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反服貿是反中共併吞

曹長青




台灣五十萬人上街抗議馬英九政府跟中國簽署的《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再加上學生因此佔領立法院,服貿協議爭論演變成台灣的憲政危機。

面對這個局面,有香港讀者來信問我,台灣學生是不是左傾,是不是反對經濟全球化和自由貿易?這位香港讀者說讀過我的不少文章,很贊同我的自由經濟理念。

我的回答是,台灣民眾這次強烈反對服貿協議,本質上並不是反自由經濟,而是反對中共對台灣的經濟統戰和併吞。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台灣跟新西蘭、新加坡等幾個國家簽署經濟協議,台灣民眾無論藍綠都沒有反對,更沒有像這次這樣提出“逐條審查”,可以說是完全贊成,一帆風順。

更早些時候,台灣申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時,雖然在北京當局的打壓下,無法以中華民國或台灣的名義加入,只能稱“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但仍是得到台灣各界民眾,包括民進黨、台聯等全力支持。

而馬英九政府跟美國談判“自由貿易協議”,台灣也是藍綠民眾都無反對,甚至很多人還認為談得太慢,希望盡快簽成。本月四日“台美第八屆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會議在美國華府舉行,也沒有台灣民眾反對。

那麼為何跟中國簽署“服貿協議”就出了問題?主要有兩大原因:

一是很多台灣民眾感到這個協議不對等,不合理。因按照這個協議,台灣企業到中國投資,像廣告和印刷等行業,只能是跟中方合資,中方還要佔主要股份;而中國企業到台灣卻可獨資,自己說了算。這明顯是不平等,不公平。

另外,中國只是開放福建、廣東兩個省,而台灣則是全境對中國開放,也是不對等,不平等。更不要說,中國的大公司幾乎都是國營的,這種黨營事業湧入台灣,明顯對台灣的中小企業構成威脅。

台灣總統馬英九強調說,他的政府已就實施服貿協議準備了982億(台幣)的補助款(備援金)。如果這個協議真的像馬政府信誓旦旦所說,對台灣絕對“利大于弊”,那為什麼要準備這麼多“補助金”?這個32億美元的龐大補助金額本身就說明,這個協議實施之后,台灣的服務業將可能有重大損失。

另外,根據馬英九政府的數字,服貿協議實施后,台灣十年內可獲利120億台幣(平均每年12億)。可是馬英九政府準備的台灣服務業的損失(補助金)卻是980億。也就是說,服貿協議實施后,近期的損失額就將是(今后十年)獲利額的八倍多!僅僅從這個數字就可清楚地看出協議對台灣的利弊。

這980億從哪裡來?當然是台灣人民的納稅款。結果中共國營大企業湧入而造成的台灣服務業損失,卻要台灣民眾來買單。那些到中國投資的台商大財團(如鴻海集團的郭台銘們)賺了錢歸自己,而台灣的損失卻是本地老百姓承受。這簡直是“劫貧濟富”般不合理!

支持國民黨的人士說,這是民進黨支持的學生反服貿,意思這是黨爭。但我們可以從一個例子就能明白,這到底是黨爭,還是台灣人民(尤其中小企業)的確對北京當局有嚴重的恐懼。

目前強烈批評馬政府簽署服貿協議的台灣知名的“大塊文化”出版公司老板郝明義,不是綠營的,更沒支持民進黨,他是馬英九當總統后聘任的“國策顧問”。在台灣出版界,能當上馬政府“國策顧問”的可能只有郝明義,可見他跟國民黨、跟馬英九的關係之親密。郝明義不僅被視為親藍,甚至親北京。有人曾推薦我的書在大塊出版,但知情人說,郝明義絕對不會通過,因為我支持台灣人民的選擇權,被視為“親綠”。

但這次郝明義為什麼強烈反服貿協議,並在立法院的服貿公聽會上痛斥馬政府,還當眾辭去國策顧問?他不是深明大義(支持台灣人民選擇權),而是深明他的錢包,他的企業,他的出版社,如果服貿協議實施,他的大塊文化就會被蜂擁而入的中國國營大出版社宰殺,只能關門。郝明義是在為自己的中小企業的生存權而呼吁,而吶喊。他曾撰文批評馬政府“對台灣本土中小企業欠缺憐憫”。

我在“阻止馬英九把台灣變馬航”一文中提過,台灣有7000多家出版社,中國有近600家。因為台灣的出版社絕大多數都是小企業,像郝明義的“大塊”,編輯只有幾個人。另外更有眾多只有一個編輯、出版人的出版社。這樣的中小企業怎麼面對中國那財大氣粗、咄咄逼人的國營出版社和印刷廠?而且這些中國國營們到了台灣,可以獨資;而台灣的“大塊”們到中國投資,按服貿協議,則不能獨資,必須跟中國的出版社合資,而且中方還要佔多數股,也就是說,郝明義們不管到中國投資多少,中方還是老大。

