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新資本論”被瞎子熱捧(3之2)

曹長青

馬克思的《資本論》導致的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的巨大災難,絕“不是”有目共睹的。無論是蘇聯的古拉格、中國的大飢荒、還是今天北韓的餓鬼,西方左派就是打死也看不見(根本不看)。至于共產主義把多少億人的靈魂扭曲成魔鬼,西方左派就是在地獄裡也會閉上眼睛,繼續做和滿目天使跳舞的夢。

今天,在資本主義大潮正以無可阻擋之勢在全球蔓延的時候,一個上述那種西方左派睜眼瞎,法國的大學教授托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也譯皮凱提)所著的《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被稱為“新資本論”)問世,立刻被他的左盲同行像在汪洋大海中抓住一根稻草似地熱捧。因為這本書用新的數據,再次把全球貧富不均、要向富人擴大收稅的“左聲”彈出了“新調”。

當今最勤奮筆耕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就連續寫了四篇文章歌頌這本新資本論。這位當今凱恩斯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被統計在他的文章中引用馬克思語錄最多,難怪如此熱捧他的反資本主義小師弟。

除這位目前最有名的馬克思大弟子之外,從美國的《紐約時報》,到英國的《衛報》,再到法國的《解放報》等等左媒,對這“新資本論”,簡直像世界杯足球賽場上的啦啦隊那樣狂熱——終于有了一個踢資本主義一腳的“球星”呵!

如此陣勢下,這書立馬登上亞馬遜網絡書店和《紐約時報》暢銷榜。台海兩岸媒體當然也是一如既往地最愛跟著西方左盲們嚷嚷(否則不就“沒文化”了麼),于是這“新資本論”還沒變成漢字,就成了華文世界頗有點名氣的小紅星了。

遇到“三斯”應該三思

如何看待這本書,取決于你在哪個框架下,或者說,左派右派,你屬于哪個陣營。

如果你贊成馬克思(共產主義)、凱恩斯(政府控制經濟)、羅爾斯(John Rawls,均貧富)這“三斯”的社會主義理論,那你就會贊同皮克迪的《21世紀資本論》,因為他們的思路是一樣的,都是強調“平等”,想通過政府(公權力)重新分配社會財富(高稅收,高福利,大政府等)。

如果你贊成洛克(個人自由)、哈耶克(市場經濟)、諾奇克(Robert Nozick,權利大于善)這“三克”的個人主義理論,你就會強烈反對這個“新資本論”。因為“三克”強調的是“自由”,要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認為“自由的價值高于平等”。

道理很簡單,只有在自由下,才能獲得相對的平等。人的智商(能力、機會等)差異很大,這世界怎麼可能有絕對的平等。最高喊平等的共產社會,權力高度集中,實行計劃經濟,結果不僅閹割了生產力,導致整個社會赤貧,同時製造了政治特權階級,把所有公民變成奴隸,成為最不公平、最殘酷的社會。

馬克思的巨著《資本論》認為資本帶來利潤,利潤代表剝削,由此推論資本主義是不平等的、罪惡的。但他無視的是,沒有利潤,就不會有人去發明創造。取消了利潤,就等于取消了產品(動機)、取消了市場。最后大家一起受窮。

投資高回報是經濟之軸

今天這本“新資本論”洋洋灑灑七百頁,也是全篇圍繞著“平等”,集中論述了一個理論:在當今資本主義社會,投資回報率超過了經濟增長率,導致財富更加集中化,也就是富人更富,窮人更窮,社會嚴重貧富不均。

“投資回報率超過經濟增長率”是事實,這不僅沒有錯,而恰恰是刺激市場經濟發展的核心。只有回報率超過靠自己勞動掙的錢,人們才會去投資;而工廠得到大家投資(集資)的錢,才更能發展(包括僱更多的人),于是繁榮起來,大家人人獲益。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新資本論”的作者刻意(故意)只強調富人投資,回報巨大,于是加倍地富。但他回避的是,並不只有富人可以投資,而是人人都可以投資。哪怕你只掙一百塊錢,也可以省下50塊去投資,賺回五百塊,五千塊。美國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有投資。任何人願意去學習、去研究,願意冒風險,都可以去賺那個超過自己薪水的投資回報。這才是一個人人平等的機會。

兩年前美國公佈的最富有400人,全部是靠投資發財,無一人是靠薪水。這當然導致貧富差距,但這是最公平的差距,因為投資者投入了智慧,投入了心血。你想今天花兩小時看NBA,明天徹夜看世界足球杯,后天就成巴菲特了,那就做夢吧。

