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瑞士新加坡看台灣獨立——在美西台灣人夏令營的演講

曹長青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台灣的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很高興來參加美西夏令營,幾年前我到西雅圖演講過,故地重游,見到很多老朋友,很高興!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台灣的局勢、台灣的前途。尤其太陽花學運發生之後,大家更關心,到底台灣的太陽升起,照亮台灣,還是太陽落山,台灣回歸原樣。台灣的前途是光明的,還是暗淡的?

我覺得從外部的角度,國際的角度,世界上有兩個國家,給台灣的前途、台灣人要追求的理想目標,提供了重要啟示。

一個國家就是瑞士。我知道,不少台灣人希望台灣成為東方的瑞士,那種中立、獨立、富有而和平的國家。這個願望當然是美麗的,但你知道為什麼瑞士能做到這一點嗎?你想過瑞士是怎樣做到的嗎?

2009年夏天,我曾到瑞士參加《國際藏漢會議》,目睹那個美麗和平的國家,她的歷史更使我驚訝,我為此寫過幾篇文章。其中特別談到瑞士的人口組成:74%是德國人,20%法國人,5%意大利人,1%羅曼人(古羅馬人)。一個國家四分之三是德國人或後裔,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納粹德國攻城掠地,佔領擴張,簡直要霸佔全球,在這種時刻,為什麼瑞士的佔絕對多數的德國人,不主張跟德國統一,或者說回歸祖國呢?為什麼?

那個時候,納粹德國不僅吞併了奧地利,又兼併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的蘇台德區,就像今天普京的俄國兼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一樣。納粹的坦克軍團進攻法國英國甚至非洲,要建立大德意志帝國。那個時候,小小的瑞士,只要那裡的佔到四分之三多數的德國人要求跟德國統一,希特勒稍微表示一下“順應民意”,那瑞士就成為德國的一個飛地,一個省了。

當時的德國可謂不可一世,無論軍事還是經濟上都是世界強國,瑞士成為德國的一部分,就是成為強盛的一部分,成為崛起的一部分,成為大國的一部分。瑞士的小,就變成了大,成為強大的一部分。在瑞士的佔絕對多數的德國後裔,怎麼就不看到這一點呢?他們怎麼就不要求統一,回歸Motherland(母國)呢?

當時的瑞士,完全沒有這種聲音,所以希特勒才無法找借口吞併瑞士。反而瑞士表示我們中立,等於是不站在德國那一邊,由此保住自己國家的生存。我一直在思考,當時瑞士的德國後裔,那些德國人為什麼不這樣做?他們中間為什麼沒有馬英九,沒有吳伯雄,沒有金溥聰,沒有李敖邱毅和陳文茜們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瑞士的德國人也好,那裡的法國人意大利人也好,有一種很強大的心理,這種心理來自在西方尤其是美國最常強調的一個詞:individualism,個體主義。這種個體主義的人生哲學,這種個體主義的價值理念,導致他們心靈強大,心理獨立。這種心理強大、心靈獨立的人,不需要靠群體壯膽,不需要靠多數撐腰,不需要依賴其它什麼祖國呵、強國呵,來增加自己的分量。他們相信自己,依賴自己,有自信。

所以在瑞士的四分之三德國人,20%法國人,5%的意大利人,他們視自己是“瑞士人”。他們不依附什麼德國法國意大利,他們依靠的是自己,有獨立的人格,獨立的理念,獨立的心靈。由此,才締造了最初的瑞士,又在戰亂中保住了自己的獨立主權。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當作瑞士人,並為自己是瑞士人而驕傲,而理直氣壯地存在,而頂天立地地站立,所以瑞士國很小,但做瑞士人他們很自豪。

另外一個原因是,據我的觀察,主要由移民組成的國家,反而會有很強烈的命運共同感,會更傾向獨立,而不喜歡統一。像瑞士,全是移民組成的,有很強的獨立意識。因為大家都是移民,同舟共濟,是共同命運體。我認為,這也是瑞士人不願成為德國一部分的原因之一。

這一點我們在座的各位可能更清楚。美國也是一個移民國家,當初建國的時候,除了很少的土著印第安人,其他全部都是外來的,從英國德國法國等歐洲來的,其中英國人佔到四分之三。那麼在美國從英國獨立出來的時候,四分之三的英國人和英國後裔,怎麼不強調統一,認同祖國呀、倫敦什麼的,而且英國叫大英帝國,可是比今天中國在世界的地位強大多了,那是全球唯一的超強。但那些居住在美國的英國人為什麼就要脫離那麼一個強大的英國母國呢?

