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烏克蘭總統失敗的過程

綜述

烏克蘭的“變天”,主要是2月22日那天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總統亞努科維奇當晚逃離首都基輔。

這一天發生了什麼?2月24日《紐約時報》以“As His Fortunes Fell in Ukraine, a President Clung to Illusions”為題報道了這個內情。后該報中文版譯為“烏克蘭總統看錯形勢眾叛親離”刊出。

根據這個報道,在21日,“當盟友紛紛拋棄他,抗議者幾乎就在窗外叫喊要把他置于死地的時候,亞努科維奇還抽空祝賀烏克蘭隊在俄羅斯索契冬奧會中贏得首枚金牌。在發給參加兩項女子接力賽的隊伍的賀信中,亞努科維奇稱贊她們‘奪冠的能力和決心’。

就在發表賀詞前不久,亞努科維奇自己也受到‘獲勝決心’的驅使,與三名反對派領導人簽署協議,盡管在搖搖欲墜的政府中,有很多人已經選擇放棄了這種決心。亞努科維奇希望該協議能允许他繼續執政到12月份,或者更久。”

《紐約時報》的報道揭示,作為負責調解達成協議的歐洲外交官團隊的主要一員、波蘭外交部長西科爾斯基(Radoslaw Sikorski)當天跟亞努科維奇會談了幾個小時。這位波蘭外長后來總結說,“一如既往地,他(亞努科維奇)的錯誤在于放棄的時機太遲了。時機決定一切。”

《紐約時報》說,到周五(21日)下午晚些時候,亞努科維奇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在烏克蘭總統府這座有柱廊的宏偉建築裡參加和平協議簽訂儀式,還抽時間為冬奧運吶喊助威,在此期間,這位總統的前景發生了戲劇性的轉折:數百名保衛總統府邸及周圍政府建築的防暴警察都已消失不見。

“令人震驚,”西科爾斯基說。“這不在協議之中。真是難以置信。”離開總統府時,西科爾斯基神情沮喪,看著警察們跳上大巴車離去。

警察的撤離是幾日來的一系列事件造成的結果——上周三晚些時候,反對派控制了內政部位于西部城市利沃夫的軍械庫,並將武器運至基輔郊區。周四的暴力衝突致使80多名抗議者和很多警察死亡,激怒了反對派,挫敗了亞努科維奇的策略執行人乃至亞努科維奇本人的意志。

亞努科維奇曾認為該協議會為他贏得至少幾個月的執政時間,但在周五午夜前,也就是獨立廣場上憤怒的抗議者剛知道這份協議時,協議已經失效、被廢棄。但亞努科維奇當時正在飛往東部城市哈爾科夫的飛機上,他似乎仍認為這個預定行程只是他四年執政時期中的另一次官方訪問活動。

烏克蘭于去年11月爆發政治危機,當時亞努科維奇在最后一刻拒絕與歐盟簽訂貿易協議,而他在之前幾個月裡一直承諾將簽署該協議。自始至終,亞努科維奇錯誤地漠視反對勢力,並錯信了其支持者保衛他的忠心與決心。

周六(22日),在抗議者控制了他的辦公室、位于基輔郊區的富麗堂皇的住所及其他曾經堅不可摧的權力中心之后,亞努科維奇在接受電視台采訪時憤慨地抱怨稱,基輔的事件已經使他無法參加在哈爾科夫召開的蘇式代表大會,與會人員都是來自烏克蘭東部及南部的政客和顯要人物。

自此之后,亞努科維奇便杳無音訊。周六,在抗議者接管基輔期間,總統的官方網站仍在他的掌控之中,但網站最終也在周日淪陷。與此同時,那些僅剩的盟友也紛紛離職,他所在的政黨發布了一份言辭尖刻的聲明,稱他是懦夫、罪犯、騙子。

在經過相對平靜的一個月后,事件在上周早些時候進一步加劇,最終導致亞努科維奇下台。周二,在俄羅斯前一天宣布的新援助計劃助威下,亞努科維奇要求取締反政府活動人士在獨立廣場的營地,他們從去年11月開始一直在獨立廣場咒罵亞努科維奇領導的政府。

