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唐柏橋:王丹已經被大多數民運人士拋棄

唐柏橋(紐約)

今天有友人轉來幾位民運人士聯名給王丹寫的一封公開信,讓我發表一下看法。我以最大的耐心讀完了這篇有點莫名其妙的文字,感到一種難以言表的壓抑。原來我長期與其為伍的一些民運朋友竟然對民主社會如此無知,居然還用文革那一套群眾路線的搞法,以聯名信的方式為某人站台護短。他們居然完全不明白在民主社會人們質疑和批評公眾人物乃家常便飯,而面對質疑和批評的最好方式是誠懇地接受批評,並用事實回應他人的質疑,而不是像他們現在所做的這樣,拉一幫人公開為被質疑和批評者站台,好像只要人多,問題就不存在了。周永康、薄熙來如果要拉人為他們站台,估計也能拉出不少。他們拉再多人為他們站台,又能如何呢?難道就能洗脫他們的滔天罪行?!以下是我給這位友人的回復,也算是我對這篇不倫不類的聯名公開信的回應:

謝謝你轉來的這封公開信。我不足為奇,這是他們一貫的搞法。他們有點時空倒錯錯了。一般公開聯名信是就一個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的公開事務發表觀點和向政府陳情(或抗議政府)。他們現在這種做法是屬于文革式群眾路線的做法。他們還以為自己生活在搞串聯的時代!誰聽說過在民主社會有政治人物或社會活動人士被質疑和批評的時候,有人會公開搞這樣的簽名信為其站台背書的嗎?馬英九天天被罵,他的團隊或支持者為他搞公開簽名信了嗎?馬丁路德金也曾因嫖妓廣遭非議,他的同道為他聯名站台了嗎?就算梁振英這樣的二貨,也沒有搞出這樣令人貽笑大方的事來!他要是要拉人為他站台,估計十萬八萬沒問題吧。更為荒唐的是,這些聯名的人幾乎全部是跟王丹有直接利益關連者,他們要麼是王丹一個組織的,要麼是王丹僱請的人,要麼是王丹資助的人。這樣的一批人來聯名為王丹背書,能有任何公信力嗎?這就好比奧巴馬遭到質疑和批評時,奧巴馬聘用的白宮工作人員集體出來為奧巴馬站台,或周永康涉嫌貪腐,周永康那些一同被抓的馬仔聯名給周永康寫公開信為其站台一樣荒誕可笑。

這件事讓我對民運又多了一層悲觀, 民運中還有一些有影響力的人居然做出如此缺乏民主常識的事來,中國民運怎麽可能不步履蹣隆O?

我記得這裡面曾有人十多年前拉了一幫民運人士聯名給《世界日報》老總寫信,要求封殺曹長青的文章,這是作為一個自由知識分子的奇恥大辱。他們不僅多年后沒有有所反省,這次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地濫用良心異議人士的名義去做謀私利的事情!他們這次對質疑者提出的問題避而不談,一個解釋說明的字都沒有,卻大篇幅地讚譽王丹和攻擊質疑者,將對王丹的質疑和批評說成是抹黑。我是眾多質疑和批評者之一,我想問這些聯名者,你們能指出我哪個地方抹黑王丹了嗎?你們敢面對我的問題嗎?

****

附公開信全文及我的批註:

【我們繼續與你同行───致王丹公開信】

王丹:
我們是一批與你在中國憲政民主運動(唐柏橋注:什麼時候中國民主運動變成中國憲政民主運動了?是不是習近平提憲政夢,你們也趕時髦要在過去幾十年都通稱的“民主運動”前加個“憲政”了,這是否有給中共黨魁拋媚眼的嫌疑?)發展的各個階段開始與你合作的朋友,今天,我們在此想告訴你:當你面臨著许多非議、心境艱難之際(唐柏橋注:心境艱難一說極為彆扭,不像是被吹捧為民運首席理論家的胡某所寫),我們決定繼續與你同行!

1 我們決定與你同行,不是無原則的個人情感,而是因為我們與你一路走來,比別人更了解你,更有發言權。我們認為,你自投身政治以來(唐柏橋注:投身政治以來?王丹投身什麼政治?王丹就是一個被中共迫害流亡在外的所謂異議人士或民運人士,我們手中沒有任何政治權力,都還不是什麼政治人物。為什麼非要把“投身民運”說成“投身政治”?這其中難道有什麼隱情嗎?)一直是推動中國民主運動和政治進步(唐柏橋注:這裡都有語病,“是”后面應該加一個“在”字,或將“是”改成“在”字,還有“政治進步”一說也莫名其妙,通俗的說法是“社會進步”或“政治變革”,“思想進步”,“政治進步”等是中共特定語言),相信你會繼續走下去。根據中國目前情勢,我們認為,中國民主運動中,你過去承擔過、現在仍然承擔著、並且會繼續承擔著重要的角色(唐柏橋注:這一句前面的“根據中國目前情勢”完全是多餘的話,跟后面的內容還無關係。而且最后的“繼續承擔著”中的“著”是多餘的字,因為“著”是進行式的表達,跟這裡的將來式不配,應該去掉)。在民主運動中,我們不是沒有經驗的新兵;我們慎重作出上述決定,我們對我們的政治判斷和抉擇負責!