我想原因跟瑞士可能相同,也因為是移民構成,大家形成一種命運共同體,所以更容易傾向獨立,建立新國家。就是我剛才強調的,有一種新的文化,就是個體主義文化,有獨立人格和尊嚴意識。

移民相對來說是比較勇敢、有冒險精神的,也就是膽大的。因為你背井離鄉,敢到另外一個國家開始新的生活,那是有風險的。美國獨立的時候,那時候哪有飛機呀,從倫敦坐船到紐約,要坐多少天?今天從倫敦到紐約,坐飛機是7小時。當時從倫敦到紐約坐船要多少時間你們知道嗎?70個小時?7天?都不對。是70天到90天,10到13個星期!朋友們,是三個月呵!春夏秋冬,等於坐一個季節,一個季度!

而且,那時候哪有冰箱啊,食物很困難儲存,很多都腐爛掉,再加上醫療落後等,很多人都死在來美國的船上。大家都知道那個對美國獨立做出重大貢獻的英國人潘恩吧,他當年寫了一本重要的書叫《常識》,提出美國從英國獨立出來是人民的選擇權利,是常識。

1774年11月,也就是美國發表《獨立宣言》之前一年半,潘恩從倫敦坐船首次來美國,到了美國海岸的時候,是用毯子裹著抬下來的,他在船上感染了熱病,奄奄一息。最後治療了六個星期才活過來。跟他同船的好幾位乘客都死在了旅途之中。

即使到了20世紀初,中國辛亥革命的前一年,1910年,中國的著名學者胡適來美國留學,從上海坐船到舊金山,用了25天,差不多一個月!我強調這些,是說當年到海外,很不容易。所以一個新興的移民國家,它的人民多是有強烈的求新、創新和冒險精神,有比較強大的心靈,這跟一個國家的獨立有相當的心理關係。

台灣最早的移民也是這樣,台灣前文建會副主委、作家吳錦發曾演講提到,當年從福建到台灣的移民幾乎都是冒險家,因為有90海哩的海峽,當年科學落後,無法預測天氣,風浪雷雨等等,結果是十船九沉,十條船多達九條淹沒在大海裡。這是多高的比例,但還是有不怕死的,渡海到台灣。所以早期的台灣,除了很少當地的原住民之外,其他都是外來的,都是膽大的、不怕死的,有獨立而強大心靈的。可惜的是,經過後來的清朝尤其日本人統治,再加上蔣介石政權的獨裁高壓、文化腐蝕,最後勇敢的台灣人都變質了,變成唯唯諾諾、膽小怕事的另一種人。

所以今天,你跟我說,台灣怎麼才能站立起來?我覺得重要的也是根本的要改變文化,改變心理,改變心靈。瑞士的經驗清楚地啟示人們,最重要的是要有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這種價值理念。這種文化,這種理念在台灣佔了上風,才會有強大的心靈,獨立的人格,就不會再尋求跟哪個國家統一呀,回歸呀,什麼一國兩制一國八制的,而是建成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有人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其實也是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國家!

比如中國和美國這兩個世界大國,不僅是兩種制度,民主與專制,凍蒜與清算,更是兩種文化,兩種價值,兩種人格。所謂“兩種”,最根本區別在哪裡?就在剛才我提到的“個體主義”上。美國是最強調“個體主義”的國家,強調個人自由尊嚴至上,重視個體權利。國家是什麼?國家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保護個體的自由、尊嚴和權利。當一個國家,無論它是祖國也好,強國也好,只要不能保護個體的自由、尊嚴和權利,就應該拋棄它。當年英國對美國是殖民和高稅收的欺壓,所以美國人民奮起反抗要獨立。今天對岸中國,連自己的國民都鎮壓,那裡的人民根本沒有自由、尊嚴和權利可談。台灣人民當然有權、當然應該甩開那種國家。

剛才我談到台灣可借鑒的一個國家是瑞士,另一個可以給台灣啟示的國家比瑞士還小,是新加坡。當然有些台灣朋友對李光耀家族政府很不滿,因為他們曾諂媚北京,在聯合國發言欺負台灣。但是拋開這些,新加坡能保住自己的獨立國家主權地位,對台灣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瑞士的國土跟台灣差不多,是四萬平方公里。新加坡就更小了,才716平方公里,不要說上萬,連上千都不到。新加坡的領土是台灣三萬多平方公里的50分之一。