防暴小組控制了抗議者設立的屏障的外圍,並向前推進至離獨立廣場中心舞台不到25碼(約合23米)的地方。抗議者別無選擇,孤注一擲地設立了最后的屏障,也就是用輪胎、木柴,以及他們自己的睡袋和軟墊制成的所謂的火圈。但獨立廣場“自衛”隊——與政府對抗的激進活動人士的聯盟組織的副主管安德烈・列烏斯知道援軍正在趕來。利沃夫的抗議者已經占領了內政部的一個要塞,並帶著搶獲的軍用武器趕往基輔。

“我不想談論這件事,因為我們是抗議者,不是非法的武裝組織,”列烏斯說。“但廣場看起來會有所不同。會有更多人,而且他們將不再是赤手空拳。”盡管防護性的火牆不斷減弱,抗議者還是決定堅守廣場,雙方有足夠的時間考慮武器到達首都意味著什麼。

由一名議會成員牽線,列烏斯開始與一名內政部副部長保持電話聯系,不過他拒絕透露這名副部長的名字。亞努科維奇似乎也察覺到安全部隊不願意鎮壓抗議活動,他更願意向軍隊求助。他已經在周一將陸軍總參謀長弗拉基米爾・扎馬納上將解職。

“我們知道,他們有幾百名狂熱的防暴警察,但其余警察不想參與戰鬥,”列烏斯說。

“我們鬥志昂揚,他們卻士氣低落,”他表示。“他們不想參與這場戰鬥。他知道,我們的人已經准備迎著槍炮而上。”列烏斯說,上周四中午,他的手機接到那名內政部副部長的電話。“我告訴他,‘如果他們離開這個城市,我們將保證警察的安全,’”他說。

這名副部長同意先停火到下午3點,以便讓議會開會。亞努科維奇的地區黨正在迅速瓦解,在該黨一部分成員的支持下,議會投票支持了抗議者讓警察撤離的要求。

亞努科維奇自己則已經開始和歐洲調解員進行討論。波蘭外長西科爾斯基表示,亞努科維奇一意孤行,還對法國、德國和波蘭外交官說,這場危機不能怪罪于他,他甚至拒絕考慮為提前舉行大選定下日期。西科爾斯基說,他告訴亞努科維奇,讓反對派同意一項協議的唯一辦法,就是明確什麼時候進行新的總統選舉。他說自己對亞努科維奇說:“你需要表個態,你哪天會辭職。”西科爾斯基說當時亞努科維奇“臉色蒼白”。但是,在這位烏克蘭領導人接到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電話之后不久,僵局得以打破。“他回來了,他同意縮短任期,”西科爾斯基說。“這使得一切都有了可能。”

與此同時,警方和議會也在進行自己的討論。上周五上午,議會通過一項議案,以對示威者使用暴力為由,將亞努科維奇手下那位招人憎恨的內政部長維塔利・扎哈爾琴科免職。抗議者的戰鬥團隊也與個別警方指揮官談論了警察撤離的方式,以落實議會之前發布的一項撤離防暴警察的決議。

上周五下午晚些時候,就在歐洲外交官簽署和平協議后離開總統府時,在亞努科維奇辦公大樓和內閣部長大樓周圍一些最敏感地點的警察開始撤離。

獨立廣場上的抗議者們了解到了這份協議的細節后明確表示,這是個毫無希望的協議。一個戰鬥團隊的領導者弗拉基米爾・帕拉斯尤克走上舞台,宣布亞努科維奇如果到了早上還沒有辭職的話,他的人將開始進行武裝攻擊。

黎明時,組織有序的抗議者已經手持棍棒和盾牌,而不是槍,向亞努科維奇的辦公大樓、內閣部長大樓(政府總部)和議會湧去。由于警察已經撤離,他們並沒有遇到抵抗。瓦迪姆・歐瓦德曾是一名司機兼保鏢,他說自己早上六點左右到了內閣部長大樓,和隊友一起守著它。當太陽升起,新聞媒體說亞努科維奇已經離開基輔時,人們開始從全市各處湧入這個地區,品嘗出乎意料的勝利。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面帶微笑,”歐瓦德說。“每個人都洋溢著喜悅之情。”

2014-02-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