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淇昆:批評王丹的文章是掃蕩歪風邪氣

作者:劉淇昆(加拿大溫哥華)

對最近發表的批評王丹的數篇文章,我要豎起姆指,大聲讚“好”。海外民運式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某些頭面人物的乏才和缺德。這些文章掃蕩了這些人身上的歪風邪氣。下面談談我個人的一點感受和見聞。

9月1日王丹、王軍濤等人發表聲明,准備發起一個“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聲明表示,“一旦中共悍然武力鎮壓占中行動,我們將立即在全世界範圍內發動”此行動。9月下旬,聲勢浩大的“佔中”啟動之后,遭到香港警方的暴力鎮壓。面對兇狠舞動的警棍和漫天彌漫的胡椒噴霧、催泪彈,港人撐起了雨傘,umbrella revolution應運而生。可是在香港的血雨腥風之下,我們沒有聽到任何王丹、王軍濤等人倡議的行動開始的信號。他們聲稱要成立的“推動占中港人獲諾貝爾獎工作小組”無影無蹤,至于該“小組成員將聯合海外華人……動員各國議員、大學教授、人權組織和原諾貝爾獎獲得者,共組‘全球推動佔中港人獲諾貝爾獎連線’,全面開花”,更是全面落空,全盤空話!

王軍濤先生9月初在談到為“佔中”港人爭取諾獎提名時說:“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地獲得幾百個教授、幾百個議員、幾百個院士等等。像這樣的呢,我們是可以做到的”。這種信口開河、大言不慚,令我部份喪失了對王先生的好感和尊敬。

我是溫哥華支聯會的成員。我們核心小組開會時,討論過爭取本地的大學教授提名港人獲諾獎的問題。“溫支聯”是本地信譽卓著的民運組織,與各界有廣泛的聯系。因為有資格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教授須是人文、社會學科的,我們竟然找不到一位合資格的教授可做此事(盡管我們廣泛動員了加國各政黨的國會議員聲援港人的正義抗爭)。王軍濤先生開口就是“幾百個教授”、“幾百個院士”,氣勢何其壯也。

我們想請教王丹、王軍濤先生,你們“全面開花”的“占中港人獲諾貝爾獎連線”,都在哪些國家和地區開了花?你們可以信手拈來的幾百個教授、幾百個院士都是何许人也?可否讓我們略知一、二?其實我真正想問的是:你們寫過哪怕是一封信,會見過哪怕是一位教授或院士,動員他們為港人獲諾獎提名嗎?

溫哥華支聯會主席周盛康和王丹等人開過一次電話會議。此次會議給予周先生的深刻印像是,王丹等人的諾獎提名運動是空泛的,根本難以寄托希望。用我的話說,“嘴巴玩人”而已。

據說王丹對人表白過:他以后行動要少參加,口號、建議要多多講,這樣就能有錢花。不管這是謠言還是確有其事,“光說不練”看來正是王丹的民運行為准則。憑著“六四”的光環,他光說不練豈止是“有錢花”,分明是名利雙收嘛。王丹等人發起的“六四”25周年的“天下圍城”,就是徒有其名、並無其實、嘴巴玩人而名利雙收的把戲。

請問,今年的“天下圍城”和往年紀念“六四”有什麼區別?除了各地(包括我們溫哥華)由本地人士組織、參加的(和往年一樣的)紀念“六四”的遊行和燭光晚會,還有什麼其它的內容嗎?“天下圍城”特殊的意義和活動在哪裡?圍不圍城,有任何區別嗎?

從曹長青先生的文章了解到,為“天下圍城”,王丹等人居然還向社會募過款。請問,你們募到了多少錢?都派了什麼用場?(在全球範圍內)你們資助過哪裡的“六四”紀念活動?

我們“溫支聯”連續兩年在溫哥華開辦“六四紀念館”,光場地租金就一萬多加幣。為支援香港籌建永久的“六四紀念舘”,我們一次就捐給香港支聯會十萬港幣。“溫支聯”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組織,但是我們實實在在地在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努力、奉獻。請問王丹,你能說明一下,你把募到的錢花到哪裡去了嗎?香港的“六四紀念館”,在某種意義上也是為你樹碑立傳。在紀念館裡,你王丹的大名必然提及,你的相片必然高掛。可你募到的大筆捐款,給過香港“六四紀念館”一分錢嗎?

王丹實在應該學學魏京生。魏先生的氣節和犧牲精神,我不敢推薦給王丹,請王丹看看魏先生的廉潔自律吧。魏先生兩次被中共判重刑,坐牢近二十年,堅貞不屈。來到海外后一直擔任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以他的德高望重,募款能力遠在王丹之上。魏京生基金會每年頒發“魏京生中國民主鬥士特別獎”給卓越的民主鬥士,可魏京生自己生活在貧困之中。魏京生作過菜農,以種黃瓜謀生。

他在獄中受盡磨難,渾身病痛。他1997年去美國,到2000年尚無醫療保險,因為他買不起每月近千元的保險。魏先生在獄中失去了大部分牙齒,抵美后仍然只能用那付用了十多年的破爛假牙,不僅咀嚼困難,在接受電視台采訪時,假牙幾次掉下來。

魏先生每年必須付八千多美元的醫藥費,對他而言是沉重的負擔。因為沒有醫療保險,他兩次住院都差點被趕岀來。今年五月份,魏先生在友人的幫助下,簽下了醫療保險計劃。盡管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折扣,保險費仍為每月四百多美元。醫藥費保險公司只付三分之一,自己需付三分之二。魏先生仍然在看不起病、吃不起藥的貧困線上掙扎。溫哥華支聯會在看到魏先生的摯友黃慈萍對魏情況的介紹之后,核心組的成員立刻慷慨解囊,給魏先生寄去了一筆錢,幫他解燃眉之急。

王丹可能看不起魏京生。相對于王丹的富裕生活,老魏實在混得太慘了。可魏先生的良心是清白的。王博士,讀聖賢書,所為何事?而今而后,能庶幾無kui乎?(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只好用拼音代替。抱歉)

2014年10月22日于溫哥華

編者注:劉淇昆先生為居住在大溫哥華區本那比(Burnaby)的華裔時事評論員。本網刊載的其力作“庚子戰爭真相——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曾引起廣泛討論,並被很多網站轉載。更多評論請見其博客:http://mrliuburnaby.wordpress.com/;
http://www.backchina.com/u/337881

2014-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