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什麼春藥刺激得喊“過熱”

曹長青



編者按:今冬美國跟去年一樣,紐約等東部又是大風雪,寒風刺骨,一點也沒有戈爾、克里們說的“氣候過暖”跡象。但這樣凜冽的天氣,也沒使鼓吹“全球氣候過暖”的戈爾們頭腦清楚一點。所以當時這篇文章,好像是寫當下。

今年冬天美國東北部和中西部的人倒死霉了,嚴寒(20年來首次)、大風雪,不要說旅行難,連上班上學都上不成。寒流造成16人死亡,受影響人口達1.5億(一半美國人口);商家嚴重受損,連累美國房市股市,被稱為“壞天氣經濟”,更不要說惡劣氣候造成的事故、車毀人亡等。

但正在美國人身處嚴冬、凍得絲絲呵呵之際,美國國務卿克里(凱瑞)卻跑到印度尼西亞演講“必須制止全球氣候過暖”。看到這個演講,當時只一個強烈感覺,怎麼不把這個克里裡裡外外扒個精光,赤條條地送到紐約時代廣場,讓他好好品嚐一下“過暖”的滋味,真是不把他凍成冰棍,不夠解氣!

美國之音的報道標題是“克里:制止氣候變暖是頭等大事”。這個被美國嚴冬凍僵了腦袋的美國國務卿,對印尼等穆斯林國家的頭等大事(反恐、經濟、民主)已經完全不反應了!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2.4億人口中86.1%是穆斯林(信伊斯蘭教者)。印尼曾多次遭恐怖襲擊,其旅游勝地巴厘島就被炸過兩次(導致200多人死亡),首都雅加達兩家旅館也遭襲擊(損失慘重)。除了這人命關天的頭等大事之外,發展經濟,走向民主,更是全球伊斯蘭國家急需解決的。可美國國務卿居然跑到印尼嚷嚷“制止天氣過暖是頭等大事”,他的腦血管被凍成冰柱是唯一的解釋。

克里在雅加達說,印尼有島嶼17000多個,氣候過暖會導致海水上漲,把整個印尼淹沒了。他的危言聳聽已經毫無創意,他的左瘋戰友、前副總統戈爾(高爾)幾年前就這麼邪乎過,他拍的環保片《令人不安的真相》說,氣候暖化將導致北極圈冰雪融化,海水上漲會把倫敦、紐約、孟買、加爾各答等沿海城市都淹沒!他甚至信誓旦旦地說,這是2014年就會發生的災難!

現在已經2014了,倫敦、紐約、孟買的人群和大樓都沒有飄在海水上,而是紐約快被冰雪淹沒了!連老頭、老太都棉衣加身地出來賣力鏟雪,而不是穿着泳衣、背着氣袋排上漲的海水!

這世界真有像戈爾克里們咋呼的那麼嚴重的所謂全球氣候過暖這回事兒嗎?任何腦血管還沒被凍僵或凍裂的人都有最起碼的清醒度:

第一,全球氣候是否過暖,屬于科學範疇。全球權威機構“美國物理學會”對此至今沒有定論。在科學界沒有結論之前,那些政客們憑什麼信口判定、指點氣候呢?

第二,戈爾克里們強調地球溫度上升,但卻刻意淡化過去100年來全球平均氣溫只上升了一度三(還是華氏)。這麼大的地球(更不要說大氣層)100年溫度上升一度多,哪需大驚小怪?幾十年前有人還驚呼全球過冷,像今天一樣,那些咋呼的人連自己都嚇不住。

第三,即使這所謂過暖的“一度多”還只是地面溫度,是陸地的測量結果,而不是整個地球表層。地球的表層70%是海水,只占三成的陸地(氣溫)怎能代表全部地球表層?任何坐過飛機、騰空萬米的人都清楚蒼穹之大,地面(溫度)根本不能代表整個地球表層,更不要說整個大氣層。

第四,對陸地氣溫的檢測,主要在城市做的。而陸地上多數是鄉村曠野,城市占的比例比“陸地跟海洋之比”更低,連三成都佔不到。那麼這“少數”城市的氣溫怎麼能夠代表(代替)全部陸地?