新加坡可謂彈丸之地,不是更容易被它國吞併嗎?尤其新加坡的540萬人口中,75%是華人,這跟瑞士的德國後裔的比例四分之三是一樣的。而且新加坡獨立建國的時間點又不是很好。你們知道新加坡什麼時候獨立的嗎?你們知道彭明敏先生等三人發表《台灣人自救宣言》是哪一年?對,是1964年,今年正好是50週年。新加坡是在彭明敏等人發表《台灣人自救宣言》的第二年1965年才獨立、成為新國家的。是在彭明敏的自救宣言發表一年零一天之後的1965年9月21日加入聯合國的。是很近的事,很新的國家。

我為什麼剛才說新加坡獨立的時機不是很好,因為新加坡獨立的第二年,1966年,中國就爆發文化大革命,對內瘋狂批鬥,對外輸出革命。那個時候,毛澤東周恩來們,想把華人佔多數的新加坡變成東南亞的古巴,成為紅色中國的勢力範圍。中共直接指揮馬來西亞的共產黨,滲透新加坡,進行革命煽動。剛剛獨立的新加坡,面臨危機。

在這種局勢下,新加坡的李光耀們,採取了三大措施,來抵抗中國的統戰和革命滲透。一個是全面跟美國結盟,來確保自己的國家安全。新加坡政府過去五十年一直是美國的盟友,從來沒有反美。第二個,實行市場經濟,保護私有財產,結果促進了新加坡的經濟繁榮。有了經濟發展,才有社會穩定,不像台灣的馬英九們,什麼六三三承諾,全都沒有兌現。第三個,就是切斷在語言上跟中國的內在連結,強調英文教育。現在新加坡的540萬人口,80%以上說英文,英文成為主要語言。切斷了中文,就等於切斷了跟什麼母國的新生兒臍帶,就等於“斷奶”,不再跟什麼母語母國有內在連結。

親美,市場經濟,使用英文,這三大政策,使新加坡沒有被中國統戰成gong,保住了自己的獨立主權,同時也保持了李光耀們的長期執政。大家都知道,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自從1965年新加坡獨立以來一直執政。當然沒有政黨輪替不是真正的民主,但新加坡的反對黨多是左派,他們的親中國,強調母語中文,包括反美情緒,還有左派的均貧富的社會主義政策等等,這些在新加坡都不受到中產階級的歡迎。所以每一次選舉,在野黨都輸。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過去五十年的選舉中,得票率從來沒有低於60%。這跟新加坡是城市國家,沒有農村農民,都是中產階級有關。中產階級希望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不喜歡左派的反美親中國、走社會主義等。這一點,應該是台灣的綠營領導人非常認真考慮的,如果走左派的高稅收,均貧富,甚至反美的道路,很難得到中產階級的歡迎和選票。

當然,有人會說,不管怎樣,新加坡是主張獨立的李光耀們掌權了,我們台灣的本土派還在野呢。而且內部還有人不贊成公開喊台獨,認為會刺激中國,甚至民進黨人士要廢除台獨黨綱。也有人說,我們應該強調台灣已是獨立國家,否則不是容易被視為中國的一部分嗎?有人認為這是自欺欺人,因為台灣沒有獨立,還叫中華民國,國旗國號國歌憲法都沒有改變,怎麼是獨立國家了呢?

那麼怎麼看待這些分歧,怎樣的提法比較好?我的看法是,對這個問題應“內外有別”:在台灣外部,像我們在西方社會,應該強調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以向國際社會說明和展示,台灣“不是那個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在台灣內部,則應該明確,台灣還遠不是一個獨立國家,不僅它的國號還叫中華民國,而且由於北京的欺壓,很少國家敢跟台灣建立外交關係。或者說,台灣只是事實獨立,還沒有法理獨立。

從事實獨立到法理獨立,就是制定新憲法,摘掉那個“中華民國”的虛假帽子,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所以在台灣內部,比較現實和合乎邏輯的方式,就是提出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所謂正常化,就是摘掉中華民國的帽子。

在這個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的過程中,除了致力贏得選舉,更應該做的是基礎工程,也就是傳播台灣人民有權利選擇的理念,傳播個體主義的價值。在這樣的文化和政治土壤中,台灣人才會有真正的選舉勝利,獲得立法院多數席位,為制定新憲法提供條件;實現彭明敏在《台灣人自救宣言》中提出來的15個字的目標: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

