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誰說中國沒英雄?

曹長青



一個門牙處全是黑洞,只剩下右邊兩顆牙齒的盲人在說話:“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也不回頭!”

幾天后,他居然真的被砍頭!是,你已經知道,新的表達叫“被自殺”,他被上吊了,他的名字叫李旺陽。這事發生在2012年6月6日。

當時的兩個錄像記錄了這兩幕,在李旺陽去世兩周年時我才第一次看到。看完后仰面靠在椅子上閉目沉靜了很久。那種感覺很像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時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被坦克碾成的一塊鮮紅的人肉餅。憤怒嗎?痛苦嗎?絕望嗎?都不是。腦子一片空白。隨后是漸漸增強的荒誕感:那裡曾是我生長的地方。那裡——從“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到“我們的生活比蜜甜”,唱得很沉醉。

很熟悉嗎?我努力地思考,好像剛得“失憶症”的人,有一種半清醒的恐懼。好像是,但也不。一群打扮時髦的人在腦中的屏幕閃過。他們今天都很闊了,魯迅先生會用這種句式說,但那裡好像不是人間。

2009年讀到高智晟律師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自認為很了解中共殘酷的我,仍實在無法相信文中描述的慘無人道是真的。一開始也和许多人一樣,懷疑那文章不是他寫的,幾度和朋友探討其真實性。后來高智晟的妻子證實是他寫的,那一切真的發生過。我一直想寫文章,但五年都沒寫出來——沒有能力、沒有筆力描述那種憤怒,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高智晟曾說:甘地也好,馬丁路德金也好,他們面對的政權,其殘暴性遠不能跟共產專制的殘暴相比;印度和美國有自由媒體,而共產邪惡是發生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說的完全是事實。高智晟至今在獄中,沒能為他寫幾個字,有種負債的沉重。今天關于李旺陽,我又能寫出什麼呢?中國人早已看慣了悲慘,習慣了殘酷,對殘暴也麻木了。我的筆又能有什麼新意,又能觸動幾個人的神經呢?但這次我決計,哪怕把別人說過的全抄一遍,也得把李旺陽這個名字寫幾遍,哪怕只是為了自己的不忘卻。

是的,這個不到62歲就“被自殺”的“老人”叫李旺陽,原是湖南邵陽的工人,1976年,他因受北京西單民主牆的影響而組織工運,辦民刊宣傳民主;1989年民運期間,組織當地工自聯(出任主席)支持學生,天安門屠殺后組織追悼大會,被判13年。

李旺陽的同鄉獄友、六四后流亡瑞典的作家茉莉曾撰文說,她先生傅正明當年全程旁聽了對李旺陽的公審(茉莉本人當時在獄中),李旺陽在“最后陳述”裡,仍然堅持譴責鄧小平鎮壓學生運動的暴行,是一條硬漢子!茉莉寫道:“中共當局曾多次要求李旺陽寫悔過書,承諾只要認罪就放他出獄給他自由,但李旺陽寫出來的卻是批判中共的檄文。”

由于不屈服,李旺陽被戴上百斤重的(給死刑犯戴的)腳鐐,手銬則是土製的(緊箍型),要用鉗子咬進去(夾到骨頭),痛得他幾度昏厥。由于不屈服,他多次被關“禁閉室”:長兩米、寬一米、高一點六米。李旺陽身高一米八,根本無法站立。冰冷的水泥地面,沒有床鋪,沒有用具,裡面也無窗戶,更無燈光,一片漆黑,真正的暗無天日!只有兩個洞,地洞是廁所,牆洞送食物。再加上蚊蠅虱子昆蟲,還有熏天臭氣,它被稱為“棺材倉”。

長期被關在這種“棺材倉”裡,李旺陽的身體很快垮掉。在第11個年頭, 他因重病被提前兩年釋放。八九民運時,李旺陽39歲,健康結實、精力充沛。但出獄時50出頭的他,已像個風燭殘年、弱不經風的老人。

一般人吃盡苦頭、到這種地步,就會更多考慮實際利益,在現實面前低頭。但李旺陽展示的,是英雄和普通人的不同——他出獄后再次參加民運,結果才一年多就再次被捕,又被判10年。這次坐牢直到刑滿。前后兩次,他蹲了21年最殘酷的中共的監牢!

