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烏克蘭示威背后的文明選擇

曹長青

自去年11月下旬爆發的烏克蘭示威抗議,至今已兩個多月。導火索是烏克蘭總統放棄跟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而要跟俄羅斯簽關稅同盟,實質是要放棄歐盟,疏遠西方,重回俄羅斯懷抱,所以導致全國性抗議。

烏克蘭總統所以要走向俄國,不僅因他本人是親俄派,還在于克里姆林宮給予優惠條件誘惑,俄國總統普京提出給予烏克蘭150億美元貸款。

為什麼俄國要拉攏烏克蘭?大背景是,普京們不甘心大蘇聯解體,他們要重建以莫斯科為領袖的新俄羅斯聯盟,以對抗歐盟和美國。

俄國的這種意圖由來已久,早在1996年,在江澤民時代,俄國就跟中國還有幾個從蘇聯分離出的國家建立了「上海五國會晤機制」,後又正式成立了「上海合作組織」,表面說是為邊境安全和反恐等,實質是要中俄聯手,抗衡美國。但這個“上海合作組織”有中俄兩個大國,到底誰是老大,誰最后說了算,顯然有摩擦。

當然這個組織的名稱中有江澤民的政治發源地“上海”兩字,就給人一種是中國主導的感覺,會令普京不舒服。所以,雖然“上海合作組織”后來吸收了伊朗等做觀察員(跟德黑蘭結盟的能是什麼組織?),去年還批准熱衷伊斯蘭主義的埃爾多安總理領導的土耳其做“對話伙伴國”,但幾乎沒有任何全球影響力,甚至沒多少人知道他們這個組織。

所以近年克里姆林宮另起爐灶,建起一個完全以俄國為領袖的關稅同盟,涵盖原來上海合作組織的國家,包括哈薩克斯坦,又加上白俄羅斯等,但卻沒有了中國,這等于莫斯科自己說了算,完全成為老大。

據報道,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將很快入盟,因俄國支持而從格魯吉亞(喬治亞)獨立出的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也准備加入,阿薩德的敘利亞也在候選名單,還有上述要開倒車、走伊斯蘭化的土耳其等。

現在普京們萬事俱備,只欠“烏克蘭”。4600萬人口的烏克蘭(人口接近西班牙,超過加拿大的3500萬,又是國土面積歐洲第二大,僅次于俄羅斯)是原大蘇聯中的主要加盟共和國,位處俄國跟歐洲的地緣政治交叉點,自然成為普京們極力爭取拉攏的對像。正好現任烏克蘭總統又是親俄派,所以才發生烏克蘭要疏遠歐盟、親近俄國的動作。

但這個舉動激怒了烏克蘭人民,成千上萬民眾湧上街頭示威抗議,要求取消跟俄羅斯的關稅同盟,繼續跟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烏克蘭首都的“梅丹廣場”(即獨立廣場)被示威者稱之“歐洲梅丹”(Euromaidan),可見烏克蘭人民向往西方、厭惡俄國的情緒。抗議活動雖遭當局嚴酷鎮壓(導致五人死亡,幾百人受傷,反對派領袖被釘十字架酷刑等),但仍然堅強地持續著。

在抗議中,烏克蘭民眾推倒了蘇聯時代的標志——首都基輔的列寧塑像(建于1946年,高4米重7噸),並舉起當年抵抗外敵時的旗幟,高喊“趕走土匪”(把親俄派視為要搶劫烏克蘭送給莫斯科的土匪),展示出要為烏克蘭獨立與自由而戰鬥到底的決心和勇氣。它向世人傳遞的信號是,到底簽哪個協議,實質是烏克蘭要重返俄羅斯、還是走向西方的國家道路選擇。

目前非常強烈支持烏克蘭示威者的是德國,加拿大,歐盟,波蘭,捷克等國。全球國家中,美國和波蘭是最強烈反對恢復大蘇聯的(民眾反對率都超過80%)。但奧巴馬政府這次對烏克蘭人民示威抗議(俄國化)卻沒有給予強有力的支持。反而是德國、加拿大外長等,趕到烏克蘭首都基輔,在示威大會上講話,表示支持烏克蘭人民的抗爭。其中最強烈的是加拿大,哈珀政府已宣布,對鎮壓民眾的烏克蘭官員實施制裁,禁止其入境。加國移民部長明確說,“加拿大支持烏克蘭人民英勇捍衛自由和民主。”所以在烏克蘭示威抗議活動中,人們不僅揮舞烏克蘭國旗、歐盟旗,還舉出加拿大楓葉旗,以感謝哈珀政府(但卻沒有報道說烏克蘭示威者高舉美國星條旗,可能因為奧巴馬政府沒有像加拿大那樣支持他們;而美國以往面對各國人民爭取自由的重大事件時,向來都是國際社會支持者的旗手)。

另外在捷克,有幾百位知識分子和政界人士簽署請願書,要求捷克總統取消預訂的烏克蘭總統對布拉格的回訪,以示對烏克蘭反對派的支持。美國在野的共和黨的兩名聯邦參議員,包括曾選總統的麥肯恩等,也到基輔的示威大會講話,支持烏克蘭人民的抗爭。

冬季奧運會在俄國開幕時,西方國家領導人基本都沒去參加,以示不滿俄國人權狀況,也包含抵制莫斯科支持烏克蘭政府鎮壓人民。七大工業國只有日本首相安倍去了,他要借機拉攏俄國,改善日俄關系,顯然是為了利益而不顧原則。另一個大國領袖就是中國的習近平,在這個期間特意訪俄,坐到奧運開幕式上,給普京壯膽,並暗中跟安倍較勁。

普京花大錢辦奧運,跟當年北京奧運異曲同工,也是要凸顯“國家強大”來鞏固政權。法新社的分析文章將此次冬奧會與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做比較,認為兩者有驚人相似處:“這是延續蘇聯的傳統,把體育作為成為超級大國的武器來展示實力。”普京對此也不諱言,他說“對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會保留著十分深刻的記憶。”而當年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就是想通過辦奧運,來向世界證明蘇聯比西方強大。那年奧運前一年(1979)蘇聯入侵阿富汗,導致美國抵制而缺席,結果蘇聯贏得獎牌總數第一。

西班牙《阿貝賽報》在題為“普京從歐盟奪回烏克蘭后試圖重建蘇聯”的分析中說,如果普京拿到了烏克蘭,“就將打造出一個與蘇聯非常相似、並有能力與中國和美國爭奪世界領導權的經濟和政治巨人。”

但從今天烏克蘭人民的堅定抗爭(已80天)來看,普京的算盤未必如意。支持烏克蘭示威者的聲音,不僅有西方國家,更有俄羅斯民眾,近日莫斯科有大規模游行,成千上萬的俄國人湧上街頭,高喊“打倒警察國家”“釋放政治犯”,認為有政治犯的國家沒資格辦奧運。

莫斯科的示威者不僅支持烏克蘭反對派,更希望他們能獲得勝利。示威組織者施奈德爾說,“烏克蘭的抗議示威對我們來說是希望。如果烏克蘭反對派獲勝,那對俄羅斯的民主力量是巨大的鼓舞。因為俄羅斯的最終目標跟烏克蘭一樣,要融入歐洲,接受西方民主價值觀念,這是俄羅斯必須要走的道路。”

這場烏克蘭示威,已經打破了國界、族群、東西方界限,成為一場國際性的專制和民主的對決。相信曾推翻共產專制、並在十年前成gong橘色革命的烏克蘭人民,將會贏得最后的勝利。
曹长青的推特



2014年2月13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4-02-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