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奧巴馬和北約是紙老虎嗎?

曹長青



俄國議會通過普京的出兵烏克蘭議案,為俄軍入侵克里米亞等烏克蘭領土開了綠燈。這等于是宣布了“戰爭”!

在人類進入21世紀、共產主義在全球崩潰、蘇聯已解體23年后的今天,俄羅斯居然以國會決議方式,公然決定要入侵另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簡直反了天了!

國際社會對普京們的侵略行徑是絕不可接受的。因為第一,正如瑞典外長剛剛所說的,它違反國際法和歐洲安全準則。

烏克蘭雖曾是蘇維埃加盟共和國,但蘇聯已解體,從地球上消失了。烏克蘭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不僅得到國際社會的歡迎,也得到同樣在大蘇聯解體后成為獨立國家的“聯邦俄國”的外交和政治承認。烏克蘭是聯合國成員,無論從國家主權、還是國際社會一員的角度,都不可受到其他任何國家的侵略!她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是受到國際法和人類準則等保護的。俄國軍隊進入烏克蘭,就是對一個主權國家的“赤裸裸侵略”,就是踐踏國際法,挑戰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準則,國際社會怎麼可以容忍!

第二,烏克蘭作為大蘇聯成員時,擁有強大軍力包括核子武器。在蘇聯解體后,1994年英美俄烏曾簽署《四國協議》,在美國、英國、俄國的安全保證下,烏克蘭拆除了核武,加入無核國家行列。烏克蘭放棄核武自我保護,是因為有三個核武大國的安全保證。現在俄羅斯違反承諾,不僅不是保護烏克蘭(主權完整和安全),反而是自己要侵略烏克蘭,這不僅超出了違反國際法的範圍,更違背了俄羅斯自己曾簽署的協議,在最基本的情理、信義上都說不通。難道俄國欲重蹈希特勒覆轍嗎?

第三,俄國議會授權普京在烏克蘭境內動武,理由是保護那裡的俄國人安全和利益。這個理由完全不能成立。如果這成為軍事進攻和占領另一個主權國家領土的理由,那麼“九一八事變”日本軍隊侵占中國東三省,“七七事變”進攻整個中國,都可成立了,當時皇軍們的理由就是保護在華的日本人利益。當然,克里米亞跟東三省等有不同,她原是大蘇聯的一部分,但早在1954年就由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決定劃給烏克蘭(加盟共和國)。1991年蘇聯解體后,俄國也同意克里米亞屬于烏克蘭,只不過這個地區因俄國人較多,成為烏克蘭境內的唯一“自治共和國”,享有一定自治權。但不管怎樣自治,她都是烏克蘭領土,不再屬于俄國,也跟俄羅斯不再有任何領土和主權關系。所以普京們以保護那裡的俄僑為由出動軍隊,在任何角度都是“入侵”!

面對俄國的大軍壓境(部分俄軍已進入克里米亞),烏克蘭臨時總統已號召全國動員,為保衛自己的國家而抵抗外敵侵略。但烏克蘭跟俄羅斯相比,顯然缺乏軍事等實力。烏克蘭不僅經濟情況嚴峻(需350億美元外援才可度過眼前危機),軍事力量更是薄弱。據美國專家的報告,烏克蘭現有官兵13萬(后備役約100萬),軍艦是原從俄國黑海艦隊分出的,數量有限,且裝備陳舊(是上一代產品)。烏軍在克里米亞只有一個蘇凱27空軍聯隊。而且由于烏克蘭原屬蘇聯,整個軍事部署是為對付西方進攻,而沒有在克里米亞等東部設防(防範俄國)。

在這種情況下,俄國軍隊佔據優勢。但西方軍事專家說,如俄軍從克里米亞再向基輔方向推進,將會遭到烏克蘭軍隊和自願武裝人員的強有力抵抗,西部的烏克蘭人已動員,發誓保家衛國。他們說,“我們有了機會像爺爺們那樣,拿起武器對抗外敵”。這種同仇敵愾的氣氛(烏克蘭人口4600萬,是台灣的兩倍),將會使俄國軍隊陷入困境。俄軍入侵一個非常落后的阿富汗最后都失敗退出,可想而知入侵烏克蘭的結局。

但不管烏克蘭人民怎樣同仇敵愾,畢竟以小博大。這場“戰爭”早已不僅僅是烏克蘭對俄羅斯,而是西方對俄國,是朝向民主自由,還是重回俄國控制的新與舊、進步與落后、文明與野蠻的選擇!

現在關鍵是西方自由世界的旗手美國的態度。美國是否有決心保衛烏克蘭的民主成果,維護國際法和歐洲安全準則等基本價值。僅以美國的一國之力,就可以打敗幾個俄羅斯。我在上篇文章“烏克蘭的藍天能否保住”中提到,美國2012年度軍費開支(7111億美元,佔全球43%)是俄國(719億)的近10倍,更不要說俄國已沒有了冷戰時代的什麼“華沙條約衛星國們”,而美國領銜的北約已擴至28國,軍費開支佔全球70%以上。

但問題是美國總統奧巴馬有沒有智慧和魄力,回擊普京們的挑戰,維護世界和平。所謂智慧,就是奧巴馬能不能認識到,普京們是要恢復大蘇聯,至少是建立一個“迷你型帝國”(mini empire)。如這次入侵烏克蘭得逞,以后普京們就可用這種模式對付其他(尤其是從蘇聯分離出的)國家。幾年前普京們用軍事手段把格魯吉亞的兩個地區“分裂”出去,這兩個所謂的“獨立體”已成為“迷你帝國”的變相屬地。

