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MVP杜蘭特的獨特

曹長青




NBA剛評出的“最有價值球員”(MVP)凱文-杜蘭特,在領獎致詞后接受採訪,對他的人生目標和打球,說了一句很短,但很精辟的話:先做好人,再打好球。

豈止是打球,每一個行業都存在一個“先做人”問題。有一套人生哲學,是很多人成gong的前提。杜蘭特的開場白就頗有哲學意味,他說:“我要感謝上帝改變了我的生命,讓我明白什麼是真正的人生。籃球是一個促我激勵人們的平台。我意識到了這一點。”

杜蘭特的領獎詞感動了無數人,頗有橫掃第二天美國媒體的味道。我也在當時激動的情緒中立刻寫了篇“最佳球員的演講令我落泪”。他的講話為什麼感人?就在一個詞:感恩。懂得感恩是我們每一個人最應該擁有、卻往往最缺乏的一種情操。

杜蘭特的通篇演講是感恩。他感謝了教練、感謝了球隊經理、更感謝了每個隊友(一個都沒漏):“這些伙計們每天都激勵我進步,我想感謝他們每一個人。你們都對我意味很多。”杜蘭特充滿感情,幾度哽咽。

在最后感謝母親的養育之恩時,他更是動情,看著台下的媽媽說:“你大概不知道你對我做了多少。你18歲有了我哥哥,三年后我出生了,21歲的單身媽媽帶著兩個孩子……我們不停地搬家,全靠自己……你讓我半夜起來,鍛煉,做俯臥撐,你上街為我們弄衣服,弄食物……你是真正的MVP。”

杜蘭特哽咽著說到這兒,台下的母親也無法自制,雙手捂臉哭泣,此刻全場情緒到頂點,人們起立鼓掌,向這位了不起的母親致敬。杜蘭特整場致詞,沒有一個字提到他的父親。杜蘭特出生八個月時,父親離家出走。21歲的單親母親拉扯兩個孩子長大,相當艱辛。

在美國,眾所周知,黑人單親母親很多。在杜蘭特出生的華盛頓DC(因是首都,福利好,很多黑人湧入),比例高到75%,即四個黑人母親,只有一個有丈夫。很多黑人孩子甚至根本不知道爹是誰。在那樣的環境下,杜蘭特大概更痛感母親養育他的不易。

杜蘭特身高六尺九,可謂身高馬大,又是球迷們仰望的MVP,但他一再地展示出謙恭和細心。例如領獎致詞后,他特意跑到大廳外,對大街上觀看(頒獎)大銀幕的球迷們致意,說“這座獎杯屬于你們,希望六月能為你們帶來另一座。”(贏得NBA總冠軍)。

有人說NBA多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但杜蘭特證明這是偏見。在評選MVP之前,我就希望杜蘭特取代(邁阿密熱火隊)勒布朗-詹姆斯。兩人同是偉大球員,球技旗鼓相當。但我為什麼偏向杜蘭特?主要有兩點:一是杜蘭特謙恭,而詹姆斯自傲;二是詹姆斯的“黑人種族主義傾向”頗令人倒胃口。

杜蘭特通篇感恩的領獎詞,展示的是他謙恭、友善的美德。而詹姆斯就不同了,對杜蘭特首獲MVP,他雖然也發信祝賀,說杜蘭特應該得到這個獎,但卻有這麼一句:“我支持你,是前MVP對下一個MVP的支持。”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缺乏誠意的感覺(他已經四次當過MVP,而杜蘭特才第一次)。

而且當記者問詹姆斯今年怎麼沒獲MVP時,他竟說,“我認為自己打得好到足夠得到它,但我們球隊的表現不足以贏得它。我們球隊這賽季有太多起起伏伏了。”竟然認為是熱火隊的不穩定表現傷害了他的機會。

而杜蘭特被問到得獎感覺時,卻一如既往的謙虛:“我覺得難以相信,我很努力,很多人幫助了我,我們的設備師剛才給我一個擁抱說‘這是我們的第一個MVP’,我想了想,的確是,這是團隊的獎項。”

