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瀟瀟雨歇:“巴以衝突”錯在哪一邊?

作者:瀟瀟雨歇(香港)

2014年國際局勢非常動盪,在馬航MH17被導彈擊墜之前,以色列向加沙地帶發動大規模空襲,繼而又派遣地面部隊,進入加沙清剿哈馬斯武裝分子。以色列在2005年撤走加沙殖民區后,和平並沒有到來。以巴衝突依舊頻仍。今次以軍大舉對巴動武,顯然是出于對國內安全的焦慮,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打一場大仗實在別無他路。

傳媒忽略的具體問題

在輿論上,香港的主流傳媒基本上就是國際左媒(如紐約時報)的翻譯機,本地左膠們更不用講,每天都是大幅洗板譴責以色列如何殺戮巴人兒童,以色列是現代猶太納粹黨云云。但一些具體問題,例如加沙地區爭議的遠因,哈馬斯到底做了什麼,以色列2005年撤走殖民區又是什麼回事,統統被左膠們選擇性忽略,這個問題不限于香港左膠,因為他們的國際朋友——環球左膠也是這樣的。紐約時報報導以軍屠殺巴人的篇幅,比他們的西方朋友遭導彈殘殺還要側重,可見以巴衝突對他們的重要性。

中東戰爭的由來

加沙地區原本是由埃及控制的,1948年以色列獲聯合國大會多數同意合法建國后(但這造成了以巴分治,因此尤其遭到阿拉伯民族主義者的痛恨),阿拉伯國家幾乎立即組織軍事攻勢,意圖消滅以色列這個猶太人國家。這便是后來五次中東戰爭的由來。在阿以戰爭當中,接壤埃及的加沙地帶成為了阿聯軍隊進犯以色列的絕佳跳板。為了解決這個心腹大患,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佔領了該區,並開始建立殖民區。但以色列佔領加沙並沒有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因而是非法佔領。

哈馬斯主張消滅以色列

隨著埃及等阿拉伯國家陸續和以色列和解,要求以色列撤出加沙,歸還巴勒斯坦主權的呼聲也越來越高,最終為了緩和巴人和阿拉伯社會對以色列的敵視,以色列最后在2005年,在國內極具爭議和懷疑的情況下,撤走加沙區內全部殖民歸國。然而以色列撤出並未緩和區內局勢,極端的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反而利用加沙地帶的地理優勢,不斷對以色列發動攻擊,一般的手法就是,哈馬斯武裝在加沙平民區裝置火箭炮,對以色列國境進行無針對特定目標的轟擊。此外,武裝分子挖掘隧道潛入以色列放炸彈也很常見。

哈馬斯自2007年在選舉中得到了巴勒斯坦政府控制權,該組織的理念,便是批判由曾由阿拉法特領導的巴解對以色列和解,是出賣巴勒斯坦民族,哈馬斯主張絕不妥協,堅持必須消滅以色列,把猶太異教徒趕出中東。

逾千名以色列平民喪生于恐怖襲擊

因此,以巴地區烽煙再起,以色列自2005年之后曾多次以空襲等方式還擊哈馬斯,但成效不彰。哈馬斯的襲擊嚴重威脅以色列平民的人生安全,2006年至今已有1300名以色列平民喪生于哈馬斯的恐怖襲擊。今次內塔尼亞胡指令以軍傾巢而出,明顯是有以色列國內民眾的強大政治壓力的。

左膠們抨擊以色列,往往是透過展示巴人被空襲喪生的血腥照片,強調以色列如何屠殺平民。然而他們往往選擇性地忽略,哈馬斯也攻擊以色列平民,並造成大批以色列人傷亡。

當然,在數目上,歷次以巴衝突中,巴勒斯坦平民的傷亡遠比以色列慘重。但造成這樣的結果,卻和左膠們所聲稱的,以色列政府故意屠殺滅絕巴勒斯坦人,是猶太納粹完全不同。

從不譴責共產黨滅絕藏人

筆者首先要澄清一路以來被左膠濫用得已嚴重偏離原意的“納粹法西斯”,納粹做的是種族滅絕,在德國國內及歐洲佔領設立大量滅絕營(德语:Vernichtungslager),執行“最終解決方案”,即是把已經剝奪一切人權的猶太人及其他所謂“劣等人種”(包括吉普賽人)用火車運去滅絕營,婦幼老弱立即送往毒氣室殺害,青壯的則暫時留下做苦工直至體力透支死亡為止。被殺的“劣等人種”屍體會被火化,因為納粹也不想德國人知道他們做出如此反人類的滔天暴行。