另外,奧巴馬是不是有魄力以普京們聽得懂的語言回擊。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美蘇對抗是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當時蘇共領袖赫魯曉夫要把戰略導彈運進古巴(距離美國90海哩)。美國總統肯尼迪決定封鎖古巴海域,如俄國軍艦運導彈進來,就予擊沉。看到肯尼迪來真格的,赫魯曉夫軟了,撤銷了在古巴部署導彈計劃。

今天,如果奧巴馬有肯尼迪那樣的魄力,普京就可能是赫魯曉夫第二。而且今天俄國的實力完全無法跟當年相比,美國(北約及歐盟)佔絕對優勢(那時還沒有經濟全球化,而今天俄國經濟需要歐盟和美國)。

對于烏克蘭以及世界上所有追求自由的人民來說,不幸的是,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歷史時刻,美國現任總統不是堅定反共、反獨裁、敢對蘇共領袖喊出“拆掉柏林牆”的里根,也不是在古巴導彈危機時敢對赫魯曉夫說“No”的肯尼迪,更不是力排眾議、義無反顧地出兵擊敗阿根廷入侵的撒切爾夫人。

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麥肯恩批評奧巴馬總統對烏克蘭局勢的表現“天真”,對普京們的真正企圖(恢復俄羅斯帝國)缺乏認知。麥肯恩的競選副手佩林當年就指出,面對俄軍入侵格魯吉亞,奧巴馬展示的“不能做決定和道德搖摆性”使她相信,這種軟弱將會導致俄國入侵烏克蘭。她的這番話當時被左媒們視為“笑料”,因為這位女州長說,她在阿拉斯加的自宅裡就能“看清俄國”(企圖)。可今天不幸被佩林言中。佩林今早在臉書說“I told you so”(我早就說了嘛)。

雖然奧巴馬總統已對俄軍要入侵烏克蘭“嚴重關切”,並警告俄國“將付出代價”。但事實上,普京可能早就看透奧巴馬,這位克格勃出身的政壇老手不會瞧得起奧巴馬(當總統之前毫無從政經驗);尤其在敘利亞問題上,奧巴馬雷聲大(誓言捍衛人類底線,要軍事轟炸用毒氣殺害平民的阿薩德們),雨點小。在俄國“協調下”最后取消了,等于普京贏了。那次如轟炸敘利亞,美國不會損失一兵一卒(因是戰斧飛彈遠距離轟炸),甚至也不會花一分一毫(沙特阿拉伯等願出全部軍費)。如當時轟炸阿薩德們,敘利亞可能就像利比亞那樣,反抗軍乘勝反攻,推翻獨裁政權。從利比亞(奧巴馬退縮,最后是英法領銜,美國不得不提供空中援助)到敘利亞(默認阿薩德屠殺,敘利亞已有14萬人遇難,200多萬難民),普京已看明白奧巴馬不是對手。

迄今為止,奧巴馬講話的最嚴厲調子,是說“暫停參與將在俄羅斯舉行的八國峰會籌備會”。其實這對俄國根本不起威懾作用。應該做的是,如俄國入侵烏克蘭,美國等七大工業國將取消這個峰會,把俄國開出“G8”——赤裸裸軍事入侵另一個主權國家的惡霸,根本沒資格進入世界七大民主國家行列。

如果經濟制裁,因美俄貿易只占俄國外貿的5%,也難有威懾效果。真正應該做的是,效仿肯尼迪,用普京們普遍能聽得懂的語言——美國領銜北約,做出用軍事力量制約俄國熊的動作。不要說整個北約,只是美國的幾個航空母艦群開到克里米亞附近海域,就可以威懾“黑海艦隊”們。普京是“現實的”,應該比那個在聯合國用鞋底敲桌子的赫魯愚夫“精明”,更何況俄國的實力絕對今非昔比。

如果奧巴馬像當年對利比亞那樣沒有領導能力(和願望),俄國普京們也不會得逞到哪裡。因為還有歐盟,有被稱為第二個撒切爾的德國女總理默克爾,有撒切爾的保守黨接班人英國首相卡梅倫,還有曾深受俄國之害的波蘭(總統外長和人民)等原東歐國家,連法國的左翼總統也表示堅定支持烏克蘭領土完整,在這個問題上,西方國家不分左派右派,一致支持烏克蘭,厭惡普京。這個大勢所趨和輿論,將會迫使奧巴馬有所行動。否則美國連同北約,都會被視為“紙老虎”,信譽破產。

所以,俄國議會的大小普京們,可能高興得太早。他們忘了,這不是蘇聯用一萬枚導彈瞄準歐洲、有實力跟美國分庭抗禮的時代;他們忘了,全部的蘇聯衛星國都已獨立,華沙條約組織已成為歷史;他們忘了,全球190多個國家三分之二以上都選擇了多黨制和民主,不再接受外部控制和內部專制;他們忘了,即使俄國人本身,也成千上萬地上街游行抗議,要求釋放政治犯,甚至支持烏克蘭反對派,他們說,俄國早晚也會像烏克蘭一樣融入西方,成為世界文明的一部分。

遺忘歷史、無視現實,就一定是失敗者。

2014年3月1日于美國

2014-03-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