詹姆斯把失敗歸于團隊;杜蘭特卻成gong不忘隊友。這是兩種心態,兩種為人,兩種人生哲學,高低立判。

詹姆斯打個好球,捶胸、跺腳,手舞足蹈(摆出特殊姿勢),好像老子天下第一。而杜蘭特打了再好的球,也沒有什麼不可一世的動作。他懂得什麼是謙恭,並努力去做。

我說詹姆斯有“黑人種族主義傾向”,是因為針對最近洛杉磯快船隊老板私下說“不喜歡黑人”這個事件,詹姆斯的反應可謂最強烈,居然帶領球員們身穿“白衣”,在比賽前把白衣脫下扔在場地中央,以示抗議(快船隊老板是白人)。快船隊老板的種族主義言論當然是錯誤的。但他是私下談話被女友錄音。那個比他小50歲的西裔女性涉嫌“敲詐”,案子正進入司法程序。退一步講,無論快船隊老板錯到何種地步,都只是個別人所為,而不是整體白人。更何況,主要由白人擁有的美國媒體異口同聲地痛批快船隊老板。在排山倒海般的輿論下,NBA對快船老板作出了最嚴厲的懲罰:罰款250萬,終生不许到NBA現場看球,不许介入快船隊事務,並強迫他賣掉球隊。盡管這不是政府舉動,而是私營的籃球聯盟自身的決定,屬于市場經濟導致的制裁,但是否過頭仍頗有爭議。

我們設想,如果有白人球員們把像征黑人的“黑衣”扔到地上唾棄,那鐵定被輿論罵翻天。而對黑人球員的“黑人種族主義”舉動,媒體則裝作沒看到,把“政治正確”當作神主牌。

這次“扔白衣”並不是詹姆斯的偶然。去年辛默曼(George Zimmerman)事件中,詹姆斯就是整個NBA中最起勁鼓噪該案是對黑人種族歧視的。當時他還特意穿上那個被打死的黑人青年的套頭裝。辛默曼的母親是秘魯移民,父親是德國后裔,他並不是純白人。但因打死了黑人青年(陪審團裁決辛默曼是自衛而無罪),就被左派媒體渲染為“白殺黑”,是種族主義。

跟詹姆斯的“黑白對立”思維不同,杜蘭特對辛默曼事件和目前的快船隊老板種族歧視言論事件等,都沒有公開評論,更沒有領著隊友抗議。在他領獎致詞時,也沒有“政治正確”地作出任何姿態。

杜蘭特是單親母親帶大,成長過程艱難,但他沒有對美國怨天尤人,沒有抱怨美國,更沒有像有些黑人那樣,把自己的人生失敗歸罪于“種族歧視”,而是以健康的心態,感激所有幫助過他的人,不僅有黑人隊友,還有白人教練和球隊經理,更有來自其他國家(白人的瑞士,黑人的剛果)的外籍隊友。他強調的是自我奮鬥,他看重的是感激感恩,他展示的是謙恭友善,他向往的是用打好球激勵更多的人。

杜蘭特沒有扯種族問題,沒有受害者心態,用他的做人和球藝贏得了我發自內心的尊敬。而詹姆斯總不忘打種族牌,他在球場已經那麼成gong了,還用受害者心態毒化自己,把他因球藝而贏得的我的喜愛都降低了一大半。 詹姆斯忘記了,他每年幾千萬的收入,來自全球各種膚色的球迷。他那種踩白球衣的做法,既傷其他種族球迷的心,更對消除種族偏見、種族歧視毫無建樹,甚至往往適得其反。

杜蘭特跟詹姆斯是NBA以及整個世界籃壇的兩個巨星,但他們明顯是兩種心態,兩種人生哲學。我欣賞和推崇杜蘭特,所以為他當選MVP而高興,更希望他領導雷霆隊,以雷霆萬鈞之力擊敗熱火(上次總決賽時gong虧一簣),贏得今年的NBA總冠軍!

雖然球場上的結局難以預料,但在人生這個平台上,杜蘭特的感恩之心會使他常勝不敗。

2014年5月9日于美國

2014-05-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