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奧斯威辛和ISIS反人類罪

曹長青




“奧斯威辛之后,不再有詩。”這句話常被引用。意思是,人類進入20世紀了,居然還發生種族滅絕的大屠殺。奧斯威辛代表人性之惡的頂點,是人類永遠的恥辱,也是永恆的詰問:上帝為什麼缺席?人曾在哪裡?

這兩種提問其實一個指向:正義的力量呢?這還是人的世界嗎?

奧斯威辛的倖存者提出“倖存者的負罪感”(survivor’s guilt),不僅是譴責納粹,也自責我們活下來的人,怎麼能容忍那種邪惡發生?

可是當這種質問的歷史回聲還沒有落地,人們又面臨一場新的反人類暴行,ISIS(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大屠殺:活埋婦女兒童,砍人頭(前一段就砍了700多,還有1700人在他們手裡),還把人頭懸掛示眾。那些堆積的屍體,如同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翻版。

奧斯威辛是人類不可承受之重(之恥)。可到了21世紀居然還有這樣赤裸裸的反人類大屠殺發生!主導這個世界的知識精英們,別說詩,還有“語”可言嗎?

奧斯威辛的屠殺,因是隱蔽進行,納粹在文件中只用“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的暗語,不敢公開,所以世人很晚才知曉。但今天伊斯蘭國(ISIS)的反人類屠殺,不僅是公開的、甚至故意招搖進行的:公開斬首、機槍掃射、釘死基督徒、活埋婦孺、在電線杆上掛人頭。他們把這些錄像或拍照,放到了網上。那個把美國記者砍頭的聖戰者曾手拎人頭,還有一個聖戰者讓他7歲的兒子提著他剛砍下的人頭拍照,這些都被放到了網上。這種公開炫耀殘暴,不僅想嚇唬世人(不敢反擊他們),也以此在全球吸引(招募)更多的伊斯蘭野獸。

當年自由世界沒能在第一時間摧毀奧斯威辛,還因為英美盟軍跟納粹軸心國在軍事上勢均力敵,早期甚至是希特勒們頻頻得手,那是一場非常艱難的戰爭。

而今天,伊斯蘭國的反人類暴行毫不掩盖,世人皆知。與此同時自由世界跟這種邪惡力量的軍事能力對比,更是一目了然。不要說北約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軍事集團,只是一個美國,軍力跟伊斯蘭國相比,就是殺螞蟻用牛刀。我在以往文章中強調過,美國軍費全球第一(年度預算七千億美元),超過排其后的全球14國總和。而伊斯蘭國根本沒有什麼軍事預算,只是靠綁架西方國家公民做人質而拿到些勒索費。更不要說美國有12個航空母艦群,145萬現役官兵。而伊斯蘭國沒有空軍海軍,甚至沒有地對空導彈,最多只有一萬七千人武裝,而且裝備非常落后。雙方軍力對比,真是天壤之別。

但如此力量懸殊,人們卻眼睜睜地看著伊斯蘭國的暴徒們燒殺砍奪、無惡不作,剛把一個美國記者砍頭,現在又把第二個美國人斬首。

為什麼強大的北約沒有動作?就因為主角美國不動。為什麼美國對伊斯蘭大屠殺不果斷制止?因現在主掌白宮的是美國有史以來最無能的總統。

奧巴馬上台六年來,面對世界的任何重大危機,他都毫無膽量採取行動。即使在輿論壓力下最后同意派戰機轟炸伊拉克境內的ISIS,也僅僅是把目標定為“保護那裡的美國人員”,而根本沒把它作為“反恐戰爭”來打(更別提鏟除反人類的邪惡),所以只是零星轟炸,很像是做個姿態而已。

當年面對薩達姆的100萬正規軍,美軍領銜的倒薩戰爭,只用了100小時的地面戰,就把薩達姆的百萬大軍打得落花流水、一敗塗地。而今天強大的美軍面對的只是最多不到兩萬人的伊斯蘭國土匪式武裝,奧巴馬居然說轟炸要進行數月。他是真打嗎?

國際警察的不作為,就是給世上的流氓惡棍們開綠燈。所以俄國的普京們才敢公然肢解烏克蘭,吞並克里米亞之后,又支持烏東部騷亂,要把那裡也肢解成“新的國家”,並最終納入俄羅斯版圖。

正因為奧巴馬的不作為,敘利亞的獨裁者阿薩德才敢越過紅線(奧巴馬自己劃定的),繼續屠殺本國人民(敘利亞難民已突破300萬,該國人口2200萬)。

正是因為奧巴馬的不作為,伊斯蘭國的暴徒們,才敢窮凶極惡,不斷把美國人砍頭,更不要說對被俘伊拉克政府軍的集體槍殺,對基督徒和婦孺們的殘忍屠殺。

當年希特勒剛崛起時,西方完全有力量制止,但英國首相張伯倫們的綏靖主義養虎為患,給了納粹壯大的機會。但張伯倫畢竟只是愚蠢(后在千夫所指下抑郁而亡,實是蠢死了),而今天的奧巴馬僅僅是愚蠢無能嗎?

在美國記者被砍頭那天,奧巴馬在休長假打高爾夫球。他只是中間休息時,出來見一下記者講幾句“ISIS是癌症,必須除掉”等空話(毫無具體反擊計劃),然后就回去繼續打球了。面對伊拉克的嚴重危機,奧巴馬仍是休假(打球,跟他的黑人朋友嬉笑作樂)。即使在第二個美國人質要被砍頭之際,奧巴馬在記者會上還說,對ISIS“我們還沒有對策”(we don’t have a strategy yet)。這居然是美國總統說的話!