今天在綠營高層,尤其民進黨內部,有一種喧囂塵上的妥協聲音,甚至要廢除台獨黨綱。但這樣做的結果,很可能是,你妥協理念,犧牲原則,既不能贏得選舉,也不能從對岸中國得到什麼實質性好處。

你說凍結台獨黨綱可以獲得北京方面的諒解理解,緩和與民進黨的關係。你以為北京是好騙的嗎?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謊言製造者,你能唬住他們?是完全不可能的。那你說我們來真格的,放棄台獨。且不說你放棄了台灣,放棄了領導台灣人民建立一個正常化的國家,台灣人還怎麼可能支持你,難道你這樣做,北京就跟你親近,放棄國民黨嗎?完全沒有可能!你跟國民黨一樣向北京磕頭,就是下跪,中國當局也不會把你看的更重,因為他們把國民黨看作是一家人,都是中國人。即使你宣稱自己也是中國人,北京也不會真相信你,畢竟你有過台獨的歷史和印記。所以不管民進黨怎樣妥協,也不可能在北京那裡得寵。你的妥協,只是損害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進程,更損害自己作為台灣人政黨的地位,你再妥協,可能就被台灣人淘汰。

但民進黨的很多人為什麼麼敢這麼做,就是吃定台灣人,因為台灣有個奇特的概念,叫做“含泪投票”。你不管多麼不情願,卻眼睛流泪,心頭流血,都要去投他們的票。

在美國,就沒有這種含泪投票。美國人說,我們寧可失去白宮,也不失去理念。因為你選擇這個黨為的什麼,不就是為的實現自己的理念嗎?如果他妥協理念,根本不兌現你的理念,那你含泪含血的幹什麼?所以必須改變這種含泪投票的概念,才能教育民進黨,你別想吃定我們。只有你表示不再含泪投票了,他才可能不敢再妥協了,因為再妥協他就沒選票,別想當選,這樣才會刺激和推動那些敢於堅持原則理念,有強烈台灣獨立意識的綠營候選人出頭。

我對台灣的前途一向是充滿信心的。主要因為三點:

第一,是看到世界趨勢是國家獨立。聯合國剛成立時51個成員國,現在是193個,接近增四倍。說明國家獨立是趨勢,而不是統一或兼併。獨立是人心所向。

第二,是看到全球民主是世界趨勢。1970年代,全球民主國家才30個,現在是130個,佔聯合國193個國家的三分之二以上。所以民主也是大趨勢。民主和獨立往往是連結到一起的,都體現人民的選擇權利。

第三,是看到台灣人的身份認同的趨勢。自從1988年解除黨禁報禁,過去25年來的台灣民調,都是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在增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在下降。這個一升一降的曲線沒有變化過。

最新的民調是前天(7月11日),由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公佈的,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佔60%,這是這個中心就這個問題做民調以來,比例最高的。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佔32.7%,不到三分之一,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已降到個位數,只有3.5%。以台灣2300萬人口推算,全台灣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才80萬人。而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有1380萬。而且這個比例還會增高。

所以我們要對台灣的前途充滿信心!在50年前,在蔣介石嚴酷的白色恐怖中,彭明敏等人就敢發表《台灣人自救宣言》,提出兩岸的真實是一中一台,說“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已是鐵一般的事實”。這個自救宣言呼吁,台灣人要拒絕共產黨、推翻國民黨,走第三條道路,即台灣人自救的道路。這是多麼勇敢!在那個時代,就敢喊出來推翻國民黨,真是英雄壯舉!

時隔50年,今年三月,台灣爆發太陽花學運,學運領袖的理念跟彭明敏等前輩一模一樣,也是追求台灣成為正常獨立的國家。在去年,前年,還是更早些,你們當中有任何人預測到會有這場轟轟烈烈,被國際媒體廣泛報道,影響整個台灣社會的太陽花學運嗎?可能一個人都沒有!這就是台灣潛移默化的變化,這就是認同台灣,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越來越多的標誌,也是台灣的希望所在。

你們想想看,在台灣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的1996年,這次太陽花學運的兩名領導人都還是孩子,還在上幼兒園呢。所以必須看到認真嚴肅不懈地傳播台獨理念,就是台灣人有權利選擇的理念這個基礎工程的重要性。我的結論是,只要更多的台灣人從瑞士,從新加坡,從美國獨立建國中得到啟示,從而理念清晰,目標明確,不懈努力,就會更快地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的主權獨立的國家,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謝謝各位!

2014年7月13日於西雅圖“美西台灣人夏令營”

——原載《台灣海外網》

2014-08-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