懲罰勤奮 獎勵懶惰

你說這世界就是不平等,張三他爹給他留下一百萬,他拿去又投房地產,又投什麼蘋果、古狗的,結果幾年一眨眼,他變千萬富翁了。可我是單身母親養大,連爹都沒有過。我做公務員年薪五萬,除了養活老婆孩子加老母,勒褲帶一年能剩一萬存銀行就不錯了,結果我到死也沒有一百萬,怎麼可能在財富上跟張三平起平坐?這實在太不平等了。所以張三他爹死的時候,國家就應該把張三爹的錢大部分都收回來(遺產稅),重新分配。這樣我們這些沒爹的孩子才可以跟張三平等,這樣做才是一個有公義的社會。

這話好像正確無比,這正是“新資本論”的核心理論。真的,經濟學實際上一點都不難,那本英文近700頁的磚頭,就是用一大堆數字,證明你上面那頓抱怨(所以你稍微動一點腦,也成一個經濟學家了),然后皮克迪教授就按照你的意思,指明了讓全球變成公義社會的道路:對那些巨富們,除了在本國納稅以外,還應在全球再徵稅。而且,對年收入超過50萬美元的人,應該再收80%的處罰稅。也就是說,高收入有罪,必須罰款。

我們就算他那“全球徵稅”的天方夜譚可以實施,就該對那個腦筋超智的張三懲罰一下。于是張三死的時候,那一千萬自己花掉一百萬,被罰了八百萬,剩下的又被全球稽查隊給搜了去。結果呢,他兒子得到的遺產,就跟你兒子的差不多了。終于人人平等啦,你兒子很高興。張三的兒子一看,我老子每天像打仗一樣緊張地奮鬥了一輩子,既不能吃兩輩子的飯,更不能活兩輩子的命,連給他兒子留點奮鬥的資本都不行,而且勤奮努力是要遭罰的,所以我這輩子可不那麼傻了。于是吆喝著你兒子,哥倆一起天天徹夜看世界杯去了。結果你兒子這輩就大家平等地喝西北風了。

如果資本主義國家的多數人都沒有法國那皮大教授那麼聰明,也磨磨蹭蹭建不起什麼全球稽查隊,于是全世界的人們還按照目前這種法子活著。你一看沒辦法,只有靠自己拼命努力,才能讓自己的兒子成為張三,于是你努力學習鑽研,然后信心十足地把銀行那一萬塊拿出去投資,幾年后,一萬變三萬,三萬變十萬。張三看你聰明,約你合伙投資,幾年一眨眼,你還沒老,也成百萬富翁了,把兒子送進私立好學校。成就的自豪感讓你享受幸福晚年。你兒子看老子白手起家照樣發達,于是再接再厲。幾年后,你兒子跟張三的兒子一起開自己的遊艇去歐洲旅遊了。

與此同時,李四更牛,從他爹那兒繼承了兩百萬,可就是好吃懶做又炫耀,結果不到幾年,把家底揮霍個精光。當你挑燈努力終成百萬富翁的時候,他跟你赤條條來人間時一樣無產了。此時,法國皮大教授舉著“新資本論”來了,必須把你那一百萬分給李四和他兒子五十萬,這樣才平等,這樣的社會才真正有公義。

左派要主宰他人命運

左派經濟學家比較“深刻”,專能站在高尚無比的道德燈塔上,洋洋灑灑地寫人類無法實現(一嘗試就下地獄)的理論。上面那種農民式的大白話,不是我的發明,是我從“淺薄”的右派經濟學家那裡學來的。由于實在是太淺,卻哪兒實踐哪兒發達,所以我只是隨便翻翻他們的書,就時不時很認真地相信自己是經濟學家了。

其實你比我更聰明,你是去隨便翻翻這“深刻”的西方左盲經濟學家的巨著,就會發現自己原來是多麼了不起的經濟學家,你從爺爺那裡聽來的大白話,遠比這西方一流的主流經濟學理論更“中用”。

這本“新資本論”典型地展示了西方左派的最可惡之處,那就是:真正解決貧窮問題、貧富差距問題,絕不是他們的真正目標(那個全球資本徵稅的辦法,不是睜眼胡說嗎),他們的真正目標是“權力”——通過張揚“我是好人,我是同情窮人的人,我是站在道德高地的救世主”來撩撥大眾那永遠感性超過理性的神經,結果就是,左派進白宮,左派掌控媒體,左派享受主宰他人命運的權力!

如果沒有前車之鑒,這一切尚可理解,盡管它逆人的天性,逆生物生存的自然,逆人的生活常識。但在有了如此慘痛的前車之鑑,在共產主義的倖存者不僅還沒死光,北韓還在繼續製造的情況下,西方左瘋們就又搬出馬克思的魔鬼理論,實在是不可饒恕之惡。

2014年6月26日于美國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7-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