國貨湧向世界的后塵,中國人也開始湧向世界。以前“老子去了趟紐約”、“哥兒們剛從歐洲回來”還可以吹吹牛,今天那些精英們周遭轉一圈,發現沒幾個人的老婆不是剛從國外采購歸來。那些成天玩什麼“蘋果”的,對國外早已不新奇。至于中國領導人嘛,你頂多也就是鐵著臉皺眉頭,怎麼也還不至于想到金正恩。

這次習近平的“文藝座談會”,加上隨后的那個“網絡作家旋風”,忽然讓很多人看到,啊,原來中國也走到了“返祖”的金正恩時代!傻了。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還是能不能笑出口。自己是看猴的?還是被猴耍的?還是也成了北朝鮮那些被感嘆的?

毛澤東歷來喜歡舞文弄墨,以七十年前的時空,開延安文藝座談會可以理解。之后,毛的接班人們,鄧小平沒開過,江澤民沒開過,胡錦濤也沒開過。因為再繼承黨的傳統,也不至于走到“返祖”那一步。在連批判“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都成恐龍的年代,居然冒出一個“習近平文藝座談會”。

去網上看一眼那個座談會的視頻,簡直太恍如隔世了。這年頭,還有如此耍猴的!台上台下人說的那些昏話,早在三十多年前,不就被否定、被嘲笑了嗎?怎麼今天會在眾目睽睽下夢囈出來?好像在排演一部有關“上山下鄉”年代的戲劇,而且是誇張的舞台劇。不知座位上那些人有沒有誰臉上發燒,想想互聯網的觀眾面那麼大,那台戲留在網上的歷史會是到永久。

那台戲,耍猴耍得最精彩的、終于讓“國貨”代替金正恩成為國人飯后茶余笑談的,當然是嘟囔了兩個小時台詞的習大人。而點名“兩個網絡作家”則把這台懷舊戲演到高潮。

任何不是猴子的都可以看出,那個網絡“作家”實在是比姚文元更惡劣一萬倍的。姚文元起碼相信自己說的話,那個周小痞是連自己的謊都不相信的。

當然,中國十幾億人,有幾個瘋子不奇怪,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那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居然欣賞、欽點,並要讓痞子謊言家釋放“正能量”。

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居然有人說,習是被中宣部耍了、黑了;總書記根本不知道周小痞是咋回事兒;甚至有人說,是宣傳部門把“精心包裝的狗屎”給習大人潑了一腦袋。對如此“狗屎論”者,你只能猜測,他本人大概就是參與“精心包裝狗屎”的,否則怎麼沾一身和周小痞一樣的味道!

如果“精裝的狗屎”在一夜之間就臭遍全中國,說明此“精”爛到周某人地步。如果宣傳部門誰敢鬥膽到給習大人潑狗屎的地步,他早就在18層地獄睡了好幾覺了。中共宣傳部,從來都是跟最高領導人穿連襠褲,對這一點裝不知道的,差不多得有周小痞一樣的撒謊勇氣。

這裡一目了然,那兩個“網絡作家”是習本人親自發現、親自欽點到那個座談會上,然后才有那個直接點名的高潮。沒有習大人的親自點名,哪怕中宣部裡全都是豬,也不會把一灘連一夜都包不住的狗屎送到總書記鼻子底下。

毛時代,他手下的人可以把任何跟毛相佐的意見全部擋掉。就像袁世凱,部下自己做報紙,讓他看到全國都擁戴他做皇帝的一片大好;當有一天佣人用街上的真報紙包著東西回來,讓他意外看到原來全國對他是一片惡罵,結果一下子就一命嗚呼了。

今天,習近平和你我一樣,每天上網看各種消息、評論。他可以封網,擋住絕大多數中國人看外面的景,但有誰相信他會給自己的電腦架起防火牆嗎?他此時此刻就和你一樣,在網上看你正看的文章。

這張網輕輕松松地把珍珠和垃圾、真實和謊言摆在一個透明的平台上。這裡是最真的共產主義——君子和痞子,待遇絕對平等,按需所取。

那憑什麼判斷習近平親自欽點周小痞呢?且不說他上台兩年中國的急速左轉,對異議聲音鎮壓的心狠手毒,僅憑他這幾年被廣為報道的高論就清晰可見,中國人多麼倒霉地迎來了一個金正恩:

出訪國外時他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典型一個上山下鄉紅衛兵。

對蘇聯解體的認知是,當時 “竟無一人是男兒”。他崇拜的男兒是毛澤東。

更有甚者,對國內的反對聲音,他回答,“絕不允许這類人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原來還是黨在養活著13億人!

憑這種“山大王”等級的言論,再加上他的核心目標是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20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和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年),你完全可以想像,習某在網上見到周某和花某的文章,感覺多麼解渴,多麼一拍即合。

據花某人博客說:“他當時的原話是:‘我們的會上還來了兩位網絡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在哪兒坐著呢?’ 那一刻簡直不知所措,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舉手說:‘習大大好!’總書記微笑點頭……”

(上述博文,以及花某2014以后的博文現已統統不見了,看來“花作家”是只被允许說假話的,剛說了一句關于總書記的真話,也被封了,因福得禍呵。)

習近平不僅清楚地知道二人,而且在被當面叫做“習大大”時,竟然微笑點頭。別說國家領導人,就是一個廠長、村長,如果有人叫他“張大大、李大大”他能接受,還挺高興的,那是不是有點智障呵?你再閉眼想想習大人微笑點頭那情景,不是活脫脫一個金正恩嘛?

中國的事兒實在太怪了,高官越瘋越有人捧。今天捧習的人,比捧鄧、江、胡的都多。古往今來、古今中外,所有獨裁專制的垮掉都得是最高領導人的倒台。連毛皇帝都很清楚,“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是絕對行不通的。所以,真不知那些號稱反專制,卻死挺專制最高領導人的人們到底要干什麼?

若干年后,回首中國民主化的歷史進程,最滑稽的一幕大概是,海內外居然有那麼多中國人,一邊痛批共產黨,痛罵獨裁專制,痛宰某個貪官污吏,一邊誓死捍衛中共最高領導人。一絕。一股維護習政權的“正”能量。

不過大家別以為習近平很得意,有誰認為做金正恩很得意嗎?我們看所有獨裁者,從希特勒到斯大林到毛澤東到薩達姆到卡扎菲到穆巴拉克,無論是不得好死,還是不得好活,他們哪個人的日子比得上戈爾巴喬夫呢?更別說在歷史書上,那是魔鬼和gong臣之分呵。(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抱歉)

習近平明摆著有做毛澤東之心,但毛當年能得逞,不僅僅是靠血腥,更靠人們心裡真正的蒙昧。可今天你看看吧,誰想用周小痞的能量(能耐)對付那些看金正恩耍猴的中國人,結果不僅是自己制造了一盆“精裝的狗屎”,結果還扣在了自己頭上。

2014年10月31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4-10-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