2我們決定與你同行,不是無視對你的批評,也不是認為你是聖人和完人。但在仔細阅讀對你非議后(唐柏橋注:這裡應該在“你”字后面加一個“的”,否則非議就變成動詞了,就成了語法錯誤),作為曾經的共事者和當事人(唐柏橋注:這些人幾乎沒有一個不是現在的共事者,為什麼要故意歪曲事實說成“曾經的共事者”?難道有什麼地方心虛?),我們清楚,這埵陪咫j誤解,也有看法不同。我們會在不同場合向誤解者澄清誤解,與不同看法者討論不同看法(唐柏橋注:既然提到有誤解,為什麼不在這裡給予簡單的澄清?說了這麼多廢話,真應該說的話反而一句也不說!)。但最重要的是,作為中國民主運動的過來人(唐柏橋注:“過來人”,你們不再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參與者了?),我們深知,中國民主運動是一批有人性弱點和種種缺陷的人推動的(唐柏橋注:胡說八道!你們是在說參加中國民主運動的都是“有種種缺陷的人”?這才是對中國民主運動和全體民運人士的抹黑!這跟一位北大的混帳教授孫東東曾說的“上訪的人99%是精神病人”如出一轍!我首先聲明,我不是你們所說的有“種種缺陷的人”,我是一個心智健全的人,相信中國民運人士大多數都是心智健全的人。),是一批在運動中逐漸改善自己的人去發動,推進和最后完成的大業。雖然,你不是完人,也有缺陷和過失,但我們都看到和感受到你確實在民主運動中努力改善自己並確實走向成熟。因此,我們做出選擇。

3 我們與你同行,是相信你能正確對待不同意見(唐柏橋注:你們憑什麼相信?就憑他面對質疑和批評充耳不聞,態度極其惡劣地拒絕就任何問題做出任何回應?)。因為我們深知人性有缺陷,才需要制度;同樣,我們認為,在制度尚未建立的運動中,需要社會輿論的監督(唐柏橋注:既然你們知道需要社會輿論的監督,為什麼不正確面對這種監督,而是給監督者包括我本人在內扣上“與中共合流”的帽子?)。我們理解你面對無意的誤解和故意的抹黑(唐柏橋注:到現在為止公開批評他的曹長青、封從德和我有誰故意抹黑他了?請拿出事實。否則你們就是血口噴人!),你感到氣憤和難過。但是,這是我從事民主運動必須要有對待不同意見的雅量和度量(唐柏橋注:這句話又是病句,還把主語“我們”說成了“我”,或是把“你”說成了“我”。應該改為“這是我們從事民主運動必須要有的對待不同意見的雅量和度量”,或“我們從事民主運動必須要有對待不同意見的雅量和度量”。)。面對誤解、非議和抹黑,我們應當通過做得更好證實自己,消除疑慮,由此讓世人增進對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和民主運動的信任和信心(唐柏橋注:這是唯一一句貌似正確的話,但是,它不應該在這裡用來為王丹面對質疑拒絕回應開脫。其實,消除疑慮的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針對質疑給予真誠而正面的回應。而拒絕回應恰恰會更加增加人們對他的疑慮。這一點這些自命不凡的王丹同道們不可能不明瞭。他們為什麼要故意回避真正的問題,而反覆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來塘塞讀者?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清楚!總之,這樣一個公開發表的聯名信,無論是從文法還是內容都不堪入目漏洞百出,而參與聯名的一些人都是所謂有學問的人。這實在令人費解。莫非他們又一次如封從德所說,“被簽名”了?)

王軍濤,胡平,蘇曉康,李瓻C,張伯笠,余杰,項小吉,金岩,王天成
(唐柏橋注:海外民運隊伍何其浩大!結果就這麼幾個人肯給王丹背書,這從反面証明了王丹已經被大多數民運人士拋棄。這是一件好事,說明民運有可能得以重生。)

——原載“唐柏橋臉書”(https://zh-hk.facebook.com/TangBaiQiao)

2014-09-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