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誰在慫恿金正日?

曹長青

北朝鮮最近的舉動成為新聞熱點﹕退出全球武器擴散條約,恢復發展核武。在共產主義全球大勢已去的今天,一個極度貧窮、封閉、孤立、弱小的共產北韓,怎麼敢這麼幹?

像一切專制國家一樣,不管怎樣貧窮,北朝鮮也要勒緊褲帶發展軍力。據美國學界的報告,過去20年來,有200多萬北朝鮮人因饑餓而死亡,但北朝鮮卻保持大規模兵力,有110萬人(美國才139萬軍隊,南韓60萬)。

美國中情局報告說,北朝鮮還擁有核武器,至少有兩枚;最近寧邊的核子反應堆恢復之後,平壤的核武會再增加四枚。而北朝鮮擁有長程導彈更是舉世皆知,它曾試射導彈,超越日本上空墜海,嚇壞了日本人,震驚了國際社會。

朝鮮半島不僅軍力完全不平衡,潛藏危機,而且北朝鮮還向外輸出核武技術和導彈等,一旦落到恐怖份子手裡,對美國及全球安全構成直接的威脅。

金正日政權為什麼如此膽大妄為,成為國際社會的毒瘤?有很多原因,首先是得力於中共這個大毒瘤的保護,沒有中共的所謂“抗美援朝”,金日成政權當年就被美國領銜的聯合國軍隊鏟除了。毛澤東用犧牲了幾十萬中國士兵的生命,保住了金家父子的獨裁政權。最近《紐約時報》資深專欄作家沙費爾(William Safire)撰文說,當年中共救了北朝鮮,才使這個全球最專制封閉的政權至今存活;今天北朝鮮的主要供應品和能源來自中國,沒有中共的支持,北朝鮮早就撐不下去了。沙費爾提出,要想制約這個胡作非為的東北亞小霸王,必須要它的“老子”中共出面,北京有責任管束它的“共產兒子”。

另一個原因是,南韓近年對平壤的綏靖政策壯了金正日的膽子。五年前,左派金大中當選南韓總統之後,就提出旨在和共產黨和解的“陽光政策”,單行道地向平壤提供巨額援助,但金正日連允許南北韓失散親人團聚這樣的最低承諾也沒有兌現。

後來漢城媒體揭出,金大中的“平壤之行”是賄賂金正日“買”來的。金大中事先把政府的四億美元偷偷轉給了金正日,平壤才同意金大中去“訪問”。四億美元給金大中換來了“諾貝爾和平獎”和百萬元個人獎金,而南韓人民卻什麼也沒有得到。

金大中對共產黨不僅有左派浪漫情懷,而且刻意討好。他上臺前是“持不同政見者、民權領袖”,但他掌權後,卻禁止中國異議人士入境南韓,拒絕給達賴喇嘛到漢城講經的簽證,以此阿諛北京獨裁者。金大中競選總統時以“反貪肅賄”為主要口號,但他當選後,他的三個兒子都涉嫌行賄等不法行為,兩個已被判刑,他自家就是貪贓枉法的老窩之一。

金大中政府不僅諂媚金正日政權,還對美國不積極支持他的“陽光政策”不滿,縱容和煽動南韓青年的反美情緒。在去年漢城舉行世界盃足球賽時,在美國和南韓隊比賽之前,上萬名南韓青年包圍了美國駐漢城大使館,如果南韓隊踢敗,他們就要沖擊打砸美國使館,一副輸不起的流氓無賴狀(最後兩隊踢平,才算沒發生沖突)。

去年12月南韓舉行總統大選時,金大中所屬政黨又是玩反美的牌,煽動和縱容無知的青年人舉行反美示威。據《紐約時報》報道,美軍駐南韓的士兵,不斷遭到當地韓國人的歐打。一名美國士兵在夜晚從飯店回駐地的路上,被當地人突然套上面罩,遭到毒打,腰部被刺了幾刀。在漢城很多商店,韓國店主掛出“美國人不受歡迎”的牌子。該報駐漢城記者說,現在駐南韓的美軍士兵晚上都不敢出去。當年美國以犧牲十萬人生命的代價保住了南韓,今天這三萬七千名美國士兵,為了繼續保護南韓的安全,遠離家鄉和親人,在南韓駐守了五十多年!而南韓人居然惡劣到如此地步。

南韓新總統廬武鉉在競選時公開煽動反美,說南韓不需要美軍;當選後還說,如果美國和北朝鮮發生戰爭,南韓將做“調節人”,暗示南韓不站在美國一邊。

廬武鉉是知名的左派激進律師和議員,在南韓國會的幾百名議員中,廬武鉉是唯一沒有到過美國的人,但他以此“自豪”。在今天這樣的資訊流通、波音飛機的時代,顯耀沒有到過美國,沒有出過國,就等於井底之蛙顯耀從沒有出過井。如此無知、充滿民族主義情緒的人當選南韓總統,對朝鮮半島問題的解決不會起到任何好的作用。

面對南韓朝野這種反美情緒,已有多家美國大報和學者提出美軍應撤出南韓,讓金大中和廬武鉉們自己去對付百萬大軍的北朝鮮吧。最早發出這種呼聲的是《華爾街日報》發行人候斯女士(Karen Elliott House),她在該報撰文說,漢城必須做出選擇,如果不和美國站在一起,那就自己單獨對付平壤,美國撤出駐軍。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研究員班多爾(Doug Bandow)最近也發表論文“應該是從南韓撤軍的時刻”,和候斯看法類似。《紐約時報》最近刊出雷根總統時的國家安全顧問阿蘭(Richard Allen)的文章「漢城的選擇﹕美國還是北朝鮮”,提出具體撤軍方案﹕明年底前,削減駐南韓美軍四分之一(七千人),然後每年撤出一萬人,分三年從南韓撤出全部美軍。他認為正像當年美軍從菲律賓撤出一樣,最後並沒有影響區域安全,因為美國在附近國家仍保持強大軍力。五角大樓的官員也說,“像教孩子騎自行車一樣,我們手扶著南韓已五十年,該撒手了。”美國人認為,我們的軍隊不應該(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護一個不歡迎我們的地方。

布什政府對平壤的政策顯然很謹慎,期待通過俄國、中國、日本等向被朝鮮施加影響,和平解決。美國輿論特別強調,北京應向平壤施壓,來展示它支持美國反恐的誠意。但關鍵在於,江澤民政權是不是真心支持美國反恐,它是否對平壤真正施壓,是個問號。北京過去一直在玩平壤這張牌,來和美國討價還價,而任性的平壤政權對中共有特殊的戰略利益,北京可能不願看到金正日對美國的威脅真正消失。

一個無知、粗魯、任性、隨意的金正日,正是在漢城和北京的縱容下,才敢這樣胡作非為,膽大包天。中共和這樣的政權連到一起,不僅展示出共同的共產專制的本性,更可能有一天倒楣在金正日身上,因為連北京也無法猜測,下一步平壤的獨裁者要做出什麼驚人之舉。而民主的南韓,越來越在民族主義的毒藥下發瘋,難道它非要被毫無理性的共產北韓教訓一下才會清醒一點嗎?

(載《開放》2003年2月號)

2003-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