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三妹:奧巴馬毀掉自由繁榮的伊拉克


毋庸置疑,打擊恐怖主義已是現代國際社會的最為迫切的首要議題。有思考能力的人們早已看到,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是一場極為特殊的戰爭。恐怖份子即沒有戰場也不用常規進攻方式,而是使用人肉炸彈和劫持飛機等同歸于盡的恐怖方式殺害平民。高舉自由人權民主大旗的美國則是恐怖分子打擊的最終目標。

911恐怖事件與珍珠港事件性質相同,同樣慘烈,美國同樣被敵人攻入本土,所遭受的打擊同樣巨大,只是遭到了不同方式和不同目標的打擊而已。恐怖份子沒有任何底線,美國如何反擊這種新型特殊的敵人?敵方在何處?戰略要地在哪裡?面對這種新型戰爭,答案會與歷來戰爭的思考截然不同。美國左右兩派對此分歧甚大,雖然美國左派們的政治正確言論都是些捆住自己手腳的幼稚空談,但兩派還是在九一一發生后經過三個月之久的辯論和討論達成一致答案,直搗恐怖份子老窩才是反擊恐怖主義的明智之舉,並作出出兵伊拉克的決定,這是兩派團結一致同仇敵愾的感人決定。

十年過去,事實已經證明,美國別無選擇,要想打贏這場特殊戰爭,根除恐怖主義,最有力可行的手段唯有直搗恐怖主義老窩——中東,強力改變中東局勢。十年來,事實也證明,當初決定進攻伊拉克,推翻薩達姆,在戰略要地伊拉克實現民主,以此改變中東局勢的戰略選擇是正確和成gong的。伊拉克是中東要地,薩達姆是使用毒氣殺害人民的惡魔,摧毀薩達姆政權可以改變中東局勢。十年來伊拉克的政治和經濟的成gong證明了這一切。

在薩達姆統治后期,伊拉克人口是2600萬,人均GDP只有625美元,通貨膨脹率高達三位數。現在,伊拉克人口增至3500萬(增幅35%)。人均GDP增至4600美元(增了七倍半)!通膨率從原來的百分之一百多,降到6%。在全球經濟增長緩慢的情況下,伊拉克濟快速增長,在2006年曾劇增17%!以后逐年GDP都是穩定增長,2011年增長9.9%,2012年增長10.2%。根據 2006年4月《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伊拉克經濟呈強勢信號”(The Iraqi economy shows signs of strength)的文章說,很多在伊拉克的美軍士兵,把軍餉收入的美元換成新伊拉克貨幣作為投資,期待獲利。這些美國士兵的信心不僅來自伊拉克穩定的經濟發展,更來自對伊拉克民主制度的信任,伊拉克人民已經多次成gong地選舉了自己的政府。

回想二○○五年一月三十日的情景,至今感人至深。經歷了二十余年薩達姆的暴政磨難的伊拉克人民第一次熱情地選舉自己的政府,恐怖分子也瘋狂地破壞選舉。據報導,有的選地遭到恐怖分子人肉炸彈的襲擊。當血肉橫飛爆炸的剎那間,人們惶恐地散去,可當救援人員清理完現場后,人們又默默地回到選地,繼續排隊等待投票。這是怎樣一種感人的場面,伊拉克人民以這種無聲的舉動告訴世人,渴望自由民主是人之本性,不同文化和不同信仰的人民皆同此心。

十年來,伊拉克人民自由富裕的生活對周邊國家產生無可置疑的影響。2010年到2011年兩年中,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國先后發生“茉莉花革命”,中東人民爭自由民主的大潮澎湃,可是奧巴馬政府對此一開始就采取消極態度。

伊拉克政治經濟取得如此成gong實非易事,十年來,美國花費了一百萬兆(1 trillion),失去4500名士兵的生命,可見與恐怖主義較量是何等艱巨。今天如何保住美國軍隊和伊拉克人民十年的血汗努力成為重中之重。只要美國駐軍像日本和南韓的駐軍一樣堅守下去,中東局勢必會穩定,伊拉克民主和“茉莉花革命”果實也必會保留和發展。連七歲小兒也懂得在此關鍵時刻絕不可前gong盡棄,而奧巴馬卻從一上台就打定主意要前gong盡棄。

奧巴馬2008年底當選總統,2009年底即去西點軍校演講宣布,美軍將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撤軍。先不說這個決定的錯誤(現在伊拉克大幅逆轉的形勢已經證實),就說這種行為的愚蠢——當時美軍還在伊拉克打仗,統帥卻已經在后方過早地對后備士兵宣布撤軍。歷史中有沒有過一個這樣在戰時給自己軍隊泄氣的統帥?有沒有過一個在戰時表現得這麼熊包的統帥?他還趾高氣揚信誓旦旦地一套一套的!

