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再敢坐馬航就是找死

曹長青




對馬航失蹤事件,本來不想寫任何文字,因為沒這方面的專業知識,而且事態未明,正在調查,尚無結論。但看了幾天馬國的言行,實在氣壞了,氣到想罵人。

從上周六馬航失聯,至今已四天,已有11國的34架飛機和40艘軍艦在馬國宣布的飛機失聯海域搜索,馬國還出動1700艘漁船(近兩萬漁民)大撒網尋找,至今都未尋到絲毫飛機的蹤影。

結果呢,在馬航失聯70多個小時后,馬國報紙引述該國空軍司令的話說,空軍雷達顯示飛機失聯地點不在這個水域,而是在西部一百多海哩之外的馬六甲海峽。

這簡直是開天大的玩笑!且不說這11國的飛機軍艦等救援人員白白浪費了時間、精力、金錢,那些乘客家屬們更是都被耍了。如果馬國在第一時間公佈正確的飛機“失聯”地點,就可能及時找到飛機下落,甚至有可能營救機上的倖存者。

馬來西亞軍方和民航局為什麼要合伙隱瞞這麼重大的人命關天的信息?不管是什麼原因,這都是絕不可原諒的草菅人命、甚至屬有意犯罪的行為——因為它涉及239條生命!

本來業內專家就質疑,在飛機失去聯絡之后,為什麼馬來西亞民航局沒有按照國際慣例在第一時間報警,而是在飛機失聯后5小時(!)才向世界公佈/承認?

最初那個“隱瞞”就令人不解、憤怒。而現在又有這第二個更嚴重的隱瞞!馬來西亞是個什麼國家,什麼政府,什麼民航?敢拿二百多條生命和整個國際社會開玩笑!

在西方媒體對此紛紛報導,人們質疑之際,馬國空軍司令發表聲明說,他沒有這麼說過,他只是說那架馬航曾掉頭向西飛行。但是為什麼馬國現在的海上搜索範圍,擴大到了媒體原來報導的空軍司令說的那個他們雷達監控到的馬航最后失聯的西部馬六甲海峽?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名堂,真相是什麼?美國中國等都要求馬國提供詳細飛機通聯記錄,但該國至今沒有答應,他們在隱藏什麼?

而且,面對如此空難,馬來西亞的反應和處理更是一團亂麻,幾乎每小時一個說法,層出不窮,甚至一再出爾反爾。其民航主管曾數度說,該架航班有5名乘客托運了行李但沒登機,被廣泛報導后,現又改口,說只有4人,但只是定了機票,並沒有從飛機上把行李卸下來之事。這麼重大的事情,就可以這樣隨口亂說。

馬國內政部長開始時說,兩名使用假護照登機的是亞洲面孔。於是媒體注意力轉向中國,轉向新疆人。過了一天,馬國民航局發言人又說不是亞裔,而是像意大利的球星巴洛特(他是黑人)那樣的面孔。且不說面對這麼重大的調查,隨便改變說法,已近兒戲化,而且指名道姓用意大利的一個足球明星做比喻,簡直是喪心病狂。

這就像說,如果哪個亞洲人涉嫌劫機,你說他的長相像中國那個導演張藝謀。張藝謀再老謀深算,也不會高興得意。在國家面對如此災難,乘客家屬驚恐、悲痛的情況下,馬航的發言人還有閑心逗樂子(當場記者哄笑),這簡直是一個鬧劇國家,小醜民航。

馬航失蹤的真正原因現在還無法得知,但人們已經清楚的是,馬來西亞的安全檢查就像篩子,什麼都可“漏”過去。媒體報道說,有乘客把瓶裝水安然帶上飛機;有乘客在安檢前忘了把打火機扔掉,結果也輕松“過關”。“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過安檢時,負責看電腦屏幕的安檢人員總是心不在焉,常常包裡的水和打火機都沒有被檢查出,就順利地帶上了飛機。而每當走過安檢門如果發出警報聲,負責手工安檢的人往往只是像征性地摸幾下就放人通過,有的連手持安檢設備都沒有。”

更不要說,馬來西亞的腐敗是出名的,只要賄賂塞錢,什麼難事都能塞過去。一名中國留學生在網上寫道,他在馬國留學因故簽證過期無法延續,最后經“中介”賄賂了3000馬幣就沒經正常安檢通道(包括他的背包等等)而登機回國。他說當時什麼炸彈都能帶上飛機。

連馬國移民廳總監也承認,吉隆坡國際機場及廉價航站樓的移民廳官員,每月接受數十萬賄金,以讓使用假護照的外國人入境馬來西亞。

現在已證實的是,有兩人持假護照登機,而且票號連結(顯示兩人一同購票)。英國《每日電訊報》引述航空專家的話說,“一個人用一本偷來的白種人護照登上一架馬航飛機的幾率或许是千分之一,而同時有兩個人用這種方式登上同一架馬航飛機的幾率是百萬分之一。”馬航真是馬虎到兒戲生命!

而且根據馬來西亞警方的說法,“我們曾經阻止過持假護照或偷來的護照並攜帶炸藥的男子,他們試圖經過機場安檢,登上飛機。 這樣的事件有過兩三起。”( 路透社引述)既然有過持假護照並攜帶炸藥試圖登機的前車之鑒,為什麼馬來西亞毫無記性,照樣沒有警惕、沒有準備、沒有嚴加防範?

《紐約時報》剛登出最新消息,這架失蹤的馬航的副機長,2011年曾把兩名澳洲金髮女郎帶進駕駛艙,跟主機長等嬉笑娛樂(是在飛機航行之中)。澳州女郎在電視上公開“往事”,還亮出多幅當時跟兩機長在駕駛艙的合影。馬國民航的反應卻是,“呼吁媒體和大眾尊重(該國民航)員工和乘客隱私”。如這屬實,兩個機長把200多條人命都“嬉笑”進去了,還談什麼隱私?

馬來西亞怎麼會變成這麼爛的國家?就在馬航出事前一天,馬國法院把在野黨領袖(前財長和副總理)安華以“雞奸罪”判處五年徒刑。且不說這明顯是要“終結安華的政治生涯”,打擊反對派,阻止這個國家的民主轉型,只是用“雞奸罪”這個詞本身,就表明馬國這個穆斯林社會是怎麼對待同性戀者——“性傾向”不同要去坐監獄!這就是馬來西亞。該國的穆斯林黨(巫統們)已經連續執政了近半個世紀,把那個美麗的島國完全巫住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在馬來西亞完全應驗。

同樣是穆斯林國家,馬來西亞鄰國印度尼西亞(穆斯林占印尼2.4億人口的88%)就不一樣,其中重要原因,不僅印尼有政黨輪替,民主轉型,更明顯的是,即使在蘇哈托專權時代,印尼也堅持世俗化、政教分離。而馬來西亞則把伊斯蘭立為“國教”,整天真主阿拉的,結果上上下下都被毛拉們拉到貧窮落后腐敗的泥沼。

這樣的國家你還敢去,吉隆坡就變成你人生的“雞籠坡”,關進黑洞,連影子都找不到。坐上馬航,那種馬虎安檢,等于跟恐怖分子同飛,“馬來西呀”起飛,就是“馬上去西天”!

2014年3月11日于美國




曹长青的推特



2014-03-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