遇害者的金牙、隨身物品甚至頭髮會在火化前摘取,供納粹出售或製成假髮獲利。二戰歐洲種族滅絕始于1942年,六百萬猶太人及其他受害者是死在有精心組織、部署和執行的納粹滅絕計劃中。納粹種族滅絕的效果是非常可怕的,舉例說,波蘭原本有數十萬猶太人,1945年后只剩下了數千,幾乎被納粹禽獸殺光。

類似的悲劇,在南斯拉夫內戰再現歐洲,當時是塞爾維亞人有組織滅絕波斯尼亞人。另外,毛澤東時代搶奪農民口糧搞大躍進,造成三年人禍餓死三千萬中國人,也可以算是有意圖,有組織,有部署的人口滅絕(不算“種族”滅絕,但在西藏、新疆可會算的,但左膠從不譴責漢族共產黨滅絕藏人、維吾爾人)。

以色列1967年控制加沙,並進行殖民,這當然並非正義之舉。但在以色列控制的38年間,加沙地帶還有七成的地方是由巴人繼續居住,而且以色列撤走后,國際社會也沒有發現什麼萬人坑,焚屍爐。

巴人被殺,是死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馬斯的軍事衝突,(筆者其實不太喜歡“衝突”一詞,明明打仗就打仗嘛,什麼狗屁“衝突”?)既然是打仗,世界上有哪場戰爭,是完全不會波及平民的?殺紅了眼的軍人,有時胡亂開火,濫殺無辜,根本就是戰爭狀態下無可避免的。

哈馬斯用平民當肉盾

這個現實是負責任的領導者必須清楚明白的,戰爭的殘酷,不為人的意志轉移,所以,一個責任的政府,在戰爭來臨之前,必須做的便是組織平民從速撤離危險區域,例如人口密集的城鎮(加沙偏偏就是此類)。

筆者絕非胡言亂語,英國政府在二戰初期,為防備納粹德國空襲,便大舉撤走居住在英國城市的婦女兒童,到偏遠鄉郊避難,力圖減少婦孺傷亡。

以色列也不是對加沙不宣而戰,在發動空襲和地面進攻前,以色列已經不斷警告將對該區發動攻擊,勸告居民撤離(參見)。巴勒斯坦人也並非無處可逃,埃及等阿拉伯國家長期同情巴勒斯坦,完全願意收容巴人暫避。

關鍵的問題在于加沙的控制者哈馬斯,他們只管把火箭炮裝在居民區,用平民當肉盾 (哈馬斯發射的火箭炮,由圖片可見,發射位置就在居民樓中間!(見圖),卻完全不見安排人員協助巴勒斯坦平民大規模撤離!

哈馬斯是無恥至極的政權,因為他們明白,不多死幾個巴勒斯人平民,就不能換取國際左媒的鏡頭聚焦以及同情。而國際社會的壓力往往對以色列的軍事行動構成極大的政治制約。利用群眾,消費群眾,哈馬斯和香港左膠,在本質上是沒有分別的。當然,哈馬斯的行徑,更為刻毒,冷血。

筆者是非常同情巴勒斯人的,讓這樣卑劣的政權管治,無疑等于住在人間煉獄!

反觀以色列,為了保護平民安全,以色列政府在國內廣挖防空掩體,並且專門研發大量火箭炮預警雷達,這些完備的民防措施,挽救了大量以色列人的生命。哈馬斯對己方人民生命的不尊重,才是造成傷亡枕藉的禍根,更遑論戰釁本由哈馬斯一方主動挑起。

此外,在今次以巴開戰期間,聯合國也居中調停,例如敦促雙方短暫停火,以便拯救傷者,以及收斂遇害平民遺體,以軍對這些人道措施,也沒有予以阻撓。

反觀在烏克蘭,MH17遇害者遺體被親俄武裝喪心病狂地扣押,幾天后才用火車移交荷蘭,筆者實在,難以想像,MH17遇害者的家屬,在電視看見這一幕幕,是何等無助、憤怒、煎熬和痛苦。對于這些,國際左膠們又是集體失明,在他們眼中,只有巴勒斯坦平民才有“人權”,只有他們才被“滅絕”,以色列永遠是“猶太新納粹”,而普京沙皇則是拯救世界,打倒美帝的大英雄。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第一時間奔赴加沙,高調展現他有勤力工作。然而,對于同時發生的馬航殘殺,聯合國至今未有任何實質行動。荷蘭和馬來西亞都分別表示成立調查團,但兩個主權國家(荷馬)到底有什麼把炮,能如何對另兩國主權國家(俄烏)進行包括搜證、盤問、巡查軍事基地、翻查雷達記錄等等?筆者真是極為懷疑。

2014-07-24,原題:淺評以巴衝突

——原載《香港本土新聞》http://localpresshk.com/2014/07/gaza-crisis/

2014-07-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