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台獨不可怕 統一最危險

曹長青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反服貿抗爭,表面是反對一個經濟協議,但背后則有更深層原因,那就是近年來引起重大爭議的“統獨”問題,它涉及的是台灣的“國家認同”,當然會牽動很多人的神經。

我在以往文章中強調過,“統一、獨立”都不是終極價值,最根本價值是尊重人民的選擇權利。

這裡且不談歷史長河,只是看二戰后這近70年的人類發展就很清楚,主要潮流是國家獨立(人民選擇),而不是強權兼並的大一統。

聯合國建立時只有51個成員國,現增至193個,是原來的近四倍。這個數字本身就說明,國家獨立是趨勢。眾所周知,僅僅是大蘇聯的解體,就分離出十多個國家,再加上后來的東帝汶、科索沃等等,這批“獨立”的國家就近20個。

在近代人類的國家獨立大潮中,東西德有“統一”,但卻是統一于民主的價值,共產東德融入西德的民主。只有最近的克里米亞,是被普京的飛機大炮等武力兼並(統一)。

台灣獨立很難實現

雖然“獨立”是人民的選擇權利,但在台灣卻很難實現,西方分析家說,起碼“它不是近在眼前”。這裡至少有兩大原因,一是在目前台灣法律框架內難以達成;二是民進黨領袖已淡化台獨理念。

台灣法律規定,如修改憲法(改國號等),需立法院四分之三投票通過。國民黨泛藍立委現佔三分之二以上。即使民進黨真的主張台獨,其立委能達到四分之三的比例,也是一個目前尚不見蹤影的目標。

如繞開立法院,全民公投,也同樣難以實現,因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通過的《公投法》規定,全體投票人(合格選民)過半數出來投票,又得過半數贊成(而不是真正出來投票人數的一半),公投才算通過。設想台灣有投票權的人是1800萬,如達不到超過900萬人出來投票,不管你最后贏多少,即使100%,也不能生效。這簡直是自我設限到作弄人的地步,所以被稱為“鳥籠公投法”(把鳥關在籠子裡,是假自由)。

前泛藍立委陳文茜曾在接受中共媒體(廣東南方人物週刊)採訪時洋洋得意地說,這個公投法大部分是她起草的,故意設計成這樣,“讓公投法什麼都不能投。而且投的門檻高得不得了:因為我要全體公民數的一半,那你怎麼投?” “我表面上給你這個東西,但后面都是假的。”居然如此坦然地告知世人,我們就是玩假的!

法律渠道走不通(四分之三立委達不到),公投又是“鳥籠般限制”,所以台獨(改國號等)在眼見的將來沒有可能。

另一個原因,目前民進黨的前現任主席們都不主張“台獨”,蔡英文強調“中華民國是台灣”,謝長廷主張“憲法一中”,蘇貞昌則說“不是走回頭路搞台獨”。本來法律和公投都難以實現,民進黨領袖又不主張台獨(更別說推進),難怪有西方專家所說“台獨可望不可及”。所以無論哪個角度,台獨都不是急需面對的問題。

混淆“中共與中國”

那麼“統一”呢?它可是迫在眉睫,每天都在被推進。因兩岸的執政黨都賣力地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共產黨在統一問題上打的旗號是“中華民族、中國、炎黃子孫”等。這是他們慣用的手段,混淆“中共與中國”,以中國的幌子,獲中共的實利。

北京熱衷“反獨促統”有兩大目的:一是通過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以鞏固其政權。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不靈的今天,只有打“民族主義”這張牌。而缺乏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價值的中國人,最容易被這種群體主義口號迷惑。

二是全球共產政權紛紛倒台,北京獨裁者已是孤家寡人,如果對台統戰(吞並)有進展,就如同打了一劑強心劑,會強化專制者繼續倖存的自信。這從最近俄國吞並了克里米亞后普京們那種興奮異常就可看出,他們好像終于在跟自由世界的較量中“扳回一城”。

“反台獨”掩盖“反專制”

那麼兩蔣時代曾堅定反共的國民黨,今天難道看不明白對岸的這種企圖嗎?當然他們之中不乏明白人,但主導國民黨的大中國主義者是“寧把台灣給共產黨也不給台灣人(台獨)”。

今天台海兩岸的明顯不同是,一邊走向民主,一邊仍是專制,是兩種價值之爭(和選擇)。但很多國民黨人卻附和北京的腔調,故意把它渲染成“統獨”之爭。這樣就用“反台獨”的虛幻,來掩盖和回避了“反專制”這個真實(現實)。因為明摆著,對岸是共產黨當權,所謂兩岸統一,就是被中共吞並。

共產黨刻意模糊“中共與中國”,台灣的馬政府則樂得隨之起舞,既不認清更不提防北京的模糊戰術,同樣在民族大義,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等大詞和概念下,鑽進北京的統戰圈套,故意忽視甚至踐踏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選擇權。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明顯是共產黨以經促統,以經濟做跳板,暗渡陳倉要走向政治兼並,但對這種企圖,國民黨不僅缺乏警惕,反而在“大一統”心理作祟下,有意迎合,也想通過所謂強化兩岸經濟連結,遏阻和窄化“台獨”空間。

台灣有民主,中國有希望

如果服貿協議真的生效,共產黨勢力將全面灌入(不是滲透)台灣,屆時不僅沒有台獨(人民選擇權利)空間,最后連國民黨本身的獨立政治空間都可能成問題,因為共產黨更會強勢主導。當台灣的民主被“服貿”等手段腐蝕、消融、最后摧毀了,那時共產黨拿下台灣,可能比俄羅斯拿到克里米亞都容易。

懂得這一層,就能理解為什麼今天的台灣學生們不顧個人安危(被警方打得頭破血流)而挺身而出,用佔領立法院的方式強勢反服貿,因為在根本上,他們是在捍衛台灣的民主,保衛自己的家園。

而任何一個真正追求自由的價值、自由的理念,希望見到自由的鮮花在中國大地上盛開的中國人,都絕不會認同用民族主義的繩索在窒息台灣人民選擇權的同時,勒死你自己那顆真正渴望自由的靈魂。

2014年3月25日于美國

——原載台灣《看》月刊2014年4月號





2014-04-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