所以,從地面到地表,從陸地到海洋,從城市到曠野,每個比例都相差很大,這樣一除減,那個所謂的“全球過暖”數字就不真實到近乎偽造。

更不要說,據丹麥知名氣候專家隆伯格(Bjorn Lomborg)的研究,在人類歷史上,由于天氣寒冷造成的死亡遠多于地球過熱。例如在希腊,因寒冷死亡7900人,而因炎熱只有1400人。在整個歐洲,因“過冷”每年導致140萬人死亡,而因“過熱”則是20萬。隆伯格引述專家的預測說,到2050年,如果地球“過暖”,每年將會挽救140萬生命。

面對這些常識和事實,戈爾克里們“總是有理”,竟然強辯說,大冰雪是全球過暖造成的(氣候反常)。這真是蠻不講理到《1984》地步:富有即貧窮,生病即健康,冰天雪地即地球過暖——奧威爾筆下的老大哥如是說——“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戈爾克里這些社會主義分子們,跟共產老大哥鸚鵡學舌學得有模有樣呢——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嘛。

戈爾克里們為什麼要不顧常識、違背邏輯,甚至硬把黑說成白(寒冷說成過暖)呢?原因嘛,當然是the usual suspects(嫌疑慣犯):

一是虛榮(偽善)。西方左派熱衷佔據道德高地,顯摆自己是好人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環保分子最典型,比如那些大腦被灌漿糊的女郎們,在大街上脫個赤條條,宣稱“寧可裸體也不穿皮毛(保護動物)”——在滿足暴露癖(享受男人色欲目光撫摸)之際,獲政治正確的形象。再如好萊塢男星喬治•克魯尼,在公開場合開充電節能車,但只要沒在公眾眼皮下,立馬溜進一路噴廢氣的私人飛機。更別提那個時常周游世界做環保布道的戈爾,他的專機和克里到印尼演講“全球過暖”的專機,放出的臭氣大概比克魯尼的只多不少。還有那個靠大腿唱歌的麥當娜,蹬着私人飛機,滿世界跑着賣唱“保護地球”,放出3萬公噸廢氣(里程可繞地球9圈);這還不夠,光她家產生的垃圾量,就是普通美國人的100倍!哦,還忘了,那個成天咋呼要“節能”的戈爾,他家的用電量是美國平均家庭的20倍!

偽善迷惑人的力量是無窮的,做“偽善秀”者得到的獎勵是真金白銀的。戈爾拍環保片拿到奧斯卡小金人,乘私人飛機環球排廢氣恐嚇“地球過熱”、“倫敦紐約要被海水淹了”則戴上諾貝爾和平獎桂冠。

二是意識形態。虛榮/偽善是左派的最主要一面,再拔高點的話,他們還有一部分是出于意識形態——熱衷社會主義,要均貧富實現平等,所以自然反對、痛恨資本主義。可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全世界的潰敗,使左派們不好意思再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分子了,均貧富也喊不大出口了。理念困境中撈到了“環保”這顆反資本主義的稻草,于是死死抓住,要把它用到極致,不惜在冰天雪地喊“地球過暖”——再等幾個月到酷夏時的耐心都沒有。

經歷過共產專制、深諳自由價值的前捷克總統克勞斯早就看出這個問題,他在演講時說,環保主義企圖操控人類,跟共產黨的思維相似。他說很小時就記得共產黨“呼風喚雨”這句廣為人知的口號,今天的環保們“就像那些共產主義者,堅信他們有權犧牲人類的自由把他們的理想變成現實。……過去,是以馬克思主義或無產階級的名義,現在則以保護地球的名義。”克勞斯撰文說, “面臨危機的是自由,而不是氣候。”

三是金錢。除了虛榮/偽善和左派理念,更有人想靠環保發財。戈爾是最典型一例。他靠喊全球過暖,獲得大把投資綠色產業的機會,因很多綠色產業都能拿到政府補助並巨額獲利。報道說,僅僅是奧巴馬政府能源部撥款34億美元建的智慧電網,戈爾投資的公司就將獲利近6億美元。

連左翼的《紐約時報》都不無嘲諷地說,戈爾“一方面當環保鬥士,一方面大發環保之財”。從投資、拍環保片、四處演講等,戈爾迅速積累了財富。2001年初卸任副總統時,他申報的財產不到200萬美元,現在則有數億美元身價。只是他的兩項股權投資就愈一億美元。年初公佈的美國聯邦眾議員(共435名)的平均淨資產才是89.6萬美元,而戈爾搞環保賺的錢幾乎等于全部美國眾議員的淨資產總和(4億美元)!

克里倒不缺錢,他娶了個說“中國人跟螞蟻一樣多”的億萬富婆。不費吹灰之力暴富的人,作秀、要名、要獎杯、要權力,則代替金錢成為新一輪春藥,一劑讓人至死都興奮異常的春藥。戈爾克里這類左派們被這劑春藥刺激得頭腦總是處于發熱狀態,難怪成天滿世界跑着喊地球過熱!

2014年2月18日美國寒冬時

2015-03-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