五角大樓說,軍方一年前就把ISIS的崛起問題跟奧巴馬總統等做了詳細匯報。而伊斯蘭國武裝入侵伊拉克至今已60多天,奧巴馬還在“沒有對策”。這實在讓人質疑,奧巴馬僅僅是笨蛋嗎?再笨的人手裡有那麼強大的軍力(對手不堪一擊),為什麼就是遲遲不肯對伊斯蘭國強力反擊?這就像有個小流氓就在你家門口罵東罵西,持槍搶劫,不僅殺周圍的鄰居,甚至把你自己家的人都殺了;而你完全有能力一腳把他踢到天邊去摔得粉身碎骨,可你就是不動手,這是為什麼?這不是僅僅用“笨蛋”就可以解釋的。難怪很多人懷疑“奧巴馬骨子裡是個伊斯蘭”。

這並不是空穴來風。在美國230多年歷史、43任總統中,從來沒有一個像奧巴馬那樣,曾身穿伊斯蘭宗教服裝拍照。更沒有過美國總統訪問土耳其時,跟那個極端伊斯蘭主義(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總統穆爾西好友)的土國總理埃爾多安一見如故,兩人一起結伴去朝拜清真寺。奧巴馬怎麼那麼喜歡伊斯蘭教堂?

希特勒的崛起是有跡可尋的,他的社會主義理念事先就寫在《我的奮鬥》這本書裡。希特勒的一生,都在這種“奮鬥”軌道裡。

奧巴馬的思想也是有藍本的,他當總統前也寫過一本書,題為《我父親的夢想》,意思是要繼承父親的遺志。那麼老奧巴馬的夢想是什麼呢?他是一個強烈的反西方、反資本主義、反基督教的民族主義者(信奉部落主義),更是一個崇拜共產蘇聯的社會主義者。奧巴馬父母的結識,就是在夏威夷大學同修蘇聯課程的課堂上(都熱衷共產主義、向往紅色蘇聯)。

這樣一個思想背景的奧巴馬,會對伊斯蘭的邪惡有清楚認知嗎?他的無能、笨蛋可能只是表面,其內心深處不排除是因為信奉伊斯蘭(痛恨西方文明)而不想對ISIS們開戰,不想鏟除他們。

按常理,如果奧巴馬真心反恐,現在是天賜良機。以前,恐怖分子總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暗處躲藏,如同陰溝裡的老鼠,難以抓獲。現在全球恐怖分子公開聚到一起,並且是在一馬平川的伊拉克沙漠地帶,美國只要認真打這場仗,把這作為反恐戰爭來打,就可把他們在那個等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伊拉克廣袤地帶一舉全殲。

根據媒體引述的西方情報,在ISIS的一萬七千名武裝中,有約八千人(近一半)是來自英法德美等西方國家,多是當地的穆斯林青年。他們在當地國家的反西方的清真寺仇恨教育中長大,然后被ISIS的極端意識形態和殘暴(被視為他們有力量)所吸引,參加到伊斯蘭國的武裝之中。

這種情形再次證明,這場反恐戰爭不是打不打的選擇,而只是戰場的選擇,是在伊拉克、敘利亞等中東地區打,還是在美國本土打。

ISIS已公開宣稱,要襲擊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和拉斯維加斯(兩個資本主義象征之地)。如果美國不能把這些ISIS野獸消滅在伊拉克境內,那他們哪一天就會打到美國本土,大規模殺害美國平民(如同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恐怖襲擊)。

媒體報道說,已獲知有ISIS成員是從美國明尼蘇達州的穆斯林社區中招募的,並查到為ISIS的秘密募款等。這都證明,恐怖主義對美國構成真正的威脅。如果奧巴馬總統有一點點能力,有一點點魄力,有一點點反恐的決心,像當年布什總統領導的伊拉克戰爭那種打法(白天密集定點轟炸,晚上由戴有夜視鏡的特種部隊把敵人分割消滅),很可能都用不到一個星期就可把ISIS的一萬多武裝全部殲滅,從而避免美國本土可能遭到的恐怖襲擊,挽救更多美國人的生命,並可強化世界的安全。

但奧巴馬至今毫無任何決斷性的行動,不僅對外等于屈膝投降(比張伯倫的綏靖糟糕千百倍),對內則大力推行毀掉美國根基的社會主義政策,這是ISIS們想做而做不到的。所以奧巴馬僅僅是笨蛋、無能嗎?

人類對邪惡總是缺乏想像力,低估其殘忍性、其反人類的暴行程度。不少有良心的藝術家在寫作納粹大屠殺題材時,因巨大的悲憤無法自控而自殺,像奧斯威辛的倖存者、大屠殺文學的開創者萊維、布洛夫斯基,還有《死亡賦格曲》的作者保羅•策蘭等。“這些受苦的人在回憶中再受第二次苦,最終被壓垮。”

曾有人說,“自奧斯維辛之后,寫詩之所以不可能,是因為失去了詩得以存在的人性基礎。奧斯威辛不僅毀掉了詩,也毀掉了人——也就是說毀掉的不僅僅是猶太人。”而今天,面對ISIS的反人類暴行,詩得以存在的人性基礎在哪裡?正義的力量在哪裡?美國在哪裡?奧巴馬如果不是已被什麼力量“砍”了頭,他的良知在哪裡?

2014年9月7日于美國

2014-09-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