21年監獄使李旺陽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他雙目失明,兩耳失聰。由于在監獄絕食抗議,他被強行灌食,牙被撬掉了。醫生診斷說,失明是因頭部被打所致。失聰也是耳膜被損壞。湖南邵陽大祥區醫院(郭錦龍醫生)出具的診斷寫着:腦萎縮,高血壓,肺結核,肺氣腫,甲亢等多種疾病。

想到殘酷的監獄,人們總會想到法國大革命的“巴士底獄”。可李旺陽蹲的禁閉室,是遠比巴士底獄更可怕的“活地獄”!而這樣的“地獄”,李旺陽蹲過20次,每次一到三個月。20次!說明他起碼有20次的不屈服!

出獄時,他的身體被徹底毀了,需人攙扶才能勉強行走。但面對這樣幾近奄奄一息的老人,當局還是恐懼萬分,竟派出多名保安監視(他當時在醫院治療)。在一次保安疏忽中,民運朋友把李旺陽偷帶出醫院,接受了香港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的採訪。由于失明失聰,需要把問題寫在他的手上或腿上:“你后悔嗎?”

他的回答是,天安門的學生,“他們都流了血,他們都犧牲了。而我不過是坐牢,還沒有到砍頭。就算砍頭我也不后悔。”

這樣一個身體被摧殘到嚴重殘廢程度的老人(62歲),卻發出了中國頭腦最健康、最堅定、最勇敢的聲音!

但在香港媒體播出這個採訪三天后,當局說李旺陽在病房“自殺”了。他妹妹接到死亡通知趕到醫院(用了50分鐘)時,李旺陽還吊在那裡。在任何地方(更何況在醫院!)如果發現有人上吊,誰都會在第一時間趕緊把人放下來搶救,否則怎麼確定死亡?讓人長時間吊在那裡,豈止是嚴重違反醫德,簡直是犯罪!哪裡的醫生會這麼做?

趕去的民運朋友拍的現場照片顯示,李旺陽脖上勒着繃帶吊在窗框,但雙腳卻在地面(沒有懸空),還穿着拖鞋(如自殺,拖鞋會在掙扎中甩掉)。這種情形簡直等于堂而皇之地展示:李旺陽是被謀殺,然后被摆出上吊假像,而且不许醫院把人放下來(這只有警方能做到),一直要等到李旺陽妹妹趕到現場,親眼看到“上吊自殺”的場面。

更何況,當局不顧李旺陽妹妹妹夫等家人反對,硬是迅速把屍體運走火化。如是自殺,那就不涉任何刑事犯罪,后事應由其家人處理(包括火化等)。只有謀殺,才會如此心虛地急于銷毀罪證。

任何最基本、最簡單的常識判斷,李旺陽就不僅不是自殺,而是清清楚楚的被虐殺!古今中外,從沒有過如此殘忍的政權,謀殺一個已經被他們摧殘到失明失聰的虛弱老人。而且殺得這麼迅速、這麼隨便、這麼滿不在乎。

中國的監獄是人間地獄,黑暗無邊。大概只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是住在“人性化”的環境裡。我實在忍不住地想,救地獄裡的勇士們,真是比救住在“人性化”環境裡的人更要緊。還有多少受盡摧殘、倍遭折磨、致死也不被外界知道的李旺陽正在被虐殺。

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只期待看到這篇文字的朋友去看一看這兩個視頻:

http://youtu.be/gIBDQZbHic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8xTL9GShs0

呵,還必須再說一句:

香港人民,感謝你們!感謝你們一次、再次地替被虐殺的李旺陽怒吼;感謝你們年復一年地替專制城牆裡面的人們記着六四。誰說中國沒英雄?李旺陽用血水,你們用汗水和泪水,一寸一寸地凝鑄着通向自由中國的路。

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不僅照亮着中國的希望,更感動着、溫暖着、激勵着無數仍沒有死的心……

2014年6月10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5-06-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