緊挨著伊拉克的鄰國敘利亞的亂局已歷時兩年多,奧巴馬竟然一直置之不理。2013年八月,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使用毒氣殺害1300人,天怒人怨,且突破奧巴馬自己曾劃過的紅色底線,可奧巴馬還是置之不理。其實對付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美國並不需大動干戈出兵,只要空中轟炸阿薩德的軍事設施就能輕而易舉地解決問題,因為敘利亞的反抗力量已具規模,可以借勢一舉推翻暴政,可奧巴馬連這舉手之勞都不干。奧巴馬只會仰著他那張演員似的臉叭啦叭啦地鼓舌如簧,誤導年輕人。在敘利亞恐怖分子伊斯蘭聖戰軍直逼巴格達之際,奧巴馬卻到大學演講“全球氣候過暖”,年輕學生全場鼓掌,全然不知反恐才是世界的頭等大事,且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刻。

奧巴馬有意拖延戰事,拖到了如今伊拉克兵敗如山倒的危機時刻,他卻像個沒事人兒,這個蠢貨竟然是美國總統!一個自由民主經濟繁榮的伊拉克即將大勢去矣。更令人擔憂的是,伊拉克會像敘利亞一樣發生難民大逃離的現像。

聯合國難民署幾天前公布的數字,逃到鄰國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已達110萬,逃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已達130萬,難民已占敘利亞總人口2360萬的十分之一。面對這些一連串的國際大事,美國總統奧巴馬竟然如此無為無能,這是美國的恥辱。可是美國無腦左派卻還在捧這個熊包。
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在6月19日回答福克斯電台的詰問時說,奧巴馬有意無視他自己的政策的惡劣影響。
不要說經驗豐富的政治領袖,就連一般民眾也看到奧巴馬的問題。最近一個大陸中國人在推特上寫到:“美國選出奧巴毛這樣的總統,是歷史性的重大錯誤。他給人類人權、公義事業蒙受巨大恥辱。奧巴馬對邪惡妥協,使美國蒙羞。”
我發現,美國左派民眾在许多時候只聽左派媒體的單向宣傳,這比用自己腦子去想和花自己時間去讀要容易得多。他們一味地跟著左派媒體的宣傳走和哄。我還發現,美國左派民眾的觀點和左派媒體的喧囂與中共媒體的觀點和喧囂總是不謀而合。在伊拉克問題上就更是如此。美國一開打伊拉克,美國左派媒體和中國官方媒體就不謀而合地喧囂“美國是為石油而戰”,這種喧囂可謂甚囂塵上。
美國左派媒體和中共媒體的無釐頭宣傳確實起到誤導民眾的作用,但在事實面前終歸會不攻自破。美國在鏟除薩達姆后,馬上就把當地的石油管理權等都交給了伊拉克新政府的石油部,交給了伊拉克人民。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金米特(Robert Kimmitt)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美國把石油主權交給伊拉克人民之后,沒有想做任何一點影響伊拉克石油政策的事情。”而且近年美國在本土的石油開采劇增,2012年底美國石油產量已超過沙特阿拉伯和俄國,成為全球第一。
過去,美國的石油進口的一半來自第一進口國加拿大,另一半來自第二進口國墨西哥和第三進口國沙特阿拉伯,從伊拉克進口的石油只占美國石油消費的3%不到。而當今中國石油消費的一多半卻是從伊拉克進口。
兩年來中東成為世界關注焦點。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國的茉莉花革命,敘利亞人民反暴政的武裝抗爭,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使用毒氣屠殺人民,奧巴馬全部都置若罔聞,只做官樣文章,而他動真格的竟是撤軍。奧巴馬的撤軍行動是放棄美國反恐的國際責任,是對恐怖份子示軟。在這反恐責無旁貸的關鍵時期,這種放棄行為無異于助紂為虐的幫凶行為,會對美國造成災難性后果。
一個城市一個國家需要警察,因為有不守規則的人;一個世界更需要警察,因為有邪惡國家和恐怖主義份子在破壞世界和平。問題是,誰有資格和能力承擔做世界警察的重任?明眼人一看便知,世界別無選擇,唯有民主大國美國有資格和能力承擔此大業,她責無旁貸。更何況,恐怖主義一方一直就把美國作為攻擊的首要目標。
中東的穩定直接關系到美國的安全,可奧巴馬如此胡來卻為哪般?這不禁令我懷疑他對美國的忠誠,令我想起他從年輕時就接受的反美仇美的影響和教導。
美國左派推捧奧巴馬競選總統時,把“改變”和“我們能”的口號喊得鋪天盖地震天價響。
奧巴馬在伊利諾州任參議員近四年,對日益龐大、消費日增的伊利諾州政府和芝加哥市政府,他沒有否決過一項州或市政府的開支。他四年來對伊利諾州政府和芝加哥市政府的腐敗行為都毫無作為和正面改變,他怎麼能“改變”華盛頓政府?!怎麼能“改變”美國?!我在民主黨大本營的伊利諾州芝加哥市生活了二十七年,對伊利諾和芝加哥政府的腐敗常有所聞,有人說,伊利諾和芝加哥政府已是腐敗的代名詞。
奧巴馬是一個透過伊利諾政府的腐敗政治機制出道的政客,他又是一個由幾乎壟斷美國媒體的左派媒體鋪天盖地忽悠出來的瘋狂“教主”,而這位“教主”在伊利諾芝加哥“改變” 的只是他自己的地位和財富。

