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訪談】烏克蘭“變天” 中國還要“霧霾”多久?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靜汝




烏克蘭局勢發生了逆轉,議會投票罷黜了總統亞努科維奇,眾多民眾推倒了大批列寧塑像,呼吁徹底取締共產黨這個犯罪組織。本台記者靜汝就此採訪了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對此做進一步的分析。

記者:曹先生,您好! 短短幾天,烏克蘭的形勢發生了戲曲性變化,從政府軍槍殺民眾,屍體堆滿廣場,到軍警調轉槍口效忠人民,這說明什麼?

曹長青:這說明真實的聲音一旦得到傳播,就在人們心中轉化成力量,最后戰勝貌似強大的統治者!

烏克蘭的示威抗議進行了90多天,所以瞬間“巨變”,關鍵點是政府下令殺人,導致近百人死亡。這個慘劇震撼了西方(媒體紛紛報道),讓有了手機等現代通訊工具的烏克蘭人民知道了真相,親俄政府是殘暴的,它導致原來支持親俄總統的國會議員倒戈,議會反對派占了多數,由此通過一個個決議,包括釋放前總理季莫申科,解除親俄總統職務,提前大選,恢復2004年憲法等。這些導致烏克蘭局勢急轉直下,轉向民主,轉向人民意願的勝利。表面看是瞬間變化,但背后有深遠的原因,它是烏克蘭人民勇敢追求民主自由價值的勝利!

記者:有文章指,基輔滿地都是屍體“自由的代價太高了”。您怎麼看?

曹長青:當然每一個無辜生命的喪失都是悲劇。但中國人熟悉的詩句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美國人當初爭取獨立自由時,甚至喊出“不自由毋寧死”。美國的立國之本是把個人自由和個體權利視為最高價值。當初美國為脫離大英帝國的殖民統治而進行的獨立戰爭,死了22萬人(當時美國總人口才300萬)。十多年前的東帝汶獨立更是典型例子,東帝汶才80萬人口,為了爭取獨立(跟一億多人口的印尼作戰),最后死了20萬人(占人口25%,即四個人就有一個喪生),但東帝汶人民也是信奉美國先賢及西方的古訓“不自由毋寧死”,最后他們也勝利了。兩年前利比亞人民結束卡扎菲統治的武力反抗,也有兩萬多人喪生。但這些國家都自由了。自由是有代價的,自由更是無價的!

記者:也有文章說,真相很簡單:烏克蘭內亂是一場權力鬥爭。

曹長青:這種說法是對烏克蘭這場抗爭的無知。當然表面看有烏克蘭幾個黨派的對立,但根本的原因,是烏克蘭到底要傾向俄國、成為普京近年致力經營的“俄羅斯關稅同盟”(原來的蘇聯華沙條約國的變種)的一部分,還是成為歐盟,成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這是兩種價值、兩條道路的選擇。“俄化”還是“西化”?“俄羅斯化”代表著走回過去,走向屈辱(受普京們摆布),“西化”則代表著走向開放,走向世界。最后烏克蘭人民用勇敢和犧牲,選擇了世界化,拒絕了俄國化。這是人民選擇意志的勝利。所以它根本不是政客們的權力之爭,如果硬要說權力的話,它是人民爭回屬于自己的權利(rights),展示出人民的力量(power)!

記者:季莫申科在烏克蘭受到英雄般歡迎。您怎麼看?

曹長青:季莫申科被釋放后,在首都獨立廣場發表演講,台下歡聲雷動,確實受到英雄般的歡迎。因為她代表的是我上面提到的拒絕俄羅斯化,帶領烏克蘭走向歐盟,走向西方,走向世界化的力量。她因受到親俄總統的迫害而被關進監獄,曾被毆打到昏迷狀態。她成為一個反抗俄羅斯勢力變相兼並烏克蘭、堅持國家主權、向往西方民主自由價值的像征。如不出意外,在議會已宣布的5月25日將舉行的烏克蘭提前大選中,季莫申科很可能當選總統。她的當選也將成為另一個像征,是烏克蘭戰勝俄羅斯普京們,重新成為獨立而自由的國家的像征。

記者:你怎麼看烏克蘭的未來?

曹長青:在親北京的香港鳳凰電視上,那些紅色專家們預測說,烏克蘭可能會一分而二,東部親俄羅斯的地區會脫離烏克蘭而獨立。但我覺得這大概是他們自己的一廂情願。烏克蘭不會分成兩個國家,絕大多數烏克蘭人民不會認可。即使連支持親俄總統的烏克蘭首富昨天也發表講話說支持烏克蘭保持一個整體。被解除權力的親俄總統如果在烏克蘭東部搞國家分裂,他的下場會更慘。

我對烏克蘭的前景是看好的,從電視上看到他們湧上街頭勇敢反抗的畫面,非常感動。哪個國家有偉大的人民,這個國家一定有偉大的未來。而且親俄總統被解除權力,是烏克蘭議會的決定,是通過投票等合法的民主程序;而不是街頭運動占領總統府。5月25日全民選出新的總統,烏克蘭的局面會更加穩定。而且經過這樣一場流血抗爭,將來不管誰做烏克蘭總統,都不敢再走老路,不敢違背民意,去跟什麼俄國聯盟,從而保證烏克蘭走向西化、走向世界。

記者:在中共媒體上,對烏克蘭人民的抗爭完全是一種對事實扭曲的報道,說烏克蘭暴力衝突導致多少人死傷等等。這說明什麼?

曹長青:這說明中共當局對烏克蘭的變化非常恐懼,擔心中國也發生這種人民起義抗爭。中國官方媒體對烏克蘭事件的報道,跟以往對埃及革命的報道,對利比亞人民起來推翻卡扎菲政權的報道,都是一個模式,一個心理狀態,就是要嚇死了。他們恨不得像毛澤東時代那樣,封鎖所有新聞,不讓中國人知道外部世界發生什麼。

在烏克蘭人民抗爭期間,中國官方媒體的調子基本都站在親俄總統政府一邊,就像當年對埃及革命、對利比亞革命時候的報道口徑一樣,都是站在統治者、站在獨裁者一邊的。什麼烏克蘭的抗議者是暴徒,烏克蘭局勢混亂,烏克蘭會四分五裂等等,永遠是那種“沒有共產黨就會天下大亂”的邏輯和調子。這毫不奇怪,中共政權從來都站在反民主的一邊。否則就不叫共產黨了。

但烏克蘭今天的結果再一次印證中國網民從十幾年前就一路高喊的道理:共產黨挺誰誰死。中國政府支持的伊拉克薩達姆政權、利比亞卡扎菲政權、埃及穆巴拉克政權,都被共產黨挺死了。現在掰著手指頭數數,就剩北韓那個金正恩小兄弟和它自己可挺了,看來中共自己挺屍的日子也不遠了。烏克蘭是中國的榜樣,烏克蘭重現“藍天”了,中國還會繼續“霧霾”多久呢?

2014年2月23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460557

曹长青的推特



2014-02-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