所以這個服貿協議,僅僅從經濟角度,就明摆著對台灣不公平、不對等;而在政治層面,則更是專制政權否定民主體制。

台灣立法院的朝野黨團原已達成“逐條審查”的協議,本來國民黨立委在國會佔三分之二,不管怎樣“逐條”,最后他們仍會以“多數”取勝。但為什麼不走這樣的民主程序,而只用30秒就宣布“通過”(被稱為“包裹式”)?國民黨的陸委會主委賴幸媛不小心露出“底牌”,她對民進黨立委田秋堇說,之所以不能逐條審查,因為“中國不肯啊!因為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所以台灣不可以有國會,如果兩岸協議在國會審查,只要被修改了一個字,也就證明了台灣有國會的存在,是不可以的事。”

這真是一語泄露天機,馬英九政府之所以這樣匆忙,以“蠻橫,霸道,粗野”方式通過服貿協議,就是為了不觸怒對岸的共產黨,或者說是要遵從北京的“最高指示”。

這就是台灣人民更恐懼的原因,服貿協議的簽署,不僅對台灣經濟造成衝擊,甚至重創,更會在政治層面極大地推動中共對台灣的統戰和併吞步伐;只要這個口子一開,台灣就再也擋不住對岸的紅流,最后綠、藍都被淹沒,而成為紅色的一部分。

這並非危言聳聽,因為按這個協議,只要在台投資900萬台幣(30萬美元),中國就可派16個人進台。據台灣評論家說,其實“只要貼給會計師兩、三萬塊利息,從頭到尾都不用其它資金,他們就能幫你代墊辦出一張900萬資本額的營業執照。”

按這個比例,如果北京當局投入40億美元(這只是中國近4萬億外匯存底的千分之一),就可運進台灣21萬人。如果有十萬中國公司進入台灣,就是160萬人。他們可在當地結婚,入籍(現大陸新娘是在台6年就可入籍,國民黨正準備修法縮為2年),然后有投票權。國民黨得到中國的“投票部隊”,就會像克里米亞一樣(俄國人越境投票)被強權製造的“合法”而輕而易舉地吞並。

共產黨以這種人海戰術大量移民內蒙、新疆和西藏成效顯著。五十年前漢人在新疆只佔人口5%,現已近50%。再過幾年,漢人在新疆將成為多數。而在內蒙,這個目標早已達到,內蒙人口跟台灣差不多,是2400萬,但漢人現已佔79%,蒙古人只佔17%。這種情況也正在西藏發生,目前西藏三區(衛藏、康區、安多)的漢人數量(七百萬)已超過藏人(六百萬)。

為什麼很多漢人願到高原氣候的西藏?因為共產黨給予優惠(工資加倍等)。如果北京當局也按這種方式鼓勵到台灣投資,當然會有更多中國人願到台灣,不僅因文化飲食習慣等相似、社會生活環境更優越、而且保護企業的法律也更健全等等,他們對赴台很可能比到西藏更積極。

所以,“服貿協議”等于炸開一個突破口,共產黨不必用天安門屠殺的坦克大炮,只用“人海戰術”就可輕易染指台灣。

馬英九們難道不清楚中共的意圖?當然清楚,非常清楚。但這樣引狼入室,與狼共舞,就可保住國民黨的永久統治(有中國湧入的投票部隊)。對馬英九們來說,寧可做中國的“區長”,也不肯讓其他政黨進入總統府。對國民黨來說,他們要在台灣一直掌權,這點遠比保住台灣的民主制度更重要。大家記住,這才是國民黨全力推動服貿協議的關鍵、核心!

這次有台灣黑道(竹聯幫)出來跟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對陣,從網上可查到,竹聯幫的頭子陳啟禮(到美國殺害台灣作家江南)就曾說過,“寧讓共產黨領導台灣,也不讓台獨統治”。馬政府強行通過服貿協議,就要走向這條路。所以彭博社的專欄作家皮賽克(William Pesek)一針見血地指出:“馬英九似乎忘了他帶領的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不是共產黨轄下的一個特區。”並提醒馬英九“不是在做區長”!

但馬英九絕不是耳朵裡有了鹿茸、耳塞目盲,他清清楚楚自己在做什麼。台灣的學生和市民當然也清楚這一點,所以才寧可被鎮暴警察打得頭破血流也要出來抗爭,他們要保住台灣民主,捍衛自己家園,不願被共產勢力統治,正如皮賽克看懂的:“台灣年輕人不準備放棄在中國只是一個夢的自由和權利”。這才是台灣反服貿運動的深層原因。

2014年4月3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2014-04-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