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克里米亞將是普京的滑鐵盧

作者:萬沐

普京以保護俄羅斯公民為由出兵克里米亞,是對主權國家烏克蘭的嚴重侵略行為,已經和西方世界形成了激烈的對抗,給俄羅斯與文明世界的接軌和普京個人都蒙上了巨大的陰影。如果普京用槍口逼迫克里米亞“獨立”,幾乎可以肯定,克里米亞將是普京的滑鐵盧,也將給俄羅斯的復興帶來災難性的后果。因為普京的個人專制無法與世界民主化浪潮抗衡,俄羅斯的國力也無法承受西方七國及歐盟的經濟、外交制裁。甚至,由于普京的顢頇,將在俄境內招致一波新的民主浪潮,從而結束俄羅斯普京式的半獨裁統治。

普京現像其實是世界走向民主化過程中的倒春寒!作為俄羅斯文化結晶和共產專制主義遺少的普京,被许多人看作俄羅斯重新崛起的希望,在本人看來,其特質不過就是“八一九”事件中的亞納耶夫,如果比之于中國,則與滿清滅亡后的袁世凱、張勛介于伯仲之間。絕非政治大器,僅屬強出頭的亂世小人。

普京個性尚武,俄羅斯也是核大國,一直想重溫斯大林的美夢,給人的感覺始終是充滿了克格勃的陰險冷酷與毛頭小伙的衝動和好勝。但畢竟世界已走出了軍事決定的時代,加之個人格局太小,略輸文采,他所孜孜以求的歐亞同盟也就成了春夢一場。如果時下能夠無為而治,致力于經濟發展,提升俄羅斯國力,倒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偏偏普京冷戰思維活躍,逆歷史潮流而動,提升軍力,在世界各地與美國爭鋒,使國力疲憊的俄羅斯難得休養生息的良機,實在是為逞個人威風,又將剛剛脫去戰袍、遍體鱗傷的俄羅斯綁上自己的戰車。

烏克蘭這次變天倒向歐盟,其實既是世界潮流所趨,也是俄羅斯三百年來尤其是蘇共執政時期,對烏克蘭實行民族壓迫的業力所感。俄羅斯痛失所謂兄弟,其情可憫,但也應當正視烏克蘭作為獨立國家的自主權利及國際間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同時也要反求諸己,問一問,為什麼烏克蘭人要投向歐盟,在筆者看來,俄羅斯人以前建立的蘇聯,與各加盟共和國的關系,基本上就是綁匪和肉票的關系,與烏克蘭也是非常不平等的兄弟關系,盡在三十年代,斯大林就通過飢餓對烏克蘭實行種族滅絕,使一千萬人死于非命,占整個民族的三分之一,現在由于俄軍進入克里米亞,摩爾多瓦也在尋求美國的保護,不知普京聽到這個消息,是否該捫心自問——我的兄弟,為什麼一個一個倒向我的敵人?為什麼只會霸王硬上弓,只知武力相向,而不通過重新調整自己的對外政策,重圓兄弟一家親的美好理想呢?

普京此次入侵克里米亞,且對整個烏克蘭形成兵臨城下之勢,依然沿襲了前蘇聯時期對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的軍事干涉模式,已經嚴重挑戰了戰后國際秩序。如果此先例一開,许多小國弱國的自主地位將無法保障,各個強國皆可以大欺小,以保護僑民為由入侵他國,任何大國也可以以周邊某個地區對自己的地緣政治利益,而將其“保護”起來……

西方國家正是看準了普京入侵克里米亞,對世界秩序的嚴重挑釁,才發出緊急制裁警告,但筆者認為還不夠,不應排除軍事對抗的可能,畢竟,普京及其同僚們也有身家性命,他們並沒有住在另一個星球上。

自由世界不僅應該保衛烏克蘭的自主與獨立,也應該推動俄羅斯的自由與民主。

(克里米亞可能獨立,並倒向俄羅斯,但俄羅斯卻可能因此與西方交惡,並被世界孤立,好戲在后頭!)

此文于2014年03月07日做了修改

——轉載《右派網》

從網上查到的作者簡介:萬沐,在中國直轄市委搞過行政,在著名高校搞過教學和研究。現居多倫多,主業是做廣告,副業是搞評論,並不時客串編輯、記者。

2014-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