芝加哥地產商Tony Rezko是奧巴馬的多年好友,Rezko為奧巴馬的競選多次捐款,Tony還是奧巴馬在芝加哥的重要籌款人之一。在奧巴馬任伊利諾州議會公共健康和人道服務委員會主席時,Tony Rezko控制了當時芝加哥和公共醫療事業相關的地產開發。二00六年,Rezko因操縱地方選舉和信用欺詐而入獄,奧巴馬夫婦在Tony Rezko案發前不久從Tony Rezko手中低價買入了他的百萬豪宅。

除了這個入獄的房地產商好友外,奧巴馬還有另外幾位親密無間的好友。一位好友是七十年代曾以實際行動用炸彈攻擊美國國會大廈、五角大樓等建築物,被稱為“美國紅軍”的著名反美份子艾爾斯(William Ayers)。據媒體廣告披露,九十年代奧巴馬準備參選伊利諾參議員時,就是在這個如今是大學教授的艾爾斯家做的決定,奧巴馬還接受了他的競選捐款,他們還曾在一個基金會共事過三年。

另外,美國《時代》週刊披露,被稱為奧巴馬私人教師的戴維斯(Frank Davis)是著名的政治活躍份子、美國共產黨黨員。奧巴馬早年在夏威夷就成為他的弟子,戴維斯以共產主義教導奧巴馬,要與奧巴馬共同改變白人的專制統治。美國《準確媒體》(AIM)在題為“奧巴馬的共產主義老師”一文中說,戴維斯要把奧巴馬塑造成一個共產主義思想的黑人領袖。奧巴馬在自傳中提到戴維斯時,仍情深意長,說“每次想到他,都令我會心微笑,想到我媽媽那一代人的共同信念。”《時代》週刊說,奧巴馬每當有需要時仍會找這位共產黨老師征求意見。

在過去20年中,奧巴馬受影響最大的好友是他的教會牧師賴特(Jeremiah Wright)。賴特是極端的黑人種族主義份子,以反美宣傳著稱。九一一美國遭恐怖襲擊后,賴特佈道時說﹕“這是美國自作自受!”並說艾滋病是美國政府為了種族滅絕黑人而發明的,毒品也是美國政府為了殘害黑人故意給黑人的。賴特甚至在教會聲嘶力竭地反復高喊“上帝詛咒美國!”

奧巴馬與這個瘋狂反美的黑人牧師賴特保持了二十年情同父子的友誼。賴特是奧巴馬的證婚人,並主持了奧巴馬兩個女兒的受洗,被視為是奧巴馬的“精神導師”。在賴特的反美言論遭到廣泛批評之后,奧巴馬還公開說,“對我來說,他宛若我家的一個成員。我無法不認他,就如我無法不認我黑人社區的同胞一樣”。后來看到實在影響選情,奧巴馬才宣佈與賴特“斷交”。

奧巴馬在成年后的重要導師和“朋友”們無一例外是共產黨、極左恐怖分子、以及極度憎恨美國的黑人優越論者。奧巴馬和那麼多極端敵視美國的人關系密切,足以說明他本人對美國的態度。

此外,奧巴馬還曾是個不負責任的參議員,根據他的參議員記錄,他是國會中業績最差的參議員。他也是最不負責任的參議員,在他任職三年多中,在170多次重大問題的表態中他投了130多次棄權票。這樣一個沒有責任感的軟弱無能的男人怎能擔任反恐大業的統帥?!

美國人民在反恐的關鍵時期選出如此糟糕的政客當統帥,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好在民主制度的總統有期限,一個壞蛋加熊包也只能統治八年,否則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2014年6月24日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2014-06-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